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by 分桃

时间: 2017-07-30 05:15:53

【朋友 by 分桃】

朋友 by 分桃

【简介】:【朋友 by 分桃】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1 阿强 这是阿强。 这是阿修。 以後你们就是好朋友了,要互相帮助哟。 看着自说自话的父亲,修翻了一个白眼,却被正对面的强逮个正着,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不想那个被瞪的家夥只是轻轻一笑。修在暗地里骂道:白痴。 那年,6月6 日,修满五岁,强也满五岁。 强的父亲是......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综]假的富江 by 碎碗》----文案 各位读者朋友,祝你们新年快乐 有着一张富江脸的付江,试图靠才华过日子,却每次都被人以为靠脸。 但是,他敢靠这张富江脸吗?不敢,怕被人拖走。 突然,报恩?不好好报恩,就不许回家。 从此,付江迈向一条报恩大道,顺便拖着一张富江脸。不幸的是,第一次自己就。。。。 《爆发吧!小白花 by EdeKa》----文案: 自从被前男朋友绑架拐卖以后,真小白花精灵徐溪的遭遇就在一条奇怪的路上撒丫子狂奔,怎么都看着不正常。 特别是他当上法医助理后,和领导出外勤遇到脱逃的犯人,去培训遇到黑社会,这都不算什么。 现在他就是去医院都能遇上医闹被挟持,去甜品店买甜品遇到巧克。。。。 。

1 阿强
"这是阿强。"
"这是阿修。"
"以後你们就是好朋友了,要互相帮助哟。"
看着自说自话的父亲,修翻了一个白眼,却被正对面的强逮个正着,修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不想那个被瞪的家夥只是轻轻一笑。修在暗地里骂道:"白痴。"
那年,6月6 日,修满五岁,强也满五岁。

强的父亲是修父亲公司里的职员。修的父亲石田雾在商界是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吃人不吐骨头的。虽然他是个好父亲啦,但为什麽他会对那样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职员如此照顾,还和他称兄道弟呢,修却怎麽也想不明白。还有那个讨厌的小鬼,修一提到他就有气,土包子一个,还成天象个跟屁虫一样,弄得自己在朋友面前好没面子。
不过,有时他也有他的用处的。呵呵~~~~修看着撒了一地的花瓶碎片,计上心来。
"啊,是谁打碎了我的希腊花瓶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几乎要震碎家里所有的玻璃。窝在房间里的修干脆把被子捂在头上,有时他真不明白象妈妈这种脆弱又麻烦得要死的生物,爸爸那样伟大的人怎麽会对她爱得死去活来呢。哎!
"修,你给我出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还是来了。修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妈妈已经带着浑身的怒气冲了进来,挥舞着手中的罪证──花瓶的碎片,咆哮着:"是你干的好事?"修突然抬起头,一双大眼睛似乎刹时盈满泪水,"妈妈,你千万不要生气。我......"修偷瞄了门口一眼,发现父亲和强已经站在那,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修一把推开妈妈,冲向强,紧紧抱住他。"不要怪强啦,是我不好,是我要他去拿东西,结果一不小心就......"修感到强小小的身子微微抗拒着,就更用力的抱紧他,一边在强耳边说:"求你了,等一下,我请你吃冰淇淋。"修就是这样吃住了强,他知道强从来都不知道如何拒绝他。
也不知道为什麽,刚才还怒气冲天的妈妈突然安静下来,爸爸走过去,轻轻揽住妻子,说:"再买一个就是了。""可是,只有希腊才有卖......"妈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让人发腻。"那就再去一次。""恩。"修转过身去,但他听出了妈妈声音里的喜悦,他对强说:"走,吃冰淇淋去。"强点点头。
这样的事似乎天天都在发生,修闯祸,强当替罪羊,修对此毫无负罪感,甚至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因为强这只替罪羊从来没受到过任何惩罚,每当看到爸爸妈妈在强面前的尴尬表情,他就在一旁暗爽。但另一方面,爸爸的沈默,妈妈的忽视,又象一张看不见的网,让修感到窒息。修常常想,如果有一天爸爸、妈妈发现自己才是罪魁祸首,会把自己杀掉也说不定!可为什麽?强到底算什麽?自己又算什麽?
强还有一个妹妹,比他小三岁,但他们没有血缘,她是她母亲的拖油瓶。这个和强同样令人讨厌的女孩总是顶着一张比死人还要惨白的脸躲在强身後,好象别人都是坏蛋似的。可是强那个臭小子却疼这个妹妹疼得紧,他什麽都可以顺着修,惟独一涉及这个"病秧子",他就倔得象头牛,转不过弯来,他居然扬言:谁要是欺负可可,他就和谁拼命。"拜托,谁稀罕去逗一个半只脚在棺材里的人。"嘿,就为了这句话,修吃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拳,知道了鼻子也可以流血。他居然敢打我!他是哪棵葱哪棵蒜啊!
委屈的修向妈妈哭诉着,妈妈拍拍修,说了几句不关痛痒的话就给修刚出生的小弟弟喂奶去了。当修转过头去想找爸爸的时候,不知情的爸爸正在帮强组装刚买来的新玩具,看着爸爸脸上的笑容,修突然觉得那样陌生。於是修默默走出了家。
"什麽?阿强,修不在你家里?"石田雾发现儿子失踪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他!"电话那头强已经是啜然欲泣。
"不是你的错,哎!你能不能帮伯伯去找找?修喜欢去的地方,你应该比较熟悉。"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好的!我马上去。"
放下电话,妻子的怒气终於爆发了,"都怪你,傅强算什麽东西?你怎麽能这样忽视自己的儿子!"
石田雾操起外套,看了妻子一眼,走出门去。
修并不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相反他是个现实得不能再现实的人物。所谓的离家出走也不过是他对家里的一种示威罢了,谁叫你们忽视我!就让你们的良心受点折磨吧!
此次出行,除了十万块,他是什麽也没带啦。一想到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这笔钱,修就乐得合不拢嘴,对,先去弹子房玩个够本,再去成人电影院过过瘾,我还要天天吃海鲜!修的妈妈是个美容专家,为了保护儿子那承传自她的光滑皮肤,她坚决禁止儿子吃任何海产品,防止"豆豆"的侵害,修对此耿耿於怀。
天高皇帝远,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什麽和什麽啊!反正就是非常时期非常手段啦,十三岁的修已经完全秉承了父亲的奸诈与狡猾了。可筹划好了一切後,修却忘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安全。
神仙般的日子还没过到第二天,修就被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堵在一条黑洞洞的巷子里。修绝望的看看四周,黑糊糊的墙壁散发出阵阵恶臭,正前方抵着他的是明晃晃的匕首,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
"石先生吗?"电话那边传来的陌生而干涩的声音顿时让石田雾心头一紧。
"是!"
"你儿子在我们手上,你准备好一百万,叫一个小孩子送到中央花园的长椅上。你们的儿子就会没事了,如果你报警的话,就等着收尸吧!"
"你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我会把钱给你的!"石田雾大声喊道。
"啪!"对方倏地挂断了。
还没回过神来的石田雾只觉得一阵眩晕。
"要强去,都是因为他,阿修才会遭遇不测。"妻子的声音象藤条一样抽在石田雾的心上。
"强还是孩子。"
"对方不是指明要小孩子去吗?石田雾,你不要太过分,去送个钱而已,又不是去送死!"
"我们没有权利要强去冒这个险,他又不是我们的......"
"哦,是吗?我可一直没把他当外人,这不都是你自己说的吗?"
"明珍!"
"石伯伯?"强不知什麽时候进来了。
"阿强啊!"石田雾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石伯伯,阿修找到了吗?"不等石田雾开口,明珍说道:"阿修被绑架了。"
"什麽?"阿强小小的脸上写满惊讶。
"小强,你愿不愿意帮阿姨一个忙啊?"
"明珍。"石田雾的声音透出从未有过的无力感。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做好,阿修晚上就会回来的。"强捧着鼓鼓的大信封,一脸认真地说。
"阿强,你送了钱就赶快回来,听到没,不要让伯伯担心。"石田雾摸了摸强的头。
"知道的。"强点点头,转身走了。
抬头看到的是碧蓝的天空和一团似火的骄阳。强只觉得这明朗的天气与今天的气氛完全不搭调。远处的长椅上坐者一个瘦高个,他应该就是来拿钱的绑匪了。可,为什麽他拿了钱还不走呢?他不走,自己又怎麽跟踪他呢?
强开始焦躁起来,窝在草丛里已经半天了,他怎麽还没有半点动静!真是的......突然,强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恐,眼睛紧紧盯着前方,只见一只美丽的黑蝴蝶正栖息在强鼻子前面的野花上。强下意识往後挪着,原来强有非常严重的花粉症。"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会暴露的。"强在心中拼命祈祷着。可是,一个惊人的喷嚏还是响彻云霄。
瘦高个似乎没什麽反应,强正纳闷,突然嘴被身後一双手捂住了,"臭小子,想跟踪我,你还嫩点。"这是强有意识时听到的最後一句话。
勇敢的强,试图孤身深入虎穴;白痴的强,弄了半天盯错了哨。那个瘦高个根本不是什麽绑匪,真正的绑匪是那个在强眼里怎麽看都很慈祥的清洁工老伯,他趁瘦高个在长椅上坐下时已经拿走了信封,为防被人跟踪,他一直在暗处监视着四周的动静,终於逮到了强。
一片漆黑。强以为是自己的眼睛出毛病了,用力的擦了擦,还是什麽也看不见。唯一可以感觉到的是背後的墙壁,强不由自主的往後靠,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干什麽啦,很热的!""墙"突然发出抱怨声,吓得强倒抽一口冷气。"你......你......"强象是被电到一样,猛的往後一倒。"谁?谁?是强吗?""墙"怎麽会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这"墙"的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哟。"强!"强终於从混沌中惊醒,他一把抱住"墙",大叫起来:"修,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打你的,都是我,你才会被绑架的。呼呼~~~~"
"强,你放开一点啦,我不能呼吸了,强!"修的手在空中乱抓着,就在这时,屋子突然亮如白昼。修和强同时捂住了眼睛。好不容易适应了一些,眼前出现的是一张比猪脸还要肥,布满红色"豆豆"的脸,象香肠一样的肥厚嘴唇一张开,修只觉得自己要被熏晕过去。
"说,你是谁!"修真庆幸那张嘴说话的对象不是自己。
"我......"强没有马上回答。
"你是石田雾的什麽人?"修心里只觉得好笑,强能是爸爸什麽人?强正要开口,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小小的声音,"他会不会是石田雾外面的野种啊。"
"嘿嘿。""香肠"裂开一条黑色的臭烘烘的缝。
"我不是!"强大声喊道。
修却僵在一旁,为什麽?为什麽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爸爸和强可以有这样的关系,如果这是真的,那麽自己以前的那些迷惑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见修一副呆掉的表情,"香肠"继续说:"本来,今天收到钱,我们就会放你走,可是你爸爸不合作,看来要给他点小小的惩罚才行啊。"说完,"香肠"对一旁的人说:"去告诉石田雾,要他再准备一千万,明天就要!"
"为什麽是一千万!"一直保持沈默的修突然吼道。"怎麽,小子,你皮痒是吧?""香肠"一把提起修的衣领,把他整个人从地上抓起来,抽了修一耳光。修回过头来,两眼投出凶狠的光,这样的修,强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许给这小子饭吃!""香肠"把修扔回地上,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後就走了。
屋子又重新浸入黑暗之中。强摸索着想拉住修,"修,你的脸没事吧。"
"你走开!"修冷冷地说。
"修!"
"我说了,你走开,我讨厌你。"修一把甩开强伸过来的手。
"修,你不要听那些人胡说,我有自己的爸爸和妈妈的!"强似乎也生气了。
"哼!"修冷哼一声结束两人之间的谈话。
"修,你吃点吧,要是等一会有什麽情况,没力气可不行啊!"强把自己的饭捧到修的面前。修却毫无反应。
"修,你就吃一点,好吗?"强夹了一筷子瘦肉朝黑暗中的修递过去。
"啪!"筷子和肉片都被扫到了角落里。
"你是嫌菜太多了,你吃饱了是吧?"强感到一丝风从身边扫过,似乎含着隐隐的怒气。"修?"
"吃,吃,吃,就只知道吃!"强只听见一阵乒乒砰砰的声音。他伸手一摸,才知道修把所有的饭菜都踢翻了。
"你!"强也站了起来,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一阵骚乱,接着可以听到几声模糊的声响,慢慢地,那声音清楚了,"里面的人听着, 我们是警察,赶快释放里面的人质......"强赶紧朝修走过去,门突然开了,"香肠"和他的手下走进来,不等强靠近修,他们就被人分别抓住了。"走!""香肠"命令道。
终於出来了,还没来得急喘口气,修马上被外面的阵势给吓住了。整座院子围满了警察,数不清的警灯照得修眯起了眼睛。
"你们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他。"没弄清怎麽回事的修,突然觉得脖子一凉,他愣了一会,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自己正在刀口子上,他一下子哭了起来:"爸爸,妈妈。快救我!"
"少罗嗦!"绑匪在修的头上重重敲了一记。
"放下他们,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警察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遥远,修觉得自己的头慢慢变得混昏沈沈的。
"修!"强拼命喊着。
"强,你好吵。"修的眼睛怎麽也睁不开了。
"一个小时内,把钱给我们还有车,否则我杀了他们。""香肠"非常镇静地开始和警察谈判。
"一个小时根本不够!"
"这,我们不管。"
一方面,警察正和绑匪谈判,而另一方面,一小部分警员已经从後面潜入绑匪的据点。
很快前面双方已经展开了交易,只听一声闷响,抓住强的家夥突然扑地,口吐鲜血。绑匪一阵惊慌,又有数人倒地。由後突袭的警员对绑匪发起了进攻。
获得自由的强赶紧冲到修的面前,趁抓修的绑匪一不留神,强对着他的手腕狠狠地咬了一口。对方吃痛松开了手,强拉住修朝警方没命的狂奔过去。
就在这时,"碰!"一声枪响。站在远处的石田雾紧紧抓住妻子的双手。在绑匪和警方交火的空地之间,两个小小的身影在瞬间倒在了地上。
"不!"明珍惨叫着。
石田雾扶住车门才没有瘫倒下去。
几名警员冲了过去,抱起两个孩子飞快地跑回来。修的肩膀上浸满了鲜血。匆匆赶来的医务人员迅速撕开修的衬衣,却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不是我,不是我......"石田雾顿时发现平躺在地上的强,背後沁出了一大滩血。
"快!是他,是他!"石田雾尖叫着拉扯着医务人员。
子弹从强的左肩穿了过去,因为及时止住了血,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在左肩的左上角会留下一个蚕豆大小的疤痕。轻抚着这个伤痕,修心中涌起一阵说不清楚的感觉,眼角涩涩的,却也只是涩涩的而已。是,他承认这次是强救了他一命,他也知道或许这次之後自己应该对强好一点,可是......修握紧了拳头,为什麽,总觉得胸口被什麽堵着似的,透不过气来。
"修?"强慢慢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修赶紧抽回停在强肩上的手,微笑着对强说:"强,还疼吗?"
"修......"看到强突然瞪大眼睛盯着自己,修摸了摸脸,"怎麽了,我脸上有什麽?"
"不......"强吃力的摇着头,"修,第一次见到你笑。"强咧开嘴笑了。
"你真是的。"修的脸竟微微泛红。"对了,下个星期天就是咱俩的生日了。爸爸说要为我们好好庆祝!你要快点好起来哟。"
"恩!"强用力的点点头。
强一出院,修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拉着他筹备起他俩的生日了。石田雾想要儿子让强多休息休息,可一看到那两个人劲头十足的样子,他只好作罢。

明天就是修和强的十四岁生日了。晚上,石田雾把儿子叫到书房里。
"阿修,明天以後,你就不再是小孩子了,要学会坐个真正的男子汉,知道吗?"
"知道。"修点点头。
"呐,这是爸爸给你的礼物。"说着,石田雾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绛红色的盒子递给修。修小心翼翼地接住,打开一看,竟是一枚白金戒指。他有些迷惑得看着石田雾。
石田雾轻抚着儿子的头说:"戒指对我们家族的人来说意味着圆满和成熟,戴上戒指就说明你是一个让放心的,值得信赖的,成熟的人,知道吗?"
"恩。"修郑重地把戒指戴在了手上。
"啪!"玻璃发出轻微震动的声音。强跑过去一看,只见修正微笑着站在楼下。"下来。"强看懂了修的唇语,招了招手赶紧跑下楼。
"这麽晚了,怎麽?啊切......"强穿得十分单薄,虽然已经立夏,但晚风还是很凉,强话没说完就连续打了几个喷嚏。修把身上的衣服轻轻披在强的肩上,"平时又不好好吃饭,这麽瘦,看以後谁要嫁给你。"
强不作声,亮亮的眼睛在黑暗里象天上的星星忽闪忽闪地。
"强,我爸爸送你什麽生日礼物啊。"修突然想到什麽似的问道。
"......"
不等强开口,修已经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把手高高的扬起来,"看,这是爸爸送我的戒指。帅吧!"
强定定地看着修手上的戒指。
"喂,强,看傻了,怎麽样啊?"修见强不做声有些不满。
"啊!好......好看,酷呆了。"强象是从梦中惊醒过来,慌慌张张地说。
"强,你知道吗?这只戒指可不是一件简单的手饰哟,这......"修高高举起右手伸向黑暗的天宇,"这意味着爸爸对我的信任。"
"恩。"强轻轻点点头。

【朋友 by 分桃】(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朋友 by 分桃】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