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

时间: 2017-07-18 17:35:47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

【简介】:【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43、情到深处不由己 第二日秦煜起来时,便发现许藜正在练剑。 那道剑气冲天而起,气势如虹。 许藜在地上掐诀演变,那剑气便在天上蜿蜒走蛇,金光所到之处皆是迷蒙一片,风未动,剑先至,漫天的杀气笼罩整个天空!剑修的至高处,以杀止杀。 忽而那剑锋一转,竟是没了踪......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瑞德罗特 by 多木木多》----《瑞德罗特》 - 多木木多 悬疑版文案: 这是史上最没有穿越人士意识的穿越者的故事。 她花了比她的原住民朋友还要长一倍的时间才离开那个老鼠一样的人生。 身为一个信奉自由的人, 她成为女仆、佣人,底下的,悲惨的,廉价的,卑微的活着。 直到它遇到了一场凶杀案,。。。。 《神仙们的星际生活 by 小狐昔里》----文案: 曲昀是个普通的穿越者,虽然穿越到金仙多如狗的洪荒时代,但他错过了龙凤大战,错过了巫妖大战,错过了封神之战,最后还遇上了 末法时代。 本来以为好不容易混上天庭编制内公务员天兵就可以坐看云淡风轻,却没想到自己奋斗了几百年竟然只能不甘地陷入沉睡,so s。。。。 。

43、情到深处不由己

第二日秦煜起来时,便发现许藜正在练剑。

那道剑气冲天而起,气势如虹。

许藜在地上掐诀演变,那剑气便在天上蜿蜒走蛇,金光所到之处皆是迷蒙一片,风未动,剑先至,漫天的杀气笼罩整个天空!剑修的至高处,以杀止杀。

忽而那剑锋一转,竟是没了踪迹!

等到秦煜再寻到的时候,那剑已然离莫子元身前不过寸许。

莫子元一脸委屈:

“我一听说三师兄回来,立刻就马不停蹄奔到这儿,三师兄,你就用剑来迎接我吗?”

许藜听此,敛了敛眉,将剑收归己处,方才看向莫子元,

“若你下次再伤害大师兄,就莫怪我手下无情。”

莫子元听到这里,倒是笑了。那笑好似跟小时候玩闹时候笑一般,却又隐隐透出些不同来,

“三师兄从小就是最护着大师兄的呢。你这么喜欢大师兄,大师兄知道吗?”

说罢,莫子元就把脸看向了秦煜。

秦煜闻此,却是没有看许藜。

秦煜本就是个玲珑剔透的人,许藜的心思,他又哪会不知?只是许藜不说,他便也就当做不知罢了。

秦煜对着莫子元问道:

“子元来此,所为何事?”

莫子元将一眉轻轻挑起,然后说道:

“自是想让大师兄帮子元炼炉丹药。”

秦煜抬起眼来,

“什么丹?”

“极乐丹。”

秦煜听到这里,不由瞪大了双眼,

“你有极乐丹的丹方!”

莫子元笑意盈盈地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玉简,然后走向前去,恭恭敬敬地呈给了秦煜。

“柳元那老匹夫缠我缠得紧,总是想要些提升修为的东西,我没得办法,只得寻了这枚玉简来。可奈何我又是水木双灵根的资质,炼不了这丹,故而只能求求大师兄了。”

秦煜虽然也觉得颇为怪异,却是没有不收的道理。

这极乐丹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旁门左道的功夫,可偏偏这旁门左道的功夫才是提升修为最快的方式。许藜天赋绝佳金系单灵根,十五年日夜苦练才能堪堪到达金丹初期,可那莫子元却已是元婴修士!

秦煜接了玉简,

“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秦煜看着莫子元那与平时并无二致的神色,却不由想起了那日在柳家看到的景象。

念到这里,秦煜心里不由泛起了些怪异的感觉,子元啊子元,我可不敢小看了你啊。

秦煜对着莫子元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莫子元说道,

“三日后你来取丹,没事,你便先回吧。”

说罢,也不等莫子元回应,便就往屋子里去了。

而许藜,也是紧跟其后。

秦煜进了屋子,便就坐在那张梨花木椅上,然后用那玉简往额头上一碰,那玉简里的丹方,便就进了秦煜识海。

许藜见秦煜收了那丹方,不知怎么的,总是觉得万分不妥,好似什么阴谋正在酝酿一般。故而待秦煜出了定时,便就急忙说道,

“大师兄,你就这么答应子元了吗?我总觉得此事不妥。”

秦煜闻此,也是一片疑惑,

“我也觉得此事甚是诡异。现在最需要修为的,不是他柳元,而是我秦煜啊!昨日莫子元还想以寻梦为引,引我入梦,现如今又把极乐丹奉上,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秦煜的声音越来越弱,若说他是在回答许藜,倒不如说他是在回答自己。秦煜慢慢阖上了双眼,然后便闭目躺在了座椅内。

许藜见此,心中也是一疼。

大师兄,你何至于此啊。不羁放纵才是你啊。

许藜走向前去,双手各自撑着木易两侧的扶手,欺身挡在秦煜身前。

而秦煜在感到一片阴影将自己遮住以后,也是一派迷茫的睁开了眼。

然后,就看见了许藜目光灼灼的眼。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大师兄,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那张画像上的女子。你已经找到她了,对不对?”

秦煜一错不错地盯着许藜的眼睛瞧,然后发现自己怎么也移不开目光。那里的希冀,那里的悲伤,那里的无奈,好似一波一波,没个尽头。

秦煜没有办法骗许藜,

“是,我找到她了。”

许藜苦笑一声,然后便将头搁在秦煜的肩窝处,

“所以大师兄杀孟竹,杀同门,乃至帮助子元欺瞒宗门,都是为了她?”

秦煜点了点头:“不错。”

许藜听到这里,便把秦煜一把揽在怀里,然后把手臂收紧,再收紧。

好似这是最后一次抱秦煜了一般。

时光静静流淌,许藜却只希望时光能走的慢些,再慢些。好让这人的体温能在自己的怀里留得久些,再久些。

可时光总是无情。

许久之后,许藜终是放开秦煜,然后在嘴角挂上一了抹微笑。只是那笑在秦煜眼里,怎么看,怎么苦涩。

“大师兄,不管我是否是金系单灵根,十五年炼化金丹,都不是正常的速度。”

许藜说罢,便也在乾坤袋里拿出一枚玉简,

“这是我在一处秘境得来的,年代久远不知其何,只有这玉简上写着“损字诀”三个字。此诀损他人之修为化为己用,算是阴毒。不过,人各为己不是?何况大师兄有情种,练起此诀自当是事半功倍,想来二十年后,自能碎丹成婴。至于那极乐丹,且让那柳元去试,若是无妨,大师兄再去服食。”

秦煜闻此,自是明白,许藜这是全然为着自己啊!

可是秦煜此生,注定是无以为报。

许藜的身子映在初生的朝阳下,四周通体都是光亮。秦煜突然觉得此时的许藜像是天神一般,那么亮,那么亮。

可许藜却没有停顿。

许藜将那玉简递到秦煜手心,然后人便转过头去,从秦煜的屋子里出去了。

他怕克制不住拥那人入怀的冲动,他怕自己会不小心伤了那人。

他只能逃开。至少现在要逃开。

许藜知道,从自己转身的这一刻起,自己就再不可能拥有他了。

此生此世,自己便永远只能是那人的师弟了。

如此,也好。

至少,能伴你左右不是?

然后许藜突然想尝一尝喝醉的滋味。

十五年来,自己日夜苦修,时时刻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过为了能在那人再被掳走的时候,能有一敌之力。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走了人不可怕,走了心,才可怕。

那人的心已被人夺走,自己再怎么努力,终究只是徒劳。

许藜闭上眼睛,缓了缓那在心口上叫嚣的疼痛,然后金光一闪,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然后,便是千坛万罐的酒,不要命地,往肚子里灌。

自古酒入愁肠,便是化作刻骨相思。

如今那人虽在自己身侧,却依旧是只能相思。那些个远隔千里万里之遥的人,怕是也比自己这个近若咫尺却不得相亲的人,还要幸运吧?

许藜再从桌上拿起一个酒杯,然后酒坛倾泻,便在那空杯之中,斟满一杯。

“一人独酌,终是无趣,小友既是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凤染听此,便从那阴影里踱了出来,与许藜相对而坐。然后右手拇指与食指轻握,就将那酒杯举至唇前。

再然后,便是凤染脖颈一扬,一饮而尽。

那辛辣之意顿时自口腔蔓延至胸口,胃里更是一阵翻腾。那酒像是那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皆在心口刻画,端是疼痛难忍。

“这酒,倒是比我之前酿的桃花酿,更厉害些。”

许藜再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将那酒放至鼻前轻嗅,

“要是不厉害,不就白喝了吗?”

凤染看着许藜,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好像在未来的某一日,自己也会同他一般,只能借这酒,消了那心里的苦。

“我本来是想要杀你的。”

许藜将那酒一饮而尽,然后挑起眼来看向凤染,

“本来?那现在不杀了?”

凤染点了点头,

“哥哥不喜欢你,所以我不必再杀。”

许藜听到这里,竟是笑了出来,可他笑着笑着,却是流了泪,

“我倒要感谢大师兄不喜欢我喽?如此,我还能留得一条命在,当时是可喜可贺,是也不是?”

凤染见许藜笑得伤心,自己心里竟是怕了起来,然后也不管自顾自笑着的许藜,就要从那门里出来。

“你与我,又有何不同?大师兄不喜欢我,也不见得就会喜欢你。那我是不是,也该对你说一声,可喜可贺呢?”

凤染闻此,竟是急了,

“你胡说,我与你怎么相同!哥哥不喜欢你,可哥哥喜欢我!”

许藜闻此,更是大笑不止,

“若是大师兄喜欢你,你还需要来此杀我吗?你根本不信大师兄喜欢你,你又何苦自欺欺人?”

凤染大怒,双袖一拂便就转过身来看向许藜,

“我没有!哥哥喜欢的人就是我,只有我!”

“哈哈,大师兄喜欢你?哈哈哈哈,大师兄喜欢的,是那个日日挂在大师兄书房里的画卷上的女子,是那个自大师兄十四岁起,就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女子!与你何干!与我何干!”

许藜的笑里满是悲怆,那苍凉的语气就像是那在寒风里的烈烈作响战旗,好似不知在那一刻便会被风撕裂,然后不复踪迹。

忽而许藜止了笑,一双眼睛定定地盯着凤染瞧,

“是,我知道自己贱,可先爱上的那个哪有不贱的?我至少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人不爱我,没有心存侥幸地自欺欺人!对,不错,我就是这样心甘情愿地爱着一个不爱我的人,这又如何!我便是要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这又如何!”

凤染眼里满是慌乱,可是嘴上仍是说着不信的话,

“你胡说,你胡说!我日日与哥哥同吃同睡,哪里来的什么女子!”

许藜再笑,

“若你不信,你大可去大师兄的书房一看,你去看看大师兄的书房里,是不是挂着那么一个人的画卷!”

凤染看着许藜那笑着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泛起些恐慌来。

其实自己早就很清楚了,不是吗?

其实自己早就知道,爹爹说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凤染的话,都是骗凤染的,不是吗!

凤染的手死死地扣在门上,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决绝。

我说过了,哥哥,你喜欢谁,我便杀谁。

然后人影一闪,便就没了踪迹。

44、大火一起前尘尽

今夜的月色甚是迷人,连半点乌云都不见,暖风更是阵阵,携带着若有还无的香气便就扑到人的鼻子里,端是暖人。

可凤染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思。

此时的凤染正站在秦煜的书房门口,那门前的禁制对于凤染,早已是形同虚设。只要凤染轻轻一推,真相便在眼前。

可便就只是这半步路,却让凤染慌了神。

凤染突然想起了之前跟哥哥在桃花坞的日子。那里只有哥哥,哥哥也只有我。

那不才是最好的地方吗?

凤染将心神一定,然后伸手一推,就打开了那扇门。

而随着那门的寸寸开启,那月光便也就在后头步步跟随,光明,也就一点一点侵蚀着那黑暗。好似什么尘封已久的记忆,在霎时间被掀开一样。

凤染缓步而入,然后在那书桌前站定。

哥哥,你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是不是也同我现在一般,站在此处,看着此人?

此刻那墙上的人正言笑晏晏地看着凤染,好似在笑着凤染的自以为是,笑着凤染的自欺欺人!那笑里似是藏着千刀万斧,一招一式都在往凤染的心窝子里戳!

凤染半弯着身子捂住胸口,这,这就是心疼吗?

可凤染转眼就将那疼隐在心里,然后抬起小脸,露出那双通红的双眼,然后右手一起,便就将墙上那人的画像攒在手里。

“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秦煜的身影不知何时就站在了凤染身后,那声音更是于空中幽幽传来。

凤染拿着那幅画转过身来,他想看看秦煜。可秦煜背对这那月光,神色隐在阴影里,让凤染看不真切。

就好像过去的十五年一样。

“我想知道哥哥心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人,所以便来此处看看。”

凤染的声音一反常态的平静,好似在刻意压着什么情绪。可手却是已经伏上画上那人的脸颊,

“这女子倒是一副好样貌,怪不得引得哥哥魂牵梦萦,连凤染都不要了。”

忽而凤染像是想起什么来似得,弯着眉眼就问秦煜,

“哥哥,若是这人的脸花了,你还会喜欢她吗?”

秦煜听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颤。

凤染的神色太过奇怪,竟让秦煜在这春日的夜里泛起丝丝寒意!

可凤染却没有等秦煜回答。

凤染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哥哥又岂是那贪念皮相的俗人?想来即便这女子没了容貌,哥哥也不会弃她而去的,还是死了干净。”

“你敢!”

秦煜此刻双目圆瞪,怒火滔天。

到了此刻秦煜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了,凤染眼里满满的都是掠夺!那个成天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凤凰,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么可怕的占有欲!自己是他的哥哥,他怎么敢,怎么敢!

“敢?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凤染右手一扬,那画卷便就飞天而起,升至半空。

可凤染却是连看都没有看那画卷一眼,一双美目只是盯着秦煜瞧,他想要好好看清楚这人脸上的神情,他想要知道这人在乎的究竟是不是这个女子!

然后凤染就看清了那人脸上的惊疑和愤怒。

哈哈哈哈,哥哥,你果然很在乎她呢。

所以她又怎么能活?

凤染右手又往后头一指,一簇火焰便直击那画卷而去,顿时火光一起,那画卷便就被火焰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哥哥,没有她,你没有她,你只有我!

秦煜不相信凤染竟然真的就将那画卷烧毁了,眼睛里难掩惊意。在那火焰一起的时候,便就纵身一跃,想要将那画卷收到怀里。

可凤染由又岂会如秦煜所愿?

凤染亦是飞至空中,然后右手一揽,就将秦煜揽在怀里。

二人从空中徐徐落下,那画卷的灰烬也就随风远去,再也不见。

凤染将秦煜死死地扣在怀里,然后凑上头去,就吻在了秦煜嘴角。

这吻再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吻,再也没有了那浅尝辄止、蜻蜓点水的少年情动!凤染吻得霸道蛮横,用力的吮吸令秦煜几乎不能呼吸,像是要将秦煜生吞活剥了一样!

而被扣在怀里的秦煜则是不停地左右挣扎,想要从凤染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可奈何凤染抱得太紧,想躲开却被凤染箍得更牢固。忽而秦煜觉得一条湿湿滑滑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牙齿,秦煜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秦煜心里气极,张开牙齿就往凤染的唇上咬了一口,顿时一股血腥味就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可凤染却好似不知疼一般,就着秦煜张开的牙齿就将自己的舌头递了进去,好像这样便就能离秦煜再近些。

忽而凤染身子一转,就将秦煜抵在了门上,而原本扣在秦煜腰际的手,更是要往秦煜的衣服里头钻!那带着凉意的手一触到秦煜,秦煜便打了个激灵,秦煜心里一惊,凤染这是想……

秦煜哪里能让凤染如愿?运起灵力就往凤染身上拍了了一记,然后趁着凤染双手略微一松的空挡,就从旁边的门逃了出去。

可不待秦煜跑出门口三两步,后背就被一具温热的身体给包围了。

凤染那细碎的吻密密麻麻地都落在了秦煜的脖颈,而抱着秦煜的手更是不规矩地在秦煜的袍子上撕扯。

转眼之间,秦煜的袍子便就已经七零八落。

秦煜心里气极,想着从前世到异世,自己何曾受过此等羞辱!手下的动作愈发狠辣,从烈焰掌到赤颜扣,从焚如心经到九转雷火,都往凤染身上使了个遍。

可凤染根本不顾秦煜使得这些招数,只是一门心思地抱着秦煜。

可偏偏此时,一道火光自身侧向凤染袭来,凤染侧身一避,将秦煜隐在身后。

而秦煜在看清来人之后则是大喊一声,

“爹爹!”

秦怀来本来是想来此找秦煜孩儿说些事情,却不妨看到了这凤染欺负秦煜的一幕!这叫从小就将秦煜疼在掌心里的秦怀安如何能忍!

原本以为阿煜喜欢这人,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们闹腾,可刚刚那一幕明明是那凤染在用强!就算他真是那凤族少主又如何?我秦怀安可不是好拿捏的主儿!故而秦怀安双手往后头一撩袍子,就摆出了个战斗的架势,

“放肆,你当我飞阳峰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在此撒野!”

而凤染在看清来人是秦怀安时,也将秦煜往自己身后扯了扯,

“我要带他走。”

“笑话,我秦怀安的儿子岂是你想带走就带走的!”秦怀安似是被凤染的话激怒了,一双本就凌厉的双眼更是马上就能喷出火来!

“不管你让不让,今日,我还真就要带走他。”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