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

时间: 2019-09-22 23:20:56

【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

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

【简介】:【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怼死甲方》作者:漫无踪影【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字再大点。 主画面再大点。 LOGO一定要大! 许世昀在吹毛求疵的某人的要求下已经把稿改了十几遍。 最后某人摸着下巴,琢磨半晌后说:总觉得缺了那么点感觉。 许世昀怒火攻心,抓起某人就是不可描述:有没有感觉? 某人只......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网游之捡个葫芦娃 by 漫无踪影》----www.118di.com 1、第一章 ... 【世界】【无为】:云梦泽从今天起我们一刀两断,没有任何关系。 【世界】【神马在飞】:哎哟,两口子又闹别扭啦,每次闹别扭都要闹到世界上让人民看笑话。 【世界】【小猫艳艳】:这次老大不是开玩笑,是云梦泽太过分。 【世界】【飞天神。。。。 《未央遗事+股票倍投盈利 漫无踪影》----相识 相识 汉文帝十四年,韩颓当带军从匈奴归汉,因父韩王信曾叛逃匈奴,怕皇帝心有间隙,而留下有匈奴血统的妻子与幼子,直至汉景帝三年,平吴楚七国之乱有功才将亲眷接回。 一辆华而不奢的马车行驶在通往长安的官道上,车上的人就是韩颓当的匈奴妻子和已成家立业的儿。。。。 。

?  《怼死甲方》作者:漫无踪影【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字再大点。”

  “主画面再大点。”

  “LOGO一定要大!”

  许世昀在吹毛求疵的某人的要求下已经把稿改了十几遍。

  最后某人摸着下巴,琢磨半晌后说:“总觉得缺了那么点感觉。”

  许世昀怒火攻心,抓起某人就是不可描述:“有没有感觉?”

  某人只能眼泪汪汪

  原名:《干死甲方》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主角:许世昀,应枫 ┃ 配角: ┃ 其它:设计师,甲方

  第1章

  “你是不是傻逼?麻烦你设计画面的时候用用脑子!”

  甲方愤怒地向许世昀扔了一个人身攻击,并挑刺最新出炉的设计稿:“这么丑的东西你好意思交!”

  一个海报熬了两个晚上的许世昀已出离愤怒:“你脑残?再丑都是按照你的要求改的。”

  “你说什么?”

  “你脑残。”

  “你敢骂我?!”对方难以置信。

  许世昀气着气着就乐了,这世上没有骂人不准回嘴的道理,如果这个脑残甲方出现在他面前,他估计还会忍不住打他。

  几秒后,甲方回:“有种你别撤消息!”

  现在微信和QQ都可以撤销两分钟内的消息,对方显然是要截图留证。

  许世昀科科一笑,截图,发送,一气呵成。

  “留着纪念。”许世昀生怕对方气不炸,还挑衅地配了个笑脸。

  在广告圈里,乙方差不多把就甲方祖宗供着,当面别说骂,就是NO都很少说,许世昀这样回骂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其实某种程度来说……这里程碑般的行为的确值得纪念。

  “我要投诉你。”甲方愤怒地威胁。

  “随你。”许世昀洒脱地留下两个字就悠哉悠哉地去泡咖啡了,刚出办公室就听到格子间里又传来其他同事熟悉的咆哮声——啊啊啊改你妈卖批!

  许世昀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美术指导,隔三差五就能听到设计师、文案、策划的怒吼,一般这种情况下,领导也不会管,因为被甲方折磨的人还不给他们发泄,就太不人道了。

  就拿许世昀这次接的海报来说,一开始是调性不对,他改,后来是色彩不对,结果赤红黄绿青蓝紫都在那脑残的要求下试了一遍,当时许世昀就问了句你是不是要组彩虹战队?总而言之改来改去,最后竟得来一个丑的评价,许世昀的脾气可忍不了,何况对方还喂他吃人参公鸡。

  就在此时,总监的声音从办公室里幽幽飘了出来。

  “许世昀,你进来。”

  一般情况下,总监用这种语气把人单独叫进小黑屋,都是要进行批评教育。

  许世昀进了办公室,总监一脸严肃地盯着他,他心中无愧,从容地站着,好像在秀他一双长腿,片刻后,总监忽然噗哧笑出来,方才冷冷的冰山脸裂了,从缝隙中绽放出几许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又搞事。”总监嘴角噙笑:“城达的应枫投诉你骂人。”

  许世昀理直气壮:“他先骂我的。”

  总监知道城达那位是什么脾气,更清楚许世昀是什么脾气,他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是太年轻,脾气急,这次的事我先帮你压着了,以后收敛点脾气,别再惹他,他要是投诉到老板那里,我就不好偏袒你了。”

  许世昀抬着下巴,很不可一世的模样。

  总监戳了戳他额头:“老实点。”

  许世昀咧嘴笑了笑:“知道了,谢老大笼罩。”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要不我给你找个AE?”总监有点担心这两冤家打起来,最后一拍两散,城达这大客户跑了,许世昀也跑了。

  “别,你就让他祸害我吧,我怕其他人受不了这位祖宗的气。”许世昀说的不是玩笑,而是事实,以前真有人被城达气走过。

  明明看上去很厌恶对方,却又不让其他人来接手,总监不由地瞥了许世昀一眼,意味深长道:“说起来,你俩还真有点缘分,你该不会是看上别人才这么抬杠吧?”

  总监知道许世昀喜欢男人,而且根据他对许世昀的了解,城达那位祖宗应该是许世昀喜欢的类型。

  无端的猜测让许世昀打了个寒颤,他虽然没见过那祖宗,但是想想他平时说话的德性,他毫不犹豫否定:“你可千万别,想想我都阳痿。”

  当事人都豁出男人的尊严了,总监也无意再继续打趣,于是摆摆手道:“行了,你出去吧。”

  说起许世昀和城达应枫的孽缘,要从许世昀刚毕业时说起。

  当年许世昀一毕业就进了一家大广告公司,接触到的第一个甲方就是应枫。许世昀初生牛犊,又有才气,所以我行我素;应枫则把甲方特有并且肯定有的吹毛求疵事儿逼精神发挥到淋漓尽致。

  合作那段时间,这两人真的就是缠缠绵绵到天涯。

  一年多后,许世昀跳槽到了现在这家公司,进了城达集团项目组,当时负责对接的AE每次在转述城达集团的要求时,许世昀都觉得这套路十分眼熟,那种特熟悉的事儿逼气息简直扑面而来,直到后来有次AE无心一句,应总要求——

  许世昀才知道,应枫也跳槽了,而且他俩还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冤家不聚头,兜兜转转两人都换了公司,竟然又遇上,还是甲方和乙方。

  其实许世昀和应枫都已升职,公司这边的城达项目组有AE,应枫那边也有助理,有什么事下面的人沟通就好,但他俩绕开正常流程,直接杠上,然后开启你傻逼你脑残的日常对话。

  许世昀回到自己办公室,应枫的头像闪个不停,他点开对话框,大意就是这件事很严重,应枫要许世昀道歉并且写说明报告给他,许世昀嗤了声,暗骂神经病,直接关了QQ继续修改设计稿,修改完保存文件,文件夹里已都是城达X月X日修改版12345678,许世昀顿时心中一片凄凉……然后随手存了个修改版1111111111。

  窗外繁星点点,许世昀伸了个懒腰,静悄悄的办公室只有他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QQ那头,城达的人已经是灰色的头像,许世昀把修改后的设计稿发送过去,就踏着夜色去了酒吧,他需要喝几杯宣泄压力。

  许世昀是魅色酒吧的常客,一杯酒下肚,调酒师Buck很自然地和他聊起天:“很久没见你了。”

  许世昀苦逼地笑了笑,托某人的福,他已经连着加班半个月:“太忙。”

  “啧啧,一段时间没来,很多人想你呢。”Buck挤眉弄眼笑着说。

  圈子里0多1少,像许世昀这样高大俊朗帅气的1十分受欢迎,这不,他刚坐下,就有几个妖娆的小0朝他搔首弄姿,释放信号,许世昀一概视若无睹,调酒师Buck遗憾的说:“你还是那么狠心。”

  “最近吧里似乎多了几个新面孔。”许世昀的视线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坐他对面吧台的人身上。

  魅色这种GAY里GAY气的名字,必然是个GAY吧,和普通酒吧常有生人走动不同,这里来来去去经常都是一些老面孔,所以偶尔出现几个生面孔还是挺惹人注目的。

  虽然是休闲西装,但也被这人穿的一丝不苟,严肃而拘谨,细框眼镜架在那张白皙的脸庞上,带着书卷气,却又透着一丝禁欲的气息,那人细长的手指不停摩挲着,一双眼睛不停地四下打量,和人目光对上了就跟受惊的兔子似的,马上埋头喝酒压惊,许世昀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没泡过吧的‘雏儿’。

  调酒师Buck难得见许世昀会瞧上人,便暧昧地调侃:“有兴趣?”

  “他是新来的?”那人的长相很合许世昀胃口,魅色什么妖魔鬼怪都有,许世昀偏偏喜欢长相斯文清秀的。

  “第一次见。”调酒师哂笑:“这样的小兔子在魅色很容易被吃的渣都不剩。”

  果不其然,调酒师的话音刚落地,早就虎视眈眈一阵的恶狼上去围住了小白兔,那两人明显抱着灌醉人的架势,一直在给小白兔灌酒。

  调酒师问:“你不英雄救美?”

  许世昀虽然在观察,但一直没有动,直到他和调酒师见那两人趁小白兔不注意,在酒里下药。

  “哎,这……”Buck脸上露出鄙夷之色,魅色有自己的规矩,你情我愿的玩可以,但下药这种事是禁止的。

  Buck正准备叫保安,忽而眼前黑影晃过,定睛一看,正是许世昀走了过去,调酒师吹了声口哨,有英雄救美的好戏看了。

  第2章

  小白兔的热情,许世昀十分受用,他凝视着小白兔微微张开的嘴唇,水润的好像在引人犯罪,许世昀轻轻含住,反复吸允,那吮吸的力道很快就将他的唇瓣吻得鲜红欲滴,小白兔却主动伸出舌头出来挑逗他。

  许世昀退了退,两人的嘴唇间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许世昀低笑一声:“这么不老实?”

  小白兔眨眨眼,轻轻嗯哼了一声,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身体却很诚实的往许世昀身上贴。

  许世昀再次亲了上去,他灵活炙热的舌头更是探进他的口腔中,如同攻城掠地的君王,唇舌交缠的深吻让两人的体温都有些上升,随着越来越重的喘息声,许世昀的手从小白兔衣衫的下摆滑了进去,指腹在小白兔的腰间流连轻抚,并慢慢滑下他的小腹,伸进裤子往更隐秘的方向而去。

  “去、去床上。”小白兔挣扎着提出自己的要求。

  许世昀依言,将手调转了一个方向,然后双手摸着小白兔挺翘的屁股,有力的一托,抱起小白兔往床边走去,小白兔的双腿则紧紧夹住许世昀的腰身,两人的热吻还没有结束,反而如同狂风暴雨般越来越激烈。

  两人双双摔倒在床上,许世昀掀起小白兔的衣衫,往上脱到一半却停住,正好盖住小白兔的眼睛。

  “嗯?”视力受阻的小白兔发出一声困惑。

  视力被夺取的人,其他感受变得更敏感,许世昀的激吻也变成了浅尝细酌的轻吻,一点一点,慢慢落在小白兔的脸颊、嘴角、耳畔、喉结,这种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感觉让小白兔变得更兴奋和期待,整个身体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许世昀的吻缓缓向下移,经过颈部,越过锁骨,最后落在胸前,许世昀张口含住,舌尖缠绕着那点舔舐,一只手的手指则摸着另外一边逗弄,小白兔兴奋地呼吸一顿,最后发出细细的低吟声。

  “这么喜欢被人玩这里?”许世昀玩笑道。

  小白兔意外的坦诚:“喜、喜欢。”甚至他似乎因为许世昀在说话,冷落了那里而有些不满意,便用双腿夹着许世昀的腰催促了一下。

  “你是左边敏感,还是右边敏感呢?”许世昀说着用手指分别掐了掐两边,细微的痛感让小白兔轻呼一声,明显左边小白兔给他的回应更强烈,同时,小白兔的下面也撑了起来。

  许世昀含住小白兔的左边吸允着,手指快速解开了他的皮带,顺着平坦的小腹滑了进去,握住小白兔精神的地方,小白兔嘴中发出呜呜声,他有些按耐不住的自己褪去了束缚在手臂上的衣服。

  衣服一脱,错过了看着这双清亮的眼侵染上雾气和欲望的过程,许世昀忽然有些后悔,随即,他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他想看着这双漂亮的眼睛沉浸在欲海中的模样。

  “呜……嗯……呜……”小白兔嘴中发出细碎的呻吟,许世昀埋头咬住他的乳珠,遭受到上下两重刺激,小白兔舒服的想要尖叫出来,不一会儿,他就泄在许世昀手里。

  “那么快?”

  小白兔也有点不好意思,脸上红了红:“你、你弄的、的我很舒服。”

  这是在夸许世昀技术好,许世昀十分受用,他高兴地亲了亲小白兔的嘴:“我发现你真可爱。”继而暧昧笑道,“等下会弄得你更舒服。”

  小白兔的耳朵瞬间红的快滴血,他配合着许世昀的动作脱下长裤,将自己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许世昀面前,许是常年不见光的原因,小白兔两条笔直修长的腿要比身上白一分,尤其是大腿根处。

  许世昀的手指轻抚着小白兔的大腿,引得小白兔的身体微微颤抖,见状,许世昀已经有些受不了了,他忍了很久,下面都快撑爆了,就是因为没有带润滑液,他才如此有耐心,特意帮小白兔撸出来,然后准备用JY当润滑。

  许世昀的手指沾着小白兔的JY,向后摸索而去。

  一开始异物的进入让小白兔有点不适应,他轻微皱着眉,渐渐,他的身体似乎被许世昀的手指弄出了感觉,尤其是当手指似有若无的擦过某个地方时。

  “这里?”许世昀轻轻戳了戳。

  小白兔反应大的身体弹了弹,喉咙里情不自禁的溢出一丝呻吟,许世昀眯起眼,抽出手指,就在小白兔失神的一刻,许世昀将自己的火热顶入,直撞小白兔的敏感点。

  “啊!”小白兔抓住许世昀的胳膊,发出了一声绵长的叫声,很快,他就发现他只能发出细碎断断续续的呻吟,因为他的身体随着许世昀的撞击,如同湖面飘浮的扁舟,再也没有了自主权。

  许世昀没有停顿或者玩九浅一深的意思,而是全力抽动攻击着小白兔的敏感点,小白兔几乎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

  巨大的快感几乎将小白兔逼疯了,他意乱情迷的发着呜咽声,下面再次慢慢抬了起来。第一次,而且还是和一个不认识的人,竟然因被进入而硬起,一股羞耻感袭来,让他情不自禁缩了缩。

  小兄弟正在小白兔身体里的许世昀当然感受到了,而且正是这一缩让他爽的差点泄了出来。

  “你想吸死我?”

  “呜呜。”小白兔似乎发现某人可怕的持久度。

  “别急,夜还很长。”许世昀扶着小白兔的腰,撞得他叫了出来。

  这一夜对两人来说,大概还不够长……

  第3章

  第二天,许世昀醒来,望着陌生的天花板,他有片刻失神,过了半晌,许世昀才扶着额头坐了起来,白色的被单从身上滑落,精壮的胳膊和背脊上都是抓痕,他侧低着头,还在熟睡的小白兔缩在柔软的被子里,只露出半个布满红色吻痕的肩头,联想到昨晚的激烈,就是许世昀这般没脸没皮的人,忽也觉得有些害臊。

  许世昀起身的动作吵醒了身边的人,但或许是昨晚太累,小白兔只是动了动,迷迷糊糊地挥舞了一下手,像是在嫌弃地赶苍蝇,然后拉起被子盖住脸继续睡。

  这点力度就跟蚊子叮似的,许世昀笑了笑,下床的动作轻了许多。

  地上,两人的衣服已经纠缠成一堆,许世昀挑挑捡捡,翻找着自己的衣服准备去洗个澡,许世昀随意拿起自己的上衣,一管药膏从口袋里掉出来,许世昀一看是缓解那地方疼痛的,估计是昨晚BUCK趁他不注意时放的。

  许世昀收下了这份贴心,因为现在有人十分需要,他把药膏放在床头,想着等下洗完澡如果小白兔醒了,他不介意亲自帮小白兔擦,回忆起昨晚两人的契合度和小白兔的热情,许世昀禁不住勾了勾嘴角。

  许世昀又去拿自己的裤子,名片盒从缠绕着他裤子的衣服口袋里掉出,哗啦啦,几张名片散在外面。

  许世昀捡起来,扫了一眼,这一眼便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名片上的名字宛如原子弹在他脑海里炸开,轰地眼前炫光夺目。

  城达集团,策划经理,应枫。

  应枫???

  应枫!!!

  狗、日的他竟然日了甲方?!还是应枫那脑残!?

  一口血仿佛卡在许世昀的胸口,他想起昨天他还和总监说别提城达的人,听了都阳痿,结果晚上他就干了对方,不仅没阳痿,还干的挺酣畅淋漓……

  许世昀一阵头晕目眩,此时,他脑海里乱糟糟的如同一团浆糊,什么事后的舒爽,身体契合的愉悦全都烟消云散,许世昀手忙脚乱穿起衣服,落荒而逃。

  应枫醒过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他是被饿醒的,结果一醒来面对就是空荡荡的房间和饥肠辘辘的肚子,他摸了摸另外半边床,是凉的,说明人走了已经有一阵。

  昨天还被对方的火热填满,现在一对比空空的半边床,应枫忽然失落和怅然,他不应该抱有其他幻想,对方估计只将他当成一夜情的对象。

  应枫倒回床上,还好今天是周六,公司里暂时没事不用加班,他还能再睡会儿。应枫有气无力的爬到床头,瞥见一管药膏,这当然不是酒店备的东西,不是酒店,那只能是……

【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怼死甲方 by 漫无踪影】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