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

时间: 2017-07-30 07:15:52

【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

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

【简介】:【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文案 音水之畔,有子若妖。 怜君之魅,迤俪为谁。 长袖当歌,不在朝暮。 倾城一笑,一梦浮生。 第一部完结 雏鸟情节结束 第二部完结 穿越人士特权体现 第三部完结 美妙生活在招手 股票倍投盈利完结 向世间的有情人祝福 文笔有限,请诸君谅解 主角:言名妖,宁修远 第一部 迷离......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鸣佐]平行互换 by 解语》----29岁的佐助和另一个时空17的佐助互换了,本文又名《老司机带带我》 有人和我说还是在贴吧发一下,以防将来文丢了,所以我就来了。从来没玩过贴吧,希望不要出错。 平行互换 第1章 1 暮色已经接近暗沉,被堆积如山的文件压得看不到身影的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正和他的工作。。。。 。

文案
音水之畔,有子若妖。
怜君之魅,迤俪为谁。
长袖当歌,不在朝暮。
倾城一笑,一梦浮生。

第一部完结 雏鸟情节结束
第二部完结 穿越人士特权体现
第三部完结 美妙生活在招手
股票倍投盈利完结 向世间的有情人祝福

文笔有限,请诸君谅解

主角:言名妖,宁修远

第一部 迷离



好难受,这就是死亡吗?
虽然本来就对生命毫无不舍,可也没说我喜欢自虐吧!
好热啊。眼前似乎是一片黑暗,周围仿佛有液体流转的声音。四肢周围热气环绕,但似乎又有冰凉的感觉在体内肆虐。该死,死都要来个“冰火两重天”?
朦胧间,远处似乎有光亮闪现。依凭本能,我毫不犹豫的向光明靠近。
“哇——”
我吐出一口水,死命的爬上岸。真是古怪的水呢,居然是热的。
不解的摇摇头,我开始打量四周。幽暗的石室,壁上长满青苔,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空荡荡的空间内,只有我来时所处的小潭,荡漾着碧绿的水纹。
身心突然极为疲惫,这是从未有过的。我懒懒的躺在潭边,放任脑中混乱的思绪。明明是被炸弹炸上天了啊,怎会在这古怪的地方?
微叹一口气,我沉沉进入了梦乡。

天光大亮,我慢慢睁开眼睛,一夜无梦。
原来石室的顶上有空隙,阳光流泻下来,倒也把这照的一片光亮。
略略动了动,感觉力气回复了一些,缓缓的坐起来,开始思考着一切。飞机在太平洋上空发生的爆炸,自己只记得一片火光,至于身体么,我看了看身上已经不剩几片补的衣服,却没有发现其下有任何伤痕。
我望了望周围,忽然发现一块石壁上似乎有些刻痕。慢慢走向那处,顺便感受气力恢复的滋味。
“君今至天穹,实乃轮回所定,留书卷玉石,忘君珍重。”小篆的刻字,幸好我为了某些原因曾学过,要不然还真看不懂。看这上面的意思,我似乎遇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呢。
穿越啊,皱了皱眉,却又舒展开来。既然如此,便随遇而安好了,反正没有什么损失呢。
嫣然一笑,我走向那突然出现的小路。


第一章 出世
一条静谧的小路向石室后延伸。
有空气流动的声音,穿梭着。小路旁的石壁被凿出许多书格,里面放着各类书籍,只有在小路末端的一格内,放有几块质地不凡的玉石。
小路尽头有一块巨石挡着。看完上面留言后,我的嘴角开始抽搐。“练完XX功即可移开此石离去”,难不成是乾坤大挪移,我穿到了金庸世界?
利用自己过目不忘的本领,我在10个明暗更替中读完了所有的书籍。
深深呼了一口气。原来我所在的时空称为天穹,似乎还很是特别的一个空间,但遗留下的书籍中并没有多说。天穹大陆中有遗梦、天卷、烟宁三国,千年来国力不分上下,因此一直很平和。
除此之外,这里的风俗习惯与地球古代很是相似,而当世的科技水平与唐代相近。
除了必要的风物志和史书,这里还有不少奇奇怪怪的书籍,自然也包括那本“乾坤大挪移”——《明玉经》。
我颇为苦恼的望着眼前的线装书。要知道,虽然我的身手比不上暗榜上的武者,可好歹也是比普通保镖都要能打一些的吧,可这该死的内功,自从我在第一天以光速练完第二重后就没了半点动静,让一向天才的我很是郁闷。
难不成真得慢慢修炼?万一到死都练不完怎么办,这该死的无名氏难道是想让我困死此处?
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而且,直觉上我觉得那快大石应该另有玄机。
既然武力进展不大,那就靠脑力——我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笨蛋哦。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东,东”果然是呢,我望着那块敲击声明显不同的暗影,嘴角溢出一丝微笑。用力轰击,细碎的小石块应声而碎,与此同时那块堵塞多日的大石也随之而下。见此我倒有也诧异。还以为是什么复杂的机关,却不曾想如此…..简单。
在巨石之后,那一缕阳光霎那耀花了我的眼。微微抬眼,那连绵的群山、清新的空气、愉悦的鸟鸣闯入我的眼帘。深深吸了一口那久违的自然的气息,我第一次发现,活着有多么美好。
苍绿的森林一望无际,湛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遮蔽,有啁啾的山鸟,低沉的兽吼,活泼泼的在天宇间鸣响。这天地美景,让来到异世的我,首次感到劫后逃生的喜悦。
凝望着这片大地,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里不再有那些不堪的过去,只有一个新生的我,言名妖。

----------------------------下山中的分割线-------------------------------------

呼,好累。我抬了抬头,浓密的树叶将日光遮去大半,但从缝隙间还是能觉察到已近日暮。真是的,为什么这片树林那么大!不停的走了三天三夜,只是靠溪水和避谷丹,再体魄强健的“正常人”也吃不消吧。
我顿了顿脚步,不管了,再不歇会儿我就得交代在这了!我郁闷的靠着一棵大树坐下,微风拂面,不知不觉我进入了梦乡。
“快,跟上,别让它溜了。”一阵悉悉所所的声音从密林深处传来,惊醒了本就睡的不深的我。感觉到飞速接近的声响,我正欲起身,却没想一张大网已扑天盖来。
“真是出师不利啊~”这是我被网中附带的强力迷药迷晕前最后的想法。

“呀~”从黑暗里醒来的我不由呻吟着,头好疼,该死的,我不是被迷晕的嘛,怎么头会那么疼哦。
“公子,您醒了。”一道清冷却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抬眼望去,便见一张如玉般明泽温润的脸,脸上微带着些笑容,却让人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出于自我防护的意识,我并没有对这张脸有丝毫放松。谁知道他的笑里是否藏了刀?环顾四周,原来我仍然处在森林里。但从树龄来看,应该接近森林边缘了。
“请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出声问道。
“在下与护卫在沉林里猎豹,埋下了陷阱,不想公子撞入网中,真是万分抱歉。”他用满是歉疚的声音回答。
听上去倒是我妨碍了他呢。唔,不管怎样,先出森林再说。我想着,脸上展露出无比真诚的笑容:“不是公子的过失,要怪只能怪我自己不小心吧。在下言名妖,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他又笑了笑,满是温暖的神色:“公子叫我木玉就好了。”
木鱼?假名起的也太明显了吧。算了,看来此人也不简单,还是一个人走吧。
然而没等我开口告辞,木玉(临时就这么叫吧)就先开了口:“看言公子顾身一人,不如我们结伴出林吧,也好让我表一表歉意,不致于心不安呐。”
一句话,倒让我不得不与他同行了。也罢,反正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好图的东西,言辞机锋,我也不至于怕了他。
“那也好,走吧。”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暖宜人。

一路走来,就越发觉得这木玉不是凡人。单看那群训练有素的护卫,和始终戒备着自己的仆从就不一般了,更不要说一路上我与他交谈时显现的风姿气度和渊博的见闻,即便是自认天才的我也要叹服。因此,我也更加坚定了远离此人的决心。
披荆斩棘,随着树木越见低矮稀疏,第二日的阳光也透漏了越多,而出口,显然已经不远了。不由自主地,我的心情变得欢快起来。
“小心!”走在我身边的木玉忽然把我扑到在地,与此同时,一道如闪电般的黄色光影从我们头上飞跃而过。是一头猎豹!
它冷冷的瞪视着我们,优美而充满爆发力的身躯紧绷着,似要一跃而起。木玉的护卫环绕着我们俩,与他对峙着。
“吼~”一声长啸,豹子首先发起进攻。一向不认为自己力量单薄的我,竟被木玉紧紧环抱着伏倒在地上动弹不得,只看着护卫们与豹子周旋、攻击。
很快的,人多势众的护卫们逼得豹子有些力竭。眼见包围圈逐渐缩小,豹子忽然又一声大吼,趁众人一愣,突出重围,向林深处掠去。
“别追了!”头顶传来的的声音阻止了护卫的脚步,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被抱着的事实。脸上一热,我迅速脱离那个为我遮蔽的身体。
他似乎皱了皱眉头,我无意间看到。而一向敏锐的嗅觉闻到了一种我曾经极为熟悉的味道。
三条血痕在他深色的外袍上清晰可见,残破的衣物下,皮肉似乎也已经划开翻起。
望着急忙为他治疗的仆从,我忽然觉得极为愧疚。虽然他的身份神秘,但一直是以一颗极为赤诚的心与我相交,甚至以身为我挡豹,而我却始终对他充满戒备和不信任。或许,是在现代尔虞我诈的社会里受的影响吧。只是,我既然已经决定重新生活,那么,何必又再活的那么累呢?
望着木玉那温暖的笑脸,我的心,在冰冷了二十多个年头后,终于重新有了温度。


第二章 王府
“这…这是你家!?”我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雄伟的建筑物,半晌无语。若是普通的大富贵之人,我还不至于那么惊讶,可眼前匾额上三个漂亮端正的大字“裕王府”把我所有对未来安静生活的幻想敲了个粉碎。
一入侯门深似海,自穿越到现在,我首次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在那个讲法制民主的现代了。
木玉轻笑,脸上露出他温润的微笑,只是这次明显多了份戏谑:“咦,我没说我是烟宁的王爷吗?”
连名字都是临时的会和我说?我一阵郁闷。哎,在路上,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情,也因为无处可去,我答应他去他家暂住,可是…
虽然木玉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但我收敛锋芒,小心度过几日就离开,应该,会没问题的吧。我还是乐观的想着。

“正式介绍一下,在下,烟宁二王爷慕容瑜,一路上隐瞒身份,还望言公子见谅。”一旦坐上高位,那个满面春风的木玉就恢复了他作为王爷的气度威势。暗叹一声,我起身抱拳:“王爷说笑了,在下一介乡野之人,能得王爷一路照拂,实在惶恐,到还要王爷恕我不敬之罪才是。”
慕容瑜似乎皱了皱眉,又笑着说:“言公子,虽然我是王爷,可你大可不必这般恭敬,我不过是一个闲散王室罢了。倒是言公子的学识,让我佩服万分阿。”顿了顿,又继续到:“公子大才,不知未来将何去何从?不如留在本朝,为国效力,如何?”
终于讲到了,心中暗笑,反正我是不会留下来趟这皇家的水的。正一正神色,朗声回到:“蒙王爷收留,言某已是感激不尽了,至于未来如何,应该是周游大陆,增长见闻吧。言某一向桀骜,王爷惜才之心,怕是要辜负了。”
见我言辞坚决,慕容瑜似是放弃了挽留,只是仍笑着安排下人引我到客房去了。
当见到久违的大床时,我也不管落后的古代坚硬的“床垫”,扑到床上,会周公去也。
睡梦里,不知道是谁,似在我耳边轻笑。
∷∷∷z∷∷y∷∷z∷∷z∷∷∷
闷在王府几日的我,终于想起来出府闲逛了。这几天,为了躲掉那个温和的王爷,我几乎足不出户的窝在“临时VIP房间”里,读书、睡觉、享受被服侍生活。封建时代的老爷们的确舒服,难怪那些想获取功名当官的学子们前仆后继了。
不过话说,那个所谓的闲散王室,自我回来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不过不见也好,等过两天他彻底忘了我,再一个人溜走吧。现在嘛,自然要养精蓄锐——占便宜喽~
一个人晃在繁华的大街上,我像个乡下人一样东瞧瞧西看看。既然穿越时空,不好好领略一下古代风景岂不是白穿?我悠闲的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只觉得心情大好。
“呦,美人,和我回家吧!”
这…是传说中的调戏?望着眼前三个披金戴银人模狗样的不明生物将我围住,我的脑子忽然有些短路。咳咳,虽然本少爷的确俊美无双,可是,能让这些明显是贵族当街调戏,也太惊悚了吧!哼哼,正嫌无聊呢,也好,活动活动筋骨吧。

然而命运之神是令人无语的,作为主角的某人华丽丽的被调戏者的——护卫“劫持”到了一间除了床以外没有任何家具的房间。更为华丽的是,口中塞着丝绸布(L:果然华丽阿~),手脚被绑,以一副弱受姿态躺在床上的主角,是这空旷而诡异的房间中唯一活物。

我恼火的挣动着,可显然,手脚上的束缚并不是一般的绳子。对于两次显现的力量上的薄弱,证明这个世界的诡异度,要知道,自穿来后力量又有所增加的我已经可以成为大力士级的人物了,可为什么总是被压制的一方呢!
“哈哈,美人,你挣扎的样子是多么诱人阿…”不知何时,房间里多了一个生物。
我撇撇嘴,无视。
然而他渐渐靠近了我,暧昧的呼吸,接近了我的耳垂。
“喂,放开我!我是男的!”我实在忍不了了。
出乎意料的是,虽然毛手毛脚的在我身上游动,但他还是依言解开了绳索。
虽然打不过你的护卫,可你这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总打得过了吧。脱离绳子的一刹那,我用尽全力,朝他脸上打去。
后退,格挡,连贯的动作没有犹豫。哦,会些嘛,正好,揍得更爽。我再次出拳。
有些幽暗的房间隐藏了他的面容,但我能确信,他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他俯身躲过拳头,同时腿向我下盘扫来。
我们俩似是在发泄着什么,开足马力,毫无招式的向对方一拳一脚轰去。或许一开始我有马上逃离的想法,可随着每一次的尽力,我感到久违的酣畅淋漓之感。什么穿越、王爷、劫持,通通给我见鬼去吧!
空旷的房间给了我们很大的战斗场所,而完全用力的我们,最终同时气喘吁吁的躺倒在地。
“喂,那个谁,报个名字。”难得,我对一个人有了好奇心。
“呵呵,我么,慕容熠。”
恩,熠,还算华丽。等等,他姓慕容,慕容熠,那不就是…
对面传来让我立马石化的悠闲声音:“好像,也是烟宁的现任皇帝呐。”

好吧好吧,我现在,还是晕过去好了。

第三章 少年
“痛…痛痛”我紧皱着眉头,用力瞪向那个悠闲的在我头上“忙活”的,传说中的皇帝。
咧嘴笑了笑,“小美人,朕亲自服侍可舒服吧~”
我瞪,我继续瞪。瞪皇帝不犯法,况且我都打过了。
话说回来,仔细看这个当初的不明生物,倒也是帅哥一个。不愧是皇家后代,不论是慕容瑜还是慕容熠,都是一翩翩少年郎,只是慕容瑜更温润些,慕容熠更高贵些。
皇帝忙完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盯着我开始猛瞧。
“看什么呀,还不是一张鼻子一张嘴,两只眼睛两条眉,你有的我都有。”我没好气的看着那个随手把绷带缠我头上的家伙。
闻言,他挑了挑眉:“你照过镜子没?”“当然照…呃…”似乎自从来到这里,我就没照过镜子了。
“果然…你自己看。“他递给我一面少见的玻璃镜。
眼波流转,叶眉轻缓,朱唇欲绽,面若芙蓉初开,以雪玉为肌骨,以凝脂为皮肤,尽得风流在双目,欲语还休是唇红。好个美丽娇羞娘!
等…等等,这,这是我,没搞错吧!
难道我是魂穿?不会呀,那时看水中倒影,的确是我的皮相没错啊!
“嘻嘻……美人啊美人~”“闭嘴!”
两人又闹腾了一阵,喘着气,各靠着床脚歇息。
“喂,你真的是传闻中那个不学无术、白痴懦弱的好色皇帝?”我上下打量着他。从才打的一架来看,是个有勇有谋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智计非凡的人物,绝不是流言里那个毫无建树的昏君。
“呦,这么着急来探夫君的底啦~”咧嘴笑着,一双毛手就向我的脸狠狠扯去。
四处躲避鬼手的间隙,我看见他的眼底泄出一丝幽光。哎,也是个城府深的人物啊!我忽然就没了玩闹的兴致,起身走向们口。
“真没劲。”我嘴角抽了抽,感情您拿我玩呐。
拉开门,已是黄昏。“喂。”他忽然出声。
我回头望了望阴影里坐着的他。他抬头看着我,神色奇异,似要说什么。
“罢了,也许是我多想。一路顺风啊,言美人。”
顿了顿,我疾步走出没有了任何守卫的院落。
==============时光流转,夜深人静==================
和衣躺在床上,然而我却没有丝毫睡意。于是索性爬起来,坐在窗台上,望着那黑幕下的王府,脑子里自然而然的浮现了那个少年皇帝。

【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妖子赋(穿越时空) by 莲烬lotusmoony】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