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

时间: 2019-09-22 08:20:41

【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

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

【简介】:【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非常爱之脱衣舞男》作者:鬼姬溟/冥月鬼姬【上中下3部完结】 文案: 讲述一个有点贱有点欠调教的小M受,脱衣舞男纪沫的故事。 主人与奴隶,调教啊调教~欢欢喜喜,打打闹闹 HE结局 纯洁而正直的免责声明:本故事为温柔欢乐的SM调教文。 系工具虐身,H,主奴,奴隶养成......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火影]爱之砂 by 玻璃渣子》----《(火影)爱之砂》作者:玻璃渣子【完结】 文案 作为一名品行良好,脚踏实地的高二小青年,石小砂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朝一日遭遇穿越,不过穿越就穿越了吧,毕竟男的经历穿越,必定会开了外挂一般的,迅速变强变帅什么的不说,关键是绝色妹子绝对是论打的涌来。 但是。。。。 《缠爱之独占绝色影后 by 萤夏》----书名:缠爱之独占绝色影后 作者:萤夏 内容介绍: 为谋生计她不得已踏入娱乐圈这趟浑水,这一做就是二十年! 十岁成为当红童星,十五岁被誉为最有潜力新星,二十岁稳坐影后宝座,人前风光却无人知晓她竟是豪门弃女。 你只要讨好了那一些权贵,爸爸还是很会很爱你的。。。。。 。

  《非常爱之脱衣舞男》作者:鬼姬·溟/冥月鬼姬【上中下3部完结】

  文案:

  讲述一个有点贱有点欠调教的小M受,脱衣舞男纪沫的故事。

  主人与奴隶,调教啊调教~欢欢喜喜,打打闹闹 HE结局

  纯洁而正直的免责声明:本故事为温柔欢乐的SM调教文。

  系工具虐身,H,主奴,奴隶养成类。

  虽然调教但是剧情不悲惨(因为俺写的是笑文)。

  雷者慎入。

  入者,也请自行收好正直而纯洁的三观。

  (暂不提供避雷针租赁服务)

  非常爱之脱衣舞男(幸福的TJ文)上 by 鬼姬·溟

  作者文案

  讲述一个有点贱有点欠调教的小M受,脱衣舞男纪沫的故事。

  主人与奴隶,调教啊调教~欢欢喜喜,打打闹闹 HE结局

  **

  纯洁而正直的免责声明:本故事为温柔欢乐的SM调教文。

  系工具虐身,H,主奴,奴隶养成类。

  虽然调教但是剧情不悲惨(因为俺写的是笑文)。

  雷者慎入。

  入者,也请自行收好正直而纯洁的三观。

  (暂不提供避雷针租赁服务)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虐恋情深 天作之和

  文章基本信息

  文章类型:原创-耽美-近代现代-爱情

  作品风格:轻松

  所属系列:如是我闻

  文章进度:连载中

  全文字数:173288字

  非常爱 之 脱衣舞男(上部)

  鬼梦莲花

  作者:鬼姬·溟

  1

  话说,有句名言叫做:人至贱则无敌。说的,大抵就是纪沫这样的人。

  可能由於贱得比较成功,所以,

  跳个脱衣舞都能脱成了当家红牌。还没上床真干,就已经比那一晚上累腰累嘴劳心劳力的足足多赚上一倍,被老天多嫉妒一点,也是应当的。谁叫他红呢!

  当然也不是说他就只跳舞不接单。卖艺不卖身听着固然不错,但是脱衣舞这东西,跳得起兴了,不找个人在床上滚一滚岂不是要憋出毛病来!横竖都是被插,也就别跟钱过不去了。

  当然,他主职是跳脱衣舞,其余,只算外块。

  红自然有红的好处,比如钱赚得快,分成多,休假多、认得的有钱人也多,偶尔还可以耍个大牌,日子倒还滋润。间或偶尔被人嫉妒,那也只能说明他太成功。

  可是,红自然也有红的坏处。比如……眼前就是一个难题。

  “纪沫,我也不绕弯。你只告诉我一句,签还是不签,就可以了。”一只手轻佻的捏了捏纪沫的下巴,丢在他跟前一份合同,或者,也可以称之为:卖身契。

  蒙着的眼罩刚被拽下来

  ,纪沫尚且不太适应白炽灯晃眼的光芒,半眯着眼睛想要看清楚究竟这是个什麽地方。结果唯一认出的也只是间空旷的大仓库,上下两层,铁门厚重,窗户是半扇没有,封闭得很。正是那种“你就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好地方。

  “请问您是……”纪沫用手背略略遮挡灯光,企图看清面前这个背光站着的人究竟何方神圣。听这声音,他不熟悉。

  “这个不急。合约签好了,日後就自然有机会认识。”言下之意,便是催着纪沫赶快动笔。

  可是纪沫大智慧没有毕竟还有点小聪明的,他平日里混东混西没个正经,可从小混到大,没吃过大亏却不代表他没见过别人吃大亏。这行里的规矩大抵也是知道的。哪个老板背後没点底色?就算他目前工作的那家店的老板陈哥待他还算客气,那也不过因为自己是他的摇钱树,偶尔耍个大牌嚷嚷着多要两天休假可以,说跳槽就跳槽,却断然是不敢的。

  只是眼前这个,看这模样架势,也不是个好糊弄的。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他心下有了盘算,想着,怎麽的也是得吃点亏的。但愿不要太疼……

  尽量笑得乖巧谄媚,纪沫小心的打着商量道:“这位老大肯赏识我,我当然是荣幸的。只是……您让我怎麽跟陈哥那边交待呢?我在那边也是签了合同的。您也知道,这行里的规矩,我要敢说跳就跳了,回头还不得被剁碎了喂狗……”

  “原来,是怕被剁碎了喂狗……”那人轻声低语,音色居然还挺美。“那麽,就是不签了。”

  居然连个缓冲的余地也不给,这位老大就瞬间翻了脸。只是语气颇为遗憾道:“纪沫,你不後悔?”

  说完便转身走到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悠然坐下,显然等着看好戏的神态表情。身後十数个手下不用吩咐便走了过来。

  纪沫也不知道怎麽回事,自己就被一个强壮猛男拎了起来。

  这情形是他在心中臆想过的结果。这卖身契若铁心不签,就摆明了得关在这里被些个猛男奸了又奸、再奸、继续奸……

  不好,真是不好。

  奸这个字,明明字面理解就是女人被干,“女干”。

  可他是男人,却也得被干……那麽,为什麽就没有“男干”这个字?

  纪沫正自天马行空满脑袋塞满无用的垃圾。牛仔裤被剥下去,内裤被扯坏了丢掉他也毫不挣扎,或者说,他正在试图说服自己接受现实。

  身为一家娱乐中心的红牌脱衣舞男,被挖角是很正常的。挖角不成被威胁教训就更正常。他并非初次遇见,曾经有次还险些被人给毁了容,幸亏陈哥在道上的路子比较宽,人家忌惮那後台,才把他给放了。

  至於这次……

  纪沫正思量着如何通知陈哥来救他,忽而就被一阵嘈杂的噪音拉回了现实。

  他自己的下半身已经被脱得连条内裤都不剩,光着屁股坐在水泥地上,而那脱了他裤子的人却似乎并没有要“男干”了他的意思。

  这时,又是一阵嗡嗡的噪音想起。

  纪沫寻声看过去,却是一个小哥手中正握着一只小型电钻,蹲在配套的工具箱前,一个一个试着钻头。挑了几次,终於选定了一只细长带着螺旋纹的。

  那人装好了钻头,便微笑着朝纪沫走过来。顺道还从同夥手中接了一管KY,把其中一多半的润滑液倒在小电钻上……若是看到这里还不知此人意图是什麽的话,那就可以直接送去弱智学校培育了。

  这下,纪沫是真的害怕了。

  用那东西搞他,还有命麽?於是不停往後缩。

  “那个……会死人的……”纪沫脑袋晃得宛如嗑了*。

  当然,这明显是很无用的行为。

  那人三步两步走过来,不理会纪沫的哇哇大叫连蹬带踹,直接一把搂住他的腰,另有两人上前来帮忙,一个抓胳膊一个按腿,让纪沫一点动弹不得,唯一能活动的只剩下腰。

  那个拿着电钻的小哥风凉话说得还语带笑意“真不愧是整天扭腰跳舞的,这里还真柔韧。”

  话一说完,纪沫立即感到腰被大力捉住,便是私密之处一个冰凉之物闯入进来,细长硬物进了肠道。

  钻头细而长,螺旋的纹路带出坚硬的摩擦感,由於并不粗大又事先涂了KY所以不会造成过於巨烈的疼痛伤害。但是,那不是普通的跳蛋串珠按摩棒,也不是什麽情趣用品调教工具,那是电钻,施工用的电钻,钢筋水泥在他面前都只能当个小M受……何况人呢……

  那钻头往深处进一分,纪沫浑身的血液就冷上一分,身体抖得就更加厉害一分。脸色煞白,连嘴唇都没了颜色,偏偏身体在他人掌控之中,一分一毫也动弹不得。

  “求你……放开我……吧……”可怜他一句完整的话都吓得表达不清了。

  那个握着电钻的却在纪沫耳边叹息道:“这我可说了不算,谁叫你自己不识时务呢!”

  一语惊醒梦中人!

  是了,吓得傻了根本忘记了症结在哪里。目光搜寻到了先前那位大老板,那人也正坐在椅子上戏谑的看着他。

  签了那卖身契,眼下就可以逃过一劫,可是签完了之後的日子……

  见纪沫仍有犹豫,那闲坐在椅子上看好戏的老大不悦了,淡淡一个冷笑,清晰的落在了纪沫眼睛里。顿时心跳一滞。

  不好──

  接着便果真听见电钻被启动的尖锐噪音。

  “啊!!!!啊啊啊啊!!!!!!”纪沫顿时扬声尖叫,无比凄厉、血肉模糊、泪流成河、撕心裂肺。

  “不要不要──我签!!!!!!!!!!!!”

  ……

  ……

  ……

  “我连电都没通,你叫那麽惨干什麽?!”

  手执电钻的小哥放开纪沫,伸手揉了揉耳朵,鼓膜差点给震破了。其余按住纪沫的人也同时放开手揉揉耳骨,险些以为自己要失聪了。

  纪沫重获自由,这才发现自己的後庭小花没遭到什麽毁灭性灾难,顿时无力虚脱,十分後怕险些失禁。

  ……可是,方才明明听见了电钻响声……

  他抬头,正看见坐在椅子上的那位老大手里也拿着一只小型电钻枪。而且,正是通了电源线的,把他手里的一块石头钻出了个尖细的洞。

  还好是石头!还好不是自己的肉!这是纪沫当时唯一的感慨。

  那人放下电钻起身,抬脚将先前扔在地上的那份卖身契合同踢到纪沫眼前。酷酷的只有两个字出口:“签吧!”

  差点吃了大亏的纪沫现在仍旧心有余悸,也不管日後是生是死,横下心来,拿起旁边递来的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那位老大终於满意,抬起纪沫的脸,温柔说道:

  “这才是个乖孩子……”

  乖他个鸟的!

  纪沫却在心里咬牙。

  2

  搬家,逃难,跑路。

  纪沫这两天满脑子都是这样的词汇,完全不能正常思考点别的事情。

  那日在那间仓库里签下卖身契,他以为自己会被直接打包抓走,结果那些人居然又把他送回来了,他也没敢问什麽时候正式旅行契约,总之是呆头呆脑回了家,越想越害怕。

  陈哥那边一小时一个电话催他过去赶场,说是店里已经有好多熟客订了位置,就单等他今晚压轴呢!

  纪沫无力极了,他哪来的心思上台一件一件脱衣服挑逗人。

  可是,他又不敢跟陈哥说他已经跳槽了……

  纪沫这人,平日里有些蹬鼻子上脸恃宠而骄、也时不时耍个大牌闹点小脾气,但是,放在特定的环境里,针对特定的客人,那就叫情趣。

  若当真动了真格的上来,他惹得起哪个?!

  万般不情愿,也得爬起来洗澡穿衣服。

  正在洗澡洗一半,浑身湿淋淋还满头泡沫的时候,门被拍得山响。不对,不是拍,已经是砸了。那种震撼了,整个屋子都在摇撼。

  吓得纪沫立即慌了神。

  完了完了,签卖身契的那家抓他来了!

  围着条大浴巾哆哆嗦嗦开了门,整个人被一把抓住,拼命摇撼。

  “沫沫啊沫沫!我完了我完了,我他娘的这下真完了!”

  纪沫定神一看,气个半死。“怎麽是你!”

  眼前之人不是什麽讨债索命的更不是那些逼他签了卖身契的,而是一个身材惹火眼神纯洁举止大条行为放浪的女人。

  胸围38以上

  腰围26以下

  臀位35左右

  职业:拍AV的

  人气:说红不红,说透明还算不上

  哦!对了,她有个让人很想膜拜的名字:马莉娅。

  话说这马小姐与纪沫算是同事,都在陈哥的地头上混饭吃。陈哥这人也挺照顾他们,在他跟前干得不错做的也有些年头的,他就都给送了一套不错的房子。而且都往一个小区里安置,搞得那里简直就像职工宿舍。

  比如,纪沫的邻居是拍AV的马莉娅,楼上住的是个红牌伴游男笑笑,楼下是个GV小明星不知道叫什麽名,因为很早以前就被人包养,住半山区的小别墅去了,所以纪沫没来得及认识。反正,楼上楼下,楼前楼後,都能混个脸熟。

  “是我怎麽了?”马莉娅奇怪“你在等谁麽?”

  纪沫也不知道怎麽解释,只得无力的摇头,这如坐针毡的感觉真要命,还不如让那些人直接抓走他算了,至少将来面对陈哥的时候他可以做出“我也很无奈”的表情来。

  “对了,你刚刚说什麽东西完了?”

  纪沫一提,马莉娅又一副急得快要爆炸的表情冒出来了。“沫沫……我完了!我怀孕了!”

  “哦!”

  “你、你那什麽表情什麽语气?!”

  “我这表情语气就叫做: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好你个纪沫,不是你求着我的时候了是吧?!敢说风凉话了!”

  “哎……那个……孕妇不能动怒!!!别咬啊,我晚上要赶两个场,你让我到时候怎麽脱衣服啊!!”

  事实证明,马小姐之彪悍实在不是沫小受可以招架的。经过一番肉搏,纪沫包裹下半身的大浴巾被扯得不见踪影,光滑的後腰上咬出了两排牙印,非常齐整好看。

  纪沫喘着气坐在沙发上满脸不高兴。马莉娅坐在他旁边抱着靠枕发呆。

  “几个月了?”过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纪沫问道。

  “三个月。”马莉娅也有气无力。

  “孩子爹是谁啊?”

  “你他娘的问我,我他娘的问谁。”

  “那就做掉吧!”

  “……”

  “不是你说,你迟早能红麽?要是现在生孩子,你有将近一年时间不能接片子了,要还的债还不上不说,新人一上来,谁记得你。趁年轻漂亮,还是多赚钱吧!”

  “……”

  “说话呀!”

  “……”

  纪沫火了“你闷不吭声算怎麽回事?!不就是哪次没套好保险套不小心射进去的一堆东西麽?射哪儿都是垃圾,射你肚子里你就当宝了啊!犹豫个鸟!我陪你去,赶紧做了!”

  “沫沫……”平日里彪悍无敌的马小姐,被纪沫一下从沙发里拉起来,这一瞬间,居然哭了“……那是个人命啊!好歹。”

  “人命?”纪沫不屑“谁在乎!你看我,看看我。我妈是个陪酒的,不小心怀了我,没钱打胎就自己在姐妹家把我生了,生完了又不养,跟男人跑了。你说我那个不知道在哪儿的爹,当初怎麽就不能尝试一下体外射精呢!人命算个鸟,不就是凑巧射肚子里了麽,谁在乎!”

  “我在乎。”马莉娅声音不大,但语气还颇有一点平日敢作敢当的彪悍。“我生了就能养。”

  “你拿个屁养!”

  马莉娅被噎得一愣,的确,她一个欠了公司大笔借款的AV小演员,不接片子赚钱,不跟大老板睡觉,自己在家专心养胎生孩子,听起来真荒谬。可是有的时候,你得相信,这个世界上,但凡活着的人,都有他们自己活着的希望、做人的原则、相信的真理,如果失去这些,那就和死也没有分别了。马小姐或者是个人人看不入眼的小艳星,但是那不能代表她没有做人的原则。在她的心里,她的原则就是,堕胎等於杀人。她没杀过人,她也不打算杀人。

  或许很多人不理解,不理解没关系,旁观即可。

  马莉娅收拾心情,也不打算再和纪沫说下去。她原本是初闻怀孕的消息心里惊慌没了主意,便直奔纪沫这里来问意见的,好歹是个邻居。可是,问完了才发现,原来主意不在别人口中,而在自己心里。

  她笑了笑,打算回家了。

  “喂!”纪沫却又叫住她“恩……听说,生完了孩子胸围臀围都会变大,可能更惹火,没准到时候就能大红了。”

  马莉娅笑了“可是腰也会粗。”

  “抽脂。”

  “还有一年不能接片子呢。”

  “我有张信用卡,借你用一年。足够你还债务利息和吃穿养胎了。”

  “你干嘛又改主意肯帮我了?”

  “帮个鸟!”纪沫一屁股坐回沙发上“你自己保证的,能生就能养。到时你若不负责任,那钱可是要你连本带利还我的。”

【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非常爱之脱衣舞男 by 鬼姬·溟/冥月鬼姬】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