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

时间: 2019-09-23 05:21:02

【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

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

【简介】:【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每天都在要抱抱》作者:睡芒【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方总看上了送外卖的小孩儿 原以为是高中生,后来才知道只是长得小,脑子不好使,特好骗 所以就那么把人骗回家了 小傻子很粘人,每天都在要抱抱 后来小傻子不傻了,每天不要抱抱要乐乐了 方总拍拍腿:来你不是要乐吗......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每天懵逼全世界[剑三+修仙] by 诅咒君》----[剑三+修仙]每天懵逼全世界 作者:诅咒君 文案 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琴始皇,琴剑手贱点开了变异的奇遇系统,带着变异剑三游戏系统穿越到了修仙小说《仙途》的世界。 只有在这个修仙世界中成为大罗金仙,他才能获得回家的机会! 可是,这坑爹的系统居然不给他游戏技能,。。。。 《[阴阳师]每天回家都看到狗子在拈花 by 墓园什锦》----书名:[阴阳师]每天回家都看到狗子在拈花 作者:墓园什锦 文案 尽管妖狐重生…… 但别忘了他还是个看脸的hentai。 妖狐:“小生每天都是发情期。” 所以这就是你盯上大天狗的理由? 微博开车,小天使请搜索微博名:墓园什锦 避雷须知: 狗崽。茨草。酒红。 内容标签:。。。。 。

?  《每天都在要抱抱》作者:睡芒【完结+股票倍投盈利】

  文案:

  方总看上了送外卖的小孩儿

  原以为是高中生,后来才知道只是长得小,脑子不好使,特好骗

  所以就那么把人骗回家了

  小傻子很粘人,每天都在要抱抱

  后来小傻子不傻了,每天不要抱抱要乐乐了

  方总拍拍腿:来……你不是要乐吗

  高冷禁欲一心养崽攻X傻子受

  食用须知:

  1.攻受年龄差11

  2.受成年了!

  3.上帝视角,不主攻也不主受

  内容标签:业界精英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起洲,钟虎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红辣椒今天生意一如往常得火爆,店里忙得不可开交。

  “是,还是老样子吗?唔,加一份套餐……”,圆珠笔按下笔头发出一声脆响,老板娘歪着脑袋边讲电话边用笔把送餐信息抄下来。挂了电话,她把菜单传给厨房,左右环视一圈,“小芹呢,她不在谁去送外卖?”

  刚好听到的伙计扭头答道,“小芹堵在路上了,雪大,封路了。”

  “那她什么时候回来?”梅跃焦头烂额地算着账,脾气如同这店里呼呼呼的排气扇和油烟味一般冲天了,“还有馒头,他请几天假?真是……这倒霉天气……”

  一整面的玻璃墙上刮了不少雪花,对面的花店也遭了秧,早上的鲜花,快中午就蔫蔫一息的模样了。钟虎凑在玻璃上往外头瞅着,也不知道瞅得是人还是别的,睁着一双大眼睛,从那些花花绿绿的伞上面掠过,连鼻头都快压扁了。

  “这儿有人吗?”

  钟虎耳朵动了动,但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伙计赶着他的肩膀把他扯开,对客人道,“没人,没人,这小孩儿坐这儿玩儿呢,你们坐,给,菜单。”

  钟虎顺势被拖到了门口收银台,梅跃指着那个塞着杂物啤酒纸箱,“小虎,跟你说不要乱跑,乖乖坐那儿去,不然你哥又该找我麻烦了。”

  钟虎乖乖地噢了一声,坐得极为端正,探着脑袋一会儿望着厨房,一会儿望着窗外的。

  梅跃忍不住摇头,这年头,店里请个手艺不错的厨师,还拖家带口的,明明也不算小孩儿了,却比小孩儿还麻烦。钟龙说是小时候烧糊涂了,有点儿傻,看着怪可怜的,她心一软,就同意了暂时把钟虎看管在店里的请求。

  但也还行,没想象中那么麻烦,甚至还为她招揽了不少生意。不远的那个寄宿高中,自从几个女孩儿来吃过一次后,就仿佛要把全班女同胞都带来瞻仰一下他们店里那个傻乎乎的小孩儿一般,吃饭的时候也回头看,还凑在一起嘻嘻地笑,甚至还会要求,“哎,我们还想点菜,你们能不能让他过来帮我们介绍?——就那个啊,坐那儿的弟弟。”

  这群女高中生叫小虎弟弟?

  虽然小虎看起来是挺小,但他哥说是成年了的,只不过一张娃娃脸,加上傻乎乎的,着实能骗人。

  为了生意,梅跃不得不差遣起小虎来,但是小虎半句话也不说,站在她们桌前为难地回头望着梅跃,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笨拙的举措更是取悦了这帮高中女生,小虎不知道她们在笑什么,只能茫然地望着她们,手里干巴巴地攥着菜单。

  “喂,弟弟,你有Q号吗,或者微信,咱加一个呗。”

  小虎啊了一声,手指都难堪地绞在一起了。

  “你这是害羞了么?脸都通红了呢,哈哈哈,真可爱。”

  这种事情遭遇过不少次了,好在没被钟龙给看见,梅跃想到他便是一声叹气。

  “啪!”小虎听到一声摔笔的声音,蹲下身帮梅跃捡起来,递给她,“……给。”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梅跃慢了半拍接住,“谢谢……”她抬头喊道,“那什么,石头,去帮我买一桶圆珠笔回来,速度点!”

  话音刚落,石头就端着打包好的餐出来,装进橙黄的保温外卖袋里,“这怎么办?”

  梅跃皱着眉,“你先去送……哎算了,店里人手不够,小芹呢,她还要多久?”

  “老板,十分钟前她堵在路上,至少还得十分钟才回来吧?”

  梅跃抓狂地挠了挠头发,方便面似得炸开来,倏地,她瞥见一只白手偷偷摸摸地伸到桌上,抓住了那根没墨的圆珠笔,梅跃低头和被抓包有却半点没心虚的小虎对视。

  “这个…能、能给我玩吗?”

  “你要没水的圆珠笔?”

  “嗯!”小虎眼睛很大,梅跃最是受不了他这么祈盼又水汪汪的眼神了,“拿着玩儿吧……”她摇摇头,蓦地想到什么似得,眼睛发亮地又望着他,语气亲切,“哎,小虎,姐姐跟你商量个事儿呗,”她双手安放在外卖包上,“这个,能不能帮姐姐送到隔壁那栋大厦,三十一楼,看到了吗,最高的那个就是。”她顺手一指,那是城市的标杆大楼,最高的大厦。

  小虎抬头一望,大楼侧面挂着的巨型logo图案常常在各种地方以不同形式出现。他点点头,梅跃再一次叮嘱他,“纸条上有电话号码和名字,别送错了啊,钱也别弄错,少收也别多收了。他们楼下有安保,说是红辣椒外卖就成,不会拦你的。”

  梅跃委托他以重任,石头在他们俩身上来回看了几眼,一句“不妥吧”吞下了肚,这么多天相处,也能知道钟虎是个傻到什么程度的成年人。

  外卖包有些重,好在那栋标杆大厦就在过个马路再走上个百米远,他同陌生人说话依旧是有障碍的,而安保看到他的帽子没问话便放行了,小虎常识还是有的,电梯里还有人,是个长得比他高些的栗发女性,顺手帮他按了楼层,她的指甲亮晶晶得让钟虎眼睛始终追着她手上的亮片看。

  栗发女性对着他的脸多看了会儿,手指抓在电梯内扶手上,漫不经心地望着电梯上行,“小弟弟,生面孔啊,你是他们家新员工?兼职啊?一月了还没放假,”艾琳看向他埋着的头顶,一圈儿发旋,“逃课出来兼职吗。”

  钟虎仍是埋着脑袋,不说话。

  艾琳见他反应便笑出声,“我长得很像坏人吗,你别发抖啊,你送的这饭就是我们订的,老远我就闻着儿里面的味儿了。”

  艾琳还没觉察出送外卖的小弟弟是怕自己还是怕电梯,楼层便到了,“这么多重吧,多少钱,我给你拿。”

  约莫是身上没揣钱,艾琳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进了办公室,“刚才收的餐费在谁那儿?”

  钟虎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拿了钱和小费,估计是看他傻,栗发的女人把小费揣他兜里,“别拿给你们老板知道么,这是姐给你的。”

  小虎不明所以地望着她,把钱一起拿出来数,数了好几遍,最后又把多余的数出来退给她,“多……多了。”

  女人看得哑口无言,确认了一遍送外卖的小孩儿眼里的确是很认真的,她卷起钱,又塞到他手里,无奈道,“这是给你的辛苦费……好吧,看来你不是很明白。”

  有人道,“艾琳姐,那么近能有多辛苦啊,算了吧。”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

  有人帮腔道,“人弟弟长得多可爱啊,换我我也愿意的。”这话换了不少附和,“是啊是啊,看看以往送外卖的都是什么歪瓜裂枣,弟弟还在读书吧,明天还来送吗?”

  午休时间,像模特试镜处一般的秘书部都围着这个面生的外卖小弟调笑了起来,钟虎最终还是坚持不收多出来的那部分现金,他背着外卖包走到了电梯口,盯着不断变换的楼层数。

  那边还在自顾自地笑着,方起州却提着没动过的餐盒出来,声音全部噤了,霎时间连落笔和咀嚼的声儿都停了,一声声错落有致又憋着股什么劲儿的“方总”响起。方起州随手把外卖餐盒往秘书桌上一放,秘书立刻如临大敌地抖了抖,手忙脚乱地站起来,差点没崴脚,方起州面无表情道,“你们谁吃掉吧,我有点事要出去,招标的case傍晚前发我邮箱,我回来处理。”

  秘书扶着眼镜,“是……是……您,您走好……”

  方起州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不明白这些秘书一个二个都为什么把他当阎王,可他工作太多,加上刚接手的烂摊子,实在无暇处理上司和员工的关系,忙完这阵,这些个漂亮女秘书,他也得跟着计划裁员了。

  大步走到电梯旁,背后的女人们齐刷刷背着他从办公桌探出脑袋,发出一声声的抽气,活像大半辈子没见过男人那样红着眼道,“我靠这腿长得!”

  方起州腿的确很长……长到偷拍了照片的女秘书拿着尺子按着他的身高来不停算着他的腿到底有多长,最后只能在交流群里感慨,“老板身材真不错,能来一发炒了我也乐意啊。”

  新总裁头一天就任时,也的确也不少抱着该想法的女秘书,但现在,她们只关心自己的饭碗还保不保得住,毕竟新老板不像小方总,是个对着34E视若无睹的正直男性。可新老板的魅力之甚,不知道怎么形容最恰当,或许秘书群群名“BOSS西装裤下的小娇花”是个贴切的写照。因为全公司上上下下,结婚的没结婚的,头天上班时就炸开锅般地讨论着他的脸,他的身材,没人关心他的能力和作风。

  但事实证明,新老板的确厉害,不过更要感激的是,没有第一时间辞掉花瓶部的人。

  方起州看到电梯旁等着的人戴着个橘色外卖帽子,蓝色字体脱了一小块,看不清。他站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电梯没有按下键,不知道是不是这送外卖的忘了按……居然等这么久都还没意识到?方起州不动声色地伸长手将电梯键给戳成红色,等电梯闸门一开,外卖小弟默不作声地跟着他往里面走。

  方起州撩起眼皮在电梯反光镜面里看了他一眼,靠在角落埋着脑袋,周身是显而易见的防备态度。脸被帽子和围巾挡了大半,只能看到冻得通红的鼻尖和白得厉害的脸颊,垂着的睫毛很长,婴儿肥透出一股小孩儿的味道。他第一反应就是这家店雇童工,转念一想这大概是兼职的学生。

  突然,电梯内灯光闪了两下,方起州抬头看了下楼层数,随即电梯在井里晃动了几下,灯也随之熄灭,方起州在简短的黑暗里听到“咚”一声,像是有人在往墙上磕了下脑袋似得,数秒后,微弱的应急光源亮起来,方起州快速按响报警键通知保安,心说这大楼建得倒高,全是豆腐渣工程。好在虽然出了故障,还没至于往下掉,不然依照现在的楼层数,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方起州掏出手机发了个短信,又揣回兜里,这才有闲暇分心看旁边的人。他靠在扶手栏杆上,和外卖小弟离了一个对角,方起州注意到他有些发抖,瑟缩着抱着腿缩成团,脸色白得可怕,指骨用力地嵌进棉服里。

  他想了想,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安抚道,“维修的五分钟就会到。”

  但外卖小弟还是那样子,方起州不再多言,手上的手背机械地发出走针声,急躁而仓促,并且随着在里面呆得时长越久,速度越快。方起州听到有人的声音隔着一扇电梯门道,“马上就救你们出来,电梯维修队快到了,别慌。”

  可是维修队拖了快十分钟,方起州一直低头看表,靠着电梯壁时一直感受到轻微抖动,是角落里的人发出的动静,还伴随着小声的呜咽,听起来跟受伤的小狗崽似得,他掐了掐眉心,声音放得比平常还要轻,“你还好吗。”他的脸还是冷着的,但在尽量放松。

  埋着的脑袋的小孩儿听到后半响,才迟钝地摇了下头。

  在微弱的应急光源里,除了两人的喘气声,就只剩下隔了个电梯门噼里啪啦的操纵工具修理的声了,方起州识趣地没再继续说话,听到了顶上电梯门被扯开来,像被撕开的包装袋,分离成两半。

  他们的电梯停得尴尬,不上不下,从上面开得门,达到他胸口那么高,保安埋下身子一看便是一个激灵,被方总那张冷掉渣的俊脸给怵了一下,忐忑不安地在脸上聚集起谄笑,“方……方总,您怎么……我拉您…上、上来。”

  那手伸到离方起州近的地方,方起州没理会,微微偏头,从那些矮着身子的人缝里透露出一道道光线来,角落里的小孩儿终于得到了安全感,方起州声音不大,缠绕在突如其来发亮的黑匣子里,“这儿还有个人呢,先拉他出去。”

  外卖小弟挺矮,搁在高中生里也是矮一头那种,方起州记得自己高中时候就有现在这么高了。

  仰起脖子露出脸的外卖小弟居然有一双大眼睛,方起州挺意外的,看着愣是像个小孩儿,配着那一脸的婴儿肥这种感觉就更重了。他搭把手先帮他把那橘黄色的外卖包给递了出去,小孩儿犹豫了一下,被几个保安拉住手,“来!使劲儿!”在光溜溜的电梯壁里无处可踩,空荡荡地胡乱攀爬着,冬天穿得又厚,看着艰难又心酸。上面吆喝着使力的保安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巧劲在把人往上递——是方起州抱着外卖小弟的双腿往上托。

  忙得满头大汗的保安再次聚集起方才的笑容,气喘吁吁道,“我拉您?”方起州没听清,交错间只听见一声微弱的“谢谢”,声音挺好听。

  “不用,”他摇头,正欲上去却被地上一物件闪到眼,定睛一看,是个玉坠。他意识到这或许是外卖小弟落下的,忙叫道保安,“你赶紧叫住他。”说着双手一撑,利落地逃出生天。

  保安回神再一看,“他好像走了。”

  “知道哪家外卖吗?”

  “红辣椒,就在路口边,挺打眼的。”

  第2章

  钟龙出来上个洗手间的工夫就发现钟虎人不在了,一问才知道是梅跃给差遣去送外卖了,钟龙差点和她大吵一架,顾不得店里客人还多便撂勺子不干了,“你不知道他……吗,扫扫地抹抹桌子没问题,你让你送外卖他怎么找得到路!万一……万一走掉了……”

  “小虎也是成年人了,怎么走得掉,”梅跃脸上也挂不住了,心说要不是忙,谁要那个小傻子干活?再说老娘不也帮你看了这么多天孩子,店里还多安排了双筷子你怎么不知道感激我?“就几百米他再傻也知道路啊,再不济也有派出所啊,人贩子也不拐这么大人,你这哥当得怎么和妈似得,”她就像杆胡乱走火的枪,忍不住嗤笑一声,“怕这怕那的不如把请个保姆看管好他,带到店里算怎么回事。”

  这话让钟龙彻底熄了火,像被碾灭的烟屁股,他怕的是前头那句——派出所。

  他皱着眉,扯了白围腰甩开玻璃门就往外走,梅跃在背后扯嗓子大喊,“哎你上哪儿?哎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厨房里热,钟龙穿得少,一出去冷风就是当头一兜,浑身油烟味散开来。刚走没两步,一个人就撞他怀里,发顶撞到他胸口,钟龙连忙伸手扶住他,“你怎么去这么久?”又上下左右地检查他,“没出事吧,”最后钟龙捧着小虎的脸仔仔细细地瞧,“你看你脸都冻成什么样了,下次再敢随便乱跑小心我……”钟龙本来想威胁他一句,可是话到临头什么也说不出了,小虎在他这里是打不得骂不得,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口里怕化了。

  钟虎眨眼看他,叫了声,“哥。”

  就像是一句包含了无数的回应,告诉哥哥他没事,他再也不瞎跑了。

  钟龙心顿时软了,隔着帽子摸了摸他的脑袋,“晚上给你做好吃的,想吃什么跟哥说。”

  回到店里,钟龙挽起袖子重新掌勺,梅跃扬眉吐气道,“我还以为你不干了呢,正准备招聘新厨子了。”

  钟龙找回了弟弟,又变回了忍气吞声的他,不和梅跃怼,他在这里干了一年多,可以说红辣椒的招牌就是他的手艺。一年前半死不活的餐馆现在眉飞色舞的,他占了大半功劳,梅跃不会轻易辞掉他的。

  他只是盘算着要拿小虎怎么办,放他一个人在家连吃饭都要担心,带出来放店里又要惹人嘴碎,照理说店里多双筷子梅跃也帮忙看管了,差遣他一下是合情合理的,可他家小虎不一样,别的孩子傻乎乎的,总找得到路,小虎是个路痴,自闭又怕生,更别提问路了。别的孩子被好心人带到派出所去,总能很快找到家人,他们家这个,他根本不敢上派出所领人。

【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每天都在要抱抱 by 睡芒】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