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

时间: 2017-07-18 17:35:24

【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

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

【简介】:【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文案: 关于【唯一】 一直不会写文案,所以这次也不写了。 保证he、1v1 cp:池晔x邵淮 一 六点一到,园区里准时响起报时音乐,邵淮换下白大褂,拎上公文包出了实验室。到了楼下才发现外面正下雨,春天雨多但不大,出租车一到园区外面就被姑娘们招走,邵淮头顶公文包往......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执法者-微微一笑很倾城+股票倍投盈利 by 尉迟佳瑶》----文案: 私聊 一笑奈何:@慕水泽兴,你要结婚? 私聊 慕水泽兴:是。。。。 《爱丽丝的冒险+股票倍投盈利 by liceelly》----文案: 突发奇想想要填某个脑洞,但构思稍微庞大了一点。主线人物为有栖川有栖的小说和相关电视剧混合设定后的人物,ooc是免不了的,cp倾向也是不明的。背景是黑色小本本的电视剧、动漫、电影、音乐剧的混搭产物,似乎更加不靠谱了。由于玩梗玩的太嗨乱入了很多人和作。。。。 。

文案:

关于【唯一】

一直不会写文案,所以这次也不写了。

保证he、1v1

cp:池晔x邵淮

六点一到,园区里准时响起报时音乐,邵淮换下白大褂,拎上公文包出了实验室。到了楼下才发现外面正下雨,春天雨多但不大,出租车一到园区外面就被姑娘们招走,邵淮头顶公文包往公交站走。他的车前两天拿去修,这两天只好打车上班,今天看样子是连车也打不着了。

邵淮没走两步就被旁边的鸣笛声叫住,叶奇安摇下车窗:“邵淮,上车,我带你一程。”

叶奇安是年初调来研究所的副主任,入职不到两个月,手上带了四五个项目,邵淮只参与其中一个,只每周一汇报工作时与他多说几句,平日里见面次数不多。

两人交情很浅,邵淮无意欠人情,客气道:“不用了叶主任,我这走两步就是公交站。”

叶奇安作出要从车里出来的动作,“你不是在工大附近住吗?正好顺路,别啰嗦了,来来来。”

邵淮不至于这么没脸色地让领导下车,只好快走两步进了车里。刚坐稳,叶奇安就把抽纸递到他面前:“擦擦。”

邵淮笑:“谢谢。”

叶奇安为人随和健谈,来研究所两个月,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认的一清二楚,像邵淮这样长的出挑的自然记得更清楚。邵淮话很少,平日在研究所就很沉默,此刻在车上也是靠着椅背养神,视线落在窗外。

叶奇安随意起了话头:“小邵是南方人?”

邵淮似乎在发呆,听见声音轻微地愣怔,然后才道:“对,清河的。”

叶奇安笑:“清河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啊,我以前还去旅游过。”

邵淮:“嗯,景致很不错。”

邵淮一直接话题,却从不起话头,还好叶奇安当领导当久了,天南海北地都能扯一些,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到了工大校门外。

邵淮电话响,顺着电话里的声音朝车窗外看,伸手和几米外的女孩打招呼。

叶奇安也看见那女孩子,苗条漂亮,对邵淮笑道:“女朋友来接了?”

邵淮闻言抿抿嘴,温和道:“不是,是我妹妹。”说完下车,弯腰对叶奇安道:“今天谢谢你了叶主任,改天请你吃饭。”

叶奇安笑道:“成。”然后看着邵淮和妹妹撑着一把伞走远,笑着开车走了。

邵苒下午看外面下雨就猜到自己哥一定又没带伞,发信息确定他到家时间后就拿着雨伞在校门口等了。这会嘴巴还不满地絮叨:“早上给你发了信息说今天有雨,你看没看见啊?”

邵淮:“本来带着的,下班时忘了拿,懒的再上楼了。”

邵苒哼了一声:“冻病了还不是我伺候你。”

邵淮斜着嘴角:“提前把你训练贤惠,将来好嫁人。”

邵淮难得和她开玩笑,嘴角那抹笑恍惚间和从前一样,浪荡人生的少爷腔调。邵苒眼睛有些酸,低着头掩去波澜,嘟囔道:“我才不嫁人。”

邵淮大三开始在校外住,一直租着导师的房子,五十平带着一个露台。一住就是七年,只不过从前是两个人,如今只有他一人。

邵苒这几年每周末过来蹭吃蹭喝,顺带帮邵淮打扫房间。这段时间邵苒比较忙,连续两周没过来,乍一进门就想暴走:“哥!!你这是狗窝吗?!”

金毛拉格甩着一身长毛从露台跑下来,欢快地冲邵苒叫唤,仿佛在告诉她,这就是狗窝。

邵淮一进门就不想动弹,歪在沙发上看邵苒气哼哼地扫地,拉格围着邵苒转,拖干净的地又被狗爪子踩脏,邵淮担心等会邵苒忍不住要炖了拉格,起身拎着它的脖子去浴室给他洗澡。

拉格跟着邵淮快七年了,算起来已经是条老狗,可能养的好,如今依然精神。邵淮用刷子给它刷背,拉格虽是条狗,却莫名其妙染了猫的习性,只要邵淮轻柔地抚它背,它立刻享受地躺在地板上。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拉格的前脚掌嵌入许多黑泥,它的脚掌受过伤,有很深一条疤痕,如今泥巴陷进去,洗起来很麻烦。以往洗澡冲冲就好,这次邵淮手指一往疤痕里伸,拉格就爬起来往外跑,一人一狗拉锯战,邵淮气喘吁吁地撑着浴室门:“拉格,不洗干净你今天别想去客厅。”

邵苒扔下扫帚过来帮忙,拖着拉格的前腿把它往浴室里拉,一边拖一边咬牙道:“哥,你这么多年还是治不住拉格。池晔哥吼一声,拉格就不敢动了。”

拉格听到池晔的名字,立刻旺旺叫,趴着地面的前爪也不似方才顽强,不情不愿地进了浴室。

邵淮憋笑着拍拉格的头:“听到池晔你就怂了?”

拉格哼哧着喘粗气。

两人合伙给拉格洗澡,邵苒想起夜晚送邵淮回来的人从没见过,问道:“哥,今天送你回来的是谁啊?”

“单位同事,顺路带我一截。”

邵苒见他不欲多说,也不再多问。沉默着给拉格擦腿。拉格体型高壮,站起来比蹲着的邵苒还要高,一甩脖子就洒了她一身水。邵苒笑着掐它脖子:“拉格!”

邵淮啧啧:“拉格记仇的。”

邵苒从小怕大狗,第一次见拉格差点没吓死,明里瞪它,暗里推它,很是冷待了它一阵。后来发现狗比人有情意,才慢慢喜欢上它。可惜拉格就认了池晔和邵淮两个主人,对邵苒一直不太友好。

邵苒本来没想对这条不识抬举的狗多好,可五年前池晔去世,如果没有拉格,邵淮肯定也随池晔死在那个冬天。

邵淮的命是拉格救回来的,虽然邵淮不稀罕,可邵苒对拉格感激万分。

打扫完已快八点,邵淮将做好的菜端上桌,叫邵苒洗手吃饭。邵淮从前是个大少爷,五谷不分,池晔去世后才学着自己做饭,慢慢发现做饭是个打发时间的好办法,练了几年,水平已经非常不错。

邵苒一边啃鸡爪一边道:“哥,鸡爪给我打包点呗,带回去给宿舍姑娘们尝尝。”

邵淮看她狼吞虎咽的,笑道:“厨房里还有,你全拿去。”

邵苒大眼睛眯成月牙:“哥你简直是我宿舍的大众情人,这鸡爪带回去就没我的份了。”

邵淮笑着看妹妹吃的满嘴油,“想吃就说,我有的是时间。”

邵苒酒足饭饱,拎着几个饭盒回宿舍。

邵淮在阳台上看她走进校门,才放心地拉下窗帘,进卧室翻睡衣去洗澡。衣柜被邵苒收拾过,衣服叠的很整齐,邵淮随手一翻,看到了池晔的睡衣叠在自己的衣服上。

昨天邵淮找东西,从衣柜角落里翻出来的衣服都随手堆在一边,邵苒就顺手都叠在一起了。

邵淮看着那件衣服愣了一会,衣服很旧了,长时间埋在角落里,有一股淡淡的发霉的味道。邵淮拿着那件衣服往浴室走。

拉格凑上来蹭邵淮的腿。

邵淮把衣服往它鼻子前一晃,低声道:“熟悉吗?”

拉格毫无反应,它毕竟不是警犬。

邵淮走进卧室,打开淋浴,水从头顶冲下来,他眼睛一直看着旁边挂着的睡衣,水幕让他一直睁着的眼睛很难受,可他不舍得闭,仿佛池晔穿着睡衣站在那边,故意板着脸说:“淮淮,洗快点,小心感冒。”

或许是在浴室站的时间太久,拉格在外面狂吠,不停用爪子挠浴室门。邵淮回过神,匆匆擦干身体,出门安抚性的拍拍拉格的头。

邵淮这几年睡眠不好,睡前必须吃安眠药,随着效果的减弱,由开始的半粒到现在的三粒。吃完药,邵淮躺在床上看书,翻的很旧的《康德纯粹理性批判》。

池晔纯正的理科生,却及其喜欢康德,高中时偶然读了一本三大批判的导言,一发不可收拾地读他的着作,可惜以他的水平去领悟那些哲学理论,十分吃力。一本理性批判从高中看到大学,看了很多遍,每一遍都像第一次看似的,次次新鲜。

邵淮向来不老实,两人大三搬出来同居,他见池晔临睡前拿着书不撒手,转着脑筋和康德争宠,往往搅的池晔看不了两句就和他纠缠到一块去了。大三之前,池晔看一遍书需要一个月,大三之后,一直到死,池晔还没看完这遍。

池晔看到153页。

邵淮这五年看了无数遍,可从来不会看153页之后的内容。每次翻到那个折痕,他就会从第一页重新看起。

拉格从前被池晔训练的很好,可现在被邵淮纵容,它更喜欢趴在卧室的地毯上睡觉。邵淮鼻端都是睡衣浅淡的霉味,这味道让他安心,慢慢闭了眼睛。

夜晚邵淮一如既往地梦到清河。可这次的梦境拉的更长,一直回到他十岁那年,院子里搬来新邻居,邵淮牵着三岁的妹妹在院子里玩,撞到一个年轻的女人,那女人很温柔,抱着邵苒说小姑娘真漂亮。

不对!

邵淮从梦中惊醒,黑夜里两眼湿润,明明撞到的是池晔。池晔那时候也才十岁,可是个子比邵淮高,少年老成地查看邵苒有没有摔着,然后僵着脸向邵淮道歉。宁阿姨也在一旁看邵淮,担心地问:“小妹妹,你妹妹没事吧?”

池晔面无表情地看他妈:“他是男孩子,不是妹妹。”

池晔的妈妈宁韵仔细看了看邵淮的衣着,拍着手道:“小朋友长的太好看了。”宁韵喜欢的不行,拉着邵家两个孩子进自己家,零食堆成山的往他们面前摆。

邵淮在黑夜里咬紧嘴唇,委屈地想痛哭一场。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无数个梦,梦里几乎将年幼时光翻来覆去地重活了好几遍,可梦里永远见不到池晔。

梦尽闲人,却从来梦不到池晔。

邵淮把脸埋在衣领里,深深的嗅衣服里的味道,整个身体缩成团。

池晔看着客厅坐着的两个小孩,小的粉雕玉琢像个瓷娃娃,大的瞪着澄澈漂亮的眼睛盯着自己,小脸上是藏不住的神气,池晔一贯没什么表情的脸突然间带了笑意。他走近邵淮,将桌子上的巧克力递给他:“这个你应该爱吃。”

邵淮待在陌生人家里也不怯,接过巧克力剥开包装就塞嘴里,嘴唇张张合合,偶尔把巧克力衔在牙齿间,唇红齿白,加上绛色的巧克力,看的池晔觉得一贯难吃的巧克力此刻仿佛美味了许多。

邵淮一早起床,准备好拉格的早餐才去洗漱。拉格在厨房吃东西,邵淮将自己的早餐端上桌,偶尔将自己碗里的火腿撕下来一点扔到拉格的餐盆里,看它吃的畅快,邵淮就格外大方的又扔过去几片。

邵淮小时候养过一只小土狗,还是农村亲戚送来的。那会神雕侠侣正热播,邵淮将小狗取名大雕。大雕的人生准则是有奶便是娘,宁韵喜欢小动物,做饭剩下的骨头首先想到的就是大雕,不到一个月,大雕对宁韵这个新搬来的女人比对邵淮都亲。

邵淮连续几天在宁韵家找到失踪的大雕,脾气上来就威胁道:“下次再乱跑,我就不要你了!”

大雕听不懂人话,照旧去宁韵家讨吃的。

邵淮倒不担心它会丢,而是觉得为了一口吃的老去别人家蹭,这狗也太给自己丢脸了。

邵淮他爸是省检察院院长,位高权重,又极宠邵淮,养的他从小就是大少爷脾气,稍有一点不顺心就要发火。

邵淮决定好好整治一下大雕,掰掰它这个恶习。于是无知又胆大的邵小公子将大雕从宁韵家里拉出来,回到自己家就让保姆做了一大锅骨头汤。

稍一放凉,邵淮端着一盆骨头放到大雕面前:“大雕,我今天就让你吃个够。”

保姆忙着干活,没空管后院的小少爷在干嘛。大雕吃了好一会才吃了一小半,邵淮看着无聊,就去大院找伙伴们玩。

池晔很少和院子里的孩子混一起,除了邵淮,他也很少和外人说话。小小的孩子看着像个大人似的,端正刻板。池晔从外面回来,看见邵淮正晃荡着两条腿坐台阶上和朋友玩弹珠。平日里不是在自己家就是在邵淮身边的大雕此刻不见踪影,池晔觉得奇怪,走上前问玩的正高兴的邵淮:“邵淮,大雕呢?”

邵淮头都不抬:“在家里啃骨头呢。”

池晔纳闷,这不是饭点的,啃什么骨头?大雕在邵家可是家规甚严的,所以才馋自己家的东西。

池晔:“这个时候啃什么骨头?”

邵淮:“我煮了一锅给它,让它一次吃个够,再也不乱跑了。”

池晔:“……”

池晔往邵淮家飞奔,大雕果然还在吃。池晔走上前看他肚子,已经圆滚滚。池晔赶紧抱上大雕往宠物医院跑。

邵淮看见情况,扔了手里的弹珠追上来,“池晔!大雕怎么了?”

池晔气道:“狗是不知道饱的,这样吃它会撑死,你不知道吗?”

邵淮一下子受到莫大惊吓,他最喜欢的大雕竟然差点被自己害死!邵淮皱着整张脸坐在一旁看医生救大雕,急的眼珠子都红了。

池晔也很紧张,看到邵淮的表情,忍不住安慰他:“大雕不会有事的。”

邵淮吸鼻子:“我再也不拦大雕去你家了。”

两人等了许久,被折腾掉半条命的大雕被邵淮小心翼翼地抱回家。

从那以后,邵淮再也不敢乱给小狗吃东西,每餐定量,多一点都不行。对待拉格也是如此。

拉格体型大,饭量也大,邵淮看着它的饭盆,再看自己的碗,索性端着碗坐到地上,一人一狗,面对面的吃饭。邵淮的胃口才勉强好一些。

邵淮典型的亲妈心后妈命,养了只小狗比谁都喜欢,没事就抱着大雕不撒手,可他是个被人伺候惯了的,别说养狗,照顾好自己就是个问题。池晔本来不怎么喜欢宠物,后来见邵淮喜爱大雕,才对大雕上了心,他老觉得以邵淮的养法,大雕迟早死在他手里,到时候恐怕邵淮要哭死过去。

于是邵淮负责玩,池晔负责养,小土狗长到十二岁才寿终正寝。

下过雨的早晨有些寒冷,邵淮站在门口穿大衣,拉格摇着尾巴蹭他。

“拉格乖,中午我回来给你做饭。别去露台,今天会下雨。”

邵淮首先坐出租车去修车地把自己的车开了出来。等红绿灯时看见旁边的车,他摇下车窗冲旁边打招呼:“早啊叶主任。”

叶奇安鼻梁通红,回过头那一会功夫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早。”

“感冒了?”

叶奇安抽纸擦鼻涕,“嗯,昨天穿太少了。”

邵淮:“买药了吗?”

叶奇安又是仰头几个喷嚏:“没有,时间来不及,也没找到药店。来这才两个月,环境都不熟。”

邵淮:“等会到单位我带你去吧。”

叶奇安痛苦地扯出笑容:“啊,多谢多谢。这真是病来如山倒。”

两人到单位停好车,邵淮在车库门口等叶奇安,然后带着人去园区西北方向的药房。这药房位置比较偏,不熟的话确实难找。

叶奇安病的比较重,医生建议他输液,可他上午还有几份重要的文件要签,只能麻烦邵淮:“邵淮,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把办公室的电脑拿来?我有工作还需要处理。”

医生在一旁道:“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为了工作不要命,你这手上还扎着针,怎么办公?”说完向邵淮递眼色。

如果邵淮圆滑点,自然明白医生这是在让他趁机劝劝领导,也好给自己加个印象分。

可邵淮没反应,或许不懂或许不在意。他起身去单位给叶奇安拿笔记本。

医生又气又笑地走开了,小伙子长的怪精神,脑子却不灵光。

叶奇安见邵淮掉头走开,心里也涌出一点失落。可这失落的缘由如此莫名,他只好摇摇头抛开。

邵淮拿来电脑,从医生要了个折叠桌放在叶奇安前面,一切弄妥后道:“我先回去工作了,叶主任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尽管打我电话。”

叶奇安:“……”

难道这句话不该是他的台词吗?

邵淮就这么不想和领导套近乎?

邵淮话已至此,叶奇安倒不好再说什么,点点头让他回去。

医生在一旁笑道:“这样的年轻人不多见了。”

叶奇安薄怒:“估计念书念傻了。”

叶奇安挂上工作QQ,今天不需要去实验室,工作群里很热闹,一群大老爷们天南海北的扯,聊工作聊孩子聊女人,总之源源不断,叶奇安的电脑右下角不断的闪消息提醒。他屏蔽了消息,静心签字。将文件发给总部后,他才打开群消息,看热闹似的看一群男人没完没了地说话。

——该订午餐了,谁要?

——我

——我

……

群里依次报名字,叶奇安看了二十分钟的群聊,没见邵淮说过话,旁边他的头像亮着。叶奇安单敲过去。

——群里在订饭,你不要吗?

邵淮正在电脑上看案例,看见消息提醒,敲字回复:“中午回家吃。”

叶奇安:“那么远来得及吗?”

邵淮:“家里有狗需要喂。”

叶奇安也接不下去了,邵淮应该是最不会聊天的人,每次说话都能让话题在他那边断掉。

【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你不知道+股票倍投盈利—芒果馅粽子】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