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

时间: 2014-02-02 00:14:45

【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

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

【简介】:【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全文:医疗卫生剧,一位重生的医生,在手术台上挥洒热血的故事。 注:脂肪除了生物课本没看过任何有关人体医疗卫生的书籍,严重缺乏常识,所以本文中出现的任何有关医疗的问题都乃是胡说八道,尽请无视。 第一章 上辈子,他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度过了晚年。 就那个时代的......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神仙们的星际生活 by 小狐昔里》----文案: 曲昀是个普通的穿越者,虽然穿越到金仙多如狗的洪荒时代,但他错过了龙凤大战,错过了巫妖大战,错过了封神之战,最后还遇上了 末法时代。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混上天庭编制内公务员天兵就可以坐看云淡风轻,却没想到自己奋斗了几百年竟然只能不甘地陷入沉睡,so s。。。。 。


全文:医疗卫生剧,一位重生的医生,在手术台上挥洒热血的故事。

注:脂肪除了生物课本没看过任何有关人体医疗卫生的书籍,严重缺乏常识,所以本文中出现的任何有关医疗的问题都乃是胡说八道,尽请无视。

第一章
上辈子,他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度过了晚年。
就那个时代的外科医生而言,他的工作很繁忙。因此,他跟自己家人的关系很淡薄,淡薄到后来跟妻子闹离婚时,才发现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儿子都不是他亲生的。
妻子说,你从来都是医院随传随走,整晚整晚不回家,能怪在我的身上吗!
他心里很委屈,虽然他跟妻子的关系并不怎么亲密,可是既然是他的女人,被他赚钱养着,就不应该背叛他,至少背叛他后就不要再欺骗他。这是怎样一个恶毒的女人,在让自己的丈夫戴了绿帽子之后还让他养大一个野种,最后离婚时却企图索要大半的家产和巨额荣养费。
儿子从小被她娇生惯养,结果养的一无是处,整天只会四处鬼混。他们离婚之后,那个孩子就跟着妻子,后来听说被她送去了美国留学,结果吸毒过量死在了大学宿舍里。
他没有再结婚,那时他的事业正蒸蒸日上,他把他的后半段人生也献给了医院。等他白发苍苍的时候,他已经是世界上知名的外科大夫了,许多大医院为了请他动一次手术不惜高金聘请,有无数的青年人将他作为毕生的目标和榜样,他口袋里的钱可以在拉斯维加斯买下几栋豪华别墅。
可是夜晚,当他独自一人坐在摇椅中,他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原本灵活纤细的双手已经长满了皱纹,眼睛早就变得浑浊,脊背也佝偻了。回想这一辈子,除了银行账户里的数字和表面光鲜华丽的名头外,自己几乎一无所有。
他后悔年轻的时候没有找个真心相爱的女人,而是随便接受了个漂亮花瓶似地美女。他后悔知道了儿子不是亲生的,就说了很多残忍的话,然后冷酷的赶他出门,之后再也没有联络过。他后悔把人生都放在了事业上,结果很少在父母面前尽孝。他后悔没有真心的结交几个朋友……
所以他重生之后,心里就有一个念头,也许这是上天给他一次可以补偿的机会。然而当他看到自己这辈子的父母时,他顿悟了,用古话来说,他不是重生,而是转世,只不过转世的时候没有喝孟婆汤,所以他还保留着上辈子的回忆。虽然有些遗憾,但是也没办法,他死之前立下过遗嘱,把所有的钱都捐赠给福利机构,这也许可以称得上他上辈子一个完美的终结吧。
这是个小小的三口之家,他们一家人住在一幢小阁楼里,看上去很清贫,他的父母围着他一脸焦急的讨论着什么。父母都说日语,他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他从刚才就发现了,这个阁楼里没有任何的婴儿用品,完全不像一对刚刚经历过怀孕生产的年轻夫妇,他的母亲甚至没有母乳,而是用奶瓶喂他奶粉。
这时候正是冬季,小小的阁楼里很冷,她的母亲紧紧地把他拥在怀里,口中喃喃着一首童谣……
他就这样再一次长大了,被取名为辰田哲也。父亲叫正志,是个出租车司机,母亲叫杏子,家庭主妇,之后他们又有了一个女儿,名叫妙子,现在正在读高中。
正志和杏子非常疼爱哲也,因为他是个从小就很乖巧的孩子,最重要的是他脑子十分好用,在学校里是优等生,这让正志和杏子在街坊邻里中相当有面子。而这孩子也不负众望,十几岁就考上了一所有名医科大学,现在正在一家大医院里当实习医生。
辰田一家在所有人看来都是很幸福的一家人,夫妻恩爱,儿子出息,女儿漂亮,可是他们也有很多烦恼。
“我不同意你告诉孩子!”杏子跪坐在榻榻米上,温柔的脸颊此时带着前所未有的严肃。
正志盘着腿,手里点着一支烟,他长长地吐了口气:“哲也已经是出了社会的大人了,我们应该告诉他真相,总不能瞒他一辈子吧。”
“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我们的亲生儿子,只要我们不说,哲也一辈子都不会知道!”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正志低下头咗了一口烟,他看着双脚说:“前几天我遇到了大和,谈起过去的事,他问我当时那个弃婴怎么样了。我想过了,没有什么秘密是可以永远保留的,与其让他从别人嘴里听说,不如我们自己告诉他。而且说了也没什么了不起,他都这么大了,你还担心什么?”
“不行!我不允许!一旦说了心里会存疙瘩的,说什么从小养大的恩情都是假话,一旦知道了不是真正的亲人,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跟我们贴的这么近了。他会想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在什么地方,想去见他们。如果那样我会受不了的,是我把他从小养大,他就是我的亲生儿子,如果有谁敢告诉他不是,我就跟那个人拼命!”杏子睁着大大的眼睛厉声说,泪水不知不觉间从眼眶里溢出来,她随意拿袖子抹掉,继续张大眼睛牢牢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你想事情总是这么极端。”正志道。
“是你突然回来说一些蠢话!”杏子大声说:“当年你把他抱回来的时候,他都差点冻死了,把他在大冬天扔掉的人根本就不想要他!是我们救了他,把他养大,到现在长大成人了,眼看未来前途无量,你跟他随便说两句不是亲生的,就想把我们这些年的情意都抹杀吗!”
“哎呀,你!说什么抹杀,哲也不是那样的孩子。”
“总之就是不行!到我死你也别想跟他说!就算有人说了,我也永远都不会承认的!”杏子起身回到厨房,客厅里正志埋头抽烟。
哲也回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热腾腾的食物。
“哇,是牛排。”哲也看着桌子上的食物笑的眯起了眼睛:“好香啊。”
厨房里传来杏子的声音:“先去洗澡,热水已经给你放好了。”
辰田一家住的是那种老式的旧屋,虽然跟二十年前的阁楼比有了很大的进步,可是仍然有些寒颤。正志要养活四口人,还有两个上学的孩子,生活担子很大,杏子一分钱要掰成两半花,直到哲也工作了才宽裕些。
“今天医院里怎么样?”杏子笑脸盈盈的给哲也端上一碗味增汤:“累不累?”
“不算很累,我是整形外科,不像其他的外科大夫那么忙碌。对了,妙子呢?怎么不下来吃饭?”
“正在跟我闹别扭,别管她,我们吃。”杏子说。
杏子是个微微有些发福的女人,头上烫着短短的卷发,皮肤白皙,年轻的时候很漂亮,妙子长的很像她。正志则有些瘦,他是个很喜欢溺爱孩子的男人,性格软弱,很多事情都听杏子的,他起身说:“我到楼上叫叫她,那件事情,你让她去就是了,她的朋友不是都去吗?”
“她要去哪里?”哲也问。
“妙子回来说寒假的时候要和朋友们出去旅行,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玩也没什么不好,你劝劝你妈妈。”正志对哲也说。
“如果是学校组织的旅行我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这次就他们几个单独出去,还跟着三个男生,而且你知道这样出去旅行一次要花多少钱吗?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晚上,哲也敲开妙子的门,小姑娘正趴在床上玩手机,连头都不抬。
哲也坐到小姑娘的床上,揉了揉她的脑袋:“赶紧到楼下吃饭,妈妈把饭菜放在保温桶里。”
妙子撅了下嘴:“不吃。”
“听话,下楼吃饭。”
“就不吃。”
“你想要去旅行,过年的时候我们和爸爸妈妈一起去好不好,这次就算了。”
“谁要跟哥哥和爸爸妈妈去旅行啊,我和朋友们早就说好了,要是不去会被他们耻笑的,你什么都不懂,走开,我不要跟你说话。”
“那么新的相机你也不要啦?”
妙子抬起头,看到哲也手里新的数码相机,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一下子坐起来,抓过相机:“啊!哥你给我买了!”
“拿了相机就要听话,旅行的事情就听妈妈的。”
妙子把相机放到一边,趴回床上:“谁要你的破相机。”
妙子十六岁,正是花儿一样的年纪,无忧无虑的,没事跟家人耍耍小脾气,正志和哲也都喜欢宠着她。
过了一会儿,妙子又抬起头,笑嘻嘻的对哲也说:“不过,如果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答应你不去了。”
“是什么?”
“哥,我的眼睛,可不可以……”
“Stop,这不可能。”哲也直接就打断了妙子的话,日本女性都崇尚那种闪亮的可以电死人的大眼睛,自从他开始在医院实习,妙子就缠着他给她动整形手术,她嫌自己的眼睛小。
“小气,又不是什么大手术。”
此时,在东城富人区的一幢别墅里,荻野家的两个仆人正在窃窃私语。
“还是不肯吃东西吗?”
“怎么可能吃得下,老夫人傍晚的时候又晕过去了,老爷、先生和夫人都急得团团转,里面的护士忙的要命。”
“养到二十多岁的孙子忽然就这么没了,叫谁也受不了啊。何况这家三代单传,这样岂不是连继承人都没了,只剩一个女孩,如果不想家产改姓还要招上门女婿。”
卧室里,荻野重光对儿子和媳妇说:“你母亲没什么大碍了,你们也都回去休息吧,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你母亲还在这里添乱。泰士你好好安慰一下慧子。”
看着儿子扶着媳妇离开了房间,荻野重光才在自己的妻子阿玲身边长长的叹了口气。
阿玲歉意的说:“都是我不好,让你们担心了。只是,只是,我一想到留那孩子……”
重光见妻子又要伤心,赶紧安慰:“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都是命中注定,不要你也病了,大家又都来照顾你,泰士和惠子本来就够难过了。”
“为什么我们家要遇到这种事,我们家世代行医,救了多少人命,难道菩萨看不到吗?”
重光又长长的叹了口气,一言不发。

第二章
“所以,你打算全身上下都动手术?”哲也有些惊讶的问面前的女人。
女人长得很胖,肉墩墩的仿佛是一口大钟,她说:“是,我已经积攒了很多钱。”
“不是钱的问题,可是也不用整的这么彻底吧?至少我认为您只要抽脂就可以了。”手里的资料上显示,不仅仅是面部器官,女人打算把体表全部整一遍。
“照我要求的那样做就行了,下个月我要去参加同学聚会,已经十年了,我从来没有跟他们联系过,今年一定要用不同的姿态去,让所有的人都刮目相看。”
也许是时代不同了,也许是地区引起人性差异,还也许是他的心太老了。哲也觉得现在的年轻人空虚又寂寞,没有什么重大的人生追求,只会流俗于表面上的虚荣,他甚至觉得他们的精神状态很不健康。
“那么,美和子女士,请您先看一下手术同意书,不过我建议您还是跟家人再商量一下这件事,毕竟是一项大手术。”哲也把资料交给胖女人,胖女人没有理会他的话,转身心满意足的走了。
“看来你适应的不错,但是作为上司我要提醒你,不要跟我们的病人讨论太多,他们是顾客,而我们就像商家,你不用跟顾客讨论买这件东西有没有用,实不实惠。”一个打扮的好像过期牛郎的男人从门后走出来,他叫小林明一,是整形外科的主任。
“可是就为了虚荣的外表动这样危险的手术,我认为这些人太不理智了。”
“我们这一行就是为虚荣而战,你要是再说这么幼稚的话我就把你退回去。如果不是看好你的缝合技术,我才不会要你这么死气沉沉的实习生呢。”
哲也已经实习半年多了,他们同期来医院实习的几个人中,小林明一点名把他要来了整形外科。因为一次偶然路过急诊室,小林明一看到了正在给一个小男孩处理伤口的哲也。
当时小男孩手臂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他的父母正担忧以后会留下可怕的疤痕,可是这个高大英俊的实习医生却笑着安慰他们说,他会小心的缝合伤口,尽量不留下任何痕迹。
尽量不留下任何痕迹?小林明一暗暗发笑,连他这个专业的整形外科医生都不能保证,他一个菜鸟也敢口出狂言。
然而在看到他缝合好的伤口后,小林明一震惊了。伤口平正,没有任何外翻、覆盖、倾斜,这技术简直就像已经缝合过上百万次那样成熟和精湛。随后,他直接联系了这批新进人员的导师,把这个学员调来了整形外科。
“我看还是退回去好,自从我进了整形外科,跟我同期的学员都不搭理我了。不是怀疑我走了后门,就是鄙视我没有实力。”整形外科在医院里是最容易名利双收的地方,很多医院里只有后台厚的人才能进。但是一般的外科医生又鄙视整形外科,因为身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需要有优秀的观察力,深厚的医疗知识,精湛的操刀技术。然而整形外科就像花架子,根本不需要什么深刻的医学理论,也不需要天天拿着X光片研究,各种先进的仪器和药剂就帮你解决一切问题。
明一龇牙咧嘴的说:“别理那些臭小子嫉妒的嘴脸,谁说我们整形外科不需要实力,如果你没有实力,我才不会要你呢。”
这时候,明一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神情严肃了起来,他看着哲也说:“时间差不多了,九点的手术,这是你第一次主刀对不对?不要紧张,我在一边陪你。”
哲也笑了笑,一个隆鼻手术,这是他这辈子第一个‘大手术’。
……
哲也举着刚刚洗刷消毒的双手走进手术室,护士为他穿无菌手术衣,戴上手套和口罩。强聚光灯下,一个年轻的少女穿着雪白的病号服,平静的躺在手术台上,护士把浅蓝色无菌布单遮盖铺在她身上。
“转备好了吗?”哲也问少女。
少女紧张的点点头:“好了。”
“准备消毒和麻醉。”
鼻整形术,是整形美容外科中最常见的手术之一。先把少女鼻子上的皮肤从鼻骨和鼻软骨上掀起来,然后将早就雕刻好的鼻骨架植入,接着将皮肤重新缝合到原位,最后给少女调整鼻尖和鼻翼。少女要求的鼻子很苛刻,要又高又挺,要缩小鼻孔,还要缩小鼻尖和鼻翼间的角度。
哲也做手术时,直接在鼻孔内做了切口,这样在术后就不会留有任何痕迹,虽然手术难度增大不少。
这是个简单的手术,从开始到完结,总共花了半个小时不到。
一离开手术室,就听到明一啪啪拍手的声音。小林明一正靠在墙上,玩味的望着他。
“完美,对第一次主刀的人来说,你做的十分完美,完美无缺,不管是缝合还是切割,你的手法都一流。”
“我私下里演练过很多次。”哲也轻笑着说。
“即使是事先练习过,你也做得非常好,因为第一次主刀手术都是特别的,容易紧张,大脑一片空白,之后就会手忙脚乱。所以虽然外科实习生的第一次主刀手术都是切除阑尾这样的小手术,可是往往都会出现很多临场问题。”明一把手□口袋,脸上带着满意的微笑。
哲也点点头,上辈子他的第一个主刀手术就紧张的掉过手术刀。
“对了,等会儿我们去手术展示厅。”明一说:“今天有个大手术,外科部主任清水洋次亲自操刀展示,难得一见。”
这个清水洋次是个传奇样的人物,今年还不到三十岁就已经是他们医院的首席外科医生了,特别是在胸肺外科和脑神经科这两个复杂的领域。
哲也在医院实习至今也只见过他一次,那天清水洋次脚步匆匆的冲向手术室,和端着咖啡杯跟小护士聊天的哲也擦肩而过。他身上穿着西装,一看就是接到了紧急呼叫匆忙从外面赶到医院的,哲也看着他就像在看前世的自己。那时候自己把一切都放在了医疗事业上,除了病人什么都漠不关心。
……
在北郊的一所高级茶馆外,一个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走下汽车。
这时候才刚刚十一月初,天气却极冷。
茶馆里的女服务员穿着和服,头上盘着大得出奇的旧发髻,就像历史小说上的侍女画像,她走过来跟男人说:“您是荻野泰士先生吧?松本由美小姐已经等候您多时了。”
服务员领荻野泰士来到一个房间,茶室里装着古旧的火炉,一打开纸隔门,就流出一股强烈的热气,一个女人背对着他跪坐在里面。
男人看着女人的背影,心扑通扑通狂跳,他们已经二十几年没有联络过了,而今天早上他忽然接到了女人的电话。
“由美……”男人无意识的喊了声。
女人穿了一身漆黑的外套,就连帽子都是黑的,这和着名歌星松本由美的惯常品味完全不一样。她在人前总是洒脱而张扬,美艳而引人注目的。
男人发现女人的眼睛通红,肿的像桃核一样。她转身时才匆匆收起一块手帕,看来她刚才在流泪。
“哦,您来了,快先坐下暖暖吧,今天外面可真冷啊。”女人说。

【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手术台风云 by 脂肪颗粒】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