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

时间: 2018-03-18 21:52:09

【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

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

【简介】:【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轻薄帝师- / 火小炎 着 书籍介绍 负清风,十六岁。 扶风弱柳,肤如凝脂,号称雪国冰城第一美男子。威武大将军之子,胸无点墨,手无缚鸡之力,样样不行。 负清风,二十岁。 二十一世纪最年轻考古学家,博览群书,尤其对于古代兵书有特殊的癖好。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武林盟主是清白的 by 轻薄的假》----《武林盟主是清白的》作者:p薄的假象 文案 史上最年轻的武林盟主总是时不时传出丑闻,调戏了哪家的娘家妇女,赌场赌钱输得只剩内裤,到酒楼吃霸王餐被抓到现行各种各样的传闻让盟主的声誉受到了严重的损害。盟主十分苦恼,因为这些事都不是他做的,而是别人易容成他到。。。。 《重生之嫡亲贵女 by 火小暄》----《重生之嫡亲贵女》作者:火小暄【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内容介绍: 前世的丁紫,是文武双全的嫡亲大公主,惊才绝艳不输男儿,和亲路上被刺而亡。 今世的丁紫,身为侍郎府嫡长女,被姨娘设计气死。 于是她在一群吵闹谩骂指责中重生而来,她,誓要改变现状!!! 姨娘各个心肠狠。。。。 。

  轻薄帝师- / 火小炎 着

  书籍介绍

  负清风,十六岁。

  扶风弱柳,肤如凝脂,号称雪国冰城第一美男子。威武大将军之子,胸无点墨,手无缚鸡之力,样样不行。

  负清风,二十岁。

  二十一世纪最年轻考古学家,博览群书,尤其对于古代兵书有特殊的癖好。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有两个 爸爸,同人之女。

  穿越成为第一草包的将门独子,将会发生怎样的碰撞?

  …

  一朝科举,绝艳重生,成为雪国史上最年前的帝师。

  皇宫之内,皇子无数,美男如云,堪比花娇。

  那个沉稳睿智的太子,一见她就面容染笑。

  那个冷酷如冰的二皇子,一直以戏弄她为乐。

  那个温润如水的三皇子,每日端茶递水无微不至。

  那个美如妖孽的四皇子,一看到她的眼睛就死死地盯住不放。

  那个不食烟火的五皇子…

  难道她真是倾国倾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她是男子,这里的人难道如此之开放,能接受同性之爱?

  一日——

  五位皇子即将为出征的她践行,扑通一声将她丢进了温泉池…

  “老师,你的衣服湿了?还不脱么?”

  “老师,你的皮肤比女人还好,比老四还好呢!”

  “老师,你怎么脸红了?”

  “呀!老师哥哥你的身子怎么和我们不一样啊…”

  正文 楔子 负清风

  雪国冰魄城

  黄昏雪后,绵绵白雪装饰着整个冰魄城,琼枝玉叶,粉妆玉砌,天地之间皓然一色。

  细细的雪花仍然纷纷扬扬的飘洒着,冬季的寒冷却逼不退人们的对雪得热情,街道上三三俩俩的聚集在一起, 堆雪人,打雪仗,白发黄口,年轻男女,大雪后的街上很快惹热闹了起来

  从四条道路驶出四辆马车,同时抵达了四岔路口。

  其中,西方而来的马车用的两匹枣红骏马,马车外的装饰亦是以亮眼的红色为主,在整个雪地里显得尤为耀眼 。北方而来的马车则是两匹通体黝黑的千里良驹,马车的装饰是亲王专属的墨蓝色,一看知便是皇亲贵族。南方而来的 则是两匹棕色的骏马,无需言明,只瞧着马车外悬挂的御赐金铃,便知是金科状元司徒伴君。

  就属东方而来的驾挽两马最为吸引人,虽然通体雪白,几乎与白雪融为一体,银色的马车装饰犹如冰雕玉砌一 般玲珑剔透。

  驾车的小厮都是一怔,马车戛然而止,八马并头而止!

  骏马的嘶鸣声,陡然间划破了雪后温馨快乐的氛围,路人都反射性的望了过来,在瞧见那四辆马车时都是一震 ,继而都有些兴奋的围了过来

  通常看到这四辆马车聚集的时候,就一定会有好戏看,虽然这戏已经看到了十多年,冰魄城的人却从来不嫌腻 ,原因有二,一是赶热闹,二么,就是为了一睹雪国第一美男的风姿!

  在看到那三辆马车之后,银色马车上驾车的小厮就立即警觉起来,看起来不过十五六的年纪,倒也生的眉清目 秀,只是此刻,双手正死死地握住缰绳,有些轻颤的开口,“公……公子……”

  “何事?”马车内传出一道清润的声音,宛若溪水流过,很是动听。

  若不是知道,实在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男子之口。

  “公子,我们又遇到……少将军小王爷他们了……”小厮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每次遇着他们准没好事儿 ,公子都被他们整过那么次了,连他都寒心了!不过,公子实在是太较弱了,比女子都较弱,才更叫人心疼!

  公子明明不去招惹他们,他们却还偏偏要来招惹公子!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什么?!”马车内的人显然也吓了一跳,连气息都有些紊乱起来,“马统,我们现在便回去罢!”

  叫马统的小厮正**点头,看到那逐渐包围过来的三辆马车时,垮了了脸,“公子……我想,已经来不及 了……”

  都欺负公子欺负了十五年,竟然还没欺负够,真是当他们公子好欺负啊!不过,公子的确太好欺负了

  “那……那怎么办啊?”马车内的人显然慌了,清润的声音都焦急的带上了哭音。

  “……”马统无言以对了,十年了,每次不都是被欺负的料啊!还能怎么办?要怪只怪夫人将公子生的太较 弱了,护国大将军之子竟然手无缚鸡之力,唉……武的不行也就算了,竟然还对琴棋书画没有任何兴趣,其实这也完 全遗传与老爷啊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他家公子啥也不会,而且胆子还特别……特别的小。

  “咦?这不是负大将军的公子么?怎么,这也是出来赏雪的?”墨蓝色的马车车帘被掀开,露出一张俊美的面 容,只是眼神太过阴沉,唇角的笑意也完全是嘲讽的,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阴邪。

  故意夸大的声音,自然地将其他两辆车里的人也吸引了出来,皆是掀开了车帘,一前一后开了口。

  “负清风,你也不怕把你那副女儿家的身子骨冻坏咯!小胳膊小腿的别弄折咯!哦,对了,还有一件事儿,我 要告诉你来着,过几日我就要领旨驻守边关了!”开口的这是雪国少年将军少守城,父亲少老三与负老大同样是护国大 将军,不过是一个左将军,一个右将军。

  左将军负老大,右将军少老三,这两个是名字,乍一看还以为是外号,其实都是斗字不识,才叫了这么个名儿 。

  这两个老将军可是一直叫着劲儿,从年轻到年老,再到下一代。偏生,负老大生了个羸弱的儿子,文不能文, 武不能武,叫雪国上下看了笑话,除了一张脸,几乎没有优点。

  在雪国之中,名声显赫,第一美男子,第一草包,并列齐驱。

  “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酸秀才,虽然是状元,也是出口成酸,特别是对于司徒伴君所嫉 妒的负清风来说,口气更是酸的不得了,“听闻负公子最近勤读诗书,也吟两句让伴君开开眼界如何?”

  按说,负清风已经没什么可让人嫉妒的,除了显赫的家世,除了那张脸,恰巧司徒伴君嫉妒的就是这两样,状 元他是数载寒窗苦读所得,至于脸,他自认为是雪国第一美男子,却被排在美男榜第十名。

  (注:诗句引用宋·杨万里《观雪》此后,都是引用古人诗句,不再注明,因为古人已经作古。)

  “清风参见小王爷,状元爷有礼,守城兄有礼。”马车内传来清润的男子嗓音,宛若冰雪初融般沁人心脾。

  “吆……我说负公子啊,连个面儿也见不着,你这是行礼么?”雪国最纨绔的小王爷雪中跃挑眉阴笑,一条 腿不安分的伸出来敲在小厮的肩膀上,手中捧着丝绸包裹的铜质暖手炉。

  “虽然负老将军是一国功臣,但是负公子你可是一介布衣,见到小王爷必是要跪拜之礼的,怎么连这些基本的 礼节都不懂么?”司徒伴君不由得趋炎附势。

  五大三粗,同样胸无点墨的少守城就不管那些,只捡痛处说,“老子现在可是少将军,负清风你可什么都不是 ,还不出来给小王爷跪下!”

  “公子……”看这阵势,马统有种想要带着负清风逃跑的冲动,他们这分明是侮辱人!

  负清风一向胆小,对于他们的欺负也从来都是敢怒不敢言,默默承受,只好掀开了车帘,一时间一张清润如玉 的容颜显露出来,肌肤若冰雪,眼眸如点漆,唇若涂朱,纤瘦的身上穿着一袭白裘,被小厮扶下马车,整个人伫立在冰 雪之中,姿容胜雪,生生的将冰雪的光华压了下去!

  最让人迷醉的是他身上那种纯净温润的气质,只是那么一站,就将所有人的目光尽数吸引了过去!

  只是盈盈一礼,微微俯身。皇宫他还不曾去过,除了父母,他还不曾跪过任何人。这么多年来,虽然他们常常 欺负他,却从未叫他下跪,今日突然叫他下跪,他是断然做不来的。

  虽然时常都能见到负清风,但是在这冰雪之中看到此等姿容,三人还是不免一怔

  若是女子,他们定是不会如此欺负于他,可他负清风偏生是个男子,这也怨不得他们了,堂堂男儿竟然如此脂 粉气!

  这样的想法不禁吓了自己一跳,再看着这样的负清风,雪中跃不免有些气恼,穿着金丝软靴的双脚用力的蹬在 了车辕上,“负清风,本王得话对你是不是不管用啊?叫你跪,你没听到么?”

  雪地之中的白色身影微微一颤,反射性的后退了几步,“小王爷,我……”

  “你?你什么你,还不给我跪下!我今日偏叫你跪!”看着那张怯怯的小脸,愈加的惹人怜惜,不知为何心中 的气闷更深,足下一点,施展轻功飞跃而起,直直的朝雪地里那抹身影而去!

  负清风听到衣袂翻飞的声音,蓦地一惊,抬眸一看,便急急的后退起来,如墨的眸子闪动着恐惧的光芒,直至 退到了环城河畔,脚下悬空,整个人往后一仰,嘭的一声落入了冰冷的河水之中

  二十一世纪

  城S大

  春天的校园百花盛开,鸟语花香,安谧的氛围被一阵铃声打断,几乎在刹那间,各种涌动的声音划破了宁 静

  负清风收拾了课本下了楼,到了放学时间,没有回办公室,而是到了校园一角的竹林里,这里的竹林四季常青 ,她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坐在这里看书,宁静清幽,又没人打扰。

  刚坐下翻开课本,忽然发觉身前多了一抹身影,带着平光眼镜的眸子微微眯起,看清了眼前一张动人的面容, 墨色的碎发丝丝缕缕的遮挡着深邃的眼眸,那里面涌动着一种莫名的东西,红润的唇很薄,尖尖的下颚很像漫画里的角 度,如果不知道,肯定以为她是男孩子。

  负清风微微一怔,是她?S大的风云人物,校乐队的主唱,唱歌很好听,她听过。全校的女生几乎都喜欢她,估 计将她当男生喜欢了,曾经因为性别的问题引起纠纷无数,伤了无数女儿心,粉丝数量非但没有减少,还急剧增加。

  不过,她似乎不是她的学生,她只是被请来偶尔讲几堂课而已。

  微微扬起唇角,一抹自然亲切的笑意溢出了出来,“同学,有事吗?”

  “老师,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作为女孩子一米七五的身高已经很高,这么微微倾身,显得更为修长,声音 低低柔柔的,很是动人。

  负清风微微扬眉,出于礼貌合上了书本,点了点头,“你问吧。”

  “如果很爱一个人,该告诉她吗?”深邃的眸中有某种光芒一闪而过。

  爱?负清风听到这个字有些讶异,她的爱是喜欢吧?她才二十岁,不是老古董,很支持谈谈健康的恋爱,“只 要你是真心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打断了,“我很真心……”她忽然笑了,那种让人无法抗拒的笑,在负清风意识不对劲 的时候,她忽然倾身靠近她,“老师,我喜欢你!”

  负清风呆住了,平光眼镜后的眸子一点点的瞪大,唇上忽然覆上柔软的触感,那张动人的面容无限的扩 大

  正文 第一章 ̄ ̄女扮男装

  “公子!公子,你醒醒啊!快醒醒……公子,求你了,你再不醒来,我也跟着你去了……呜呜……”

  是谁?是谁在说话?头,头好痛

  负清风只觉得整个人很冰冷,很沉重,整个人都僵住了一样,难动分毫,终于费力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前的是 一张少年的脸,很陌生,她确定她不认识他,满脸泪痕,看到她醒来似乎怔住了,眸中染上了兴奋的神采,一把将她紧 紧抱住了,“公子!?公子,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这……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公子?公子是在叫谁?

  那个胆大包天吻了她的女人呢?她怎么会忽然到了这个地方?这是哪里?

  视线望去,都是一些布衣长衫,黑压压的人群很是拥挤,远处是满目的白色,这才发现自己很冷!整个人像是 被冷冻了一样,身子都不禁轻颤起来

  这些人的服饰,发式怎么都那么奇怪?好像在拍古装戏一样?

  忽然间被紧紧抱住,还是陌生的的称谓,让负清风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分不清是梦是还是现实

  环城河畔,几艘马车停在岸边,马车旁站着几抹身影,在看到岸边的少年醒来之后,隐隐松了口气,虽然平素 里喜欢欺负这个草包公子,但若真的将他弄死了,他们也吃不兜着走!谁叫这个草包是护国将军的独生公子呢?

  围观的人群也是纷纷松了口气,指指点点,瓮声议论开了。

  “瞧瞧那张俊美的脸都被冻成什么样了?这可是大冬天!”

  “负公子果真是雪国第一美男子!如此模样都叫人移不开视线……”

  “也就只是美了,看那身子骨,再不回府去,都不知还能不能熬得住?”

  “一个堂堂男儿,怎会像女子一般的较弱……”

  这些话都一字不露的听进了负清风的耳中,这些人是在说她吗?公子?少爷?她明明是女人,怎么会成了他们 口中所谓的公子?

  由着小厮将她扶起来,架上了马车,另一件干爽的狐裘立即盖上了身上,眼前是一张担忧焦急的脸,“公子, 你先撑着点,我们马上回府!你一定要撑住啊……”

  马统急急的放下车帘,驾车离开,这一次并没有任何人阻拦。

  直至那辆银色马车渐渐消失在茫茫白雪之中,立于岸边的三人才猛然回过神来,雪中跃微微蹙眉,“你们说, 这小子该不会有什么事儿吧?”他怎么觉得他方才看起来有些傻傻的?

  少守城此刻脑海中全是负清风方才落水之水青紫的小脸,心中不免有些担忧,“说不准……方才已经那样了 ,他竟然没哭,真的很诧异!”

  平素只要一欺负他,那小子绝对会哭的稀里哗啦的,比女人都还能哭

  今日比哪次都惨,竟然愣是没掉一滴眼泪,不会是被湖水冰傻了罢?

  “希望他没事……”司徒伴君担忧的是自己的前程,毕竟负老将军在朝中的实力不可小觑,而且皇上对其敬 爱有加,当年可是与皇上并肩作战,是雪国的开国元老。负老将军可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

  而此刻,马车内的负清风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掀开帘子望向窗外,青砖绿瓦,檐牙高啄,毅然一副古装电视剧 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当即有些傻了,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立即痛的子龇牙咧嘴,好痛!

  天……这一切竟然是真的!?她是真实的存在与这个世界里,可是她明明……明明在竹林里看书…… 呃……不是,是被一个女孩子给亲了!然后呢?然后,她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儿?不会吧,难道,这就是现在图 书馆里多到泛滥的穿越?

  精神上的震惊,已经让她忽略了上的痛苦,一路上的哀叹纠结,事实证明,她真的穿越了

  马车戛然而止,负清风一个没注意差点被摔出去,还没稳下神来,眼前的车帘就被掀开,一张素色的物事儿就 直接盖了下来,将她整个人包裹在里面,干爽柔软的触感……是棉被,随即被抬了进去。蜷缩到一起才发现,整个人 竟然冷的像块冰,当即哆嗦起来,被抬进了房间轻柔的放在了地上,随机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很快身旁就安静了下 来

  正疑惑着,门外传来了小厮的声音,“公子,你赶紧进温暖水里好好暖暖,这么冷的天别冻出病来了……”

  负清风听到温泉水三个字,立即掀开了包裹的棉被,视线之内皆是白色,也没有时间打量什么,赶紧脱了湿透 的衣衫就进了温泉池中,一进去便被温暖所包围,整个人长长地舒了口气,“好暖……”

  直至身上的冰冷一点点的被驱散,才将视线转移到了四周,琉璃墙,四面都挂满了白色的轻纱,温泉池底是温 润的滑腻触感,应该是玉石质地,门口摆放着薄纱屏风,上面是精致的刺绣,一副荷花图,墨绿粉红很是好看。

  真是够奢侈的……负清风不禁想到,感觉到肩膀有些微凉,不自觉的伸手环抱住自己,这一抱就发现了异样 ,低首一看,水中模糊的身体轮廓,分明……分明是个女子!

【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轻薄帝师 by 火小炎】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