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谋 by 穆昔

时间: 2017-07-29 19:14:20

【阴谋 by 穆昔】

阴谋 by 穆昔

【简介】:【阴谋 by 穆昔】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1. “你醒了?” “唔。我的头怎么昏昏沉沉的……”廖风接过眼前别人递过来的一杯茶,用另一只手撑着身体坐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一双目光热切地追逐过来,“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摔伤了头,还记得吗?” “是吗……”廖风没精打采地一口口抿着水,“好像......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侧写师们的三观还好吗[综英美] by 星火函烟(下)》----☆、阴谋(六) 你瞧,Castiel,上帝总是公平的。他取走一件东西的同时,总会再给你些什么。 至于你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这该死的交换? 抱歉,那不在父亲的考虑范围内,任性的孩子会得到惩罚。 Castiel眨眨眼,不太确定地看着年长的堕天使,好像下一秒就会摇头说我不明白。。。。 《十年夜雨 by 狐悦》----书名:十年夜雨 作者:狐悦 文案 十年前一场惊天阴谋让大鹓国皇长子凤玉锦蒙冤打入冷宫, 十年后江湖第一门派鬼门的宗主,化名夕景华,以西梁谋臣身份重回大鹓国。 他的归来为恨还是为爱? 十年前在母妃的逼迫下,他诬陷自己的长兄,害他沦落冷宫,几乎丧命。 十年后当。。。。 。

1.
“你醒了?”


“唔。我的头怎么昏昏沉沉的……”廖风接过眼前别人递过来的一杯茶,用另一只手撑着身体坐起来,“这是什么地方?”
“医院。”一双目光热切地追逐过来,“你从楼梯上摔下来,摔伤了头,还记得吗?”
“是吗……”廖风没精打采地一口口抿着水,“好像有印象。”
“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对我说,我在这里陪你。”
“等等……”廖风突然坐直了身子,郑重地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喝茶的动作也戛然而止,两手端正地捧着茶杯。
“怎、怎么了?”被突然这样盯着的紧张尴尬与不好意思,让他不禁心跳加快,“有什么事吗?”但还是努力做出一副平静的笑容的样子,毕竟面对的是一个刚摔伤头的病人。
“你是谁?”
!!!
“啊?”笑容僵住了。
“我是说你是谁?干吗对我这么好?我们以前认识吗?”还是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眼前的男子,没有多在意对方好像大受打击似的样子,廖风依旧絮絮叨叨地说着,“或者说你有什么不良企图?我家可没钱啊!你对我再好也得不到什么好处的……”

“喂,你没事吧?”廖风把瘫倒在自己病床上的人扶了起来,看到对方一副面如死灰、垂头丧气的模样。“你的脸色不好啊,是不是病了?我叫医生来,你等一下。”说完放下茶杯手忙脚乱地在床头搜寻着什么。“在哪里呢?哪里呢?咦,找到了。”说着按下了呼叫器。

“小心自己的身体,像我这样病了就不好了。”


该说什么好呢……感觉自己快要被廖风那家伙气炸了。他是故意戏弄自己的,还是真的脑袋摔得秀逗了?握紧自己的拳头,努力控制住自己快要爆发的情绪,“冷静、冷静……”
“你还好吧?怎么觉得你脸色发黑啊?”
还不是你这个六亲不认的家伙造成的……想着想着,目光越来发狠。真想揍他一顿!


“你是真的玩失忆还是什么意思啊!你想啊快想啊想起来啊……”下一秒,就紧紧拽住廖风的衣领,不住地摇着那个还缠着纱布的可怜的脑袋。
“痛啊!松手!伤口要裂开了!你再不住手我告你谋杀啊!”
“喂!你在对病人做什么!”
还好医生及时赶来了,廖风松了口气。目送着刚才快要暴走的那个人一脸沮丧地站起来,说了声抱歉后低着头冲出病房外,廖风拿起茶杯再次怡然地喝起茶来。


“茶,泡得越来越好喝了嘛。”


2.
“廖川哥,吴啸,你们来看我,真是谢了。不是什么大伤,只是头擦破了点皮而已。”
“没事就好了。刚才小拓莽莽撞撞找我来,说你失忆了,我可是吓了一跳呢。”廖川还是一脸温和的笑容,“但是他怎么了?”


廖风的目光随着廖川手指的方向追逐到了门口那个角落,刚才那个莫名其妙发火莫名其妙跑掉的家伙落魄似的蹲在角落里,头也不抬。
吐了吐舌头,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对了,廖川,是谁把我送到医院的?”
“小拓。”
“小拓?”
“就是罗拓。”
“骆驼?”
“不是骆驼,是罗拓啦。这个时候还这么爱开玩笑。一个笑话说两遍就不好玩了……”微笑着纠正弟弟的错误,直到此时脸色突然大变,刚才一直在窗边看风景的吴啸也转过头来,“怎么,难道小拓说的是真的?”

“我不管什么骆驼不骆驼的,什么真的假的,”廖风漫不经心的语气里夹杂着几分严肃,“可是这个家伙怎么办?他到底是谁啊?蹲在这里干吗?你们认识他吗?”
“廖风,你仔细看看。你真的不记得他了?他是罗拓啊!”吴啸把在角落里发呆的罗拓拖到廖风床前。
廖风盯着眼前帅气的脸,突然笑了笑,“我知道了。”


“恩?”罗拓像是看到了一线希望似的抬起头,专注地看着廖风,期望他叫出自己的名字。
“你叫骆驼,对吧。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廖风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说的话而后悔的!”还没等廖风说完,罗拓挣脱了吴啸的手,飞快地跑了出去。
剩下的三个人,周围沉默的空气似乎被什么冻结住了。廖风望着似乎还在对着门发呆的哥哥和吴啸,轻轻笑着叹了口气。


“好好休息,我们不打扰你了。我就在病房外守着你,有事叫我。”廖川依旧甩给廖风一个充满哥哥关怀的微笑,然后想要转身离开。
“他说的没错呢,”廖风小猫似的钻进被窝里,“我已经后悔了。”
“我是不是说的太过分了?”廖风蜷缩着身体,自言自语似的小声地说着,“你们没看见吗?他刚才几乎都哭了。”


3.
送走了吴啸,廖川走回廖风病房外,温柔地拍了拍坐在长椅上闷闷不乐的男子的肩。
“我就知道你不会走的。不过你不进去陪我那个笨弟弟吗?”
“我现在不想看到他那张脸。”
“把泪痕擦干再说这种负气话吧。”
“……”


“你打算怎么办?他现在可是完全不记得有罗拓这个人呢。”
“我还能怎么办!”能听出来,火气已经快达到让血液蒸发的级别。
“我真没想到能见到小拓你被小风整到这么惨的地步。总觉得倒剧情过来发展还比较有实际的感觉。”
“或许这是报应?那真是我活该了!”自嘲地笑笑,但是笑声里没有一点温度。
“今天他到底怎么回事?小风怎么会从楼梯摔伤?”
“……”罗拓搔搔头,顿了顿,“其实,他会成这样,也可以算是我害的了。”
“不明白?”罗拓看了看一脸迷惑的廖川,显然。
“你这么说谁会明白?”
“今天我向他告白,谁知道他听了以后竟然从楼梯上摔下去了。”小声地说着,却不知不觉间脸都红了。


没有回应。
罗拓偷偷瞄一眼廖川,却看到对方一脸严肃的表情。不高兴?那完了,廖川不同意的话,自己的成功几率要大打折扣,毕竟廖风一向对廖川的话免疫力不高。


“呵呵……”
他笑了?这什么意思?“廖川大哥,有那么好笑吗?你不生气?”
“可是你看你脸都红到脖子根了,要不要自己看看?”说着廖川不知从哪里找出一块小镜子,递给罗拓。“我从来不知道,原来罗拓会脸红哎。”
“廖川大哥,开什么玩笑,一、点、都不好玩!”
“好、好,那就不玩了。”廖川又恢复了绅士的样子,依然一脸微笑,“说正事吧。但是你为什么认为我会生气?”
“因为……那个,我们都是男的,我觉得一般人都不会接受的吧。”罗拓的声音像只渐渐泄气的橡皮船沉入水底似的越来越轻。
“我一直都觉得你很聪明,和我的笨弟弟不同。没想到你也这么迟钝了啊。看来他把你带坏了。你不想想,我要是生气早就生了,何必等到今天?”
“啊?”罗拓的表情渐渐由不解变为吃惊,又渐渐平静,“……原来你早就看出来了。”
“我觉得你们很配啊。除了刚才说的那一点,你们两个人站在一起我看着也觉得特别顺眼。可能也是我想满足自己的视觉上的贪婪之心吧,所以……”廖川把视线集中在罗拓脸上,郑重地看着他。

“我那个笨弟弟小风就交给你了。拜托了!”
罗拓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没问题,廖川哥。我以后会更好好对廖风的!”
“只要你别把他欺负得太惨他就应该感谢上帝了。”廖川小声地嘀咕着。
“廖川哥,你刚才说什么?”
“哦,我只是在想,我为什么降级了啊?本来还是叫我‘大哥’现在就变成‘哥’了。这样的话,刚才那些话收回!”
“廖川哥别那么小气嘛。嫁出去的弟弟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都是收不回的。”
“小拓你的嘴永远是那么厉害,一点都没变啊。”廖川微笑着回着,却也小声不满地说着,“为什么是嫁出去的弟弟?根本不公平嘛。不过想想,小风碰上小拓哪里有公平可言!算了,算了,反正小风都忍过来了,我这个作哥哥的,将就一下吧。”

“可是……光是咱们在这里说又有什么用?风现在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罗拓猛然一惊,意识到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廖川看着眼前一脸惆怅若有所思的罗拓,也有些担心,“放心吧。他会想起来的。我们也会为你加油,但是小拓你自己要努力啊!”


此时的廖风:躺在床上,一身冷汗地惊醒:“好可怕!刚才怎么梦到有人算计我!还是两个人合伙!那两个人竟然还是廖川和罗拓!他们想干什么来着?怎么想不起来了……算了,想太多对脑细胞恢复没好处。还是睡觉吧。”

4.
“怎么搞的?点滴快要滴完了没有人来拔针头吗?这医院怎么搞的?”


怎么搞的?
廖风也很想问怎么搞的。一大早罗拓就出现在自己的病房里,那时侯就想问了;现在他又在这里大吵大闹的,虽然知道也是关心自己的一种表现,但是廖风下意识地对那张会出声的嘴巴感到恐惧。

“吵到你休息了?我真是的!对不起真是很抱歉!”
看着在自己面前一遍遍自责的罗拓,廖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关系。如果想叫医生护士的话其实按这个呼叫器就可以了。”
“我知道。”罗拓说话竟开始低声下气起来,“昨天我就见识过了。”
“前些天的事真是很抱歉!因为我当时太冲动了!”
“……没关系。我的伤也没什么大碍的。”
“如果你觉得我在这里碍眼的话我出去好了。有事叫我。”罗拓彬彬有礼地说完,不慌不忙地退出病房。


“那个家伙不会真的以为我讨厌他了吧……不过真是越来越有趣,比想象中好玩多了!”看着罗拓离开,廖风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起来,“算是一点小小的报复好了!谁叫那个家伙以前都那么过分地耍我!”

于是罗拓坐在医院的小花园里望着廖风病房的窗口,窗户是开着的,罗拓真有一点从窗户爬进去的欲望。算了,提出自己出来的也是自己,又不是被廖风逼迫的,再回去的话实在是没有面子。

罗拓在石凳上躺下,阳光依然是明媚得让人有种想去拥抱的冲动,天也是蔚蓝得让人不由得想去赞美,可是罗拓一点也没有这种心情。斜睨一眼,不知道窗户里那个人现在在干什么呢?真是讽刺,他都已经不记得自己,自己却还无法忍住不去想他。

廖风偷偷向外望了望,目光与自己想要寻找的那个身影不期而遇。廖风不由得笑了笑。好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能看到他,他却没有办法用那张利嘴在自己耳边造成什么困扰——虽然他的声音也是很悦耳没错,不否认自己喜欢。

还记得怎么相识的。认识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很小,还是孩子。
一幕幕很清晰地映在眼前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画面。


“可以和你交个朋友吗?”一次,在一个游乐场,廖风回过头,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差不多大的孩子,友好地冲自己笑着。眼神里透出神采,清秀的脸上充满了自信。
“可以。不过,”廖风也友好地笑了笑,“为什么想和我交朋友?”
“因为我喜欢你的名字。”
“你知道我的名字?”廖风有些惊讶,眼前这个孩子他并不认识。
“我不知道。”很诚实地说出事实,却神秘地吐吐舌。
“那你干吗说喜欢我的名字,好像你知道似的。”有点埋怨的语气。
“因为我想知道啊。”那个孩子却说地理所当然,“因为想知道所以喜欢,有什么问题吗?”
“说得是没错啦,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啦,总之你要和我做朋友。”不是命令的语气,却让人无法不服从,“我叫罗拓,你呢?”
“廖风。”
现在想起来,果然是从那时侯开始就一直被罗拓牵着鼻子走了呢。
“好好玩的名字,我记住了。”
“有什么好玩的。”不满地嘟囔着。
“这你也介意,不是吧?你是我的好朋友吧,我的朋友可没有这么小气的!”
“谁说我介意了!”
“那就是说咱们是好朋友了啊!真好,我真是喜欢你爽朗的性格!”


想着想着,廖风的笑意泛上唇边,嘴角向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小风,在高兴什么?”
不经意间突然一个带温度的不明物体接近,竟然还开口说话了。廖风大吃一惊,转脸一看,“廖……廖川哥,你怎么来了?”
“来看我受伤的弟弟,有什么不对吗?”依然是一脸如沐春风的微笑。
“当然没有什么不对,谢谢。”廖风终于掩饰住受惊后紧张的心情,离开窗边,“今天天气真不错呢,外面的风景也真好啊。”
“是啊,风景真不错。”廖川一眼就看到了正在不远处仰面朝天躺着的罗拓,目光在刚到手的医生的诊断书扫视着,一个完美的笑容就清晰地映在了医院的窗玻璃上。行啊,小风,你把我们骗得好惨。不过,这个弟弟终于反击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被罗拓耍得团团转还只懂得一脸茫然地听罗拓话的可怜虫了呢。

这样的话,算是一种进步吧?
人啊,果然是需要不断进步才能更成熟的呢。


5.
“拓,谢谢你来看我。”廖风笑着说着,整理了一下本来横躺着占据了整个沙发的身体,“坐啊,客气什么。”
“哦。”罗拓倒是有些拘谨,坐下了也不知说些什么。廖风望着他欲说还休的神情和拘束的样子,不禁暗笑。要是以前,每次罗拓来廖川和廖风兄弟俩的住所玩总得闹到天翻地覆才罢休,因为廖川总是以一个哥哥的身份宠着小风和小拓,而在别人面前一副冷傲聪明形象的廖风碰到罗拓确实是束手无策。

“拓,别那么拘束啊,就像在自己家一样就好嘛。”廖风显然也有点不习惯这样的罗拓了。
“哈哈,你们两个果然是有缘,感情培养还真是快嘛,”不知什么时候突然钻了出来的廖川递给小风和小拓一人一杯咖啡,“小风你不是忘记了小拓了么?这么快就又把他当好朋友看了啊。”

廖风看了看对着自己微笑得不知所以的哥哥,心底有点发毛。“我只是叫他别太拘谨了而已!招呼客人不对吗?前几天我住院时拓还照顾着我,今天又来看我,当然要好好谢谢他了!”

“原来是这样。”廖川依然笑着摆摆手,“我还以为你对他突然这样不习惯呢。”
“廖川哥你什么意思?你今天好奇怪,怎么说话没头没脑的?”廖风显然有点急了,皱了皱眉头。
“你这么觉得吗?”廖川说着向罗拓走了过去,“对了,今天我要宣布一件事,你们两个听好。”
罗拓刚才听兄弟俩对话就觉得晕晕忽忽的了,这才茫然地把目光投到廖川身上,少见的一脸迷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廖风也不解地望着廖川。
“我决定把我最心爱的弟弟小风交托给小拓了,我知道小拓是深爱着小风的,从今以后你们要更好地相处啊。”廖川说着,向听呆了的罗拓挤了挤眼。
“没问题。”罗拓像是突然开窍了似的连连打着包票,虽然到现在他还是迷迷糊糊,但是既然廖川要演戏,就陪着他演下去好了,天塌下去有廖川撑着。
“你们——”廖风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大声嚷着,“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这么随便就决定我的终身大事啊!哥你今天吃错药了!”转过身去决定不再理胡闹的两人。
“谁在胡闹啊?人家小拓不是已经向你告白过了吗?你不是也因为兴奋过度从楼梯摔下来了么?”廖川的语气里似乎有一点责备似的,亦真亦假。不过转过身的廖风却错过了哥哥脸上难得的孩子气的调皮。

“谁因为兴奋过度摔下来了!我只是不小心!哪有人因为听到告白把自己弄伤的?你的脑子短路了么,哥!”廖风仿佛狡辩似的腔调让廖川想笑,但似乎廖风还没说完,“还有啊,那个也算告白?还要说得更清楚才行!拓你不是一向很会说吗?”

廖风转过脸想继续对罗拓质问着,却看到对方的一张英俊的脸上的表情,由呆滞到吃惊再到一种夹杂着不可置信的略带愤怒的惊醒。
“……天!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骗我!风你这小子太可恨了!看我怎么收拾你!”罗拓冷冷地笑着,目光直直地盯着廖风帅气的脸。
倒吸了一口凉气,咽了口吐沫,廖风对着罗拓没有一点温度的目光,感到这样下去一定会死得很惨。装傻地笑了一声,拔腿便跑。
还没移动一步就被抓了回来。“风啊,忘了么,我可从小在学校校队训练短跑的呢。”
“哥哥,救命啊。”廖风两手被束缚着无法挣脱,只好可怜巴巴地向廖川求救,“今天都是你害的!你要补偿我,不能见死不救啊!”
“呵呵,你们两个人的事自己处理吧,我回书房看书去了。”廖川说着笑着真的离开了,“小拓,你会好好对待我弟弟的,对吧?”
“当然,廖川哥!”罗拓对着廖川笑得一脸灿烂。


等到廖川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最里一扇门内,罗拓收回视线,重新盯着身旁的廖风。这回,没有一点玩笑的神情,只是那份认真,还是让廖风觉得有点不安。


片刻沉默之后。
“风,可以抱着你吗?”眼神突然变得好温柔。
“可以。”廖风显然被突如其来的莫名其妙的问题弄的有点措手不及,按脑子中的第一感觉回答后马上就反悔了,算了,就算自己不答应也没办法吧。“但是,为什么……”

【阴谋 by 穆昔】(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阴谋 by 穆昔】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