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校之舞 by 夜蔓

时间: 2019-09-22 03:20:36

【中校之舞 by 夜蔓】

中校之舞 by 夜蔓

【简介】:【中校之舞 by 夜蔓】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中校之舞》作者:夜蔓【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一个是青春洋溢的学生, 一个是霸道深沉的中校。 她和他相遇,从拒绝到接受。 蓦然回首,原来,她,从不是他心中的那支舞? 内容标签:高干 军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初舞,席浩泽 ┃ 配角:江哲,苏伊 ┃ 其它......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网王同人)华丽之舞 by 玉翎儿》----文案: 迹部景吾和越前龙马,相似也相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宠溺和理智,热血与岁月静好 ================== ☆、chapter1 夏天的早晨,阳光普照,街上的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 迹部单手撑头,坐在缓缓行进的车后座左侧,静静的看向车外,迹部其实很喜欢将脑子放。。。。 《炫舞之舞动情缘 by 半世浮云》----www.118di.com 1、楔子 ... “哎呀!小天长这么漂亮的,兰芝啊!让小天给我当女婿嘛。。。。 。

  《中校之舞》作者:夜蔓【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一个是青春洋溢的学生,

  一个是霸道深沉的中校。

  她和他相遇,从拒绝到接受。

  蓦然回首,原来,她,从不是他心中的那支舞?

  内容标签:高干 军旅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韩初舞,席浩泽 ┃ 配角:江哲,苏伊 ┃ 其它:

  第一章

  12月31日。七点。

  整个城市早已被暮色遮掩了,华灯初上,星光点点,微弱的灯光依旧让人觉得寒冷。

  N市军区礼堂里座无虚席,满满的人却又是那么的肃然。战士们挺直腰杆端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舞台。前排就座的都是军区的首长,瞧那胸前杠杠星星的,不时和镁光灯交错,折射出炫目的光芒。

  与礼堂的安静不同,此刻,偌大的后场,人来人往,脚步攒动,一片嘈杂。

  “你的妆再补一补,腮红不够艳。”

  “服装赶紧换好。”

  “上场的时候注意走位。”

  ……

  角落里有一人好像隔离在世界一般,静静坐在那儿,怀里抱着几件厚重的军外套,手里拿着一本书,整个人慵懒的靠在一个微微破旧的单人沙发里,她半垂着脸,闲闲的翻着书页。头顶的吊灯散发着橘黄色的光,给她笼罩了一层淡淡的光芒,让人说不出的舒适。

  “初舞——”伴着一个痛苦的声音,孙晓然猫着腰步履艰难地走过来。

  韩初舞快速的抬起头,眉头轻皱着,立马站起身来,扶着孙晓然坐下来,“感觉怎么样了?”

  看到她额间的冷汗,她赶紧抽出面纸轻轻擦拭着,小心翼翼地避免把她的妆弄花。

  孙晓然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抵着胃,面部抽搐着,“不行了,我要死了。”

  “孙晓然,孙晓然,国关的孙晓然——”

  “老师,这儿——”韩初舞侧身挥挥手,一脸的焦急。

  那边校文艺团的老师立刻走过来,一看孙晓然这半死不活的样子,脸色瞬间就苍白下来,“这怎么回事?”

  “周老师,我突然间胃疼的厉害——”冷汗一滴一滴的顺延而下。

  “哎,你这孩子,这可怎么是好,马上就该你们上场了。”周敏手里卷着的白纸顷刻就被她揉皱了,这下面坐的可都是军区的领导,节目排练了一个多月,现在如何是好。

  韩初舞端来一杯温水,扶着孙晓然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孙晓然顺了一口水,疼痛依旧未缓解,惨白的脸色稍稍恢复些。她喘了口气,哑声道,“老师,让她代替我吧。”说着拉过韩初舞的手。

  闻言韩初舞微微一颤,身子瞬间有些僵硬。“小然,我不行。”

  老师转过头看着韩初舞,上下打量了一番,犹疑道,“她不是我们文艺团的吧?”

  “老师,初舞从小就学习舞蹈,况且这段时间也是她陪着我练舞的。”孙晓然双眼清明,一脸的诚恳。

  “不行。”韩初舞立刻出声拒绝道,神色凛然,咬咬牙,“对不起,我不行。”

  “初舞,你就帮帮我吧。”

  周敏转头看向韩初舞,这身条倒是不错。可是,她没有把握韩初舞到底行不行。

  “周老师,还有四个节目到我们了,前方让我们候场。”

  周敏微微一抽气,一咬牙,指了指韩初舞,“你带着她赶紧去化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韩初舞瞪大了眼睛,手里的水杯“啪”的一下落在地上,“嘭”的一下轻响,却淹没在嘈杂的环境中。水顷刻间浸湿了地板。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老师,我……”心里有一个拒绝的理由此刻却无从说口。

  “好了,老师相信晓然的眼光,赶紧去吧。放轻松。”周敏心里也是忐忑,面上却仍要佯装镇定。

  韩初舞坐在梳妆镜前,面前杂乱的堆放着各种各样的化妆用品,她的耳边回荡着前方传来军旅之歌,铿锵有力。头发被梳起来,紧紧盘着,扯的她头皮发麻,露出了那优美细长的脖颈,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摩挲着身上的衣裙,手指微微的发颤,依稀记得小时候也有人这么给她打扮,拉着她的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温柔细致的教她跳舞。

  而这个舞,她自是会的。双眼朦胧,思绪飘飘,她掐了掐掌心,逼着自己回过神,朝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的扯了一个笑容,既来之则安之。

  他们之前的节目是前线文艺团歌唱家演唱的一首雄浑的军旅之歌,而现在她们这个舞,轻盈柔美,前后凸显,更是相得益彰。

  周敏站在幕帘边,刚刚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深深的呼了一口气,赞叹不已,这姑娘的舞蹈底子倒是比他们艺术团的学生还深,这么个人才当初文艺团怎么就错失了,心里不免有些懊悔。

  宽大的舞台,聚光灯来来回回,几个姑娘就像精灵一般,伴奏缓缓的音乐,灵动地舞动着。韩初舞面上噙着淡淡的微笑,丝毫没有一丝的紧张,举手投足自然飘逸。

  摄像机一一扫过前排,席浩泽端坐在前排,深邃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盯着舞台中间的那抹清影。看着她一颦一笑,灯光下打在她的身上让人恍惚觉得有些不真实,他紧抿的薄唇微微勾了勾,就如同侦探兵看到了目标,绝不放过,眼神中的掠夺一扫而过,右手食指微不可察地一下又一下敲着大腿,这是他思考时习惯性地小动作,一瞬之后,他继续怡然自得的欣赏着那如同振翅蝴蝶般的翩翩起舞。

  一舞终了,台下掌声雷动,扬起一浪又一浪的热潮,铁血男儿侠骨柔肠,那最坚硬的地方也被这柔美的舞姿深深触动了。

  来到后台,大家都舒了一口气。汗水淋漓,一方面是跳舞发的汗,另一方面还有紧张导致的。年轻的女孩子毫不掩饰的兴奋,一张张精致的面庞洋溢着激动。

  “你刚刚注意到了没有,右侧的那人。”

  “放眼都是绿油油的,哪看的清。”

  “同学们,祝贺你们,演出很成功。”周敏双手拍打着,脸上敛着笑,目光灼灼的看着韩初舞,走到她的面前,“跳的很好。”

  韩初舞淡淡的一笑,一下场顿觉得疲惫不堪,“周老师,晓然呢?”

  “估计是急性胃炎,刚找人送她去医院了。”

  韩初舞呼了一口气,“那我也先回去了。”刚刚幕帘闭合的瞬间,透过那细窄地缝隙,她依稀看到了一个面孔。现在,满脑子乱的很。

  “对了,一会儿节目表演完,领导还要上台与你们交流一下。”周敏期许的说道。

  韩初舞默默的吸了一口气,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随即带过,“周老师,我不是艺术团的演员,您看,我去意义也不大。”

  周敏听她这口气,就知道她是真的不想去。往日这时候,谁不想上台与军区领导亲切接触。随即她点点头。

  “谢谢周老师,我先回去了。”

  韩初舞赶紧去换衣间换上自己的衣服,虽说这里都打了暖气,可这寒冬腊月的到底抵不了冷气的侵袭,刚刚说话的时候,她就微微打颤了。

  这会儿换回衣服,依旧觉得冷。等她出来的时候,刚刚和她一起跳舞的女孩子,衣服都没有换,单薄的身影穿梭着,脸上是掩不住的兴奋。

  “你瞧人家唱的多好。”

  “她本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

  “人家现在可是副师长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像她一样。”

  “得了吧,就你。”

  “我怎么就不行了。”

  ……

  韩初舞听着他们的谈话,余光微微看过去,逆着光,她微微眯着眼,目光也落到了那个身影上,波澜不惊的掠过,清冷的就如同冰雪寒冰一般。

  她伫立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听完,暗自笑笑,一笑而过。

  后来她一直站在角落里,刚刚发了汗,现在浑身难受,可她一直等到晚会结束,演出人员整齐的站在舞台上,领导们亲切慰问与表彰。

  她默默地看了一眼,转身,就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出去。

  寒夜深重,月明星稀,朔风凛冽。室外一片安宁。

  她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不自觉地缩了缩手。刚刚在里面压抑了许久,一出来,贪恋着清馨的空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气就如刀,一下一下划过肺腑,让人觉得生生的疼痛着。

  漫不经心地拾级而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脚步倏地虚晃一下,一个踩空,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一个沉稳的手掌抓住了。

  她惊得又是一声冷汗,透过自己的衣服,却感到手臂的肌肤一阵灼热。刚刚侧过头,嘴唇微启,还没来得及说声谢谢,那人就松开手向前走去,动作那就一个雷厉风行。

  她没有看到他的五官,只是略略扫到一个坚毅的下巴。绿色军大衣下那挺拔的背影,威风凛凛。玉兰灯下,荧光熠熠,他踏出的每一步都坚定有声,寒风吹动着,掀起了他的衣领,却依旧是风度翩翩。她的目光追随着他,没一会儿,直至他消失在夜色中。

  韩初舞因为这个小插曲,怔怔的出神。倏地,只听嘭的一声巨响,远方的夜空,璀璨的烟花瞬时划破长空,静谧的夜色,五颜六色的星点,像流星一般滑过,一闪一闪,炫彩夺目。

  看着美丽的烟花,心情随之也变欢畅了,她微微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仰头远望着辽阔的夜空,心也变得阔达起来。

  时间过隙,一年就这么匆匆过去了。她朝着烟花的方向,双手合十,过去的都过去了,她虔心祈祷来年一切顺利。

  只是顺与不顺,一切皆可人为而定。

  第二章

  韩初舞站在昏暗的路灯下,身影倒映在里面上,拉的长长的。看看时间,这么晚也不知道孙晓然怎么样。一个电话打过去,许久,终于接了,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

  “初舞?”男人的声音轻柔的传过来。

  韩初舞微微一怔,垂下头,踢了踢脚下的石子,轻声问道,“飞然,晓然怎么样了?”

  孙非然无奈一笑,“急性胃炎,还在挂了水,医生说没什么大碍。”

  估计是中午的时候吃了火锅又吃了一个冰激凌的缘故,这大冬天的又冷又热的胃哪受得了。

  韩初舞听到那边孙晓然哼哼呀呀的,这姑娘娇气,她叹口气,有她哥陪着她也放心,“那行,我明天再过去看她吧。”

  “初舞——”孙菲然话语一顿。

  “恩?”

  “路上小心。”

  她讷讷地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韩初舞搓搓手,N市的冬天又冷又湿,她穿着过膝的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现在这个天都是零下几度的气温,依旧觉得冷气在身上四处流窜,浑身哆嗦的厉害。呼了一口气,立刻就凝结成一团白雾。

  幸好最后一班车很快来了。

  元旦小假期,整栋宿舍楼比往日冷清了许多。回到宿舍,一室的黑暗。她的舍友们早就计划好元旦去了乌镇,大四的最后一个元旦,以后,大家还不知道会去哪呢?韩初舞没有同去,孙晓然一周前就和她说好,带她去看军区文艺汇演。

  当时孙晓然来学校找她时,她正在图书馆做考研的题目,孙晓然一一念着有谁谁要去,都是部队大人物还有N市部队政治部前线歌舞团着名的歌唱家,初舞漫不经心的翻着书页,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她恍惚着听着,笔下随意地划着那轻轻的沙沙声仿佛是划在她的心尖,最终她点头答应了。

  初舞是舞蹈系学生,今年考研她却报了教育学。很多人听到这个消息后诧异的睁大双目,一脸的不可思议,连他们的班主任都把她叫去谈话,只是长谈了许久,依旧没有使她改变志向,班主任唯有长长的叹息一声,这是她最中意的一个学生,她大一时就获得了全国舞蹈大赛专业组冠军,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她会成为舞坛一颗明星。

  简单梳洗之后,初舞爬上床铺,明明身体累的发软,精神却是越发的清醒。一室的清静,听着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没有了往日的怯怯私语,倒是有些不习惯了。迷迷糊糊,她又做了那个梦。

  梦中,白光炽烈,那个美丽的女子拉着她的手,两人翩翩起舞。真真实实,却又恍恍惚惚。

  ****

  寂静的夜,天冷了出来的人也少,交通难得的顺畅。越野车飞驰在公路上,车窗大敞,寒风呼呼的吹进来,打在他轮廓硬朗鲜明的侧脸上,那双深邃的眸子看着前方,越发的幽深,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尽情的饱受冷风的凌虐。

  一路疾驰到军区大院,站岗的哨兵穿着厚厚的军大衣坚毅立在那儿,远远地朝他敬了一个军礼,快速的放行。

  回到家,他的母亲陈路霞正坐在客厅里,一听到开门声,倏地就转过头来,一脸的欣喜,“浩泽,回来了啊。”

  “妈。”他淡淡的喊了一声。

  “你爸没和你一起?”陈路霞嘴上这么说,心里也明白,这爷俩断不会一起回来的,面上她温婉地说道,“你爸早上还说你今天会回来了。”

  席浩泽往沙发上一靠,抬手捂着额角,细想自己去了C市参加军事演习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回来。

  陈路霞看着儿子一脸的疲惫之色,心里泛起丝丝的心疼,忙起身,“张妈熬了汤,我去给你盛一碗。”

  席浩泽摆摆手,“妈,不用了。我先上楼休息了。”

  陈路霞站在原处发着愣,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汤可是特地为他熬的。

  席浩泽推开卧室的门,“啪”的一的打开了灯,水晶吊灯发出的淡黄的光,他慢慢地环视着房间,以黑色为主调,肃穆的压抑。偌大的房间整整齐齐,却是一点生气也没有。

  脱下外装,整齐放在一边。

  眉头轻皱着仰躺在酥软的大床上,在部队睡得都是硬硬的板床,现在倒是微微有些不适,双手交叠在脑后,缓缓闭上眼睛。回忆的画面就像流水,细细流淌,往昔犹新,六年,掐指一瞬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今晚突然之间就被掀开。他勾勾嘴角,颇有几分嘲讽的味道。

  微微的歪过头,长臂一伸,拉开了床头柜,拿出一个相框,借着微凉的灯光,看了一会儿,眸光中卷起几分温柔,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倏地,又放进去,啪的一下合上了抽屉。

  又躺下来,右手放下的心口,感受着心脏条跳动的律动,一下一下。

  这个夜晚,乱了。

  十点多的时候席正鸿回来,脱下帽子,陈路霞接过。

  他一边解着纽扣,一边问道,“回来了?”

  陈路霞瞪了他一眼,头往楼上一瞥,“在房间。”

  席家从席浩泽的爷爷开始三代从军,席老爷子参加过长征,解放战争,以及后来的抗美援朝,老爷子硬是从战场上一步一步的走出来,后任某野战军司令员。席老爷子铮铮铁骨,一生都强调着保家卫国,他的子女大都从军,或是在政府任要职。席正鸿家中排行老二,野战军出身,N军区的参谋长,中将军衔。

  他有两儿一女,大儿子席浩洋是一名外交官,二儿子席浩泽现任陆军某集团军的副团长,中校军衔,最小的女儿在前线艺术团工作。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席正鸿就起来了,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几十年了,雷打不动,每天都定时的起床。一会儿他还要出去,今天要去下面的部队慰问一下。

  席浩泽同样早早就醒来了,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席正鸿正襟危坐在餐桌前,翻着报纸。

  “爸。”

  席正鸿微微一动,放下报纸,抬头看向儿子,声音中气十足,“听你们叶参谋长说,这次在平山的野外演习不错。”

  席浩泽坐下来,回答道,“平山的地形很适合军演,攻击范围都是在计算范围内,这次检验性演习也算完美地完成任务。”

  席正鸿点点头,站起身,理理军装,不咸不淡地说道,“部队的事要全力以赴的完成,可个人的事得也得抓紧。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说完,席正鸿迈着矫健的步子出去了。

  席浩泽眉头一拧。

  陈路霞端来小米粥鸡蛋,席正鸿这些话可算是说道她的心坎里了。这几年,儿子常年在外,她这个做母亲想说有时候也难以说出口。

  正巧保姆把妞妞也抱下来了。妞妞是席浩洋的女儿,这小丫头一直住在B市外婆家里,他大哥和大嫂常年忙着工作,和女儿也是聚少离多。这回趁着元旦,席母也是想念孙女干脆就把她接过来。

【中校之舞 by 夜蔓】(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中校之舞 by 夜蔓】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