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栖蝶 by 姬流觞

时间: 2018-03-18 16:51:41

【双栖蝶 by 姬流觞】

双栖蝶 by 姬流觞

【简介】:【双栖蝶 by 姬流觞】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双栖蝶(原名:清风素影)》作者:姬流觞【完结】 [简介] 他,曾经重兵在手,平视帝位,一纸诏书风波万里。 她,秉性天生柔善,深藏不露,一夜惊变血染白衣。 他以为,这世上不过手足相残,高墙囹圄。 她以为,这一生只得挑灯看剑,无关风月。 他,心高气傲,志在庙......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千里东风一梦遥 by 姬流觞》----《千里东风一梦遥》作者:姬流觞【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内容提要 一个新郎,两个新娘。夫妻交拜时的等边三角形,我却对着另一个人的方向 我忘记了自己来自何处,也忘记了那一世的恩怨纠缠。 置身这个世界的朝堂、江湖,我没有一技之长,只有求生的欲望。 我和洛玉箫有着得来不。。。。 《清秋大梦第1部 by 姬流觞》----《清秋大梦》作者:姬流觞【完结】 《清秋大梦(1)》 为故事的开篇,一个是清朝的怡亲王,一个是21世纪的律师助理,一串神奇的水晶将他们回到康熙年间,穿越百年的爱情故事由此展开, 一场清秋大梦,一个幸福童话。无分地位身份,无分时间老少。幸福需要两个人的努力,。。。。 。

  《双栖蝶(原名:清风素影)》作者:姬流觞【完结】

  [简介]

  他,曾经重兵在手,平视帝位,一纸诏书风波万里。

  她,秉性天生柔善,深藏不露,一夜惊变血染白衣。

  他以为,这世上不过手足相残,高墙囹圄。

  她以为,这一生只得挑灯看剑,无关风月。

  他,心高气傲,志在庙堂。

  她,随风逐浪,心在天涯。

  疏疏天意,茫茫粟尘,相逢相离,相聚相伴,终有一日——

  他,愿放下庙堂,随她浪迹天涯。

  她,愿远离天涯,陪他身陷庙堂。

  缘定,已三生。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看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塞外相逢第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承接转合的地方,以前写的太快,临时想不起来就转的比较生硬,经不起推敲。这两天比较忙,只能开会的时候抽空翻出来看看倒是比较有利于做这种修改。情节没有变化。后面是完全修改了,因为找不到原文了-……-!!!!!康熙五十七年,十四阿哥胤祯被封为抚远大将军王,征讨策旺阿拉卜坦。服饰舆征视同皇帝亲征。一路招摇,向西北而去。

  浩浩荡荡的大军整齐有序的向西北进发。这毕竟是胤祯第一次正式带兵,并且后面有皇阿玛和诸位哥哥的眼睛,胤祯的心里总是绷着一根绳儿。眼瞅着快到陕西地界了。四哥说他的奴才年庚尧可以帮自己处理些粮草的事情。想起离京的时候,一向不冷不热的四哥也鼎力相助,兄弟间平常斗是斗,但是谁也不会不张眼的动这真格儿的事情,尤其是象四哥这样的人。眼看给养问题可以解决,胤祯松了一口气。

  处理完最后一个公文,贴身的哈哈珠子低着头端上来一碗热。抬手喝了,让所有的人下去,大帐里悄无声息。

  胤祯环顾了一下四周,得意之情油然而起。自己也算是三十而立了。往日躲在兄长们的光辉下面,充当应声虫,如今自己也站了起来。况且,这次“代朕出征”已经不止是打一场仗那么简单了。宫里传出消息,当初皇父拟旨时,马齐曾经问,大将军王是什么爵位?据说,皇父“笑而不语”。这意味着什么?有什么爵位是不可说的?在他们兄弟之间,不就是老二呆了几十年的那个位置是不能说的嘛!想到这里,胸中豪情陡涨。当此之时,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老十三,又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天威难测啊!

  牛油烛火呼呼的燃烧着,隔绝了帐外的寒冷。胤祯的心里也象有把小火苗在呼呼的烧着,总想找个凉快的地方呆会儿。信步走出金顶大帐,侍卫赶紧为他披上紫貂锋毛大氅。胤祯挥挥手,阻止人们过来,自己一个人在营地里散步。侍卫们蹑了手脚悄悄的在后面跟着。胤祯回头看看,见他们停住了脚步,玩儿心大起。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起先还慢慢的走着,一个闪身,就像小时候在宫里,和老十三他们玩儿捉迷藏一样轻轻的躲了起来。看着侍卫达尔海率领众人焦急然敢声张的寻找,胤祯掩嘴一乐,向着相反的方向绕过去。想着和达尔海走个对脸儿,吓他一跳。

  “站住!”冰凉的铁器架在脖子上,胤祯没有反应过来。只听一个略显粗豪的男声压低了嗓子冷冽的说:“有没有看见一个黑衣男子?嗯!”拿东西的手紧了紧,脖子上冷风飕飕的,充满了威胁感。胤祯本能的抬高了头,斜眼一看,眼前是两个一身黑劲装的男子,看身形,一个略微胖些,另一个矮些。

  主帅在自己的中军大帐被劫持了?!或许事情来得太突然,太让人――尤其是胤祯这样养尊处优的皇子――无法相信。所以,他并没有吓晕,相反,他相当的愤怒!

  “没,没有。”胤祯心里火冒三丈,但是脖子上的凶器比他厉害。

  哼,身后的胖子冷哼一声。矮子说:“那家伙也忒滑了。大哥,做了这家伙,我们再找找。”手一指胤祯,眼睛已经看向别处。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那人勒着胤祯肩膀的手臂一紧,胤祯几乎可以感觉到他胸膛肌肉的转动,冰凉的死亡的刀刃象最钝的菜刀开始割裂他的脖子,那一瞬间,胤祯才相信――自己要死了!恐惧象兜头的暴雨盖了下来,令人窒息。

  “当――”清脆的碰撞声在空中宛如水波荡开。几乎同一时间,胤祯寻到一丝缝隙,翻拳亮肘向后一顶,人如箭一般的斜冲出去,矩滚了三四下,才停了下来。

  抬头一看,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个瘦削的黑衣人,和那两个人战在一处。这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就听那个瘦削的黑衣人突然亮开嗓子喊到:“来人那,有刺客――”

  胤祯只觉得眼前一,手上一紧,踉踉跄跄的被人拽着跑了起来。耳边叽里呱啦,霹雳噗隆的响起了锣鼓声和人们的惊叫声。整个大营象炸了锅一样。

  那人拽的很紧,胤祯不得不跟着他乱跑。只见他东一钻,西一蹿,明明看见有人迎面过来,就那么一闪,转眼就没了人。有几次,胤祯甚至还看见了达尔海!

  “小兄弟,连累你了。这里应该很安全了。谢谢你。”两个人终于跑到一个地方停了下来,瘦削的黑衣人说道。胤祯气喘吁吁的弯着腰,听了他的话,咧着嘴,强撑着抬起头来看。那人气定神闲,双手抱胸站在那里。一块黑巾蒙着面,只留下一双眼睛。可惜,胤祯累的两眼发,根本炕清什么。不过,这里――他很熟,是中军大营。

  看那黑衣人要走,一伸手――只抓了个衣角。胤祯一手撑着膝盖,一手抓着人家的衣角,弯着腰,断断续续的说:“英雄留步,留步!呼,呼,呼,呼!”

  那人好脾气的转过身,等着他说话。胤祯歇了一会儿,直起身来,看见自己还抓着人家的衣角,不好意思的缩回来,说道:“现在恐怕盘查甚严,英雄就这样出去,恐怕很容易被认出来。”那人看看外面,松脂火把已经把这里照的如同白昼。不觉皱了皱眉。

  胤祯说道:“不如去我的帐里换件衣服,也,也好出去。”

  其实胤祯心里极为搓火。转瞬之间,就经历了生死,时间之短并没有让他对死亡产生多大的恐惧,反倒觉得自己一个堂堂皇子,被江湖人挟持着,或者拽着没命的逃跑,非常的没有面子。与其说他觉得幸运,不如说他现在觉得羞耻的很。恨屋及屋的把眼前的这个救命恩人也算在了里面。

  他有他的道理。在胤祯看来,自己是堂堂抚远大将军王,应当赏罚分明,就算你救我一命,也抵不过擅闯地之罪。事实上,他根本就是恼羞成怒,迁怒于人。想着把人家诓进大帐,然后抓起来。可是脸上还是无比的诚恳。

  那人看了看胤祯,又看看外面,说道:“你的营帐?”

  胤祯紧张的看着那人,等她点头。那人仿佛陷入了沉思……

  突然,那人一伸手,胤祯猝不及防,只觉得身上一僵,竟然不能动了。难道这就是侍卫们私下议论的“点穴”?

  那人伸手碰到胤祯腰间的黄带子,轻轻“咦”了一声,抬眼看看他。胤祯这才觉得,这个人看着高,实际站直了也窘自己的嘴巴。若不是方才他出手突然,自己和他打一架也未必会吃亏。心里更觉得受了侮辱。

  那人收回碰到他腰间的手,问道:“你是宗室子弟?”看来他对这些并不是很熟。胤祯心里暗自合计,嘴上一点也不慢,说道:“啊,是啊。此次奉皇命出征青海,讨伐策旺阿拉卜坦。刚才承蒙英雄相救,请到我营帐一坐,让我聊表寸心。”

  那人的声音带了几分江南的绵软,但是好像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说道:“哦,又是打仗!难怪你有自己的营帐。是我多心了。不过,坐坐就算了,你能给我找套衣服么?”伸手解了胤祯的穴道。

  胤祯这才明白,刚才他是要脱自己的衣服。连忙说:“我营帐里有。不过,这里一会儿难免有人,不如我那里方便些。如果不介意,英雄请随我来。”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外面的声音已经渐渐变得有秩序,那人微一颌首,随着胤祯前行。胤祯有意让众人知道,带着黑衣人就向灯火之处走出,那人稍有犹豫,可是已经阑及了。有士卒见有黑衣人随着胤祯一路走来,不由大惊失,又不敢妄动,早就飞奔报给了达尔海。

  黑衣人见此情景,一个跨步,上前挽住胤祯说道:“小兄弟,麻烦你慢点走。我有点累了。”

  胤祯本想让达尔海抓住他,先给个下马威,询问清楚他们的来历,自己再露面。到时,自会给他甜头。没想到,那人也不傻,又抢先一步悄悄的挟持住他。胤祯不知道自己腰间顶着硬邦邦的东西是什么,猛然间想起了方才那两个黑衣人,也不过是说话间就差点要了他的命,这才感觉到真正的恐惧,有些后悔小瞧了这些江湖人。身子微微一僵,慢慢的前行。

  达尔海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就看到这副情形。也不敢大声说出主子的身份,众侍卫呼啦散开,围在周围。

  那人在胤祯耳边说:“你的来头还不小。看来,我是没福气穿你的衣服了。这样吧,你现在送我出去,如何?”虽然是询问的口气,手上暗暗使劲,由不得胤祯拒绝,两个人向外走。

  一步步挪着,对面的人一步步退着,营盘里分外安静。突然,胤祯觉得手臂一紧,只道那人动了杀机,心中一凉,媚闭上了眼,等着后面的刀子捅进来。仿佛过了一百年,后面没有丝毫的动静。

  只听耳边有人一声轻咳,紧接着手臂一热,胤祯睁开眼,侧头看去,臂膊上有一块深的液体。那人微仰了头,说:“得罪了。回去请你的夫人帮你洗吧!”说完,不再看他,依然牵了他向外走。

  刹那间,胤祯明白,这个人身上带伤。心里有了主意,脚下走的更加谨慎。虽然紧张,但是已经没那么恐惧,胤祯甚至可以看清她额角细密的汗珠。

  两人走着走着,那人突然扭过头来,说道:“你赢了。”人已经软弱无力的倒了下去。

  胤祯在大帐踱来踱去。那人已经高烧七天了,太医说,她是身中剧毒,又有外伤,全靠了内力精湛,一直没有倒下。那天已经是油尽灯枯。幸好自己这里有解毒的药,里外兼治,竟让她捡回一条命。

  想不到叫自己小兄弟的人,竟然是个人,看样子还没有自己年长。胤祯看看上沉睡的人,思路回到了另外两人的口供上。原来她竟然是九哥提过的江南三十六舵总镖头长子的夫人。半年前,听九哥说那个儿子被媳杀了,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总镖头设下三万两的赏银要她的项上人头,如今已经涨到三十万两,却无人认领。

  看看手里的资料,这个丫头不过是江南一个普通富商的儿,明明自幼就体弱多病,然知道什么时候,又从哪里,学了一身的功夫。亡命江湖后,身手之高令人咋舌。胤祯把玩着手里的碧玉萧,吹了吹,音一般,还不如他府里收藏的,不过是个乐器而已。看看手柄处,还是新的,应该是新换的。象她们这种亡命之徒,杀人杀的手都软了,何况兵器。不过听说这萧里内藏软剑,只是不知道机关在哪里。资料说这丫头萧剑合一,使得神出鬼没,杀人不眨眼;加之人长得秀气,却只以男装示人,短短数月,便得了“玉面修罗”的雅号。

  “玉面修罗白素素!”胤祯看着昏迷中的人,喃喃的念道,“敢要挟本王的,除了死了那两个就只有你了!”若不是别人说她是的,光看这锃亮的脑门子,真以为是男的。有点不置信的轻轻滑过剃发的地方。几天没理了,新长的头发茬有些刺手,摸上去麻麻的。这竟然也是人?!

  胤祯突然一笑,食指中指一并,嘣的一声,轻轻的弹在她的头上。看上的人毫无反应,得意的振振衣服,出去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身后传来声音:“你是谁?”

  她醒了。

  “这么说,是你救的我?”白素素半坐在榻上。胤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听她问得,便说:“好歹你也救过我一命。用你们的话说,算是扯平了。”

  白素素摸摸头,正好是刚才胤祯弹过的地方。胤祯想,难道弹重了?就听白素素继续说:“你是皇子,千金之体。我一个普通百姓,不敢和您相比。十四爷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

  胤祯好整以暇的呷口茶,这才不紧不慢的说:“你是玉面修罗白素素。江南三十六舵的总镖头悬赏三十万两白银取你项上人头,无数贪名图利之人追杀你整整七个月,死伤无数,而你至今仍然活着。这怎么算普通呢?”

  白素素不语,微闭着眼睛休息。胤祯停了停,见她这般表情,只好继续说:“现在外面都知道,白素素挟持大将军王,目前关押在军营里。那总镖头在我们兄弟随皇父南下的时候,照顾的甚是周到。现在,我九哥的书信已经到了,要我办了你。可是你又救过我,我不能不报恩。你看我该如何是好?”

  白素素睁开眼,看着胤祯。胤祯迎着看过去,竟然发现一丝戏谑和了然的清明,仿佛自己想要延揽她为自己效命,却要她自己讲的意思已经被看透了。不由得尴尬的低下头咳嗽一声。再抬眼,白素素已经闭上眼睛,恢复原来的样子。

  胤祯心里恼火,喝道:“我若是现在就把你送出去,外面等着人一拥而上,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得!”

  白素素这才睁开眼睛说道:“如此,谢谢王爷还没有送我出去。不过,我现在行走吃力,待会儿,王爷真想让我走的话,烦请派两个人,搀扶一下。”声音宁静平和,仿佛所议之事,根本与人生死无关。

  胤祯细细瞧去,在她合眼的刹那捕捉到一丝疲倦和无谓,心中竟有几分怜悯。口气也软了下来:“本王既然救了你,自然不会让那些人再欺负你。不过,这军营你是出不得了。前一阵子,红帐那边死了个人,和你的身量差不多,我已经派人收拾交给九哥的人。你救过我,他们不会细查。只要你留在我身边,本王自可保你平安。”胤祯知道白素素武艺高强。九哥平素为八哥笼络了不少江湖人士,甚至四哥也会和一些三教九流之人交好。自己就不能各人等收罗一些吗?只不过这个白素素声名太恶,必须隐藏起琅得用啊!

  白素素闻言,说道:“多谢王爷抬爱了。素素自入江湖以来,恶名昭彰,实在不敢有辱王爷令名。只是王爷救我一命,使我得以脱离苦海,心中不胜感激。若王爷信我,我自会在暗中保护王爷至西宁无恙。其他的,就恕素素不能胜任。”

  素素拒绝的很干脆。她明白,自己的名声极差。若不是这一身武艺,现在已经成了这个王爷的刀下鬼了。留下自己这条命目的太明显了,无非是收为幕宾。

  胤祯心汁本也是犹豫,现在听她说得合情合理,知道这是更好的办法。但是想到暗中会有人看着自己,心里就不舒服。沉吟良久,方才说道:“这事儿,先且不急。现在,你身子需要恢复。不妨以侍卫的身份留在我身边,等到好些了,再从长计议。”

  素素点点头,胤祯转身离开。两人均是各怀心思。

  说是养伤却要跟着大军一起行军。虽然胤祯派了大车一路照顾,可是身体恢复的很慢。素素做完最后的吐纳,内力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下一步该怎么办呢?不用说,是要离开。只是胤祯救了她,而且自己能够有新的生命,不得不承认,是他给的。想到可以在不远的将来象师傅师娘一样寻一处静谧悠然的地方修养,素素的内心充满了不可言喻的喜悦。象师娘和师傅那样相亲相爱过一辈子的人毕竟是少数,但是自己终究有机会远离尘世的恩怨,让心灵恢复宁静也算是别人无法企及的吧!

  素素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儿时的记忆象山间清泉,在西北的中午流进她久已干涸的心房,冲刷着沉浸在那里的血腥。

  胤祯进来的时候,没有让人通传。一进帐就看见素素嘴角的微笑,心里一愣。这个杀人如麻的“妖”也会有这样的微笑?那天,阳光从缝隙中投射到素素的身上,宁静平耗面庞挂着满足的微笑,深沉的眼眸透着淡淡的琥珀,比平日多了几分向往,几许悠然,宛如一朵悄然开放的百合,出现在萧瑟的战场上。胤祯永远也忘不了。

  素素对胤祯的出现感到很突然,瞬间恢复了防守的本能。站起来笑道:“王爷大驾光临,小人有失远迎。不周之处,还请王爷见谅。”话说得婉转,里面却隐隐羽备胤祯突然造访,是否见疑之意。

  胤祯眼瞅着百合变成了寒光四射的龙泉剑,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只是他向来尊贵,不容许别人对自己有所质疑,对素素的请安有些不高兴。撩袍坐下,喝着茶慢慢的说:“怎么,本王来你这里也要通禀?”

  素素说道:“岂敢,岂敢。”心里暗暗埋怨自己警觉怎么变差了!难不成被梦迷昏了头?现在还要先打发掉这个王爷才行!扯了微笑说道:“在下实在担当不起。只不过草莽之人,没什么见识,怕惊了王爷的驾。”

【双栖蝶 by 姬流觞】(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双栖蝶 by 姬流觞】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