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

时间: 2017-07-18 17:35:20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

【简介】:【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第九十六章 林爸爸发来简讯的时候,林定正坐在餐桌前吃午饭。听到简讯响起的声音,林定动作慢了一拍,才放下手里的筷子,伸手点开简讯。 如果真的决定了,绝不更改,那就都随你吧。 林定看着那条简讯,沉默着僵在原地,只眼眶不知何时慢慢泛红。 很久之后,林定才伸手......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斗罗大陆同人之入网 by 卜老十》----文案: 唐叶,网游深度迷恋者,单刷王,小孩控,穿越成为唐门内门弟子,偷教唐三内门心法。后又进入斗罗大陆,成了魂兽一枚,真的是枚。 改编一,比比东和玉小刚在一起 改编二,千仞雪改成男孩子 改编三四五六 最大的改编,唐三成基佬 主受,1vs1,不使用过多原着,多。。。。 《网游之另类双神 by 倾风抚竹》----《网游之另类双神》(全本)作者:倾风抚竹 文案 《撕天OL》是一款根据晋江网文大神云归所创作的撕天系列小说改编的热门网游。 《异界传说》是翻唱大神无相为这款游戏写的主题曲。 某一天,云归拿了个号进入了霸图服。后来,全服两大敌对势力的盟主,变成了云归的读者。。。。 。

第九十六章

林爸爸发来简讯的时候,林定正坐在餐桌前吃午饭。听到简讯响起的声音,林定动作慢了一拍,才放下手里的筷子,伸手点开简讯。

“如果真的决定了,绝不更改,那就都随你吧。”

林定看着那条简讯,沉默着僵在原地,只眼眶不知何时慢慢泛红。

很久之后,林定才伸手点上移动光脑,回复了一条简讯过去。

“对不起。谢谢。”

林定将手放下,双目无神地看着餐桌上的午饭。

那边再没有简讯过来。

林定看了很久,久到饭菜都冷了,才重新拿起筷子。

他吃饭的速度依旧很慢,但比起刚才的心不在焉,现在的林定心情好了很多。他慢慢咀嚼着,也像是在整理着自己的心情。

不知什么时候,餐桌上的碗盘已经空了,但他却没有注意到。直到又一次伸出筷子,他才看着只剩下汤汁的碗筷回过神来。

林定不自觉地弯着唇笑,然后毫不在意地将手里的筷子放下,拿过放在一边的水杯一仰头喝了个净光,又随手将水杯放在餐桌上,转身离开。

像往常无数次一样,他走到游戏室的门前站定,抬手将手腕上的移动光脑在门锁前轻快地一划,门无声无息地向两边滑开。

林定抬脚走了进去。

虽然只是四十多天没有走入这间房间,林定却已经觉得陌生。

但他没有时间多想,也没有时间磨蹭,只是熟练地换上一身游戏服,打开游戏舱躺了进去。

他才刚进入天元界,还未来得及呼吸空气,先就看见了那个双眼闭合盘膝坐在不远处的陆散。

斜飞的长眉,疏阔的眼,高挺的鼻梁,几近无瑕如最细腻白玉的面庞,林定不自觉地就摒住了呼吸。

他的五感里,就只看见了那么一个人。

这是多久,没有见过这个人?

林定贪婪地看着陆散,一边在心底里问自己。

距离那一次他仓惶逃出天元界,也不过就是四十多天而已。

只是四十多天而已,一个月多一点,两个月都不够。以前也不是没有分开过,时间还比这一次要长得多,但那时也绝对没有像这次这样煎熬。

陆散一直盘膝端坐,头顶那团光雾越渐稀薄,但每一次在光雾将将要消失的时候,头顶那一片天空上就又投下一柱柱的星光,星光没入光雾。得到星光滋养,光雾又渐渐地变得凝实厚重。

如此循环往复。

在那光雾上方,不断吞噬着光雾让光雾从凝实厚重化作淡薄稀疏的,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那是一座格外辉煌宏伟,庄重威严的宫殿。

宫殿连绵数百里,上托青天,下压黄土。

宫殿之上,有帝皇高踞皇座,有两班文武拜服其下,又有神兽在各处盘旋环绕。

林定只看了那么一眼,就被这一股浩浩荡荡的皇威镇压。头脑一阵昏眩,浑身乏力。

他急急收回视线,盘膝端坐在蒲团上,完全顾不上一波波冲击着身体的疲倦,只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陆散,像是要将这些时日以来被浪费掉的光阴全部补上。

他想要,看见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不知怎么的,林定心里涌起这样一个念头。这念头越来越强烈,让他坚持着清醒。

为了不至于在等候中睡去,林定看着陆散的脸,不断地回想着他们之间的往昔。

回忆一遍遍翻过,一次次停在那天他逃离天元界之前,陆散跟他说的话,也就一次次地想起那两个人。

开始之前的陆尔,和那个他……

已经不只是陆尔的他,和那个不只是他的他……

不知不觉间,林定头脑渐渐空白,竟然莫名地就笃定。

不只是陆尔的他是陆散,不只是他的他是他。

投胎,转世……

此世,彼世……

在这头脑一片空白之际,林定这个由符箓显化的身体开始飘出一个个符文,符文飘出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那些漂浮出来的符文也越来越复杂玄奥。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林定的身体此番突变,他的魂体也受这个暂时居住的身体影响,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自他的灵魂深处透出,又有隐隐的歌声响起。

歌声飘渺悠长,那是刻印在灵魂深处的声音。

《锻魂歌》!

林定自筑基以后,就开始潜心研究的上古秘典《锻魂歌》!

《锻魂歌》来历玄奥,本是当时的林定自一处秘境中寻得的上古秘典,但因为《锻魂歌》修行的条件十分苛刻,林定当时也只是拿到手里而已。要说真正开始修习,就该从之前林定筑基开始算起。

但虽然如此,这玄奥神奇又贯穿林定前世今生的《锻魂歌》,到底还是保留了一点什么。

随着歌声响起,悠远飘渺的歌声越渐响亮凝实。

慢慢地,自脑海深处人类难以探寻的地方,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光屑渐渐飘出,轻飘飘地腾起,投入大脑更浅层表面的地方。

如果有人能够细细翻看,他就能看见,那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光屑里,是一个个同样支离破碎的影像,那一个个同样支离破碎的影像里,有一个个身穿长袍头挽道髻的道人。

而这些影像里,最多的,是一个有着明亮双眼意气风发的青年道人。

那些光屑又细又碎,数量还不多,等到歌声渐渐远去的时候,光屑已经没有了。

魂体里,那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骤然一亮,随即黯淡下去,重新归隐入林定的魂体,再也不见踪影。

而林定身体表面的那一个个字纹复杂玄奥透着亮光将林定整个身体团团护住的符箓在那一瞬间扭曲变动,符箓分化组合成一个崭新的符文。

这一个崭新的符文在半空中一闪,瞬间化光没入林定的身体。

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得很快又很隐秘,沉寂在天地玄奥认真祭炼星辰图的陆散不知,一直睁着双眼的当事人林定也无知无觉。

他只是眨了眨眼睛,才算是回过神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直挂靠在林定身体上的系统,那一瞬间只是一个紊乱,等到所有平静下来,却也是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化。

不,林定在系统里的信息变了。

筑基后期。

他的修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然突破。

而这个时候,林定还是无知无觉。他只是看着陆散,很久之后,才又一次将自己的记忆翻出。

也是到了这时,林定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多出了一点原本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至少,这些东西在他人生的这二十多年时间里,从未出现过。

他又定定地看了陆散很久,才终于将视线从陆散身上收了回来,闭眼仔细整理这些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东西。

这些东西支离破碎,分散凌乱,林定花费了大力气,才算是将这些记忆一一理顺。但就算是这样,这些记忆还是有很多残缺遗漏。

可单就这样,已经足够。

林定沉默着,看着那破碎残缺的记忆里出现最多的两个人。

一个叫做陆尔的意气风发的骄傲青年,一个叫做归云子的随意懒散喜好捉弄徒弟的坏心师傅。

就算那记忆已经破碎,已经残缺,林定还是能抓住其中种种复杂微薄的情感。

后者,是他心敬之人;后者,却是他心悦之人。

这两个人,是那个同样叫住林定的青年修士最重要的人。

但他,已经不仅仅是那个林定。就像陆散那时说的,已经不仅仅是陆尔的陆尔,发现了那个已经不仅仅是他的他。

林定睁开双眼,看着对面那个还在祭炼秘法的陆散,眼神复杂地沉默。

良久,这片飓风不能侵的巨石上,响起了一声很飘渺很飘渺以至于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曾有过的叹息。

归云子此时在长榻上已经躺不住了,他负手站在那一片竹林里,抬头看着计都山的方向,像是能透过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直接看到那两个坐在计都山山巅之上的青年。

他的面上,已经没有了昔日常见的懒散随意,反而是少见的狂喜。但那狂喜里,又有着些许不太明显的心疼。

“终于,回来了啊……”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金乌升了又降,玉兔起了又落,等到陆散头顶上的那团光雾散去,辉煌宏伟的宫殿化作一卷图卷落入陆散腰间重新挂起,他终于睁开眼来死,已经是五月的光景过去了。

他才睁眼,对上的就是一双黑沉深长的眼眸。

他心漏跳了一拍,下意识地给了林定一个笑容,才反应过来:“你回来了?”

林定看着惊喜万状的陆散,也不自觉地回了他一个笑,点点头,说:“嗯。”

他眼里一个恍惚,竟然就脱口而出:“我回来了,陆尔。”

陆散僵在原地,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林定回过神,也听到了自己的话,他抿着唇,竟又重复了一次:“我回来了,陆尔。”

第九十七章

“我回来了,陆尔。”

陆散终于露出了笑容,笑容间,是林定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意气风发。

就在林定晃神间,却见陆散笑容一收,薄唇压下,整个人已经换了模样,沉凝端重:“林定,我是陆散。”

他定定地看着他,又一次重复:“我是陆散。”

像是告知,又像是宣告。

是啊,林定微微一叹,低垂着的眼眸一闭,再睁开时,却看着他点头:“陆散,我是林定。”

此世与彼世,他都有着同一个名字。无论是哪一个林定,都是他自己。

他是林定!

陆散点点头,看着他笑了笑,低头拿起茶炉,重又煮了一壶茶。

林定看着低头煮茶的陆散,是了,他终究不只是陆尔。陆尔不会像现在这样煮茶。他更随意豪放。

林定看着陆散煮了茶,分了一盏过来。

这一盏茶,却又和那日他初到这计都山时喝的那盏茶不一样。

陆散见林定低垂着头看茶水:“你的神魂和肉身有些不一样,这一盏青山云雾茶正适用。尝尝。”

林定点头,一手虚虚托着茶盏底部,一手轻轻掀起茶盖,鼻端凑近,轻嗅茶香。

茶香清淡沁凉,从鼻端落入腹中,又从腹部上涌至眉心穴堂。

林定享受地闭了闭眼,低头看着淡青色的茶水,赏着那舒展在茶水间犹如山涧水雾一样的茶叶,心下一赞,来不及多话,将茶盏凑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暖和的茶水入腹,腹下被一阵滚烫的暖意包裹,不过瞬息间又扩散至全身,身心舒畅无比,如游山野,又如在山涧漫步赏玩。

陆散看着一丝不苟地品着灵茶的林定,恍惚间看见了久远的岁月里,那个早逝的挚友。

茶,需静心以待。而他彼世年少,心中多烦杂,对这些从来不曾讲究,不像林定,嗜茶。

一盏茶尽,林定和陆散两人相对而坐,执子对弈。

林定执黑先行,陆散执白居长,但他们的心思,并没有全在这一局棋里。

陆散将白子放入棋盘,听着棋子落在棋盘上的脆响:“你的记忆,有多少?”

林定手捻一枚黑子,低头认真思索局势,抬手将棋子落在一处:“没多少。只记得师父和你。”

陆散沉默了一会儿,又将一枚白子放下,才抬头看了林定一眼:“那你想要找回全部的记忆吗?”

林定接了一手,闻言抬头看了陆散一眼,摇头:“算了吧。”

归云子和陆尔在林定的生命里最为重要,如今重要的两个人都已经记起,那别的就不必再在意了。

陆散点点头,随手又下了一子。

三生石确实在沭天秘境里,但陆散测算过了,林定跟它无缘。本来他就在想着,要不要再想别的办法,但像林定现在这样,也足够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如像林定说的那样,就这样算了。

反正其他的也不是太重要。

林定随手落下一子,手一动,收了陆散的几枚白子:“这游戏是怎么回事?”

陆散没有看他,只低头看着棋盘上的局势,但也没有瞒着林定:“再过得四十九年,天元界就会和一个叫地堏界的世界虚空相接。到时,两界将会融合。我们需要早做准备。”

林定也是才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他拿着一枚黑子在手里摩擦,看着陆散研究棋局。

“这些玩家……”

陆散终于找到了漏洞,伸手落子:“玩家,不就是玩家。”

林定琢磨着这两个意味不同的玩家:“玩家就只是玩家?”

陆散带笑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玩家用的身体,不是真正的肉身,只是符箓衍化出来的。这符箓,他们研究了很多年,花费了很多心血才得到的成果。能自由行动,能提升修为,能温养魂魄……功能多着呢。”

林定仔细想着,手里拿着的那枚黑子不经意地落在某个角落。

陆散眼睛一亮,右手已经夹着一枚白子落下,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棋局局势瞬间变幻,本来已经处于上风的林定立刻就丢了一片地盘。

林定的眼睛都微微瞪大了,但陆散却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口里还不住地催促:“快下快下……”

林定禁不住狠瞪了陆散一眼,低头重新研究棋局。

其实就算林定拼尽全力,也未必一定就能胜过陆散这个老鬼,但陆散就是坏心地不愿让林定认认真真地下这盘棋。

看着比起刚才认真仔细了一倍的林定,陆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又开口说道:“我看着符箓确实好用,配合修行提升,能增强人的神魂。如果神魂足够强,就算是没有修行过的凡人,也能激发体内灵根,得到和灵根相符的能力。”

他想了想,像是诱惑一样:“对玩家来说,就算不能证道长生,但能得到这样的能力,也很不错了。”

林定看中了一处破绽,伸手落子,听到陆散这话,想到那个连战,想到他们林家,也不自觉地点点头。

他点头的同时,还抬头看了陆散一眼,示意自己对这样的话题很在意。

陆散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棋局上被插入的那枚黑子,见林定点头,便饶有兴致地更深入详说:“其实我也曾研究过,如果一个人的神魂足够强,那他的寿元也会相对延长。虽然还是比不上我们这些修士,但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他叹了一声,很快又转了一个话题:“也不知道你们那边的天地灵力怎么样?”

说到这个,林定就真的是注意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我没有注意过。”他拧着眉头,“星际太过辽阔,各个星球都不一样。”

林定觑着机会落了一子,点头道:“如果天地规则允许,天地灵力足够,说不得你们那边也能修真入道。”

听陆散这样说,林定又是一晃神,只随便将手里的黑子放在棋盘上。

如果真能入道……

陆散见林定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棋盘上了,他随手将手里的棋子扔回棋盒里,抬头看着林定。

林定却没注意到陆散的视线,兀自沉思,等到林定回过神来,陆散才问:“怎么了?”

陆散明知故问,林定也没要隐瞒:“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领父母兄长入道。”

陆散点点头,低头沉思:“入道,是吸纳天地灵气入体,锻造己身,孕养神魂,参悟造化,以明玄机。”

“我们天元界里,各门各派有的是引人入道的道典。但世界不同,天地规则不同,入道不同,道典也就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绝对不能混用。”

在这一点上,陆散最有权威。

他自地球而来,在这天元界入道修法,当年陆尔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等到他晋入大乘,隐居山谷林海,潜心研究地球中华古典和天元界妙法,意图将地球中华古典中记载着的玄机妙理融入天元界妙法里。虽然颇有收获,但这中间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也只有陆散他自己明白。

林定点点头,将陆散的话放在心上。

陆散看着林定的样子,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点道:“你既然已经激发了异能,想来异能还是被那个世界规则允许的。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就算异能不得长生,只是小道,但谁能说,旁门小道不能入道?

被陆散这么一点,林定也想到了,他恍然大悟:“我知道了。”

陆散看着他:“但你暂时不能忙活。”

林定拧着眉头,陆散不为所动:“你对这一切了解太少了。”

看着林定的目光,陆散无奈:“再说,异能出自灵根。如果没有灵根,那也就没有异能。”

灵根!

这一点也是麻烦。

林定也想到了,他只能点头:“嗯。”

陆散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却又见林定想到了什么,问他:“天元界里,大乘期的修士很多?”

陆散既没摇头也不点头,实在是他不知道近四十位的大乘期修士算不算多:“等我突破,就是四十数。”

林定一惊,问他:“你快要突破到大乘期?”

陆散哑笑,只摇头:“哪儿能那么快?”

林定点点头。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