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

时间: 2017-07-29 20:08:31

【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

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

【简介】:【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受了紫轩姐姐《月华》一文的鼓动,手痒难奈,开新坑~~~这次偶要挑战紫轩姐姐的速度!汗……那个……上一句是偶开玩笑的……逃ING…… 第一章 我不要爱,我不要爱,可是我离不开 你不会爱,你不会爱,你只爱接受爱 我想离开,我想离开,可是我还期待 你不会爱,你不会爱......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综影视]寒江雪 by 午后半夏【第一部完结】》----《[综影视]寒江雪》作者:午后半夏【第一部完结】 文案 因为某夏就是个文案渣,所以在此不设立文案。 这是个属性蛇精病以及渣的妹纸,不停的穿越故事。 看文须知: 1.女主是绝壁是个成长中的轻度的蛇精病患者。 2.不喜的亲可以直接点X,某夏玻璃心,不接受任何拍砖。。。。。 《[足球]中场大师 by 潜水小妖【第一部完结】》----《(足球同人)[足球]中场大师》作者:潜水小妖【第一部完结】 文案 在欧洲足坛,有这样一句话:只要你把球交给切纳-穆里斯,他就能撬动整个地球。 博斯克:他是最伟大的中场! 瓜迪奥拉:任何一支球队都以拥有他为荣。 穆里尼奥:他看起来像个天使,其实是个名副其实。。。。 。


受了紫轩姐姐《月华》一文的鼓动,手痒难奈,开新坑~~~这次偶要挑战紫轩姐姐的速度!汗……那个……上一句是偶开玩笑的……逃ING……
第一章
我不要爱,我不要爱,可是我离不开
你不会爱,你不会爱,你只爱接受爱
我想离开,我想离开,可是我还期待
你不会爱,你不会爱,你害怕接受爱
……
*** ***
[眼花缭乱的舞会,挑选着唯一的舞伴,灿烂的他们却不约而同走向我的世界。]
星傲轩翻着自己十六岁时写的日记,纸张已经脆薄泛黄,上面记载着的,仿佛不曾经是属于他的情感。
*** ***
当浩天界处于一片混沌,圣神用他的手指一点,迷雾顿开,露出鲜明而美好的世界。
圣神微笑着祝福着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降下奇迹于在这片土地上繁荫的每个国家,它们是:守梦一族的涪瑛,占星一族的蝶舞和司神一族的光凌。他们是圣神的子民,所以圣神爱护他们,把他们保护在他宽大温暖的羽翼下,所以,在浩天界的天空中,出现了保护浩天界的漂浮的带状大陆‘浩宇’。
住在浩宇这片大陆上的,是圣神最亲密的四大圣灵部族:火凤、青凤、雪凤、紫凤,代表着最权威的火系、风系、水系和地系法术,他们是上古神裔凤族残存的四大混血旁支,而真正的纯正凤族,据说,只有圣神一个人才是。四大部族守护着浩天界大陆,保护他们不受魔族和鬼族的骚扰。
圣神每三百年出现一次,每当他出现的时候,天空被圣光映得火红,千万只凤凰做他的使者,他一身雪白的羽衣,紫艳的长发在风中翻飞,青碧的眸子无比温柔却傲然的注视着他脚下的大地。
然而这一年,圣神没有出现,浩天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人们等待着四凤族带来的神喻,而魔族和鬼族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 ***
占星一族·蝶舞
今天是占星族唯一的王子星傲轩的成人礼之日,首都‘飞草’笼罩在一片喜庆之中。皇宫中侍从们忙忙碌碌,老国王和王后正兴致勃勃的商量着唯一的心肝宝贝儿子的大日子。
“可恶~~~~!你们都在做无聊的事!居然没有人陪我玩!!!!”
十六岁的星傲轩在花园里捶胸顿足,发出今天第一百二十三次呐喊。过分啊,这群奴才都不想要工资了是不是,居然对他这个准国王的话爱理不理!
“太子殿下……是这样的,今天是您成人礼的大日子……”贴身小侍星水战战兢兢的回答道,虽然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堵枪眼的义务。
“恩?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参加这个成人礼就永远不是大人喽?”星傲轩怪异地瞪着星水,他整齐华贵的装束和初具雏形的俊美外貌与他的性格实在大相径庭。
“不是、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星水赶紧为自己开脱。
“恩,不愧是我的小侍,你还是满明理的。那你说说,他们干嘛要这么大张旗鼓的给我举行这个什么见鬼的成人礼?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
“是,的确是。”星水把心一横:对不起了老国王、王后陛下。
星傲轩见他惶惶的可怜模样,神色一暗,低落道:“水儿,你说……我是不是个很讨厌很无聊很怪胎很废物的人呢?”
星水有一刻真想感激流涕的拉着他的袖子说王子殿下您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可是这欲望还是被求生的本能压制下去。想也知道他要是说了真话会不会被这个神经病王子殿下大卸八块,“怎么会呢……王子殿下的武功是我们族内第一……”
“你是说我只会用武力解决问题对不对?直说嘛,害我浪费我的大脑。”
星水再不敢说什么,敢情王子殿下心情还挺好,居然没有发怒。
星傲轩觉得无聊,他本就是率性而为的个性,最讨厌繁文缛节,也不在乎浮名,对这个所谓的成人礼简直深恶痛绝,设想了数十套破坏方案和丢人现眼的办法。可是他突然觉得实在太无聊了,连站起来走动走动都乏力。
“水儿,你知道我的理想是什么吗?”长舒了一口气,他终于下定决心,也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人,虽然他知道这一定会招人侧目,甚至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他已经决定下来的事情就不会更改!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恩?王子殿下的理想?”那是什么变态理想?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我要娶圣神做妻子——”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阴风大作,一片青云遮起了太阳。星水吓的后退几步,暗想:不会是王子殿下亵渎圣神遭报应了吧?看向星傲轩,他也是脸色发白,看来这家伙并不是完全不在乎的——他似乎知道自己做的是件怎样另类的事,却不知悔改。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厚重的青云压得天快要掉下来了,初夏油嫩的花草被寒冷而强凛的阴风摧残的郎当破碎,异常的天相却好象只在花园上空出现,星傲轩注意到,花园外的天空仍是晴朗明媚,阳光灿烂。
“没胆的小子!再敢口吐狂言侮辱圣神休怪我四凤族不客气!”
青云翻滚处,骤现一个人形的影像。那是个有着墨绿长发、穿着青衣的男子,面容冷俊,他满身坠着华贵的巨大首饰,这些却比不上他的眼睛那样充满风情。微吊的凤眼,眼睑上不知是勾画的还是自然生长着两抹青晕,像一双飞扬妖娆的尾巴。
星傲轩见出现的是个人不是个怪物,心里安定了些,恢复了泰然自若的神色。自从老国王带他去参拜圣神的雕像后,他就暗恋上那美得不可方物的圣神,日思夜想,连做梦都是和圣神约会(当然,以他的‘白痴’也只能想到亲一个、抱一下这种程度,不然圣神他老公非举着大砍刀把他劈成八十八块才怪)。自从暗恋上圣神,他的风流细胞也开始迅速繁殖,仿佛过去的十六年那些细胞都在寒武纪冷藏着。
这个漂浮在空中的男子虽然嘴巴坏了些,但长相实在叫甜美!星傲轩看得赏心悦目,嘴也管不住的喃喃道:“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实在是很美……”要是年龄再小一点,他就铁定去追他!当然,这句话不甚中听,所以自动消音。
男子闻言面一红,羞恼的道:“死小子!看招!”说罢,长袖一甩,“疾风如箭——”直袭星傲轩面门。箭法并不复杂,走势却极快,待星傲轩看清楚箭的走向已经来不及,连滚带爬的躲闪开,他灰头土脸的模样逗得男子忍俊不禁。
“你这小子,倒还满有趣的。”他止住笑,正色道:“听着,你既然仰慕圣神,就要为圣神做点事。”他突然严肃的注视着星傲轩,指着他腰间的佩剑,“用你的佩剑把这颗蛋劈开!”
“蛋?”星傲轩不解,男子身无长物,难道他要下蛋不成?
抬头的工夫,忽见天上有个庞大的泛着青光的东西缓缓降落下来,这个看上去很温柔的蛋在快要接近地面时突然失去光芒,猛的砸在汉白玉地面上,只听哄地一声,地面被砸出一个大坑。
为地面默哀三分钟……星傲轩望着这只笨重的几乎与他体积等同的蛋,忽然发自内心的想要猛砍它几百下。于是他拔出佩剑,恶狠狠的瞪着蛋走上去。
天空的男子注意到星傲轩的佩剑,忽然一楞,神色复杂的望这那把剑良久,才自言自语着,消隐了踪迹。那片青云也随即消失,阳光的温暖再度洒向大地。
星傲轩乒乒乓乓地拿剑在巨蛋上砍了数十下,震得他虎口酸麻,蛋却没有丝毫破裂的痕迹,抬头望天时,那个诡异的老美人已经不见了,他不禁懊恼起来,冷冰冰瞪着巨蛋,用他自认为最吓人的语气道:“喂!蛋里的,我最后砍一下,要是再不开就算你倒霉,活该被憋死在蛋壳里做鬼当缩头乌龟,要是能开呢就算你好运,不过要是被砍到可不关我的事哦!”
蛋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似的一怔,蛋壳颤抖得像筛子,发出嗡嗡的声音,想要滚得离星傲轩远些,却又力量弱小,始终无法脱离坑凹的桎梏。
星傲轩哈哈大笑,这颗蛋可爱得太合他胃口了,“怎么?你不想出来啊?那你想象一下,憋死在自己的蛋壳里,这种死法多丢人啊,比乌龟死在龟甲里还丢人哟~”
此言一出,巨蛋马上嘣噔一下子僵直,纹丝不动,认命似的等待星傲轩宰割。
星傲轩忍笑忍得快要挂掉了,他怀疑自己能否握得住剑柄。
很多年后,也有一个可爱的大孩子,别扭得让人又爱又恨,在那个命运的夜晚,僵直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星傲轩的宰割。
然而在这个时候,星傲轩还不知道这颗蛋里面藏着他今生重要的人。

第二章
“我要砍了哦!”星傲轩高高举起剑,使出十成十的力量猛砍向蛋壳。
乒地一声,剑刃卡进蛋壳里,蛋壳上裂开一条小缝。星傲轩急忙道:“笨!快使劲挤,我从外面砍,咱们一起用力!”裂缝处渐渐泄露出淡青色的颤抖的光芒,像水流一样缓慢溢出,星傲轩知道它在拼力,更是奋力握着剑向下砍扩大裂纹。
终于,咔嚓一声,蛋壳应声而碎,强烈刺眼的光芒迸发出来,星傲轩忙用左手捂住眼睛。当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已出现了一个小孩子。
那个孩子大约七八岁大的模样,坐在碎蛋壳上,雪白的皮肤湿漉漉的,像豆腐一样肥嫩,他的两只肥肥的小脚丫搭在蛋壳边沿,身体被柔顺如胎毛的淡青色长发遮盖着。星傲轩注视他时,他稚嫩的小脸上便出现惊恐不安的神情,两只杏核似的墨绿眸子瞪得好似牛眼,桃红色丰满圆润的小嘴半张着,丝丝倒吸凉气,身体想动却有不敢动,手臂无所适从不知该搁在哪里。
星傲轩很快发现,自己右手还拿着剑比在孩子纤细的脖颈上,锋利的剑刃在幼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殷红的伤痕。他连忙把剑扔到一边,掏出手绢想为孩子擦去那骇人的血迹,孩子先是微微向后一躲,发现他没有恶意,才勉强僵硬着由他将雪白的带有刺绣的丝帕叠好系在他脖子上。孩子在蛋壳光滑的内部看到自己的影子,虽然未着寸缕,满身粘液,那手帕却漂亮的像一朵花扎在他的颈上,他想笑又不敢笑,苦着一张脸。
星傲轩被他的表情逗乐了,做了一个自认为最平和温柔的表情说道:“别害怕,大哥哥不是坏人。”这个说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才刚就在变相恐吓这可怜的孩子。这孩子的美貌却是他没有想到的,‘再过十年准是大美人一个’,可惜星傲轩对未来的美人暂无兴趣,所以不会对他产生任何邪念。
也许是星傲轩的坏人形象太成功太深入人心,小孩仔细盯着他‘真诚’的笑脸核对半晌,才将信将疑的道,“大哥哥是好人……能帮岫岫梳一梳吗?”声音是惶惶的,却有一点隐约的期望和信任味道。
“梳?梳什么?”星傲轩很是不解,他没有在意这个自称岫岫的小孩是青凤族。
“……梳岫岫的……翅膀……还有身体……”岫岫说罢,低下头,战战兢兢的展开他幼小的、湿漉漉的翅膀,面颊上惹着一抹红晕。
星傲轩忽然有点明白了,凤族人刚从蛋中出来无法适应空气的压力,需要同族人用喙为它梳理羽毛并轻轻的拍打肌肤以改善他的体质。
“岫岫啊,大哥哥又没长喙,怎么帮你梳?”
“……黄金的……梳子……”岫岫羞赧的吞吞吐吐报出几个字。
“恩,这好办。”多亏是在皇宫里,别说是黄金的梳子,就是黄金的床星傲轩也能想办法弄来,“水儿,快把我的梳子拿来!”星水早就在一旁看傻了,听到主人的吩咐,呆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匆匆小跑回去。
不多时,星水气喘吁吁的取回梳子交给星傲轩。星傲轩仔细用绢丝拭净梳子上的浮尘,认真的道:“我会很轻很轻的梳,如果疼的话一定叫出来,不要强忍。”
岫岫乖乖的点了点头。
星傲轩小心地捧起他的一只尚未发育成熟的幼小翅膀,用梳子缓慢、轻柔的梳开纠结的毛发,细心的用柔软干燥的绢丝擦拭梳顺的部分,他做的很认真,岫岫望着他专着的模样,即便有时被他弄痛了也不想说,干燥的羽毛上升起一股温暖的感觉,他一下子感觉到力量在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那种充实令他忘却了偶尔的疼痛。
他又用梳子背轻轻拍打岫岫嫩白的身体,从脸蛋,到手臂、胸膛、腰腹、双腿,新生的肌肤极具弹性,光滑柔软,但由于岫岫只是个小孩子,无法勾引出他任何遐想。
酥麻的舒畅感远胜粘湿的触感,岫岫舒服得哼哼唧唧,他黄莺般的嗓音听起来格外诱惑。星傲轩却没有注意到这时的岫岫多么诱人,只是一心一意的为他梳理着身体。
“大哥哥……头发扎到岫岫了……”
岫岫用手指着他半面的长发,星傲轩注意到他的左翼上由于力度不慎重被梳子刮出几个血口,而岫岫左面的头发恰好垂在伤口上。
“那哥哥帮岫岫打扮打扮好不好?水儿,你去拿些打扮用的东西来。”星傲轩的心里流动着暖洋洋的感觉,岫岫的纯真和可爱都让他从心底的怜惜。星水却再次犯难。……打扮的东西?天哪,这简直是大海捞针……
不多时,星水支使着侍从们拎来几大口箱子,里面有各色的珍宝首饰、五彩羽衣。星傲轩白了他一眼,用的着搬这么多来吗?况且岫岫是小孩你怎么拿了这些大人衣服来?
在几大口箱子中拾掇片刻,他找出一块丝绸的银丝头巾和一些小巧精致的首饰。
把柔软滑腻的淡青色长发分成两边,右边编成一只麻花辫,左边在脑侧盘成一个髻子,他把一枚精巧的三叶绿宝石耳饰别在岫岫的耳朵上压住细碎的鬓角刘海,然后将丝绸头巾裹在岫岫的身体上,用一根缎带扎好。
一个装饰一新的小天使就这样在星傲轩的毛手毛脚下诞生,他还来不及欣赏自己的杰作,忽然阴风又起,那个诡秘的男子重新出现在半空中,他狂妄的朝星傲轩笑了笑,“很好,你虽然不够稳重,心地倒不坏。”说罢,手臂一抬,发出几道旋风,将岫岫卷上天去。
“岫岫!”
“大哥哥——”
星傲轩扑过去,却晚了一步,只差一点点却与岫岫挥舞的手臂错过。
岫岫的眼眸里流淌出晶莹的泪,星傲轩的心在丝丝的抽痛。只是片刻的相遇,他没有想过自己对岫岫有着什么样的感情,初见时的惊艳,也只是惊艳。他喜欢美丽的东西,但这不代表任何美丽他都想据为己有。
男子将岫岫抱在怀里,脸上乍现慈父式的温柔表情。星傲轩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的爱惜岫岫,所以他不为岫岫的安全担心。可是,对这样可爱的孩子,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乖哦,岫岫,爸爸最爱你了,快睡吧。”他的散发着淡青色光芒的手心轻轻贴上岫岫的额头,岫岫泪痕未干,沉沉的睡了过去。
“小子,”他又将视线转到星傲轩这边,眼神里全无温情,“你乖乖的回答我三个问题。”
星傲轩被他的威仪的目光一慑,强作镇定道:“什么乖不乖的,你问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星傲轩,是占星一族的皇太子。”
男子若有所思,片刻又问道:“你的佩剑是谁给你的?”
星傲轩心道:你管我的剑什么来头?口上却勉强礼敬地道:“它是我们星族的神器之一,当然是我父王给我的,至于是谁给我父王的,那就不知道了。”
“好。你喜不喜欢我儿子?”
星傲轩怔了一下,这个问题可不像先前的那样好回答。
“……我很喜欢岫岫。”
男子赞赏的点了点头,目光温和了许多,“记住你的话吧。”
星傲轩却觉得有些难过,他最喜欢的,还是那个虚幻的圣神啊。他对岫岫的喜欢,只是哥哥对弟弟那样的亲情而已。
*** ***
是夜,星傲轩决定去参加那个被他鄙夷了很久的成人礼。
当他走进宴会大殿,老国王和王后异常的慈眉善目的对他嘘寒问暖,那些平素最爱说他坏话的大臣也眉眼堆笑地看得他很不舒服。
他奔出大殿,夜空中刹时炸开无数斑斓的烟火,那个抱走岫岫的诡秘男子雍容华贵的浮在虚空之上,傲视万物,老国王和王后、大臣对他虔诚恭敬的跪拜,星傲轩楞楞的望着他,心里无味杂陈。
“圣神邀星族皇太子游赏浩宇大陆,圣神祝福星族!”
礼花燃放的更绚烂,父母的笑容也更灿烂。
星傲轩觉得自己突然一夜之间长大了,从幼稚到成熟,难道只要一天?

第三章

远远的,漂浮着的版块缓慢移动,流水汇成瀑布飞流而下,激起水气腾腾。浩宇被一片片的绿树包裹着,淡蓝色的天空看上去更加高远,唯一与浩天大陆不同的,是那一块一块的稠密如棉花糖的彩云。
四凤彩车缓缓降落在浩宇大陆的陆地上,星傲轩跳下车,拍了拍几只拉车的凤凰的膀子,用着老伙计的口气道:“辛苦啦~下回到我家我请你们吃虫子。”他拿凤凰当鸡。
凤凰听的懂人话,所以他们四个很不客气的赏了八只大白眼。
星傲轩被瞪的心有戚戚然,讪讪赔笑道:“好啦好啦,我请你们喝酒吃菜好不好?”
四只凤凰整齐一致地转过身去,拿屁股对着他。
这就叫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
“哈哈~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一个男子笑着走近星傲轩,他年龄看上去比星傲轩大一些,同样的衣着华贵,举止也比星傲轩更加温文有礼,一头梳理得整整齐齐的褐发泛着柔和的光泽,和他的笑容一样让人徒生好感。
“你好,我叫凤英蔚,来自司神族。”
男子友好的伸出一只手。
“啊,你好!我叫星傲轩,来自占星族。”
星傲轩有些不好意思,刚刚完成成人礼的他相当缺乏与他人的交际经验,只好依样画葫芦,先是套用对方的口气自我介绍,然后与他握了手,动作显得有些笨拙。
“你是第二个到达浩宇的人哦,这么说我们也许很有缘分。”
“咦?啊,那谁是第一个到达的人呢?”
凤英蔚的笑容有点勉强。星傲轩也僵着笑,这简直是笨蛋问题,他是第二个人,那第一个人除了眼前这位仁兄还会有谁呢?

【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彩凤君天 (第一部完+翻外) 尘音】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