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情、寻 by 月尘

时间: 2017-07-29 22:12:27

【猜、情、寻 by 月尘】

猜、情、寻 by 月尘

【简介】:【猜、情、寻 by 月尘】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作者专栏:myfreshnet/GB/literature/li_homo/100044706/index.asp 猜、情、寻 Written by 月尘 第一话 题记: 有些人,是注定要跟你纠缠一生的! ****************************** 初吻?嗯?我的初吻应该是在幼稚园时被同桌的男生夺去吧!那是一个我连名字和面目都已......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818我的那些奇葩网友 by 申屠此非》----《818我的那些奇葩网友》作者:申屠此非 有一天陆离要跟网络里的基友们面基,然后 #我的基友全都脑子不正常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说好的正常普通无趣的世界,在面基的那一天开始,全都发生了改变 面基需谨慎,说不定哪一天,你就发现基友改变or毁灭了世界 PS:。。。。 《可曾记得爱 by 挖坑不填》----《可曾记得爱》 作者:挖坑不填 新学期,新气象 开学 春假结束后,千山浅草眼神迷茫的寻找着自己重新分入的班级。 昨日和家里比自己年长六岁的哥哥,一起联机玩了新买的PS2,直到十一点多才被晚上起来倒水喝的妈妈给赶到各自的床上去睡觉。如今春困加上昨晚没睡好,导。。。。 。


作者专栏:myfreshnet/GB/literature/li_homo/100044706/index.asp


猜、情、寻
Written by 月尘

第一话

题记:
有些人,是注定要跟你纠缠一生的!

******************************

初吻?嗯?我的初吻应该是在幼稚园时被同桌的男生夺去吧!那是一个我连名字和面目都已忘掉的人,但我

清楚记得,他趁我午睡时偷吻了我一下,虽然只是在脸颊;当时我立即坐起来,用我自认为不可一世又嚣张

的眼神厉了他一眼。我隐约记得,他对着我傻笑,六岁前最深印象的,大约是这件事了。

「阿紫,上学要小心过马路,知道吗?」

是我妈,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强人。我父亲在我两岁时便跟我妈离婚。据我妈说,他跟一个年纪可当他女儿

的少女在一起,当时年纪实在太小,我对父亲的印象十分模糊。除了妈妈,我还有一个哥哥,他叫做王蓝。

我妈说她喜欢蓝色和紫色,就这样替我们改了这样的名字。我哥是一个很勤力的人,可以算是一个书呆子吧

!他比我大上十五年,我跟他是绝对有代沟的,他喜欢的事物都跟我喜欢的有很大的差别。我妈是一个很强

的女人,我们住的地方是她一人独力购入的,她还是一所中式餐厅的老板,店内大少事务,上至订货,下至

招请员工,甚或是菜式设计也是由她一人负责。由於我家离学校近,所以我从小学一年级便自己步行上学放

学。

我是一个冷漠的人,我想一半是天生,一半是後天形成的。如果那个人我看不顺眼,我是绝对不会跟他说一

句话的,就算是有,也会是我的毒舌对待。相反,如果他有令我佩服的本事,我会主动跟他结交。想来我的

性格,很大程度上,也和我妈有关。因为她一向想要有个女儿,在四十岁那年生下了我,可惜也是男孩子,

她十分失望。可能是为了补偿,小时候,我被她打扮得像个女孩子一样,好像戴着那些有假辫子的帽子,穿

裙子拍照,那些照片可以说是我人生中的污点。我发誓,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曾拍过这些照片。我的

发型,则是我另一个苦恼,因为我留着的是那些像小女孩一样的妹妹头,不知我妈那来的力量,竟然跟校长

谈好了,可以让我留着这样的头发上学,真是倒霉!不过,渐渐我也适应了。我的面貌比较清秀,照我妈说

,那是遗传自她的优良血统。因为以上种种,自小我便常常被人骚扰,好像我的幼稚园同学,我妈餐厅里的

客人,所以也间接造成了我那种冷漠而且自我中心的性格。

******************************

「好了,各位同学,既然大家都是新生,那先由老师替你们选班长吧!嗯!王紫同学吧!你在幼稚园也当过

班长,应该没问题吧!」

那个姓李的老师就这样选了我当班长,完全是她自己决定的,哪有我反对的权利?我们学校也有一个奇怪的

特性,那就是男生女生也是穿同一款校服,统一是衬衫加长裤,冬季夏季也是,只差多了一件外套。自从上

学的第一天开始,便一直有人问我是不是女生,没法啊!谁叫我的外表容易令人误会。

就这样,一直过了几年,大家终於都承认我是男生,一个叫做王紫的男生,而且已经连续当了五年班长。但

有一个人,他始终还是怀疑的。

「阿紫,你真的是男生吗?我妈说你长得很像女孩子,我都觉得你是女生。因为,你上洗手间一定到格内的

!嘻嘻!」

说话的是马日明,那个我上小学第一天便碰上的人。他是我第一个好朋友。这个人,虽然有时候有点脱线,

但他有他厉害的地方,好像他会看那些我完全不会看的懂的中西文学小说,甚麽红楼梦、双城记,或是那些

古代诗人的诗集。他的语文成绩一向很好,齐耳的短直发,面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常常也显出一副无害的

笑容。於我来说,的确是有点白痴的感觉,但他一点也不笨,反而十分早熟,每当有女生送礼物给我,他便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一定抓着我每事问:

「阿紫,你说,你喜欢她们哪一个?」
马日明的双手抓着我的肩膀,用一种很紧张的神情望向我。才小六便已经想到爱情了,那是我从来没思考过

的课题。

「白痴,甚麽喜欢?是她们自己送给我的,你喜欢才是吧!随便拿去吧!反正回家我也会扔掉!」
因为跟他熟,所以我时时骂他白痴他也不会生气。我白了他一眼,还有半年便要考升中试了,他理这些无聊

的事情来干吗?

「真的吗?嗯!阿紫,你跟陈宏很熟吗?我看见你们时时在一起......」
他还是抓着我不放,而且好像更用力了。看不出那比我还瘦小的身体原来有这麽大的力量。

「天啊!你先放开我吧!小宏他是副班长,我和他时时一起工作,有问题吗?」

没错,今年已经是我第六年做班长了,不知是幸还是不幸。他说的陈宏是副班长,可以说是我的助手吧!今

年才从二班调来我们一班的男生,他是一个运动健将,尤其是田径运动,也有和我一起参加学校的合唱团,

算是我另一个较投缘的朋友。

「好!这个送你的,又大一岁了,阿紫,明天的考试加油啊!」

对於我们这些一月份出生的人,每年生日的日子也是考试的时间,真的十分讨厌!

「谢谢!嗯!马日明,你的数学没问题吗?不懂的话快问啊!第三天便考数学了!」

这个人,语文是强项,但数学一向是他的死穴。

「放心,你平日都教我很多了,早点回家温习吧!再见!」

突然,他拉起我的手袖,用他尖尖的指甲在我的手臂上留下三条红痕,之後转身便跑。

「白痴,你又发甚麽神经了!」

就是在校门前,我也忍不住要骂他。自从去年开始,他每每会有这种怪异的表现,如果他不是我好朋友,我

早教训他了!

******************************

回到家,哥哥惯性的躲在房内念书,老妈则还未回来。洗澡後,返回自己的房间,拆开马日明送我的礼物。

原来是一个相架,内里的照片是上个月学校游行在海滩上拍的大合照,马日明和陈宏站在我的左右,奇怪的

是,两个人的眼神似乎也有点不友善。相片的背後,有马日明写的诗,他从去年开始便喜欢写诗,有时也会

送我一、两首,可惜我不懂欣赏那些东西,但我可以肯定,总会有人懂得欣赏的。

******************************

後记---另一个坑,慎入!今次又用回第一人称写了,请多多支持!

第二话

期考很快便完了。我、小宏和马日明的成绩也十分好,都是全级前十名,此时,老师要我们填写选校志愿表

「阿紫!想好了要报哪间中学吗?」

是小宏,他的运动成绩这麽好,应该报考T中吧!那中学对运动成绩好的学生特别照顾。

「嗯!应该是W中吧!离家近,又可寄宿,选科又自由,还可直升高中,最重要的是没有女生,想起她们时时

要跟我拍照,送我一大堆无聊的礼物,还有问功课便烦!你又想报哪间中学?」

「不告诉你,到有结果你便知!」

啧!装甚麽神秘!陈宏和马日明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两个人也是那种很会收藏自己情绪的人。时时也装

得神神秘秘,让人猜不到他们在想甚麽。好像选中学这件事,他们一直也不肯告诉我选甚麽学校,直到放榜

那天,老师要我把派位成绩贴出来,我才知道,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进入了第一志愿,W中,也就是说,我和他

们又继续做同学了。也好,反正在陌生的环境中,有熟悉的朋友比较安心。

暑假的时候,哥哥和他交往了三年的女朋友结婚。以哥哥书呆子内向的性格,也能够讨到老婆,老妈真是谢

天谢地。不过,我这位嫂子性格十分霸道,看来我哥在未来的日子一定会十分辛苦,我妈会否和这位媳妇争

吵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决定离开这个是非圈,搬到学校的宿舍居住。那一年,我十二岁,哥哥二十七岁。

**************************************************

W中的设备实在不错!课室全有空调,运动设施充足,田径场、足球场、五个室内体育馆,分别给篮球部,排

球部和其他校队使用,再来还有健身室、图书馆;有小手术室的医疗中心,让生病的寄宿生可以不用外出治

病。

我们的宿舍是三个人一个房间的。房内有一个浴室,是公用的,设计十分完善,走进洗手间,先有一个马桶

和洗面盆,还有洗衣机,再向前行有一个磨砂玻璃小门,内里才是洗澡的地方,虽然没有浴缸,但已算是寄

宿学校中最顶级的设备。这样同时有两个人想要用洗手间也不成问题。

在升上中学前的两个星期,发生了一件怪事。那天我在老妈的餐厅帮忙,晚市过後,老妈着我先回家,她留

下继续工作,於是我便自己一个人乘公车回家。下车後,我沿着惯常使用的小路回家,怎料在暗巷中突然有

一个男人向我扑过来,之後更在我面前打开了大衣,还对着我傻笑;在昏暗的灯光下,我发现他原来是一个

内里甚麽也没穿的变态,难怪在炎炎夏日还穿大衣,当下吓得我立即大叫狂奔。回到家,哥哥和嫂子看到我

脸色苍白,还以为我被人打劫,这样丢脸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告诉他们,我支吾以对,再躲进房间。因此,

上中学後,我第一个加入的课外活动,便是跆拳道,至於为甚麽不加入柔道部,大约是因为我的体形较瘦小

,与其在遇到危险时将对方压倒,还不如出脚踼他来得较有效!而且我这个人是有点洁癖,要我将不个不认

识的人压倒来自保,我自问没法做出。

「快起床了!马日明!小宏!」

每天也是这样,升上W中已有两个月了,他们贪睡的情况似乎还未改善,本来我不是和他们住同一房间的,後

来不知怎地,他们跟其他人调换了房间,舍监也没理会,於是便演变成我们三人同住一室的情况。基本上,

每天最迟睡,最早起的是我,这是我的习惯,我一向睡的小却睡的很沉。我妈说,我是那种在睡梦中被人搬

走也不会醒过来的人,可知我睡的有多沉。

「小宏!快起来!马日明!快起来!」

两个爱跟周公谈恋爱的人还不舍得起床,没办法,唯有这样吧!

「白痴!快起来!」

我走到马日明床前,一把将他的被单拉起,再骚他脚底,马日明即时笑醒。跟着走过去拉起小宏的被单,这

个可恶的陈宏,原来又在装睡,他突然整个人弹起,『哇』一声大叫,把我吓个正着,差点倒在地上,他每

星期也会这样吓我一次,可恶!

「白痴!你再是这样,明天我不叫你起来,让你迟到!哼!」

此时,在另一边的马日明已走进浴室梳洗了。陈宏有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从来不穿上衣睡觉,只穿一条短

裤,就算现在是十一月,开始秋凉了也是这样。他是我们三人中最早发育的一个,现在只是中一,已接近有

一六五的身高了,真是羡慕!

「嘻嘻!阿紫,你不会的!」

就是这个招牌的阳光笑容,使他成为我们级今个月份的『级草』,原来男子学校也有这样无聊的选举。

「小宏,你这样不穿衣服睡觉,很易着凉的!」

其实不只是这个原因,而是我看不惯别人在我面前不穿衣服的晃来晃去。因此我上洗手间也一定躲进间格内

的,体育课、社团活动时也一定是躲进间格内换衣服,即使被他们取笑我也不会改变。我就是不喜欢跟其他

人一起上洗手间,换衣服,总觉得怪怪的。

「不会啊!我惯了!不跟你说了,先去洗脸刷牙!」

这个时间,马日明大约是在洗澡吧!因为我听到浴室内花酒开动发出的声音,多得那些磨砂玻璃设计,在外

边的人是看不见内里洗澡的人;同样的,内里洗澡的人也是看不见外边的人,否则,我一定不能跟他们一起

生活。

第三话

除了参加跆拳道外,我也有继续参加合唱团,其实这不是我自愿的;音乐课时,老师跟我们试音,刚巧又选

上我了。小宏虽然开始转声,但也被选上,老师说合唱团需要一些不同音质的人,马日明依然没有被选上,

或许是他本身的音乐感太差了。有些人,基本上是不懂唱歌的。其实他的声音是蛮好听的,比较低沉,不知

他将来的声音会变成怎样?

「阿紫,你最近都好像很忙似的,都没时间陪我了!」

是马日明,他的『诗人憔悴』又发作了,是小宏说的,他说马日明情绪化,爱钻牛角尖。
「不会啊!我们每天也在一个课室上课,又住同一宿舍,时时见面啊!」

马日明这个人最近真的有点奇怪,有时我和小宏从合唱团练习後一起回来时,他总会向我们投以一种奇怪的

目光,我不懂解读那是甚麽意思。

「哼!你连我数学不懂也不知道,还算是关心我吗?」

「啊!你不说我不知道嘛!最近我们快要比赛,忙着练习,都没留意。你哪里不懂?代数吗?」

校际比赛还有一个月便要举行,每天放学後,合唱团也要练上三个小时,真的很累啊!而且我逢星期六还要

练跆拳道,之後回家过一天,星期日晚才回校,所以也时间理会马日明的学习问题了。

「......」

马日明咬着嘴唇,双眼狠狠的瞪着我。唉!又在发脾气了,跟他相识已有六年多了,怎会不懂他发脾气的样

子是如何?他是家中独子,父亲早逝,本身是富家女的母亲自是把他当作宝贝一样看待,所以也养成了马日

明这种莫名其妙的性格,就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也会令他发少爷脾气。

「算我错了好吗?今晚我睡晚一点,你有甚麽不懂尽管问好了!」

我认命的走过去,小宏因为祖母去逝回家奔丧,告了三天假,只剩下我和马日明在宿舍。

「......」

「还是不肯说吗?好好!我从头说起好了,第一课是......」

我从开学第一天学的课从头说一遍,我觉得自己对待朋友一向是不错的,尤其是那些我认定是好朋友的人。

没可能看到他说不懂也不教的,马日明只是这一科较弱,若然因为这样而引致成绩倒退,或是引致学期末不

能升班,实在是不值的。

「好了,就是这样,你不如将我这里的题目做一做,有不明的再问!」

我把自己惯用的另一本参加练习递给马日明,抬头看看他,他还是这样的瞪着我,这个白痴,到底有没有好

好听的,难道说从刚才便一直瞪到现在?

「阿紫......你是笨蛋!」

哇!马日明的『猫爪』又来了,他又使出了那一招在我的左手手背上留下三条红痕。

「白痴,你这人真没良心,我都舍弃自己的睡眠时间来替你温习,你还抓我,到底有没有人性的?我不理你

了,现在我要睡觉,你如果想自己好,便将那些习作完成,明天给我看!」

气死我了,马日明这个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真的怀疑他这麽喜欢抓人,是不是猫转生的?我没再理他,自

己一个人爬回床上睡觉。

大约是最近真的太累了,睡眠也出现失调的现象,我曾听过一些专家说,只有睡得不熟的人才会做梦,昨晚

我做了一个怪梦,梦到有一个人在亲我,不是我在幼稚园时的那种,是成年人的那种。但我却看不到他的脸

,不过那个人的动作很温柔,梦中的我觉得十分舒服,不知跟女孩子接吻的感觉是不是这样的呢。可能我也

开始长大了,变得跟其他发育时期的青少年一样对性产生好奇,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一早醒来,看到马日明还是伏在书桌上,那些习题都已经做好了,而且都没有问题,看来他还是知道自己错

了。算了,我就原谅他吧!我没那麽小器的,梳洗过後,我才唤醒他。

「马日明,起来了,今天是星期五,是今个星期最後的上课天,快起来啊!」

马日明听到『星期五』这三个字,果然很快便起来了,揉了揉眼睛,对我展露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不知是否

我的错觉,马日明的笑容似乎跟从前的有点不一样,变得有点坏坏的样子,不再是从前那样无害。

「早安阿紫!」

「你快些梳洗,我去准备早餐!」

这是宿舍的惯例,只提供午餐和晚餐,早餐要自己做,由於我是最早起床的一个,差不多每天也是由我负责

我们三个人的早餐。我们的宿舍在三楼,每层楼也有一个公用的厨房,内里有一些简单的煮食器具和雪柜,

所以,我通常会在星期天从家里拿一些材料或是在外边的超市买一些回来做那一个星期的早餐之用。

「是是,我很快的,你要等我!」

结果,马日明怎会很快,那种每天早上起来也要淋浴的习惯,想快也难,我做了两份三文治,拿过一盒牛奶

给马日明,我自己也打开一盒来喝。

「阿紫,我想喝汽水!」

「白痴!大清早便想我骂你吗?汽水对增高没有帮助,只有害处,你现在是我们三人中最矮小的,不想快些

长高吗?」

马日明比我还要矮约五厘米,看上去像小五学生多过像中一学生。

「是是......」

马日明的小脸又塌下来了,也难怪,现在是寄宿生活,自是没有他在家时想吃甚麽便吃甚麽自由了。

【猜、情、寻 by 月尘】(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猜、情、寻 by 月尘】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