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

时间: 2015-08-12 08:10:19

【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

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

【简介】:【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文案 寒非邪:《绝世剑邪》男主,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阴险狡诈,一路霸气侧漏,最后称雄天下。若说人生缺啥,就是不能摘花。 练了某种神功,堪比挥刀自宫。明明身在花丛,偏要无动于衷。 于是,此文扑了。 战湛:《绝世剑邪》中第一个被主角干掉的小BOSS。军神世家传人......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穿越异世大陆之为我疯狂 by 老烟圈照吹》----简介: 穿越兽人世界,他成为了不能变身的兽人,无法捕猎还需要照顾一个同为兽母所出的弟弟,难兄难弟终于过上了好日子,他又被别有用心的部落盯上了。那个特别的兽人有一双漂亮的猫眼!金色舞动的头发似阳光般耀眼,可是再好看又如何?他是亚兽维斯,只要骄傲的活着,。。。。 《一串来自豪门世家的香蕉+股票倍投盈利 by 如意妞妞》----备注: 总裁文。 当一个本来就不是正常人的男主角突然变异成水果之后,他的人生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低智商香蕉变异体总裁在治疗心理过程中发现真爱,顺便发现自己那些死对头是大白菜,卷心菜的故事。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幻想空。。。。 。

文案

寒非邪:《绝世剑邪》男主,外表温文尔雅,内心阴险狡诈,一路霸气侧漏,最后称雄天下。若说人生缺啥,就是不能摘花。
练了某种神功,堪比挥刀自宫。明明身在花丛,偏要无动于衷。
于是,此文扑了。

战湛:《绝世剑邪》中第一个被主角干掉的小BOSS。军神世家传人,生性不义不仁,若说有啥优点,就是死得挺准。

但是,他被穿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战湛,寒非邪 ┃ 配角: ┃ 其它:

编辑评价:
主角因为不慎跌下阳台,悲催的穿越到一本升级流的小说里。更加苦逼的是,他穿成的是一个在小说早期就被炮灰掉的小BOSS。为了改变自己炮灰的命运,也为了改变爹娘背景人物的命运,战湛决定不做烘托主人公高大全能形象的反角,坚决果断的抱大腿!而这个抱大腿的对象,则必须是小说里霸气侧漏的第一男主角…… 文章虽然是穿越题材,但并不落俗套,无论题目、文案或者设定都直戳萌点。作者沿用了一贯诙谐幽默的文风,文中人物性格刻画精彩,让人印象深刻,语言描述轻松欢脱,又在适当之处埋下伏笔,使得故事情节和背景框架充实丰满。主角们之间的互动就在迫不及待抱大腿和被抱大腿之间慢慢展开……


1

1、楔子 ...


  “去……你……妈……”
  黑影抱着某物自高空**。
  临终遗言,成千古绝唱。
  
  欲知真相如何?且看倒带神技。
  “Am……in……uq……”
  黑影抱着某物重回楼上。
  
  事情倒回五分钟前。
  黑影,也就是本文第一男主角挖掘了一篇一百余万字的免费完结长篇文,喜滋滋地花了三个小时看了四分之一后,越看越不是滋味。书中男主角练了一种不能进女色的功法之后,竟然真的不近女色,明明作案工具就挂在□唾手可得之处!
  他实在不敢相信居然有作者亲爸不给儿子解决婚姻问题的文,忍不住翻到结局,发现男主角竟然……真的……手拌黄瓜吃一生。
  这不科学。
  他跳到评论区,十指如飞,奋键疾书:
  没有女人不可怕,咱等魔兽人形化。没有JJ不可怕,拿根黄瓜也能插。没有感情不可怕,吃点春药就狂化。怕就怕,有了女人当壁画,有了黄瓜不用它,一路升级到结局,还是孤身闯天涯。
  没有女人不滋润啊!大大!
  “啪。”
  他刚按下发送,就听到阳台传来诡异的崩裂声,像是什么东西被掰断了。
  这是个旧小区,没什么富户,又是六楼,他以前觉得挺安全,就没装防盗窗,但听说有盗贼高空作业摔死反找屋主赔偿之后,又觉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难说就有这么一个来闯空门的,于是顺手拿起十七寸老款的厚重笔记本,蹑手蹑脚地朝阳台走去。
  他节约用电,开电脑的时候绝不开灯,笔记本一合上,屋里就一片漆黑,反倒外面照着月光,白亮亮的,从外面爬上来的鬼祟身影一览无遗。
  居然真的遇到贼。
  他趁着对方爬入阳台,快步冲过去,准备快刀斩乱麻拍晕他。谁知,人到近处,还没伸手,就脚底一滑,踩中一根圆滚滚的东西,身体一下子往外冲了出去,眼睁睁地与小偷擦肩而过,倒栽葱式**。
  关键时刻,万念俱灰,唯有一言,心念电转,脱口而出:
  “去你妈……”
  
  ——这就是很像凶杀案的穿越前奏。


【第一卷:旁观霸气】  


2

2、熟悉情况(一) ...


  《绝世剑邪》这本书的设定是这样的:
  有两个大陆:左边神剑大陆、右边巫法大陆。
  神剑大陆有两个帝国:左边腾云帝国、右边紫气帝国。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故事初期,地图只开放腾云帝国这一部分,其他暂时屏蔽,就算玩家找到传送阵也穿越不过去!
  
  战湛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简单说,是个二世祖。
  再详细点儿,就是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小霸王。
  在《绝世剑邪》这本书里,他出场不多,但影响力很大,主要集中全文前六分之一。
  作为前期男主人公最欲处之而后快的小BOSS之一,他任务完成的相当出色,紧紧地抓住了出场的每一分每一秒,不断刷新智商情商下限来衬托男主人公高大光辉英挺睿智的形象。
  他的悲剧始于沉迷魔兽斗,心血来潮地派遣小弟去还魂魔林抓捕高阶魔兽。不想小弟见色起意,强暴了一名女子,不但引起神剑大陆六大学院之首太古学院的不满,更招致男主角寒非邪的彻骨仇恨。
  如果正常人遇到这种事,再怎么护短,也不会反过来咬对方一口。但战湛不是一般人,他是小说作者设定的小BOSS,是燃烧生命衬托男主角的极品炮灰,傻缺是必须的!
  所以,他不仅没责怪小弟,反而将事情大包大揽下来,几次三番派人刺杀寒非邪,打压寒非邪,最后被忍无可忍地寒非邪抓起来用鞭子抽得皮开肉绽,浸在盐湖里生生地痛死。
  ……
  以上是新任战湛知道自己身份后立刻浮现在脑海的信息。
  上述信息稍罗嗦,他略作整理,总结为一句话:
  这就是个生命不止脑残不休,生来被虐虐了就死的货!
  而这货现在成了他。
  ……
  必须搞清楚情节发展到哪儿了!
  
  战湛心急火燎地跳下床,还没跑远,就被一个宫装美妇堵在门口。
  “伤还没好利索呢?又要去哪里闯祸?”美妇不悦地看着他。
  战湛立刻调出眼前美妇的档案——
  云雾衣:腾云帝国公主,现任皇帝的姑姑,军神世家家主战不败的妻子,战湛的母亲。
  “娘?”战湛战战兢兢地喊着。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与人接触,十分忐忑,总觉得哪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一边看好戏,一边笑嘻嘻地说,你演啊演啊,你演成什么样我们都知道你是冒牌货!
  云雾衣瞟了他一眼,拉着他坐下,从身后丫鬟手里接过碗递给他,“娘让人炖了汤,趁热喝。”
  战湛小口小口地喝着,努力回忆着他什么时候受过伤。
  应该没有啊!
  这个小祖宗不伤别人就谢天谢地了,谁能伤他?
  他想了半天也没头绪。
  云雾衣叹气道:“你爹打得太狠了。”
  “爹?”战湛一拍大腿。可不是!整个天都,乃至整个腾云帝国,战湛都敢横着走,唯有战不败是他的克星!严父慈母,云雾衣是慈母,战不败是严父。可惜他常年镇守边关,没什么时间教育儿子,所以每次回来都加紧教育,每次教育都是量多料足。
  云雾衣伸手轻敲他的脑袋,“怎么?你还记恨你爹不成?”
  战湛连忙摇头。
  云雾衣面色一黯,“他是恨铁不成钢啊。你哥哥从小能文能武,十三岁就敢跟着你爹上战场,你呢,都给娘宠坏了。”
  战湛上头原本有个哥哥,一切条件比照着形容战湛的反义词来就行,天资聪明、谦冲有礼、文武双全、品学兼优,但早早上战场,早早送命。也因此,战不败虽然痛恨儿子不学无术,私底下却频频放水,不敢训得太狠,导致战湛越来越无法无天。
  “娘,我会改。”他说得真心诚意。不改不行啊,不改就没命了。
  云雾衣呵呵一笑,当他逗乐。
  “娘啊,你还记得我手底下有个人叫……”战湛努力想着那个派出去惹是生非小弟的名字,却偏偏想不起来,“就是很好色,喜欢强暴别人……”
  “啪。”
  云雾衣黑着脸拍桌而起,“你爹说的不错!你的确是越来越不像样了,什么叫喜欢□别人?你手底下有这样的人为娘怎么不知?好,好,我倒要瞧瞧,是谁这么大胆将这等肮脏事做兴趣!我说你怎么成天往花街柳巷里跑,敢情是有人教唆的!你给我好好在屋里反省,这几天哪儿都不要去。先让娘好好清理清理你身边的人!”
  战湛本想解释,但听她说要清理清理身边人,觉得对自己是好事,也就不做声默认了。
  云雾衣在他面前发了一顿脾气还不够,又跑去和战不败说。
  没多久,战不败就带着一大队人马冲进他住的院子。
  战湛站在窗前,远远地看着,只觉那一队人马个个人高马大不说,且满身杀气,随便一眼看来,就像刀子一样锋利。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小说加成的效果,只知道自己看了这几眼,就有些腿软。
  他院子里的侍卫被一个个叫出来盘问。他们住的屋更是被翻了个底朝天,但凡收着不干不净东西的都被拖了出去,最后,他一个小院的侍卫竟然没有一个留下。
  战不败这一气非同小可,把那些人统统打得皮开肉绽,亲自从亲兵里拨了八个人,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们都是他叔叔,他就是你们的侄子,我把他交给你们了,给我好好地教教!”
  战湛毕竟是元帅与公主之子,他们哪敢应诺,只是跪着接令。
  战湛小声说:“八个是不是少了点?”
  战不败愣了下,随即冷笑道:“你以为都跟你养的那些废物似的不中用?他们都是跟着我上战场拼杀,立下过不少汗马功劳的战士!最低都是少剑师!”
  战湛心里不以为然,心道:少剑师算什么。寒非邪最后还成剑神了呢。
  不过现在是小说早期,他还没死,寒非邪还是个普通药师,故事还处于有八个少剑师当护卫就能勉强装逼的初级阶段。
  他就胡乱地点头应了。
  战不败又絮絮叨叨地教训了好一顿,看他态度尚算端正,才意犹未尽地离开。
  他走后,云雾衣才走过来。她虽然宠爱儿子,但是从不在丈夫面前驳他的面子。
  她问:“你刚才是不是想问一个叫屈肃的人?”
  战湛展眉,“没错,就是他!他在哪里?”
  “你不是派他去找魔兽吗?他已经到麻婆小镇了。”云雾衣说。
  “啊?!”战湛呆住。
  云雾衣道:“我听说他是大剑师高阶,也算有点本事,不过这样的人品难当大用,留着始终是祸患。我看等他这趟回来,就寻个借口打发了吧。”
  战湛欲哭无泪。是祸患啊,还是大祸患呢!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他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挨一顿鞭子被盐水泡死吗?
  云雾衣看他一脸哭丧,以为他不舍得,又道:“你要高手,我给你找一个就是。大剑师也不算什么。”
  战湛心里有事,她说什么也没听进去,敷衍了几句就回房躺在床上算计。
  看样子,阻止屈肃干坏事是来不及了,屈肃和寒非邪的梁子是结定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
  把自己给摘出去!
  寒非邪这个人虽然阴险毒辣,睚眦必报,但偶尔还是讲道理的,只要自己认错态度端正,改错态度积极,应该不会踏上炮灰的老路子。
  没错!他是看过《绝世剑邪》这本书的,现在人又在书里,不就一个活脱脱的先知?这么小的事情还避不过去嘛!可惜寒非邪称雄天下的最大利器——《天芥神书》被藏在寒家密室里,且故事一开始就被寒非邪拿走了,不然这《绝世剑邪》说不定要改名《绝世战神》。


3

3、熟悉情况(二) ...


  战湛带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在屋子里安分守己了两天。当然,这个安分守己是在别人看来,对战湛本人来说,他只是一如既往地习惯性地宅着。
  不过在没有电脑没有小说没有游戏的年代,想宅得开心宅得精彩宅出美丽新世界也是件技术活。
  战湛的方法就是——八卦。
  虽然说他在这个世界是先知级的人物,可他先知的都是大事,小说作者设定再精细也不可能精细到他们家一共几个丫鬟,分别干些什么活,每个月月俸是多少……要真精细到这个份上,那书名就不是《绝世剑邪》而是《邪楼梦》了。所以他每天这么打听打听,觉得挺好玩。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存在的,也不知道自己摔个楼怎么摔进了小说里,反正这个小说世界挺懂得自我完善,他问的问题都给出了答案,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
  无论如何,世界就这么存在了,他就这么移民了,日子就这么过吧。
  
  到第三天,他娘忍不住来看他。
  “宝贝,你哪里不舒服?”云雾衣看着他,那神情好似他得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绝症。
  战湛莫名其妙地摇头。
  “那就是心里不舒服了。”她叹息,“娘知道,你关在家里是很闷的。放心吧,明天你爹就回边关去了,到时候由得你玩。”
  他哭笑不得,“娘,我很好,没不舒服。”
  云雾衣皱眉道:“怎么可能舒服呢?你这两天又没和朋友出去吃酒,又没上斗兽院玩乐,整天闷在家里……你是不是生娘的气呢?”
  战湛:“……”怪不得前任战湛至死不悔啊。敢情不是不想悔,而是没有机会悔。看看,就算他想改写归正,他娘也会以表现不合格打回去重练。
  “娘啊,你刚才说爹要去边关了?”他突然记起一件事,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擦!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云雾衣见他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无比,吓了一跳,起身搂住他,“宝贝,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别藏在心里,跟娘说。天塌了,还有娘和爹给你顶着呢。”
  对,问题就在这里!
  战家完全是靠战不败和云雾衣顶着的,所以当战不败战死边疆,云雾衣一头撞死在皇宫之后,战家就彻底完了。当然,战湛死得早,没有经历军神世家败落的惨况。
  他之前一直想着怎么不死在寒非邪手里,却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要是战家败落了,他不死也凄凉啊!作为整个腾云帝国都赫赫有名的天都小霸王,战湛得罪过的人加起来,可以建立一座像模像样的小城。
  “爹可不可以不去边关?”他战战兢兢地问。
  在《绝世剑邪》里,战不败就是个背景人物,根本没出过场,直接叙述镇守边关,死在边关。战湛觉得小说安排他这次回来,就是给自己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当然不可以。”云雾衣笑着泼冷水,“你爹是元帅,怎么可以不去边关?”
  “不能请病假吗?”
  云雾衣讶异地看着他,“宝贝怎么了?你以前不是最希望你爹去边关的吗?”
  战湛支支吾吾地说:“边关老是打仗,太危险了。”
  云雾衣感动地摸着他的头,“宝贝长大了。”
  “要不别去了吧?”
  “那是不可能的。”云雾衣眼中冷光一闪而逝。
  不过冷光闪得再快,还是被战湛抓住了!
  他激动地想:有内情,果然有内情!
  他常年看小说已经看出一套自己的经验——但凡下属做完报告,看向上司时眼中厉光一闪,绝对要反水。但凡两个人说着说着,眼中光芒闪烁,绝对是各怀鬼胎,不消片刻,肯定一个出招,一个拆招,两败俱伤。像她老娘这样,一边回答不可能一边闪冷光,那绝对是有隐情的标志啊!
  “宝贝,你听话。这件事不要再提了。如果外人问起你,你也绝对不能说不想让你爹去边关!知道吗?”云雾衣说得十分郑重。
  战湛只好乖乖点头,心里却想着其他的挽救办法。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那就阻止事情的发生?
  可是,战不败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战湛搜肠刮肚地想,却实在想不起来。不能怪他,毕竟战不败这条线实在是太无关紧要了,记得他的死讯后面还给寒非邪带来了好处,所以他看文的时候只是扫了一眼,粗粗地知道有这么个人,死了也就死了。
  既然不能阻止战不败去边关,也不能阻止造成他死亡事件的发生,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
  让他复活?
  战湛很认真地想着这种可能性。
  在文章设定里,这个世界的确有复活药的。他记得有两个人有。
  一个是白梦主。白梦山山主,神剑大陆六位剑圣之一,在小说初期,是牛逼之极的人物!看上去牛逼哄哄的军神世家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所以从他手里求药的事想都别想,估计人还没上山,脚已经被丢下来了。
  另一个就是小说男主角寒非邪。但凡小说里的好东西,他肯定有一份的。要是他没有,就是剧情还没走到。
  但是从寒非邪手里拿药……
  他评估着可能性,差点绝望。

【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旁观霸气侧漏 by 酥油饼(上)】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