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

时间: 2019-09-22 20:20:53

【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

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

【简介】:【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爱的豹豹》+特典《爱的伊甸园 》 BY 迷羊 第一章 啊嗯 身下的男子在两人的玩弄下发出轻轻的呜咽。 平日过于苍白的肌肤在xing爱的滋润下透出不寻常的红晕。 明明长得不怎么样,还是个胸部平得比飞机场还平的男人,为什么一碰触他,自己却怎么也停不下这该死的欲望?......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综]那些与男神谈恋爱的日子 by 凌夏羽绵》----书名:(综)那些与男神谈恋爱的日子 作者:凌夏羽绵 文案 一名普普通通大三法学生凌夏绵穿越在一个又一个的世界里,充实自己,与男神谈谈恋爱的故事 凌夏绵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她天性薄凉,对不在意的人完全秉持着袖手旁观的姿态。标准的对人对事双重标准,宽。。。。 《[大和越]暧昧多年(终) by 亲爱的小小毒》----青学一代支柱与三代支柱之间的暧昧往事。 ================== ☆、Chapter 1 越前觉得自己今天的运气相当不好。 一大清早就被抓起来去很远的牧场买牛奶,回来的路上遇到一头牛横在路中间,想要绕开却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用莫名其妙的语气讲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然後。。。。 。

?  《爱的豹豹》+特典《爱的伊甸园 》 BY 迷羊

  第一章

  啊……嗯……

  身下的男子在两人的玩弄下发出轻轻的呜咽。

  平日过于苍白的肌肤在xing爱的滋润下透出不寻常的红晕。

  明明长得不怎么样,还是个胸部平得比飞机场还平的男人,为什么一碰触他,自己却怎么也停不下这该死的欲望?!

  贯空他,撕碎他。

  数不清在他嘴里和屁股里发泄不多少次,为什么却怎么也不够?

  焦躁的情绪让两兄弟在男子的体内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

  「啊啊--要坏掉了--不行……不行了……」

  男子在两人一左一右的夹攻下摇着头器着求饶,大大的眼睛失神地微张着,小小的脸上满是泪水,红艳肿胀的唇边还挂着兄弟俩轮流射入、来不及吞下的白色体液……

  如此霪乿的景象让两人的施虐心更是膨胀得无以复加。

  「哥,你说,他是真的不行了吗?」

  「如果真的不行了,这个银荡的小屁股怎么还能把我们这两根巨无霸咬得这么紧呢?」

  「哼,说的也是。喂,说谎的小孩该打屁股喔!」

  没有多少肉,形状却该死可爱的屁股被打得啪啪作响--

  「呜……好痛好痛!坏蛋……不要再欺负我了……为什么你们还想不起来……快点想起来啊……笨蛋……你们不两个大笨蛋……」

  「好啊,还敢骂我们?」生来身分尊贵,从来没被人骂坏蛋又被笨蛋的两兄弟气得更加用力地菗揷起来。「看来今天不把你干到走不出这个办公室,你是不知道厉害了?」

  「啊啊--太深了太深了--呜……你们有种就杀了我好了!我就骂你们怎么样?骗财骗色,始乱终弃的坏蛋!混蛋!笨蛋!呜……你们怎么可以忘了一年前的事……怎么可以把我忘了……怎么可以……我讨厌你们……讨厌你们……」

  嘴里不停哭着说讨厌,终于被两兄弟折腾地昏了过去的男子双手却始终紧紧地握住他们不方。

  「凛……你干嘛一副心疼的模样,你该不是看上他了吧?」

  「神…神经啊,我是什么身分啊,怎么可能看上个男人?年纪不但比我们大,还这么丑。我看哥你才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呢,嘿嘿。」

  「我…我哪有?你再乱说我生气了。」

  「哼,那你干嘛总是半夜起来帮他盖被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自己还不是半夜起来偷亲他。」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一时无言。

  「咳咳,好了,我们兄弟也不必在这里互揭疮疤了。我看这不过是一时的新鲜感罢了,我们也不必太困扰,反正下个月回国后,自然会把他忘了的。哈哈。」

  「对对,没错没错。我们一定过不了三天就把他忘光了。哈哈。」

  「……凛,你笑得好勉强。」

  「……哥,你笑得才难看。」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再度无言。

  「……哥,老实说……每次看见他,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老是想咬他、亲他、抱他……」忍不住伸手抚去男子脸上的泪痕。

  「难道一年前真的如他所说发生了什么?」

  「一年前吗……?」

  §             §                  §

  一年前

  魔鬼沙漠。

  在这令人闻这色变的恐怖沙漠中,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神秘古老加国度--高迦圣国,无视于岁月的流逝,静静地矗立……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圣国的面积虽不大,但因其蕴藏了无法估计的巨大油田及世目罕见的绝色宝石矿产,而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国度。[星期五制作]

  其实高迦圣国不只因为财富惊人而引人注目,其皇室成员的一举一动能每每登上世界各大报的头条新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

  「后退,后退,王子殿下要下车了,大家不要挡路,全部后退!」

  数十位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挡在一辆纯手工打造、车头有着奇异神像标志的加长型劳斯莱斯车前,对着挤在皇室机场门口的大批记者们大声咆哮。

  「哎呀,保镖先生,不要这么凶嘛,我们天还没亮就已经在这里守候了,你就让我们采访一下一下子殿下嘛。」一名手拿麦克风,风姿卓越的女子对着表情冷漠的保镖们嗲声嗲气地说。

  「对嘛对嘛神秘的『圣国四公子』难得同时现身,你就让我们好好拍几张照回去交差嘛,难道你忍心看我们这群弱女子被老板炒鱿鱼?另一名女子也眨着长长的睫毛可怜兮兮地说。」

  弱女子?我看是母夜叉吧!

  保镖们齐声在心里暗骂。

  他们跟在圣国最引以为傲的王子身边久了,跟这群吸血苍蝇般赶也赶不走的女记者可是交锋过无数回合,哪会不知道她们的伎俩。

  「对不起,你们应该知道两位王子最不喜欢接受采访,请让开。」保镖们冷着脸以不容商量的口气拒绝这群女记者的「色诱」,并组成人墙替他们的主子开道。

  「恭迎王子殿下!」

  随着壮严威武、整齐画一的呼喊,一辆尊贵的礼车被恭敬地打开,四周突然一片静默,众人个个屏息以待。

  从礼车下来的两位男子一身黑衣,高大黝黑,气宇轩昂。

  英挺深刻的五官上,罕见的紫色眼眸闪着冷冽的光芒,浑身充满强烈的侵略性气息,那种高贵又狂野的俊美简直让人魂为之夺。

  「帅死了!帅死了!」明知道应该保持专业形象,却还是忍不住尖叫的女记者眼神里满是痴迷。

  「对啊,对啊,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帅吖!」另一名女记者也跟着化身为忠实粉丝。

  「紫宸王子,请看向这里!」

  「紫凛王子,看这边看这边!」

  女记者们兴奋地大声尖叫,银色镁光灯喀嚓喀嚓闪个不停。

  「这是怎么回事?」走在右方,有着及肩黑发的男子看着四周疯狂的人群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不起,王子殿下,这些记者怎么赶也赶不走。王子这次出访亚洲的行程是最高机密,我……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怎么得知了殿下的行踪……」在此恭迎两位王子的圣国外交大臣察布尔冷汗直流地答道。

  「哼,想也知道一定是那只爱骚包的死狐狸说出去的。」走在左方,有着微翘片短发的俊美男子扬了扬浓密的眉。

  「啊?什么狐狸?」察布尔闻言一愣,下意识地问道。

  「混蛋!你办事不力还敢质问本王子,是不想活了吗?等这里的事了,你立刻回去自请处分!」

  「是是,谢殿下教诲,请殿下息怒。」

  呜……我今天是吃错药了,怎么这么白痴地冲撞了我们「圣国四公子」里脾气最暴烈的紫凛王子。这下好了,回去要有一番苦头吃了。察布尔悉眉苦脸地想。

  「好了,凛,正事要紧。」微长自己弟弟两岁的紫宸王子冷着脸,不顾周遭的喧闹尖叫,不发一语地率先迈开了步伐。

  所有圣国外交使臣及数十名保镖亦步亦趋地紧跟其后。

  「圣使到了吗?」

  「圣使已早一步悄悄到了。」

  「嗯。」紫宸满意地点了点头。「他们呢?」

  这次察布尔可没笨到再问一句「他们」是谁了。

  「嗯……还未到。」察布尔的冷汗流得更多了。

  「搞什么啊?坐飞机的人都到了,送机的却还没来?」紫凛不悦地斥问。

  「这……我们一早就去接那岚王子和定云王子了,但总管说昨天举办的宴会结束地太晚,两位王子还没起床……所以……所以……」

  「所以就干脆迟到了是吗?哼,定云那个方荡的家伙起不来是意料中的事,怎么连向来沉静的那岚也这样?真是近墨者黑。」

  「放心,圣使已经下了指示,他们的女日子也不多了。」紫宸王子的嘴角很罕见地扬起一抹笑意。

  「哈,哥说的对。」

  两位王子大步向前,瞧都不瞧四周陷入疯狂的女人一眼,在众人的尖叫和不舍的叹息下步进了大门……

  「恭迎王子殿下。」两排穿着裹胸及薄纱长裙的妙龄少女以圣国最崇高的礼节,恭敬地伏趴在地,齐声唤道。

  这些少女不但貌美如花,还需家世显赫才能被皇室选上来服侍他们圣国最为尊贵的王子殿下,因此个个皆是一时之选。

  一位长相最为美貌的少女双颊微红地起身恭敬合掌,「殿下,这边请,圣使已在前等候两位王子。」

  穿过圣国皇室专用的机场华丽大厅,一个修长的背影出现在两位王子眼前。

  那是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金发及腰,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子正背对着他们,林立在一面巨幅的画像前。

  在画中,同迦圣国世世代代景仰的「参天大神」从天而降,双手大张,眼神流露着悲悯,仿佛在佑护着大地上抬头仰望的一群……动物?!

  没错,只见画里不见任何人类,却有各种五花八门的动物现身,不管是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或是水里游的,应有尽有,其中又以黑色巨豹、白色飞狐和金色水蛇最为显眼。

  「画得真好,对不?」金发男子缓缓转身,对两位王子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虽然从小就已经看习惯了,但自认看过天下无数俊男美女的紫宸和紫凛却还是不得不承认,圣吏这种超越性别、超越世俗的美真是美得惊心动魄,堪称天下第一大美人。

  两人也回以一笑,「是的,圣使,画得真好。」

  「辛苦你们了。你们这次出去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来,陪同我喝一杯吧。」

  「圣使,你最近占卜灵力使用过度,身子太虚弱,请不要用酒吧。」在身旁贴身伺候的侍女阿兰连忙出声相劝。

  「既然阿兰都这么说了,圣使,你就别勉强了。」

  「不,这杯酒我一定要喝。阿兰,去,拿酒来。」

  「圣使……」

  「快去。」

  「是。」

  「紫宸、紫凛,喝下这杯酒,你们就出发吧,不要耽误了吉时。明晚就是九星连珠之时,为了这一天,我们高迦圣国已经等了太久太久了……你们此次出使东方任务艰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圣使温柔绝美的脸庞突然神色一整,冷声说道。

  「本王绝对不辱使命。」

  §                 §               §

  第个芝麻小站都停的龟速火车在摇摇晃晃了六个小时多久后终于抵达了偏远的南方小镇。

  六月的天气热的人发慌。

  背上背着一个黑色的背包,手里再提着一个塞得鼓鼓的红色大塑料袋,穿着洗得泛旧的白色衬衫和皱巴巴的卡其裤,身形瘦小的林淡之头晕眼花、挥汗如雨地步出车站。

  「先生,来坐车啦。天气这么热,进来吹吹冷气,极爽啦!啊,东西很重喔,我来帮你。」一个在车站前排班的计程车运将热情地上前招呼,伸手就要拉住林淡的手提袋。

  「不用不用,我自己拿。」林淡之慌张地一把将大塑料袋抱进怀里。

  「免惊啦,我又不是要抢劫。来,上车啦,你要去哪里,我给你载。」

  「不用不用,我坐公车就好。」

  「喔,不行啦,先生,你新来的不知道,我们这个地方的公车很久才来一班,太阳这么大,你会等的热死啦。」

  「没关系,没关系,我不怕热。」

  「真的啦,我不是在骗你啦,真的要等很久,你上车,我算你便宜一点啦。」

  「不用不用。」

  「喔,先生不要这么抠啦。」

  「不用,真的不用啦。」[星期五制作]

  林淡之怕死了计程车运将殷勤到恐怖的招呼,赶紧落慌而逃。

  紧紧抱住自己的大袋子,在又毒又辣的大太阳底下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等到了公车。

  之后又花了三个小时转了两趟公车,再在山路上步行了近一个小时。从早上六点起床历经千辛万苦,直到现在太阳阳都快下山了,林淡之才总算抵达了目的地。

  天啊,总算到了。

  眼前,是一个隐身在深山里,老旧荒凉、杳无人烟的墓园。

  林淡之喘了喘气,伸手抹了抹满脸的汗,抬眼看看渐渐暗下的天色,连忙将塑料袋里的物品一一取出在墓碑前摆好。

  「阿平,我来看你了。」双手合掌拜了拜后,林淡之伸手摸了满了摸满是尘土的墓碑。

  想到和自己从小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好友竟然在一声车祸中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去了,林淡之忍不住红了眼眶。

  「你……你可好……拍拍屁股就走了……」

  「你平常就爱人偷懒睡大头觉这下可以睡个过瘾了……不过你可不要以为到了天上就能偷懒不做事,了,你欠我的三千块我可没忘。你从现在开始要努力工作赚钱等五十年后我到了天上你要连本带利还给我,知道吗?」

  「我给你带了柳丁,你爱吃的水蜜桃现在贵的吓死人,我没买,你要是敢再骂我小气,下次可是连柳丁皮都没有喔。柳丁现在三斤十块钱,又便宜又好吃,我都帮你切好了,吃吧。」

  「还有,这是你生前一直想要拥有的房子和车子。我昨晚可是摺了好久才摺好的,现在烧给你,你在天上好好享用吧,记住,开车要守交通规则,罚单可是很贵的。」

  林淡之将前一晚亲手摺好的纸房子和纸车子五摆上,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柴点火。

  他连续画了好几根火柴却都一一失败,急得他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才点燃了盒子里的最后一根火柴,林淡之稍稍松了一口气。

  轰隆--

  万里晴空突如其来的一个惊天响雷吓得林淡之将手上的火柴掉了下去。

  啊,糟了

  就要林淡之在心中暗自叫糟时,幸好火柴不偏不倚地掉在了纸房子上。

  呼,好险。这可是最后一根火柴了。

  没想到林淡之一口气都还没吐完,天空突然一黑,天上瞬间乌云密布,一阵阴风不知从何刮来,将燃烧的纸片吹的漫天飞舞……

  「阿平,你……你生气啦?虽然我自己给你摺的纸房子是旧报纸做的,比不上外面买的精美,但……但这好歹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啊,你就将就点收--」

  轰隆--

  林淡之的话没说完,又一记惊人的响雷毫无预警地狠狠劈了下来,不偏有倚就落在了阿平的填上!

  「啊啊--」林淡之发出一声尖叫,吓得退三步,一屁股坐在地。

  「呜……死阿平!不喜欢我准备的东西托梦来告诉我就好了,你这么吓我,万一把你这唯一的朋友吓死了,看以后谁来为你扫墓?你--咦?这是……?」

  只见阿平的墓碑竟被雷硬生生劈成两半,从焦黑的石块里滚出了一个微微闪着光的指环,一直滚到了林淡之的脚边--

  指环似金非金,其上隐约刻着什么,却可能因年代久远而模糊不清了。

  伸手拿起这个沉甸甸的指环,林淡之满脸惊颖。

  奇怪,这不是阿平的戒指吗?记得上次他跟我借钱时,说穷得连他最喜欢的戒指都当了,我才一时心软打破不借人钱的惯例,万般心痛地把三千元借给了他,怎么现在这戒指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林淡之疑惑地看了看戒指,又看了目的地好友的墓碑,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啊!原来如此!

  臭阿平,当初肯定是你骗了我,还在我面前哭穷,可恶!

  「哼,一定是连雷公都看不过去你这个小人的卑鄙行为,特地来告诉我真相的。这个戒指没收!就当是你欠我钱的抵押品。等我到了天上,你再自己拿现金来赎回去吧。」

  从小节俭成性,以存钱为唯一嗜好的林淡之对自己好不容易借人一次钱竟然落到被「倒债」的下场相当懊恼,本来以为这笔钱肯定收不回来了,没想到老天爷这么帮忙,还帮我把抵押品送了过来,真是天助我也,嘿嘿……

  林淡之边偷笑边将没收的「抵押品」往自己手上一套--

  就在套上的那一刻,一股强大的吸力猝不及防地从指环袭来,林淡之脑中一阵天旋地转,全身热得仿佛快燃烧起来,指环瞬间光芒大炙,一道银光直冲上云霄--

  轰隆--

  仿佛与那道诡异的银光相互响应,天空再度劈下响雷!

【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爱的豹豹 by 迷羊【完结+特典】】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