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

时间: 2014-06-01 05:09:56

【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

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

【简介】:【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皇帝做到他这个份上,着实让人郁闷,夏清铭一直很不解,自己从小到大为什么总被这个人压迫,甚至是当了皇上以后,居然被这个人好死不死的压在了床上,而且永无翻身之日。 关键字:腹黑 帝王 美人 生子文,魅皇邪帝,醉卧红尘 魅皇邪帝 正文 第一章 欢喜冤家 章节字数:......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天假奇缘(男男生子文) by Atheana/睿嘉》----简 介 他到底走的是什么运啊,为什么才刚过二十, 就被爹亲和大娘逼着去擒王拿贼。 这下到好,害得他先是被采花大盗看中, 然后又误入了炎龙魔君的地头,接着还遇到了黄山女鬼, 最最气恼的是,那一夜,在和黄山女鬼春风一度之后。 居然就被她缠得死死,无处可逃。 好吧。。。。 《逆神鬼前传 by 异壬》----全文: 是谁?是谁处心积虑为罗修织就了一张巨大的阴谋之网? ☆、一、天道昭彰心无悔 作者有话要说:本文属短篇,分两次更新,因为异壬太了解自己挖坑的特性,所以此文是一次性写完的。 正月初六,江湖第一门派陌门第九代弟子道陟接任陌门九代掌门。 各路武林人士齐聚。。。。 。

皇帝做到他这个份上,着实让人郁闷,夏清铭一直很不解,自己从小到大为什么总被这个人压迫,甚至是当了皇上以后,居然被这个人好死不死的压在了床上,而且永无翻身之日。

关键字:腹黑 帝王 美人 生子文,魅皇邪帝,醉卧红尘

魅皇邪帝 正文 第一章 欢喜冤家
章节字数:2968 更新时间:10-08-31 09:03
临春之际,落英飘絮,花海成田,有清风徐徐而来,搅动着花香,吹落了在一个铺着锦被斜靠在躺椅上的年轻男子身上,男人微微睁了睁眼,一双漆黑如子夜般的瞳孔,深沉而不见底,闪烁着逼人的气魄与犀利,那张脸倒也保养的极为好,五官极为俊美,却不是偏向与女子的阴柔,眉宇间,有股浑然天成的睿智。

“圣上。”小太监玉荣赶紧搭了手中的披风迎了上去,想要为他盖上,而男子只是摇了摇手。

稀松的眼里睡意还没有过去,唯独添了三分魅惑,三分慵懒,还有三分高贵。

“圣上,今儿个是大将军凯旋而归的日子,真的不用出去迎接吗?”玉荣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国主夏清铭的神色。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他一个将军难不成还想在朕面前摆什么架子不成。”夏清铭突然烦躁起来,忽的从躺椅上做起,眉目恨瞪着玉荣。

圣上与大将军向来就不是很合得来,两个人总是站在天枰的两端各挑各得刺,常常是两看两相厌,至于这其中缘由就不得而知了。

“陛下,雪公子来了。”内侍进来通报了一声,立马夏清铭换上了一副亲切的笑脸,急急的从软椅上下来,“还不快传。”

入春的天,总是有风的,恰好花开正浓,浓香四溢,远处一袭白衣缓步而行,经过花树下的时候,风起花落,搅成了一片花海,花海下的人如同花中的精灵,青丝长垂,眼带笑意,缓步而来。

小太监玉荣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皇上就是男子中少有的俊美了,可是雪公子那就是真真的人间极品了,那种美貌是临架与性别之上的,不论男女都会为之疯狂。

雪景鸢的眉间有一点朱砂,一双眼睛很漂亮,是罕见的重瞳,凤目总是有意无意的微微上翘,使得那样一个精致的瓷人,看起来多了一丝妩媚,妖娆。

他这样一步步走来,竟是将那些个开的正艳的花都给比了下来,真个是人比花娇。

夏清铭早就迎了上去,雪景鸢还来不及施礼,被夏清铭的手劲一带,硬是给拉了个满怀,雪景鸢挣了一下,竟也挣脱不开,只能由着他,半搂半抱的吃豆腐。

“不知圣上找臣下来所谓何事?”雪景鸢找了个话题开口。

夏清铭一只手居然环主了他细弱的腰身,一施力,似乎要将他的骨头勒断般。

雪景鸢毕竟自幼身体不好,不能习武,被夏清铭一用劲,痛的皱了皱眉头,却没说什么。

他挑眉的时候,样子很好看,近似夹杂了几分哀怨,看得人止不住想抱进怀里好好爱护一番。

夏清铭的手微微松了松,开了口“南宫辰那小子回来了,我不许你和他走的太近。”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与人争风吃醋。

雪景鸢轻声笑了“陛下,我与南宫将军自幼青梅竹马,走得近也是理所当然,何来不许之说呢?”

“反正朕说不许就是不许。”夏清铭态度也强硬了起来,撩起雪景鸢垂在颊边的青丝,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夏清铭盯着那洁白柔嫩的面颊,居然比他**妃子的还要细腻柔嫩,着了魔般的缓缓凑近再凑近。

耳畔风动,视线被什么东西给晃了一下,再抬眼,一个年轻的男子,身着戎装,面容也很是俊朗,剑眉星目,手中抱着的赫然是雪公子,盯着夏帝眼神凶狠。

天,这哪里是一个臣子看帝王的眼神,玉荣打了个激灵,赶紧上前,“南宫将军见了圣上还不下跪。”

这话一出口,南宫辰眼神冷冷的扫向他,那样冰冷的眼神,犹如一把利剑,刺进人的灵魂,玉荣抖了一下,哪还该多言。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倒是真会挑时候出现。”夏帝见他手里抱着的雪景鸢,心里一正不爽,无不讥诮的开口。

南宫辰没有理会夏清铭,目光探向了怀中的雪景鸢,几年不见,他居然出落的比当时还要美丽,目光也渐渐的柔和下来,轻轻的将雪景鸢放到地上,柔声开口“你没事吧。”

玉荣看着这个人变脸的速度,张了张嘴,很难把刚才那个冷的要冻死人的家伙和现在这个温柔的要滴出水的人联系到一起。

雪景鸢双脚挨了地,一笑“小辰回来了呢,那么这次肯定又是大获全胜了。”

南宫辰脸色变了变,“是,也不是。”

也听出了他话里的难言之隐,夏帝多少收敛了些,捂着唇轻轻咳了一声“南宫将军此次出征黎渊,大获全胜,功不可没,朕定当会论功行赏,只是朕久居深宫,对带兵打仗一事倒也好奇,劳烦将军给朕讲讲,这行军打仗之事。”

南宫辰虽说是武将出身,可是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奇才,十三岁同年拿下了文武第一的双科状元,天赋异禀,聪明非凡,此话一出,倒也会意了过来,点点头,“臣正有此意。”

“你们先聊,正好这皇宫今年的御花园我还没欣赏过呢,玉荣,你带我去看看吧。”雪景鸢笑的柔和。

这雪景鸢不仅貌美,身上优点也多,这样一个美人居然毫无瑕疵,永远都是那样的善解人意,这也许真是夏清铭和南宫辰如此迷恋他的原因。

夏清铭点点头,复有挑眉瞪向玉荣“这雪公子你可要给朕照看好了。”

“是,陛下。”玉荣赶紧点点头。

雪景鸢也冲他们回头笑笑,跟着玉荣的脚步离开了。

“现在南宫将军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雪景鸢的身影渐行渐远,夏清铭开口。

南宫辰礼貌性的拱了拱手“禀陛下,此次出征黎渊,虽说我们是大获全胜,可是与其说胜不如说是败了。”

“什么意思?”

“此方与黎渊对峙,耗时三年,我国倾尽人力物力与财力,淮水一战,黎渊精兵居然不曾出现过,与我军交战打的不相上下的居然只是对方训练出的普通士兵,虽然我们暂时赢了,可若是对方再发动战争,我们拿什么抵抗?而且黎渊国国主,黎笑倾,十五岁继位,虽然年少却手段老练,做事雷厉风行,手段残酷狠辣,决绝不留情面,将一个国家管理的井井有条,如今已然在位七年,却从不见纳后。”

南宫辰慢条斯理的说着。

夏清铭也脸色凝重,这几年的战争的确国库耗费巨大,仅靠税收已经不能维持,若一味的增加税收,必然增加了百姓的负担,到时候民心会有所动摇,军队那边,耗时三年下来,也必须要休养生息,对方只是用了一些不怎么样的士兵,就将他们拖垮,若是精锐部队也上了战场,那么。

想到这里,夏清铭突然不敢再想下去,回味着南宫辰的话“将军的意思是,和亲?”

南宫辰点点头,“也只能如此。”

夏清铭沉吟了一下,点点头,“也只能如此,怕的是对方不同意。”

“此次不只是我们耗费巨大,估计黎渊帝也赌不起,所以和亲之事他一定会答应。”

“好,就依将军所言。”

“剩下的后事就交给陛下了,臣先行告退。”南宫辰后退两步,也不等夏帝同意转身要走。

“站住。”夏帝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南宫辰的步子顿了顿。

“你想去找景鸢?”

南宫辰默认的点点头,夏帝恨得牙痒痒,暗自咬了咬牙,这南宫辰着实的可恶,他这个皇帝在他面前尽然半点分量也没有,没有就没有了,为何还要和他喜欢上同一个人呢?

“正好,朕也没事可做,不如一起去找景鸢吧。”夏清铭皮笑肉不笑,只巴不得这南宫辰识相点快点走了才好。

谁知,南宫辰嘴唇动了动,点点头,回答的痛快“好。”

这下倒是让夏清铭僵硬了一下,好像他这个皇帝有多小气似的,夏清铭一跺脚也远远的跟了上来,狭长的眼缝一挑,走就走,谁怕谁啊。



魅皇邪帝 正文 第二章 庆功宴
章节字数:3051 更新时间:10-10-11 09:27
“站住。”夏帝突然出声叫住了他。

南宫辰的步子顿了顿。

“你想去找景鸢?”

南宫辰默认的点点头,夏帝恨得牙痒痒,暗自咬了咬牙,这南宫辰着实的可恶,他这个皇帝在他面前尽然半点分量也没有,没有就没有了,为何还要和他喜欢上同一个人呢?

“正好,朕也没事可做,不如一起去找景鸢吧。”夏清铭皮笑肉不笑,只巴不得这南宫辰识相点快点走了才好。

谁知,南宫辰嘴唇动了动,点点头,回答的痛快“好。”

这下倒是让夏清铭僵硬了一下,好像他这个皇帝有多小气似的,夏清铭一跺脚也远远的跟了上来,狭长的眼缝一挑,走就走,谁怕谁啊。

这是赏园?小太监玉荣的下巴都快磕到了地上,看着两个毫无顾忌的大展拳脚的人,急的直跺脚,“哎哟,将军啊,这可是皇上,你老人家行行好,可千万别伤着圣上了。”

这话不说还好,一出口,惹的夏清铭狠狠的对着玉荣瞪眼睛,“哼,他那点招数想伤朕还早呢。”说话的同时,夏清铭手里的柳枝舞的猎猎生风。

偏偏这雪景鸢也是个爱看好戏的主儿,还闲事情不够乱,拍着手,一个劲的给南宫辰加油,气的夏清铭恨不得现在手里有把刀,直接砍了南宫辰算了。

南宫辰武功极为好,几番下来,倒是把夏清铭拖的气喘吁吁。

雪景鸢掏出手帕,趁着两人停战的功夫,给夏清铭擦汗。

夏清铭就趁着这个功夫明目张胆的在雪景鸢身上吃豆腐,南宫辰不悦的挑眉,一把将雪景鸢拽入了自己的怀,接过手帕“我来。”

“你。”夏清铭气呼呼的打开南宫辰的手,随便在自己脸上摸两把。

两个人正在较劲的时候,侍卫急急跑了过来,“圣上,今晚的庆功宴已经准备妥当,奴才奉太后之命请南宫将军过去。”

“太后?”夏清铭心中暗自不悦,冷笑一声“她倒是会挑时候,也好南宫将军既然是太后招你,你就尽快过去吧,可别让她老人家等急了。”夏清铭这话听着很孝顺,如果忽略他咬牙切齿的尾音的话。

“是”南宫辰领了命,又吩咐随行来的下人“正阳,你送雪公子回府。”

南宫辰吩咐着正阳,可是眼神老是瞟向夏清铭。那眼神真真一个在防**,好你个南宫辰,夏清铭恨不得扑上去给他两拳,碍于身份和颜面只得作罢。

他和南宫辰八字反冲,也不知先王那根筋不对,硬要这个看起来欠扁的混蛋做了他的侍读,那混蛋眼力不好,小的时候硬要扒下来他的衣服,确认他是男是女,这也就算了,最最丢人的是,自己七岁那年被大自己两岁的南宫辰提着一把刀,追的满皇宫乱窜,真是颜面尽失啊。

夏清铭是瑕疵壁报之人,即使做了皇帝,贵为九五之尊,这点小心眼依然留着。

冷哼一声“雪公子,朕自会派人护送回去,这点不牢将军你操心。”

“就是有你送,我才不放心。”

南宫辰很不客气的回敬,夏清铭是夏国国主,掌管政务,而南宫辰世家却是夏国的军政要臣,君臣之间相辅相佐,百年下来,传为了夏国的美谈。

偏偏这一代出了个例外。

夏清铭皮笑肉不笑,极为俊美的脸上,青筋在微微抽搐,咬着牙,狰狞的微笑“将军说什么?”

“臣的意思是,皇上事务繁忙,这等小事还是让微臣代劳吧。”

毕竟是君臣,分寸还是要有的,南宫辰礼貌的回话,要让旁人听取,大将军为国为民,忠君爱国,这区区小事都要为圣君分担,果然是众臣之表率啊。

他那以退为进,毫不退让的态度,真让夏清铭升起一丝怒火。

“我自己回去好了,小辰不是太后宣你觐见吗?还有圣上,今晚庆功宴,需要犒赏三军,鼓舞士气,皇上也应该有很多事要忙吧。”

剑拔弩张的气势里,雪景鸢开口打破了僵局。

他的话,也是最有效的,夏清铭压下了怒火笑笑“景鸢果然善解人意。”

“那我也去了”南宫辰摆摆手,跟着前来通传的侍卫离去。

晚上,皓月皎洁,宫灯相映,火红一片,地毯连绵铺开,酒香胭脂味,歌舞升平,这是为大将军准备的庆功宴,虽然夏清铭与南宫辰私下里有仇,可是夏清铭还是公私分明的人,宴会举办的十分奢华,左侧是一同与南宫辰凯旋而归的军士。

“此一役众将功不可没,朕在这里代表夏国臣民敬诸位将军一杯。”夏清铭举杯,坐下的大臣也纷纷站了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南宫将军辛苦了。”夏清铭举杯微微一笑,冲着南宫辰道,神态亲切和蔼,要是让见惯了他们两人嘴脸的雪景鸢看到,非吓一跳不可。

“为圣上分忧是臣子应尽的义务,臣不敢居功。”南宫辰毕恭毕敬的回答。

“这功将军当然可居的,朕也不是昏君,将军此次立下大功,不知想要何赏赐?”夏清铭温润如玉的指尖擦过酒杯,一双凤眼微微上翘,嘴角含笑,神态间自有一股魅惑与优雅。

南宫辰也微微看的有些失神,三年不见,这夏清铭原来也已经出落的如此魅人。

沉思了一会儿,南宫辰开口“臣的要求陛下都会应允么?”

夏清铭手指一顿,点点头,“将军有何要求,倒不妨说来听听。”

南宫辰突然走下座位,单膝跪地,神色慎重的道“求陛下将雪景鸢赐予臣。”

夏清铭手中的酒杯晃了晃,脸色一变,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什么?南宫将军你。”

话未说完,被南宫辰截住“求陛下将雪景鸢雪公子赐予臣。”

坐下的大臣是切切实实的听清了南宫辰的话,立马喧闹的宴席安静了下来。

啪。夏清铭也耐不住性子,火了,一掌拍在龙椅上,“南宫辰,你不要得寸进尺。”愤愤的喊了出来。

他这一拍,底下的大臣全都慌慌张张的跪了下来,“请圣上息怒。”

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夏清铭又清了清嗓子,陪出一个笑脸“南宫将军,这事朕可做不了主,既然你要娶的是雪景鸢,那当然要问问他本人的意思。”

“如果景鸢答应,皇上就不会阻挠了?”南宫辰逮着了机会,咄咄逼人。

夏清铭笑容都有些挂不住,缓和了情绪,“今日是南宫将军凯旋而归的日子,只为了诸位能尽兴,其他的事,等酒席过了再说也不迟。”

夏清铭三两句就把事情给敷衍了过去,摆摆手,冲着跪着的大臣“诸位爱卿,今日是大喜之日,诸位尽兴,不必拘谨。”

安静的酒席又热闹了起来,大臣们也在这段难得可贵的时间里,忙着去和军中的官员套近乎去了。

只有两个人,南宫辰坐与左手边第一排,离夏清铭最近,夏清铭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似乎要在南宫辰身上婉两个洞才甘心,南宫辰也不甘示弱,回瞪着他,两个人热闹的酒席里,除了恨瞪眼再也没有做别的事。

可苦了右丞相殷宁,手托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两个人摩擦的火花,最直接的受害者莫过于他了,最后殷宁摇头苦笑一声,这二人,从小为了争夺雪景鸢没少吵架,夏清铭常常当着他的面数落南宫辰的不是,夏清铭本来就心眼小,爱记仇,偏偏南宫辰就爱犯他的禁地,小时候拿一把刀,将夏清铭追的满皇宫乱窜,夏清铭也不含糊,不知从哪里搞的蜜蜂,盯的南宫辰上下逃窜,想想那些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两人还是没怎么变化。

殷宁起了身,打断了二人继续擦出火花的眼神,“陛下,臣有事先离开一会儿。”

夏清铭淡淡的应一声。

“南宫将军,先行告辞。”殷宁微一颔首,渡步离去。

殷宁一走,这二人继续比拼眼刀,吓得一帮大臣们,端着酒杯颤颤巍巍的,同时心里暗骂殷宁这只贼狐狸,溜得可真快啊。



魅皇邪帝 正文 第三章 回首往事
章节字数:2063 更新时间:11-02-09 16:24
景阳宫里夏清铭端起桌上的茶,想起今夜的不快,手微微一抖,茶溅在了衣袍上。

该死的,一个两个都以为朕这个皇帝好欺负吗?想到这,夏清铭几乎是想也不想的恶狠狠地砸了手里的茶杯。

茶杯落地,在安静的景阳宫声音尤为的突兀,吓得一帮宫女太监们纷纷跪了下来,连忙叩头,口里直呼“陛下息怒,陛下息怒啊。”

玉荣一边叩头一边在心里抹眼泪,南宫将军啊,你说说你咋就不在边关多呆上几年再回来呢,回来就回来呗,为啥非要惹皇帝不高兴呢,皇帝不高兴谁最倒霉,当然是他们这帮奴才了。

“哼,息怒。”夏清铭冷哼一声,扫了眼地上跪着的一帮奴才,“你们说说朕这个皇帝当来有什么用,他一个做臣子的居然敢在朕面前如此嚣张。”

【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魅皇邪帝 by 醉卧红尘(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