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

时间: 2019-09-22 19:20:52

【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

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

【简介】:【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被禁锢的爸爸》作者:海沃男人【完结+前传】 被禁锢的爸爸 by:海沃男人 一个美的过分的男人 被两个为他入魔的男人|囚|禁了起来, 干什么,嘿嘿 请充分发挥想象===== 然后,那个男人有一 个儿子, 可惜,仍然没有逃脱魔障,爱情代替了亲情 1 要离开的时候 心莫名的抽......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818抢婚冥王的男人 by 直白人家(上)》----文案 光明神王穿越了,他跑到另一个神系当起了春之神。 普罗塞觉得穿越原因什么的无所谓,神格还在,力量强盛,自己不过是换个世界继续玩。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身为男神,也有被抢婚的一天! 既然如此 送上门的美味就别怪他吃干抹净。 哈迪斯一睁开眼,鲜花满床,光明。。。。 《818抢婚冥王的男人 by 直白人家(下)》----第61章 冥王陛下,您真的要按照他们说的去圣山接收质问吗? 睡神修普诺斯皱着眉,满脸都是对哈迪斯决定的不赞同。 但是卡俄斯世界的冥界之主却瞧着不知名的方向,目光长远而恍惚,脸上有些莫名的神色淡淡。 嗯,我是准备这样去做。 也许是出神出够了,哈迪斯转过头,对。。。。 。

?  《被禁锢的爸爸》作者:海沃男人【完结+前传】

  被禁锢的爸爸 by:海沃男人

  一个美的过分的男人

  被两个为他入魔的男人|囚|禁了起来,

  干什么,嘿嘿

  请充分发挥想象=====

  然后,那个男人有一 个儿子,

  可惜,仍然没有逃脱魔障,爱情代替了亲情

  1

  要离开的时候

  心莫名的抽空了

  被锁在屋子里的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男人

  但是我没办法不走

  为了解救他

  或者说为了得到他

  我都必须离开这里

  必须离开我的~~~~爸爸

  从小我就对那一个房间充满好奇,不知道他们在那扇门的背後做什麽事,当我刚学走路的时候,我留着口水,张着圆滚滚的小手,屁巅屁巅的冲去房间找爸爸,但还没靠近门把的时候,就被一双强劲有手臂抱了起来,把我抬高到空中,做势要甩我出去,我感到害怕,还来不及哭、也来不及尖叫……

  「澜,不要!求你!」房间里的人也冲了出来,白皙细瘦的手捉住刚健有力的手。

  「爸爸…爸爸……」我手脚并用在空中蹬着,狂喊我当时唯一会讲的语言,爸爸努力的要把我抢过去,但他似乎连站都站不起来,只是焦急的望着我,那是我这一生中最难忘的眼睛……

  「放开那小鬼吧,你看把小白吓的……」

  房间里面又走出了另一个男人,人高马大的,更衬着爸爸在他身边的瘦小。

  「这小鬼很吵,真想把他轰走!」沧澜抱怨着。

  「下次看你还敢不敢忘了关门,你应该知道小白最害羞了。」从房间出来的人从沧澜的手中把我抢开,并快速的把我塞到我的房里,喀擦一声,锁从外面锁上。

  从头到尾我都没法接近爸爸的怀里……

  「爸爸……爸爸……」我拍着门、哭了半天、没人理我。

  「爸爸……」我颓然的坐倒在地毯上哭泣,直到累了睡着。

  这一幕,是我这一生,有记忆的开始。

  2

  「爸爸…抱抱……抱抱。」一个小男孩摇摇晃晃的走到中逸身边,想跟他亲腻,中逸爱怜的抱起他,父子两人走到沙发坐着。

  「乐乐几岁了?」

  小男孩认真的数了数手指头,随即以一种等着夸奖的表情看着中逸:「我五岁了。」

  中逸用手掌讲他的小手包起来,商量道:「乐乐,我们去读幼稚园好不好?」

  「不要,不要读幼稚园。」乐乐的脸立即暴怒了起来:「我要跟爸爸在一起!」

  「可是乐乐长大了,要读书啊!」

  「乐乐还小没有长大!」

  「幼稚园有溜滑梯喔!乐乐最喜欢溜滑梯了……」

  「不要!」

  「还有荡秋千喔!」

  「不要!」

  「还有很多小朋友喔,乐乐可以认识很多好朋友!」

  「不要不要不要!」乐乐揪起脸孔,看起来很可怜。

  「可是别的小朋友都会读书写字,乐乐不会怎麽办?」中逸烦恼的继续劝说。

  这个孩子从小就爱黏自己,已经被邵烨和殷健南(沧澜的名字太古了,改名!)抗议很多次了,四岁的时候还可以用「他还太小」带过,现在五岁了,要留他在身边恐怕不简单,昨晚已答应他们两个让乐乐去读幼稚园,如果没做到,他们要扭断乐乐的脖子也不意外。

  「乐乐不管…乐乐要跟爸爸在一起。」

  「乐乐都不听话,是个坏小孩。」中逸把乐乐往身旁的沙发一放,作势不理他。

  「是不是叔叔要赶我出去?」敏感小孩子并不是什麽都不懂。

  「……」中逸转头惊讶的看着他,但也不否认,因为乐乐说的是事实,而且这不失为说服乐乐去读幼稚园的理由。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所以我不要去读幼稚园,我要留在这里保护爸爸。」乐乐认真的说,中逸听了很感动,但那是小孩子的单纯想法……

  「乐乐,不要拉,我要生气了喔!」乐乐突然拉紧套在中逸脖子上的锁链,害中逸一时重心不稳跌坐在沙发上,中逸恼怒的抬起了手作势要打他。

  「爸爸你放心,叔叔是坏人,我长大後要当警察,把他们通通枪毙,我要帮爸爸解开绳子,然後和爸爸两个人在一起。」乐乐再认真不过的说。

  面对中逸那种丝毫不构成威胁的举动,乐乐根本不放在眼里,在他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只有两种人,好人和坏人,他和爸爸是好人,两个叔叔是坏人,爸爸被两个叔叔绑起来,所以等他长大後,他要解救爸爸。

  果不其然,这个下午又没和乐乐谈成,这小子很倔,和自己小时後同一个模子,只是这种个性很容易吃亏。中逸无法想像邵烨和殷健南狂怒的样子,他们像是两只野兽,一旦暴怒了什麽事都做的出来……

  乐乐看中逸不讲话,以为他脖子在痛,细心的在中逸脖子旁边吹气,好像在呵护一件心爱的玩具。

  「乐乐不去上幼稚园,爸爸就不理乐乐。」中逸向乐乐下了最後通牒。

  「哇哇哇……」中逸话一落下,乐乐的泪水立刻狂飙出来,他哭得很用力,声音大如红钟,一会儿就把脸给哭红了,中逸知道这是乐乐惯用的计俩,明明知道自己舍不得他哭,他偏哭给你看,想去安慰他,又怕他更有恃无恐,不去安慰他,他又哭得像泪人而一样。

  半晌,中逸叹了一口气,还是忍不住妥协了,乐乐的个性很倔,不理他他会一直哭下去,谁叫他是自己的宝贝儿子,总是舍不得他哭。中逸轻轻的在他被上拍了拍:「乐乐不要哭了,爸爸没有要不理你。」

  中逸话一说完,乐乐那可以收放自如的眼泪立刻停止,中逸看了只能心里暗叹一口气,暗骂一声小鬼,一不注意,乐乐竟然赌上他的嘴唇,中逸吓了一跳,那小唇柔软软的触感,也令他心动了一下,但回过神又立刻把他推开。

  「爸爸……」乐乐厥着小嘴,看起来很委屈。

  「不可以……」中逸难得的粗声大气。

  「可是叔叔都这样。」乐乐立刻据理力争。

  「你也说过叔叔是坏人,你不可以和他们一样坏。」

  中逸的话让乐乐困惑了,在他小小心灵觉得,有时候当坏人,也蛮好的……

  3

  到了傍晚那两只男人就要回来了,中逸烦恼着今天用了一整天的时间不但没说服乐乐,反而让他更坚定要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信念,虽然很窝心,但更多的是害怕。

  但现在也没办法了,中逸转念一想,反正一条命霍出去了,绝对要保护乐乐,不让他受半点伤害,有了这个想法以後,中逸总算恢复了些精神。

  看着乐乐在旁边认真看儿童画画的样子,就算过这种生活也是值得的……在乐乐很小很小的时候,同样的黄昏,乐乐发着高烧哭个不停,中逸让长柏打了通电话联络邵烨和殷健南──中逸是被禁止打电话的,要他们让自己带乐乐去看医生,那段等待的时间里面,乐乐哭个不停,中逸吃重把他抱在怀里柔声哄着,然後乐乐突然停止了哭泣,凑近中逸的胸膛,隔着湿透的衬衣,张开小小的嘴含起他的乳首,中逸吓了一跳,却只轻轻的把他推开。

  「图片里的宝宝都可以这样。」乐乐用童稚的声音模糊的提出抗议。

  「那是对妈妈才可以的。」中逸愧疚的对乐乐说,恨自己没能够给他一个妈妈,让他和自己一样过着被囚锢的日子……

  「我又没有妈妈……」乐乐不满的抱怨着。

  「乐乐对不起…等爸爸可以出去的时候再给你一个妈妈好吗?」中逸柔声安慰道。

  「不要…我有爸爸就够了……」乐乐的嗓门变大了,独占似的欺近中逸的乳首,狠狠的含住他,用力的吸吮中让中逸感到疼痛,但他不忍心推开乐乐,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亏欠乐乐太多太多了。

  然而这一幕却被回来的殷健南看到了,殷健南寒着脸一言不发的把乐乐抢了过来一把摔在地上,中逸看他的手势立刻跌身去做乐乐的肉垫,殷健南摔得很用力,中逸从自己被压得骨头散架的情况,知道殷健南几乎是想摔死他的。

  殷健南一看中逸这种情形更为火大,又把乐乐抱了起来,看乐乐在空中哭狠挣扎的样子,中逸顾不了全身疼痛趴在地上抓殷健南的裤管:「健南不要!乐乐在生病,他禁不起摔的。」

  殷健南蹲身看中逸脸上眼泪一把的,也不忍心,放下乐乐呵护的把中逸扶起来,但口中依旧不饶:「这小鬼摔死活该。」

  後来在中逸的催促下,殷健南才万分不甘心的送乐乐去医院,临走时绍烨才慢条斯理的从外面晃回来,中逸恨的转头不去看他。

  「小白别生气嘛!长柏说是这小鬼头生病又不是你生病。」绍烨撒娇的把整个人挂在中逸身上,害中逸一阵踉跄,殷健南抱着昏沉的乐乐看到这情况一时迈不开脚步:「绍烨不准你欺负小白」殷健南心中暗咒这只老狐狸,恨恨离去。

  「放心,你快带乐乐去看病吧,小白由我来照顾就好…」

  这一次乐乐住院了五天,小儿的流行性感冒,因为延误就医差点引发脑炎,但中逸担心的是殷健南不会那麽容易放过乐乐的。

  於是中逸下定决心等乐乐一回来就要寸步不移的守在他身边,但乐乐回家休息一个礼拜後,某一天晚上,殷健南突然把乐乐抱去关在一个铁箱里,中逸捶手顿足的被绍烨抱着,拦他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乐乐哭得全身湿透地被塞进与他身形一般大的铁箱,怎样都挣脱不了绍烨、拦不住殷健南,他们故意的,故意当自己的面做这麽残忍的事,用意是警告自己,自己只能属於他们两个,任谁都不许碰,连亲生儿子也不例外。

  再一次中逸深深的感受到身为人父的失职与无能。

  那一个晚上,中逸依旧在他们两的强取豪夺之下迷糊的睡着,不同的是,他总是睡不安生,一觉醒来他梦到那个铁箱子空气不足,乐乐窒息在里面,他忧心如焚,挣扎的要去开那个铁箱子,但一动之下发现男人的东西还在他下体里面,当中逸动徐徐抽出的时候,绍烨也醒了:「你想干麻?」绍烨一向重眠,起床气特大。

  「我……乐乐还在里面…」中逸哀求着他。

  「不要管他…」一只健壮的手臂横过来抱着中逸,中逸只好待住不动……二十分钟之後,中逸想着绍烨应该睡了,他轻巧巧的挪腾那只挂在自己身上的手,结果很不巧的,邵烨并没有睡……

  他霸道的撸了一会,也不管体位的困难,重新把自己的东西塞到中逸的屁股里面,中逸痛得不禁闷叫出声,这一番动静连另一旁的殷健南也醒了,结果两人交替连番的干了他整晚……

  那一个晚上中逸在两人凶猛的攻势下筋疲力尽,全身痛到麻木不堪,哀吟到天明。

  隔天一早两人衣冠楚楚的去上全国的第一流大学,中逸待他们离开之後,顾不了全身疼痛,细腰直欲断折,一步一抖的撑到铁箱旁边,但铁箱被移开了。

  他们把铁箱移到一间暗房,中逸项圈上的铁链不够长,尽管他的脖子勒酸了、勒疼了,也无法靠近铁箱……

  他心急如焚的哀求长柏、给他下跪、给他磕头,让他去打开铁箱,但长柏只是为难的看着他,那种表情让中逸认清了长柏的处境、以及自己的处境……

  一直到了傍晚,全身虚脱的乐乐才获得解放,当铁箱打开的时候,空气中飘进一股难闻的尿艘味和汗臭味,当中逸看到昏迷不醒的乐乐,脸色死白、牙齿紧咬着的样子,嘴脚还挂着乾渍的血,他几乎疯狂了,颤抖着双手迫不及待的从长柏手里抱过他,一瞬间泪如泉涌,无限爱怜的啜吻乐乐的额头、双颊、眼、眉和他的嘴,他看到乐乐的手指都流着血,指甲断裂,更心疼的受不了:「乐乐……乐乐……乐乐……醒来…爸爸在你身边……快醒来……爸爸的心肝宝贝……醒来……」泪如雨下,承认自己爱哭,像母亲一样的为小孩子哭泣。

  不得不感谢造物主的恩典,在中逸切切呼唤中,乐乐终於声如蚊蚋的叫一声:「爸爸……」

  中逸眼角噙着泪水,他高兴的含口清水徐徐的哺注乐乐的口中,乐乐的小嘴登时渇锁着,吸吮着中逸的嘴巴不肯放,似乎要与他的唇舌纠缠成一块,直到喘不过气时,乐乐才开口松开,中逸重新又含了一口清水。

  此时长柏的声音为难的响起:「……让少爷看到了不好!」长柏好心的提醒着。

  做什麽都不行吗?突然之间中逸产生与乐乐一起死的想法,这样活着太没尊严了,乐乐,爸爸没用,让你总是吃亏受欺负,无法想正常的小朋友一样过着快乐的童年……

  「乐乐,和爸爸一起死好不好?」中逸轻声却认真的问。

  4

  中逸眼角噙着泪水,他高兴的含口清水徐徐的哺注乐乐的口中,乐乐的小嘴登时渇锁着,吸吮着中逸的嘴巴不肯放,似乎要与他的唇舌纠缠成一块,直到喘不过气时,乐乐才开口松开,中逸重新又含了一口清水。

  此时长柏的声音为难的响起:「……让少爷看到了不好!」长柏好心的提醒着。

  做什麽都不行吗?突然之间中逸产生与乐乐一起死的想法,这样活着太没尊严了,乐乐,爸爸没用,让你总是吃亏受欺负,无法像正常的小朋友一样过着快乐的童年……

  「乐乐,和爸爸一起死好不好?」中逸轻声却认真的问。

  「爸爸……?」乐乐神智不清的不知道中逸在说什麽。

  「乐乐……爸爸带你一起到别的世界好不好,那个地方不会有人欺负我们。」死对未满三岁的乐乐来说,理解困难,中逸边说着边重新含住一口清水,哺向乐乐的小嘴,让他恣意吸吮水的清凉。

  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不会管谁高兴不高兴的,相同的,一个不要命的父亲,也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去得罪任何人。

  喝了好几口水之後,乐乐开始倦倦昏迷,中逸担心乐乐睡觉後会醒不来,把他带去浴室用水拍拍他的脸颊,让乐乐重新醒来,乐乐醒後身体极虚的趴在他身上,中逸任他趴着,一边滔滔不绝的对乐乐讲故事,一边用温水帮他清洗,边讲边掉泪,中逸发现自己在跟乐乐描绘死後的极乐世界,很感伤,很心痛,他来到这个世界未满三年,这个没用的父亲竟然希望和他一起死。

  那一个晚上,幸亏邵烨和殷健南参加了大学的迎新活动,很晚才会回来,所以让中逸和乐乐父子俩多了许多相处的时间,晚上八点,乐乐的睡觉时间到了,长柏依规定从中逸的手中抱走乐乐,中逸平静的让长柏把乐乐抱去,突然接手之後他双膝挺挺的向长柏跪下。

  「白少爷你这是干什麽?」长柏说着,双手抱着乐乐,非常无奈,长柏并不焦急,这几年来他没让这少年少跪过,只是很多事他真的无法帮的上忙。

  「乐乐的流行性感冒才刚好,又被关进铁箱里那麽久,我怕他体弱身虚会有危险,麻烦你帮我整夜守在他身边,帮我看顾着他,求你,长柏求你……」中逸慎重的对长柏磕头。

  「白少爷,你放心,我会整夜睁着眼好好看着他的,不会让他睡了过去。」长柏生受着中逸的磕头,这是他俩间的默契,如果长柏做不到他就会扶起中逸,如果长柏做的到他就会生受磕头,中逸看长柏没有动静,开心的笑了……他的笑容不像男人的,女人的远也比不上,长柏从来都不敢正面看他……

  没有人不会不贪婪的想留住他张脸,一张足以颠倒众生、媚惑天下的脸。

  不久中逸清洁完身体就到卧室睡觉,但他担心乐乐,几个钟头过去了也毫无睡意,十点多的时候,邵烨回来了,邵烨经过房门时带着浓浓的酒味,不久中逸听到邵烨去浴室冲洗的声音,十几分钟後邵烨洗好澡,只穿着内裤便浑身湿淋淋的躺到中逸的身边,中逸怕他乱来一动也不敢动,这一次邵烨果然安分的睡觉,就在中逸暗松一口气之际,邵烨突然把他的上衣撩开,恣意的吮着他的乳首,又含又咬的:「小白,今天有好多学妹跟我告白,我看她们是想上我的床吧,我一个一个拒绝她们,我为你守身你知道吗?……小白…我爱你…很爱很爱你……你可不可以稍微爱我一点点……」邵烨咕哝的说着,酒意使他在中逸睡着时,承认自己爱着他,说完,邵烨意犹未尽的伸出舌头舔中逸的身体,当刮过中逸的敏感带时,中逸不可抑遏的惊颤一下,顿时邵烨恼羞成怒的把中逸吻醒:「你刚刚听到什麽?」

【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被禁锢的爸爸 by 海沃男人【完结+前传】】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