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天罔极 by 清静

时间: 2014-08-05 13:13:43

【昊天罔极 by 清静】

昊天罔极 by 清静

【简介】:【昊天罔极 by 清静】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夜语昊怀孕了!!!??? 这是怎么回事,男人怎么可能会怀孕? 这个说来话就长啦话说存在于虚无的空间, 存在于永的黑夜 总之,上天入地古往今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集无帝之惊天美貌与轩辕帝之无边奸险的天下第一神童──轩辕无名(又称:小小昊)堂堂诞生了! 且看小小昊......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犹记多情 by 清静》----犹记多情 作 者:清静 类别:耽美-耽美 作品关键字:柳残梦 祈情 一个是传说在塞外大展鸿图的武圣柳残梦, 一个是应在关内奉天帝身畔当红的祈亲王, 两个理论上应当站在云端上俯视众人的天之骄子,为什么会落得一起被追杀的无奈遭遇? 神仙府与武圣庄一向是冤家对头,。。。。 《天下第一 by 清静【完结+外传+股票倍投盈利】》----《天下第一》作者:清静【完结+外传+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天下三分,三分武林。 只要是在江湖中行走的,除非是又聋又哑又瞎又傻,否则,没有人能不知这三个第一。 天下第一庄,武圣庄! 天下第一府,神仙府! 天下第一教,无名教! 还有天下第一人──无帝夜语昊。 无名教日。。。。 。

夜语昊怀孕了!!!???

  这是怎么回事,男人怎么可能会怀孕?

  这个说来话就长啦……话说存在于虚无的空间, 存在于永的黑夜……

  总之,上天入地古往今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集无帝之惊天美貌与轩辕帝之无边奸险的天下第一神童──轩辕无名(又称:小小昊)堂堂诞生了!

  且看小小昊的诞生,如何轰动武林,惊动万教!如何俘虏众位英明神武叔叔伯伯姑姑阿姨哥哥姊姊们的心!?


存在于虚无的空间,存在于永恒的黑夜,以参天地变化之神力凝成的宫殿中,众生的命运在此编纺。

纤白的手指点了一点,红唇微微弯起。

众生的悲荣兴辱,情爱怨慎,只不过操纵在彩衣女子手中一道道透明细线上——细细的命运之线。

这里是转轮宫,这里是宇宙中唯一长明之地……

这里是永远明亮,也永远虚幻的万界轮盘。七彩的氲氤在身边回旋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变幻出百转千回的色彩,绮靡而危险,眩目又柔和,矛盾地统一在一起,整个天地似都为七彩所渲染,满天满地的艳。

虚夜梵一脸铁青地穿过心之镜,四处寻找那位唯恐天下不乱的无德娘娘。

路上宫人见状,知道又是自家主子挑拔了逆鳞,当下纷纷退避,生怕一个不巧成了炮灰。

怒气冲冲的脚步在转轮宫中东穿西绕,转到蔚思殿时,缓了下来。窗缝间彩光隐隐,显然娘娘正在此处,可是不知为何却将身上的灵气全屏蔽起来。

梵不知她又在计量着什么,当下照样画葫芦,也将自己的灵气屏蔽起来,小心接近。

殿内一切都很正常,没有想像中奇奇怪怪的东西与人物。天孙一人虚悬于水镜上,手中拿着个玉瓶,一脸若有所思地旋转把玩着,向来只见戏谑的幻眸中,竟隐约带着犹豫与迟疑,反覆地将瓶子开开合合,一会儿笑得开心,一会儿又皱起眉头,眼神游移不定。那玉瓶里装着什么,竟能让天孙露出这样的表情?

梵好奇心大起,正想该如何接近,就听得远处钟声清越,音波共鸣动地而来,整个转轮宫都陷入了微微的颤动。

“哎?”殿内的天孙怔了怔神,抬起头来。

“这么快又有王族出生啦……”自语至此,神色渐渐又恢复了一贯的娇媚,饱满的朱唇不怀好意地勾起,纤纤素指向着水镜点了点,格格娇笑。

“本娘娘不亲自上门祝福,好像说不过去──”彩光一涨,殿内灵气狂飙而上,光之道张开。

天孙正欲进入,瞧了瞧手中的玉瓶,稍顿片刻,在空中画了个结印,随手将玉瓶丢了进去。

玉瓶落入结印,缓缓消失于空气间。


1
“咦,你说什么?世上真有这种药?”御书房内,轩辕一掌拍在龙桌上,震得桌上纸张飞舞,墨汁四溅。

“是的皇上。”祈世子笑咪咪地将手中情报送上,“这确实曾记载在一代神医闻人莫名的手札上。据说闻人莫名当年……”说到这,**地笑了笑,含糊过去,继续道:“反正,这药效得到证实过,只是太过惊世骇俗,为世不容,故所有传记里皆不曾摘录。”

接过祈世子手中薄薄数页,一目十行地翻过,越看脸色越黯,最后,轩辕扁扁嘴。“这种武林流言岂可尽信。”

“可是,皇上难道不想看到么?”祈世子笑得很得狐狸真传。“看到一个你与昊帝座的孩子。

”两个男人,怎么可能呢!轩辕一听此话就不打算再跟祈说下去,看来祈还在气着自己将他的药掉包了的事——这说来也奇怪,那种药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两药效果还不是差不多么,顶多自己换的那种激烈了点。祈何必为此气了足足半年都不肯罢休……

想是这样想着,手中也握着朱笔继续批了,可是眼前白底黑字不知怎么看着怎么看着,就看成了昊那冰玉般白皙的肌肤,漆黑漆黑的清眸。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再看了会儿,渐渐有些神不守舍,连祈何时退下的都没注意到。白嫩的小脸,柔软的长发,细致的鼻梁,红润的嘴唇,去了昊那种睥睨天下的傲气,小小的人儿,被自己一手抱起来,咿呀咿呀笑着……

漂亮地让人心都要融化掉的大眼睛乖巧地看着自己,长长的睫毛……

小小昊,小小昊……

唉呀呀呀──帝王的心突然乱了,缩小了好几号的昊老是出现在他眼前,笑着叫着跑着哭着,拉着自己的袖子甜甜地叫着爹爹……

陷入危险绮想不可自拔的轩辕满脑子都是小娃儿的事情,虽知是不可能,但**远在江湖游荡,不在身边时,孤衾易寒,多少还是有些怨念,这相思不思量犹自可,越思量越是泥泞深陷。

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若有可能的话,谁不愿与**朝朝暮暮。

所以,这些不伤大雅的胡思乱想,昊应该也会原谅自己吧。轩辕忍不住苦笑起来。与昊上次见面,似乎是七个多月前的事了。唉,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再回来呢?要不要叫祈去探听一下?想到祈世子那气极反笑的表情,轩辕摇摇头,还是算了。

窗外“喀”的一声轻响。轩辕一讶,抬起头来,以为说人人到说鬼鬼到,夜语昊云游归来了。

戴着斗笠的青衫男子俐落地跳进御书房,拍拍衣摆尘埃,露齿一笑。“轩辕逸,我们来谈笔交易。”

轩辕托腮叹了口气,就知道自己的心愿没那么容易达成。

“是你啊。”青衫男子袍袖一扬,一个小巧的长颈红玉瓶就轻巧地落在桌上,稳稳地立着。

轩辕挑了下眉,接起玉瓶轻晃。觉出瓶中有物,取下木塞,将瓶口往桌上一倒,两粒豆子般大的红色药丸滚了出来,若不细看,说是两粒红豆还差不多,捻起一颗细闻了下,也没什么香气。

玩味一笑,轩辕抬眼看向虚夜梵,却不开口。梵手一动,又扔给他一个小小的纸包,开门见山地提出自己要求。“三天,你给我仿制出这两颗药丸。外表一样即可,内里,换上我包里的药。”

“好。”轩辕答应得更爽快,眉眼俱弯。“但朕也不能白吃亏是吧——以物易物如何?”

眨了下眼,微微笑起,梵发觉这家伙还有些可取之处,不会跟那个自称他师父的人一样,去答应人家什么条件,而且是不得拒绝的鬼条件,害得他忙得要死的时候还得管东管西。

“你要什么。”反正无论是什么,人界没有就去始天,始天没有,呵呵,变也会给变个出来。

“这……”没想对方答应的这么爽快,轩辕一下子就想到百十种要求,倒是卡住了。“三天后我来取,你好好想吧。”没耐性地皱了下眉,话音未落,梵已消失在夜色中。

喂,跑得也太快了吧。轩辕咋了下舌,伸指弹弹桌上一粒药丸,看它骨碌滚了几下,又停住。要什么好呢?

四日后

“什么?皇上就提了这么个要求?”散了朝后,祈来跟轩辕做前几日出行的汇报,君臣两人慢悠悠地边走边聊。

轩辕与他讲起这段插曲,说到这里时,祈愕然,险些跳脚。

“皇上啊,那是大名鼎鼎,天下无双的魔箫耶,既然他都来找您了,您就不能请他帮个忙什么的?例如现在新疆回民又有可疑动作,请他去吹一曲,估计百年之内是不会再有事了。或者是……”

“呵呵。”狐狸眼皮笑肉不笑地瞪了回去。“跟他谈条件是这么容易的吗?与其是谈那些不太可能实现的东西,还不如谈点大有可能实现的东西。”

“是是是,您老人家英明神武,真知灼见……”小声嘀咕着,祈也想起虚夜梵的脾气不是那么好应付的。

可是,要仿药的话,找夜语昊也可以啊……

大约是夜语昊行踪不定,难找些吧?那最后一个问题是——“最后皇上要了什么?”祈世子真的很好奇,这个九五之尊到底还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这个呀……”笑吟吟卖着关子,眼看着七,八步要到台阶了,轩辕才开口:“爱卿还记得几日前跟朕提过的男子生子的逸闻吗?”

“微臣记得。”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自然就是——”轩辕笑咪咪地暗中数着。三……“能让男子——”二……“生子的药啊——”一!……

站在台阶上,轩辕大笑着看着属下很没面子地一脚踩空,骨碌骨碌摔了下去。祈啊祈,你要整朕?哪能让你称心如意!反正东西已经要了,能不能找到就让魔箫操心去吧。

始天·转轮宫·蔚思殿。

依然是香雾环绕,依然是典雅非凡,虽摆放着各种连天帝宫宇也难得一见的奇珍异宝,却依然是冷清清毫无人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冷清的关系,所以才出了那么个古怪的天孙。梵一边思索着这个可能性,一边打开封印,将玉瓶扔回原处。

拍拍手,任务完成。人界的时间和始天不同,人界三天也只是天界一瞬的一瞬,所以他才趁天孙去闹别人的时候“不小心”打开封印,“不小心”拿了玉瓶,然后在天孙回来之前把玉瓶放回原处。

瓶里原来的东西,放在一个小白玉瓶,正安稳地放在他怀里。想着天孙服药,或者拿药给人的情景,梵不禁微微得意地冷笑。

届时这转轮宫神圣、高贵的主人,可成了悲惨的、没面子的天孙娘娘了。至于轩辕那古怪的要求……微皱了下眉。

轩辕这个家伙,主意提的也太损了点,这药连问也不需问,肯定要给自己那个倒楣师侄吃的。

可是,就算是始天再怎么神通广大,真的应有尽有,倒是要问谁要去?圣?容?玄?还是……天孙?无论哪个,都不是那么好开口的。又不是自己要生,但被误解了难看的却是自己!

思索了半天,梵忽然微微一笑,脸色阴雨转晴。反正谁也没见过生子药什么模样,明天自己随便找颗补药放进去就行了。

到时给轩辕列上一堆男人生子的必要条件,必须要遵守的戒律什么的。就算是轩辕能骗夜语昊服下药,就不信夜语昊真会笨得——照轩辕的话去做。

嘻,虽有些无赖,但谁叫那轩辕的要求更无赖呢?回过身来,正想离开,突然空中光华耀眼,气流波动。天孙娘娘摆驾回宫了。

“呵呵呵呵——”天孙人未到,笑声先至。花香满屋,耀眼的光环在殿内游荡。

“梵哪,你竟愿在这里等着本宫,太感动了,本宫会不好意思呢!”光华散去,彩衣女子站在梵的面前,水袖掩着朱唇,吃吃娇笑。

“真不可思议。连天孙娘娘也会不好意思,那极地死神都会变善人了。”梵这话说得诚诚恳恳,天孙笑得更灿烂了。

“梵呵,本宫知道你在为七夕的事生气,本宫可给你准备了赔礼呢!”梵一愣,看着天孙笑咪咪玉指一点,打开方才自己刚封好的封印,玉瓶又被取出。

“这个啊,本宫考虑到梵既为夜魅姬,却又为男子。日后这传承一事也是个麻烦。所以么——”献宝似的把瓶子捧到梵的眼前:“这个可是本宫跑去,千辛万苦,万苦千辛,又卖人情又卖面子才找到的宝贝哦!”“吃了这个,亲爱的梵啊──”天孙叫得甚是甜蜜。

梵激灵打了个冷颤。“即使身为男子,只要你有个男性**,也可以生个宝宝哟。

”……本来期待梵两眼喷火的天孙却失望了,梵站在哪里,似笑非笑,也不吭声。

半晌,梵才缓缓开口:“你说这药……能让男子生子?”

“对啊。”天孙眨眨眼,感觉这药好像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梵好像不是很生气的样子?

“吃下就行?”梵慢吞吞地继续问。

“吃下就可。”天孙顿了顿,又媚笑道:“这是为始天界一些比较别扭,非要找同样性别伴侣的王族准备的。要生的那位吃下去后,三日之内行房,就可以有宝宝了。”

“而且,”天孙真的觉得不对劲了,梵怎么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

“为了避免伴侣不愿生,这瓶里的药是最高级的,做得入水即化,无色无味,能让他不为所觉地喝下去。就算在始天,也是很难找的……梵?”天孙脸上的笑容已经挂不住了,梵的样子,真的很怪。

“我没事。”梵忽地展眉一笑,天孙倒退了小半步,玉瓶险些吓得掉下——这,一定有古怪!

夜语昊啊夜语昊,不是我对不起你,要怪,你就怪轩辕,还有这位无德娘娘吧。

“亲爱的天孙啊──”梵叫得比天孙还要甜,“这药我虽然不感兴趣,可是我真的感激你一片心意,所以——我看你这宫殿东西也太少了,太冷清了,我帮你加点东西吧。”……竹箫过处,宫殿里不再有一样完整的东西,皆是四分五裂躺在地上。

原本光洁的地面现在连个落脚处都找不到了。满意地冲天孙笑笑,梵消失了。

哎哎哎!天孙瞪大眼睛看她好不容易搜刮来的珍奇玩意,还有各界送的宝物,现在都变成了一堆废品,媚笑不由垮了下来。

想到要一件件修复,还不知得花多长时间,多大的灵力,她就更加笑不动了。——可惜,她都还没看到梵气得变脸的样子呢!

人间·皇宫。

三更已过,轩辕却还是很认命地一本本批复着奏章,祈在一旁伺候着,顺便报告暗流这几日的情报。一阵风吹过,烛火有些摇曳,祈脸色微变,只听“扑”的破空之声,一物朝主仆两人飞来,落在轩辕正在阅览的奏章上。
这……轩辕虽然镇定,但看到此物还是一愣。没错,这是当日还药给梵时用的瓶子。红的那瓶是仿的,白的是原先的。怎么又送回来了?

打开瓶塞,里面还是那两颗红豆般的药,只是又多了一张小纸条。“入水即化,无色无味。服药之人三日内行房,即可得子。”轩辕和祈面面相觑,一时间,谁都说不出话来。年华流水过,人间又一春。

三月的皇城,处处见杨絮飘舞,柳丝微荡,无处不显春光。

可惜的是,匆匆往皇帝寝宫而来的二人,实在是没这份心情一一欣赏。

今日早朝,只听司礼太监在金殿上高声宣布:“皇上有旨,今日龙体微恙,暂不早朝。有本者,转宝亲王议处。”顾不得围上来的众臣,宝和祈目光相对,都觉得有些不妙。于是急忙忙来找自家主子,希望不会噩梦成真。

“奴才给宝亲王,祈世子请安。”守在殿门外太监见了两人,连忙行礼。

“起来。我问你,皇上可在里面?”

“回宝亲王,昨晚皇上入睡后,未曾出殿。”

“那早朝的圣旨,是谁的传达的?”

“皇上昨晚就下了,让今早宣读。”不好!宝和祈两人面面相觑,心里各自凉了半截,抬脚就往里走。

守门的侍从知皇上和这两位关系不比寻常,也不敢拦,只得放行。进了内殿,两人直接往龙床走去。只见帐帏掩得结结实实,连个苍蝇也进不去。这下子已经确定个九成九了。

宝一拉帐幔,果不其然,床上被褥整齐的铺好,就是少了本该在床上躺着的人,多了张不该出现的纸。纸上只有七个大字:人间四月好踏青。

祈确定自己的脸也快青了。果然,只听宝冷冷道:“祈,一月之内,找出皇上的行踪。”除了叹气,还有什么话说么?

祈无精打采地跟着宝往外走。突然又听宝道:“皇上近日可问过昊帝座的行踪?”

“这倒没有。”祈苦笑。

“即便皇上不问,暗流这边也是时刻留意着昊帝座的行踪。只知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元月十五在嵩山少林寺和净法长老品茶坐禅,再后来就找不到了。如果不通过无名教,实在是难以掌握。不过最近武林贩子也在找昊帝座,就是不知道幕后是谁在找了。”

“多派些人手,留意着。说不定……”冷哼了一下,宝不再言语。祈只有点头的份了。

2

无锡·四月·艳阳天。

几日的阴雨过后,难得的清风煦日好天气,又逢上每月一度的集日,大街小巷挤满了出来游玩的人。

位于城中繁华地带的一座茶楼里,一杯茶抵得上普通人家三日的开销,但依然是人进人出,丝毫不见冷落。

二楼上,一位身穿锦衣,公子哥打扮的青年坐在一张临街的桌子旁,手中一把三十三道玉骨,冰丝鲛绫,面上绘着明月碧海的扇子,在胸前扇来扇去,一边品茶,一边悠闲地望着街道上热闹的景象。

面前的桌子上,除了一壶茶外,还有十来个小碟子,里面分别盛着糖酥凤梨、蜜汁金枣、清凉梅子、薄荷青苹、甜酸杏饼等各色茶点,把整个桌子摆放了满满当当。

【昊天罔极 by 清静】(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昊天罔极 by 清静】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