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邻记—清风一两

时间: 2017-07-18 17:36:05

【趣邻记—清风一两】

趣邻记—清风一两

【简介】:【趣邻记—清风一两】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文案: 一句话:这是一个帅气,温柔,懂欣赏会赞美,对感情坚定的大杀器,被隔壁男邻居,悄无声气,一夕秒杀的故事!......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画皮同人)(浮唯)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by 潇晓清风》----================= 书名:(浮唯)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 作者:潇晓清风 文案 浮生,你知道么 小唯重生过一世 第一世,你用一生守护小唯,却让自己片片消散 第二世,小唯为了用一生陪伴你,险些让自己魂飞魄散 而这一世,你不再守护我,不再记得我,那么请允许用我的一生。。。。 《双栖蝶 by 姬流觞》----《双栖蝶(原名:清风素影)》作者:姬流觞【完结】 [简介] 他,曾经重兵在手,平视帝位,一纸诏书风波万里。 她,秉性天生柔善,深藏不露,一夜惊变血染白衣。 他以为,这世上不过手足相残,高墙囹圄。 她以为,这一生只得挑灯看剑,无关风月。 他,心高气傲,志在庙。。。。 。

文案:

一句话:这是一个帅气,温柔,懂欣赏会赞美,对感情坚定的大杀器,被隔壁男邻居,悄无声气,一夕秒杀的故事!!。

行文风格:主人公第一人称,回忆录形式。

看文忠告:第一,怕蛀牙的朋友看文请慎重,文甜;第二,看完本文后,千万不要对男邻居上下打量,眼神不轨,欠揍。

一号主角“我”略禽兽,但也不要为二号主角“那个人”叫屈,他病娇。两个深爱彼此的人,且做死且做……咳咳。反正如果老天让我从他们中选一个,我是一个也不要,一个也惹不起滴。懂我在说什么吗?

两个人都爱疯了,药都不能停。

不要觉得文中的社会很魔性,我得告诉你这不完全是胡编乱造,留心一点,现实生活比我们想象的美妙得多……

内容标签:甜文 破镜重圆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主角:枭,夜莺 ┃ 配角:堕天使,蓝蝴蝶,画家等 ┃ 其它:主攻,纯爱

第一章

亲,你看到我的决心了吗?请放心的看,慷慨的收藏,让我看到你们的热情和响应好吗?

我搬到那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觉得有必要给大家讲讲我的邻居,当然不是都讲,毕竟我不是一个很擅长书写的人,我只讲其中一个,一个长得清瘦秀气的男人。当然,现在他不只是邻居。

先说我住的房子吧。四月初,我从上海回来,也没落脚的地方,只得住在旅馆里。老实说,我从来不知道成都的宾馆性价比这样差,不过我并不打算详细描述,一来这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二来,我总希望自己写出来的东西不那么低俗,起码内容上,能稍微干净一点。好吧,我只抱怨一点,那床单虽然白,可是那些爬来爬去的小黑壳虫就……倒是叫人很是羡慕他们的活力和自由。不过你也别叫服务生来帮你换一条床单了,因为小黑壳虫和白床单是配套的,如果你嫌弃小黑壳虫,又厌恶黄,那么你最好自己带着床单,就像幸运的我一样。

好了,不抱怨,但关于这种旅馆,我得向大家提几点建议,第一,千万不要打开厕所的门,更不要好奇问什么马桶的盖子是盖着的,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和我一样,带着防毒口罩去住旅馆的;第二,不要为了驱散臭味而打开窗户,说实话,从外面弥散进来的酸味更让人受不了;第三,早点睡,即便空气的质量也不高,床单也不怎么利眠,要知道,旅馆不隔音;第四,如果你的经济不那么紧张的话,不要在旅馆的选择上省钱,三星级及其以上才可能保证你不满时,有个温顺的服务生给你骂。

说实话,就在那几天,我差点忍不住变成杀人犯,小旅馆的胖子老板,他做服务生的小情人,楼上的一夜七次三匹郎,隔壁几个批次的高中生情侣,不得不说,他们让我怒火中烧,好在我的自制力还不错,又没人为他们的小命买单,否则哪怕是一毛钱,我也愿意做这笔生意的。

终于,我找到一个房子,我逃离了那个色彩斑斓,除了我,大家都很自由、很享受的小旅馆。中介公司的烫头女人说:“小区不错,是警察的安置房,治安绝对没问题,闹中取静,毗邻高等学府,紧挨购物中心,出门就是公交站地铁口,往左是三层楼大型农贸市场,往右是小吃铺,中餐馆,步行街。环境配套都没得说。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在成都,比得上这个小区的,都是‘处长’小区,其他的商业物业,哼,拍马也赶不上的。我给你选的是三楼,四室一厅里的一个单间,二十平,宽敞透亮,一千块一个月。水电气网,物管手续费等另算,再便宜也没有了,怎么样?”

怎么样?呵呵!好吧,尽管如此,我还是在合同书上签上了大名,用六千块妥协了,毕竟从那个小旅馆里逃出来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小区真是不错,门口就是一大片红花绿树,最讨人喜欢的就是楼下有一个凉亭,亭子四根柱子和园顶是植物藤编的,没错,是编的,是植物藤,而且那藤还长红叶红花,那种绚烂的美丽,不论是坐在亭子里,还是远远一望,就叫人心醉。虽然我不能邀请你来观赏,但你可以想象一下,我相信你也会和我一样的喜欢它。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门卫大妈也是一个很有格调的人,听京剧,看报纸,时不时拿起桌子上的一杯清茶品上一品,逗一逗玻璃缸里的两只老乌龟,真是慈爱得比警察还叫你安心。如果你已经在脑海里勾画出一个穿旗袍,梳圆髻的古典妇人,那么你就错得离谱了,你狭隘的思维,已经注定你不能完全感受她的美丽。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呆住了:红花飘到她的身边,落在桌子上,坠入了她泡茶的白瓷杯,脚边的电扇呼啦啦地拨弄她酒红色的卷发,和她波西米亚风格的长裙。她像是一个不被年龄和时代束缚的精灵,不,应该这样说,她是压制了年龄和时代的女神。我陶醉了,几乎不怎么主动和人打招呼的我,灿烂地笑着,向她问好。我将头上的鸭舌帽取下来,微鞠一躬,说:“美丽的夫人,下午好。”我至今清晰地记得那时的她酡红着脸,腼腆一笑。她竟然那样害羞,真是如栀子花一样的纯洁呢。

说远了,让我先跳过迷人的门卫大妈,讲一讲我的房子吧。

我的运气不错,房间虽然装修并不怎么好,但好在衣柜和书桌都有,特别是那张大床让我格外满意,值得一提的是,这里还有一个乳白色的梳妆台,虽然样式梦幻得像是芭比套装里的玩具,却让我有了留长发的冲动,没错,我太爱大妈的酒红卷发了,管他妈的,我要留长发。

我的房间是个次卧,右手边的房间暂时没人住,家具挺不错的,这让我有些遗憾,如果我添上几百块,或许就能……不,想想那张大床,我该感到满意的。我左手边的房间是主卧,住了两个女人,大妈说:“那……那两个……女生才……才大学毕业,在……在附近上班,她们……她们都……都没有……男朋友,你……你放心。”

你能想到我听到这番话的感受吗?我……我的心……都碎了!你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感受吗?我想:如果时间能够倒流五分钟,给我一个重来的机会,我才不管她们什么时候毕的业,在哪里上班,带不带男人回家,我绝对不会来找大妈聊天,我永远不找大妈聊天,就让她成为一个安静的美丽妇人,成为我心中那个气质独特,拥有无上魅力的存在吧,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出众的大妈,声音居然这样粗鄙,还是一个结巴!维纳斯断了四肢,大卫像瘪了胸肌,还有什么比撕裂难求的美更残忍!

大妈还想告诉我我左边的左边房间里住着的那个男人,但我太伤心了,再也不能愉快地听大妈的嘱咐,我低着头落荒而逃,错过了大妈焦急地想要告诉我的后续。好吧,我确实少了点耐心。我想,如果当时我能压制住伤心,再听上一两句,可能我接下来的几个月就不会过得那么辛苦,甚至差点精神失常,以及陷入恋爱的深渊。不过,现在我想通了,我不能埋怨大妈没有好听的声音,以至于让我太过伤心,从而错过那至关重要的消息,导致了解下来无数的事故和故事,毕竟上天是没有伙伴的,无聊的它就是喜欢安排这样的情节,我成了它的演员,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房间左边的左边,住的就是我要讲的那个室友,还记得我说过的吗,他是一个长得很清瘦,又十分秀气的男人。

第二章

我有没有告诉大家,我失业了?是的,我失业了,但那是另外的故事,一个悲伤到令人绝望的故事,在这里,我将不会提到半个字。因为我失业了,我有了不准照作息时间的权利,加上那段时间我很绝望,以及在小旅馆里没有睡过一个好觉,实际上我彻底颠覆了任何时间观,我以深度睡眠四十八个小时开启了另一种人生。四十八个小时后呢?当然是吃饭。出门左边就有数不清的饭店馆子,但是别忘了,那时候的我还很绝望,而且被打碎了大妈之美,觉得生活无一乐趣,在唯一的慰藉:床上,装死狗,也是很顺其自然,并可以理解的。

感谢大妈的温柔周到,她送了我一张外卖联系单。

吃了两份排骨面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我不得不扮演一个正常人。我吃完面,打算继续睡觉,但我不能让剩下的面汤留在屋子里,虽然闻起来挺香,但不利眠。我打算把面汤倒了,但这之前,我得知道垃圾桶在哪里。然后?你猜我发现了什么,是的,厨房十分脏。没洗的锅和一堆碗,水槽堵了,里面灰不拉几的不知道什么水,以及厚厚的污垢,差点没让我把排骨面吐出来,他妈的!我扭头就走,然后我来到了厕所,厕所又如何呢?一言以蔽之,我甚至以为这他妈是个杂物间!

最可气的不是这些脏乱差,而是厕所里贴着的,还散发着墨香的“告室友书”!上面写着什么?我告诉你吧,是密密麻麻的三十条,其中最刺眼的就是“请务必保持公用区域的干净整洁,共同维护和谐共租环境”“请保证个人房间卫生,不要招致蛇虫鼠蚁、异味,影响他人”。我恨不得冲到中介公司把那个烫头女人揍一顿,再勒令她另外给我换一个房子!但我失业了,住不起星级宾馆,更不能招惹是非,在警察局留下什么好的、不好的档案,而且我不打女人,所以我只能忍了。

幸好工作手套还剩下几双,口罩也还有两个,我才能坚持把这个魔鬼常驻的地方收拾一番。打扫完厕所和厨房,我觉得累极了,我甚至产生了幻觉,耳边一会儿是刷马桶的“咯吱咯吱”声,一会儿是抽水的“咣~咣”声,我觉得我的手还湿漉漉的,说不定一闻就是水槽的味道,总之,那是十分难受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它应该会成为第二难忘的黑色回忆。

你可能以为我的辛勤劳动并不是完全的痛苦,它至少会换来室友的感谢或者友好的问候,从而开启一段和谐美好的同租时光。不,没有。第二天,那两个穿着得体,画着看上去还不赖的妆容的女人,和我擦肩而过,甚至都没有主动向我打个招呼!如果你说这是女人的矜持,那也就算了,至少另外一个男人该有点表示吧,事实上呢?呵,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杂碎,他又把水槽给堵了!

在这里我要先向大家道歉,可能我在写这段回忆的时候,会忍不住骂上几句,但是请原谅我吧,现实中,我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我感念生活中的各种美,几乎从来不说脏话,现在回忆起来忍不住骂上两句,还请大家见谅。

我刚才说了,那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杂碎又把水槽给堵了,说实话,面对那漂浮着油花和菜叶子的水,我真是火冒山丈,我恨不得端着枪冲过去,一脚踢烂那扇黄门,把枪抵在那杂碎的脑门上,让他立刻马上滚去把水槽处理干净了,否则我立刻一枪打烂他的脑袋!我保证我会收拾好一切,我保证。

哈哈哈,说笑了,我说过,我的自制力还不错,尽管这样的想象很美好,但我还是能够克制把它变成现实的冲动。实际上,我在想象中构造的一切,总算让我忍下了怒气,但我还是不能去敲门提醒他,说:“嘿,哥们儿,咱们做事情得把后续处理干净,所以你必须把水槽疏通,并清洗干净。”为什么呢?第一:如果不必要,我不太喜欢主动跟陌生人说话;第二,对于引爆我怒火的人,我得避免和他面对面,毕竟愤怒的人最容易丧失理智,而我绝对不能去警察局给自己留下一份案底。所以,我不得不再次忍者怒气和恶心,去清理他妈的水槽。

可能是再一次清理水槽的刺激太大了,接下来的一周,我陷入了严重的失眠,并且毫无食欲。脆弱的神经和叫嚣的肠胃,勒令我每天的任务就是睡上一小会儿,吃上两口饭。天啊,我怎么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不就是清理了水槽吗,不就是失业了吗,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我是个坚强的人,我不能叫自己被水槽打败。在给自己做了许多鼓励和暗示之后,我终于决定穿上最能突显我身材和气质的黑色背心,迷彩裤,蔚蓝色的泡沫人字拖,戴上黑墨镜,上街去找一找能让我有吃上一口的欲望的东西。

毫无疑问,我失败了,少女们钦慕的眼光也拯救不了我的食欲。回来的我比出去时更难受。门卫大妈看见我,激动得更说不出来话了,“你……你……你”结巴了半天也没吐出一句完整的话,她曾经满是内涵的眼睛里,溢满了一种叫“这小子真帅”的惊艳,独臂维纳斯捧心变花痴,我只想问,还有什么美不能被打破,我还能被谁拯救?

就在我以为情况已经最糟糕的时候,事情变得更糟糕了。因为是周末,隔壁的两个女生出去旅游,屋子里就剩下我和那个堵水槽狂人。我已经够糟糕了,再让我见一次水槽被堵,我可能就真的没救了,所以我采取了最保守的策略:眼不见心不烦,我绝对不踏进厨房半步。

第三章

我说过,那段时间我失眠得很厉害,以至于午夜时分,我还坐在阳台上抽烟燃愁。然后呢?然后更操蛋的事情发生了。一辆拉风的机车老牛一样“哞哞哞”叫了一路,一个急刹停在了小区门口的路灯下,后座上一个清瘦的男人长腿一迈,正站在落花之中,他修长的五指取下头盔,桔黄的路灯洒在他身上,映衬他雪白的衬衣,把他清秀的五官渲染得更加迷人,连我都忍不住赞一句:想不到堵水槽狂人长得这么好,真是啊。我想,这样一个美丽又有气质的人,偶尔堵一堵水槽也不是什么不值得原谅的事情,哪怕那水槽搞得我神经衰弱。那一刻,我总算得到了救赎,我打算再欣赏一下路灯之下他的身影,修复一下神经,好歹叫我今晚能睡个好觉。

我说了,更操蛋的事情来了,上天就是见不得我好过。我当然知道机车前座上的是个男人,毕竟女人要驾驭这么拉风的机车,还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当那个人取下他的头盔时,我才认识到现实的残忍。

我敢发誓,那个男人绝对在五十岁以上!我第一次怨恨自己视力是如此的好,以至于我看见了他稀拉拉的头发即黑得不均匀,又白得不彻底,为什么不染一染呢?为什么要在皮衣里面穿衬衫,还打领带呢?为什么戴皮手套不取掉戒指呢?滚你妈的蛋!我本来可以告诉自己:这一切与我无关。但是,当如兰似玉的堵水槽狂人低头在那张老脸上一吻时,我才意识到我的世界终将沦为一片黑暗,我甚至听到我神经已经开始断裂:咔哒,咔哒,咔哒咔哒。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让高贵美丽的公主去亲吻丑陋难看的蛤蟆,如果这让人不能忍受的一吻是为了蛤蟆变成王子,凑成一个美丽的结局,他妈的为什么要他妈的让他妈的王子比公主还他妈的矮!!!喉咙里一甜,我甚至来不及吞下,温热的鲜血已经逆流而上。

这不是我第一次吐血,但这无疑是我第一次用吐血这种认输的行为来诠释愤怒的极致。我想我可能再也不愿意见到桔黄色的灯光了,我也不想买机车了,因为我再也不能想起今天这一幕,因为它对我伤害远远超过五个堵住的水槽!

然而上天还嫌弃对我的刺激不够。我觉得那首歌很对,上天是个女孩,而且我敢肯定是个上天是个以折磨人为乐的变态婊砸!

夜晚太他妈的安静了,以至于隔壁的丁点声音都像近距离爆破一样折磨着我的耳膜和脑神经。你不要猜测我听到了什么,因为无论你是否正确,都肯定无法理解我所受到的伤害。天知道我宁愿叫自己听门卫大妈讲一千零一夜,或者失聪,也不愿意听到接下来我听到的东西啊!堵水槽狂人的声音是那么魅惑,它让我仿佛看到了一只漂亮的雌海豚在性高朝后,跃出海面的香蕉形身体,滑如丝绸,在喉咙间缱绻,偶尔一声高呼,便成错落有致的乐章。男人的呻吟,他妈的!你猜得对,我被这声音勾引大发了!我失业了,但我现在又拥有了一杆相当炽烈的、可观的、叫人欢喜、叫我悲伤的好枪!天呐,它甚至随着他的声音跳动!我操他妈的!

或许我该高兴,该感谢堵水槽狂人,虽然他给我带来了许多让我很不舒服的经历,导致了我神经的衰弱和毫无食欲,但他的声音帮我找回了一点很重要的东西:欲。

没错,我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体验了,难耐的体验,你懂的。

他的呻吟如此完美无缺的表达了他的享受,足够我那颗死寂的心和曾经同样死寂的“枪”爱上它。我想,如果他只是我一个从未谋面的邻居,我可能会用最浪漫的手段去追求他,然后得到他,让他得天独厚的嗓音,在我的努力下,吐露出最让人沉醉、能勾起无限火热的单音节词,且为我吟,多好啊。如果我终于还是看见了那被路灯加成的他如兰如竹的身影,我想,我会爱上他,没错,我会爱上他,我会失去一切武装和技巧,像毛头小子对待初恋一样,他就是我这只蜜蜂唯一的花朵,就是我这根孤独的磁条的另一个磁极,是唯一能释放我作为阳的威力的阴,我会小心翼翼地和他拼凑完美,力图圆满。

你知道的,我很在乎那个黑白狗,就是那个皮衣里面穿衬衫,打领带的黑白狗,我甚至为他吐了一口血。他的存在像是一个生锈的牢笼,把发生玄妙反应的可能杜绝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让我这样告诉你吧,如果你是个正常的小子,你看到了你的初恋,绯色的大床上?无数的花瓣上?公园的树荫下?沙滩上?足球场中心?或者公交车上?随便什么地方,你自己决定吧,总之她躺在那里,一个最能刺激你欲望的地方,以一种叫你看上一眼就鼻血长流的方式衣衫半解,你已经整装待发了,你就要扑上去,然后呢?然后你发现她的如痴如醉是因为她正在和别人“交流”。

【趣邻记—清风一两】(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趣邻记—清风一两】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