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途 by 蟹总

时间: 2019-09-23 06:21:03

【烈途 by 蟹总】

烈途 by 蟹总

【简介】:【烈途 by 蟹总】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烈途》作者:蟹总【完结】 文案: 徐途惹了祸,徐越海把她扔到大山里,找人管教。 她以为,这辈子没有怕的人 直到遇见秦烈。 注:1、由于渣蟹手速不行,加之拖延癌晚期,前十万字基本保证日更,偶尔休息,后十万字可能又要隔日更。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 2、渣蟹没......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0852 by 蟹总》----《0852》作者:蟹总 在你冷的时候,恰好我能给你温暖。 注:不定时更。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第1章 1 五月底,杜华制衣接到一笔订。。。。 《烈途 by 蟹总》----《烈途》作者:蟹总【完结】 文案: 徐途惹了祸,徐越海把她扔到大山里,找人管教。 她以为,这辈子没有怕的人 直到遇见秦烈。 注:1、由于渣蟹手速不行,加之拖延癌晚期,前十万字基本保证日更,偶尔休息,后十万字可能又要隔日更。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 2、渣蟹没。。。。 。

?  《烈途》作者:蟹总【完结】

  文案:

  徐途惹了祸,徐越海把她扔到大山里,找人管教。

  她以为,这辈子没有怕的人

  ……直到遇见秦烈。

  注:1、由于渣蟹手速不行,加之拖延癌晚期,前十万字基本保证日更,偶尔休息,后十万字可能又要隔日更。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包容。

  2、渣蟹没文化,胡编滥造只为图个乐呵,有bug欢迎温柔指出,拒绝考据党及狂刷存在感人士。

  3、本文慢热。

  4、笔下第一个C女主诞生啦~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烈,徐途 ┃ 配角: ┃ 其它:

  楔子

  蟹总/文 2016.7.15

  离开洪阳三年,秦烈再次踩着这片土地,华服不再。他穿的牛仔裤和旧T恤,肩膀布料被太阳暴晒,微微褪色,脚上是一双黑色登山鞋,虽然是几年前的款式,他穿着,仍旧随意不羁。

  他站在月台出口,眯缝起眼睛抬头,天空广而灰白,没有太阳,远不如山里的湛蓝瓦亮。秦烈从兜里掏出个小袋子,摸了一粒枣核状的坚硬果实扔嘴里,左腮鼓突,能清晰看到咀嚼的动作。他独自站了会儿,手中袋子随意翻折几下,塞回先前裤子口袋。

  洪阳变化很大,车站对面一排铁皮房没有了,高楼大厦平地起,车道加宽,早不复当年的样子。

  秦烈穿过马路,沿街道绕两圈儿,才找到能打电话的报刊亭,他往窗口扔两枚钢镚,按出一串号码。

  不久,电话接通,他声音沉稳:“徐总,我到了。”

  那边听出是他,爽朗一笑:“等着我,这就叫人过去接你。”

  早在一个月前,他们联系过,徐越海清楚他此行目的。秦烈从前跟他干,帮他拿下不少棘手项目,徐越海欣赏他,抛开主顾关系,私下也能喝两杯,算作老朋友。几年前,秦烈父亲亡故,他提出返乡,徐越海遗憾同时,也只好尊重他的选择。

  但是,再见秦烈,他这身装扮,他还是愣了一愣。

  秦烈浅笑,主动伸出手:“徐总,好久不见。”不论穿着如何,他俊朗刚毅的面目仍未失色,身形挺拔,皮肤古铜,粗糙的模样,即使站在角落仍不易被人忽视。

  徐越海打量一番,用了点儿力道地握住他手,另一手拍他胳膊,几声瓮响,敦实极了

  他不得不昂起头看他:“壮得像头牛。”

  秦烈笑。

  “进去说话。”徐越海把他带进餐厅:“修路的事,县政府批准了?”

  秦烈说:“批了。”

  “好事儿啊!”他感叹。

  “只是,”秦烈斟酌片刻,放慢了说:“政府方面提供一部分配套补助,只负责后期路面硬化和壁体加固。剩下需要村民筹资筹劳,路基必须事先打好。”

  他们在包间落座。

  “资金上有困难?”

  秦烈微微低头,面目难得一见的苦涩,嗯了声。

  徐越海直截了当:“需要多少?这笔钱我出,全当捐款,为村民们做些好事儿。”

  他出奇爽快,这一点秦烈没想到,不由抬眼瞧他。

  “只是……”

  徐越海话到一半就止住。

  有人进来,将食物纷纷摆上桌,四菜一汤,偏清淡,却都是些昂贵材料。人走后,动了筷,徐越海这才慢悠悠道:“你们那儿条件很艰苦?”

  这话没头没尾,秦烈顿了顿:“待的时间长,不觉得。”语气明显有轻描淡写的成分。

  徐越海点了烟,也递给他一根:“我这儿有个小麻烦。”

  秦烈动作一顿,片刻便恢复如初,烟在口中,他两腮凹进去,许久没抽这种高档货,吸到口里,淡而无味。他轻轻呼气,穿过薄薄的烟雾看向他:“徐总您客气,有事儿尽管说。”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徐越海叹气:“就徐途那丫头片子。”

  秦烈抿唇未语。

  “让她去你那待一阵儿。”徐越海说:“我把她送过去,你顺便帮我管教管教?”

  飘散的烟和茶水雾气揉起来。秦烈靠着椅背,一面肩膀稍低,手臂搭在桌沿儿上,食指一点,烟灰轻飘飘落在烟灰缸里。

  小麻烦。他眼前浮现一道模糊的影子。

  过了会儿,“好。”他问:“需要待多久?”

  徐越海没答,包间的电视开着,他视线冲着那方向,瞳孔颜色跟随屏幕变换,目无焦距。里面正播放某女星自杀的报道,谣言铺天盖地,媒体肆意揣测,几天来,电视、网络铺天盖地,循环播放这则消息。

  “半年。”他终是开口:“得多待一阵儿。”

  第2章

  三月。

  一辆黑色吉普飙行在山间公路,车里放着重金属摇滚乐,徐途掌着方向盘,右脚将油门踩到底,她嘴角眉梢往上翘,熟悉的人才了解,她此刻精神亢奋。

  窦以坐在副驾驶位置,脸色煞白,双手握紧窗侧把手,往窗外偷瞟一眼,五官揪紧,立马转回来。他那一侧便是几丈深的山坳,未经人开辟,布满枯枝烂草,有溪流从中迂回穿梭,旁边都是奇形怪状的异石,密布一层令人作呕的苔藓。

  只需一眼,这荒凉恐怖的鬼地方,足以令人印象深刻。他后悔答应徐越海送她过来了。

  窦以看向徐途,再次要求:“换我来开吧,途途。”

  她那一侧车窗降到底,初春的风还带着寒气,把她浮夸的浅粉色短发吹乱,在头顶张牙舞爪,仿佛每一根头发丝都带着生命力。

  徐途转向他,眼睛黑亮,“你说什么?”她声音伴着风声吼。

  窦以这才移开目光,关掉音响:“我来开。”

  耳边只剩单调风声。徐途鄙夷挑挑眉:“怕了?”

  “你说呢!这是山路,姑奶奶。”窦以有些急:“前面的急弯太危险,视线本来就不好,如果对面车道过来一辆卡车,你这速度小命就没了,知道吗?”

  徐途头次开这种山路,半信半疑看他一眼,嘁了声,总算听话,把速度降下来。

  吹进来的风不那么猛烈了,车里静了许多。

  窦以活动僵硬的手指,“真是要命。我都后悔送你过来了。”

  她淡淡道:“活该。”

  “你说什么?”窦以没听清,往身侧靠了靠。

  徐途眼睛睇着前方,声调没变:“你不乐意讨好他么。”

  “臭丫头,怎么说话呢!”窦以作势拍她头,嬉皮笑脸说:“讨好他,不也为了你吗。”

  她冷笑:“甭跟我套近乎,你是你,我是我。我答应徐越海在这儿忍半年,以后想上天他都管不着。”她兜唇吹了下额前发丝,冲他笑:“所以,讨好没用。”那狡黠的模样,精灵神气,像个耀武扬威的小霸王。

  窦以装没听见,聪明的转了话题:“这鬼地方不是人待的。”

  她懒懒哼了声。

  “徐途,”窦以正色问:“你要不想,咱们现在就往回返。我来跟徐叔解释。”

  徐途说:“我不回。”

  “你喜欢这儿?”

  “不喜欢。”她耸耸肩:“但,暂时来看,也没更好的办法。”

  后半句窦以没听懂,忍不住看向她。她一心二用,手指在导航上戳了两下,皱起眉。一刻钟前,上面显示距离攀禹县还有三十公里,不知哪儿出了错,现在车程仍旧没有减短。

  徐途粗鲁的骂句脏话,从车窗探出头。拐过急弯儿,靠山侧出现一辆农用拖拉机,晃荡着缓慢前行。

  那后面车斗坐个女人,城里人扮相,穿火红风衣和牛仔裤,一丝不苟扎着长马尾,细眼薄唇,抱紧肩,慵懒的斜靠着。

  徐途扫了眼,踩着油门追上去,她控制车速,凑近了,胳膊肘搭在窗沿儿上。

  “姐姐,”她一抬下巴,轻薄的笑:“向你打听个地方。”

  很平常的称呼,从她嘴里说出来,像带两分嘲弄。女人下意识皱眉头,神色冷淡:“哪里?”

  “攀禹县洛坪村怎么走?”

  对方一顿:“你也要去洛坪?”

  徐途没在意她说话字眼儿,答:“是啊。”

  “到了攀禹县,离洛坪村还远着呢。”

  徐途说:“没事儿,先到攀禹。”

  女人视线落在她身上,来回扫了两眼:“那儿的路太窄,你这车开不进去。”

  “车不进去,我进去。”她跟着拖拉机的速度:“你知道路吗?”

  对方打量她的长相,她脸不大,画着极夸张的烟熏妆;穿柳丁夹克和白背心,夹克斜挂着,露出一边圆润的肩头;粉头发,发丝根根竖立,被风吹得长牙五爪。

  她细细看去,她说话间舌尖闪烁,正镶了颗带钻银钉——怎么看都像一个小太妹。

  她敷衍的指指:“前面山路顺出口下去,走国道,跟着指示牌走就行。”

  徐途顺着她指引方向看了看,果然见到驶向国道的标牌。

  “谢了,姐姐。”徐途朝她吹了声口哨,努努嘴:“座驾不错,挺酷的。”

  没等对方说话,她升上车窗,轰的一声,瞬间把拖拉机远远甩在身后。

  向珊吃一嘴尾气,刺激气味令她急咳不停。再次抬头,前方山道空荡荡,黑色越野已经没了踪影。她咬了咬牙,没来由一阵心烦。

  ****

  到了镇口,车真就开不进去,只好停在路边。窦以帮她拉着行李,到约定好的石碑下等着。

  太阳挂在山头,余热渐渐散去,有山风吹来,才感受到不同于城里的凉意。徐途把下巴埋在拉链下,她跨坐在行李箱上,手机横过来打游戏。

  窦以看看腕表,“徐叔找那人什么时候来?”

  “不知道。”

  “太不靠谱,”他穿阿玛尼的衬衫和裤子,没有地方坐,两腿交替的站着:“要不给徐叔打个电话,联系联系?”

  徐途懒洋洋说:“你要着急就先走。”

  “不急,”他忙道:“那我先去对面买两瓶水。”

  徐途没有应声。

  他穿过被踩实的泥土路,对面有一间破旧的杂货铺。镇子本来就不大,一条路望眼就到尽头,沿街有摆摊儿的商贩,卖一些寻常用品和蔬菜。这里穷乡僻壤,房屋零落,空气里好像都带一股落败的味道。

  窦以皱了皱眉,从杂货铺里拿了两瓶水,出来时,见徐途目光专注,正远远看着他,游戏也不玩儿了,抱着手臂在想事情。

  他过去,顺手揉了揉她发顶:“又琢磨什么坏主意呢?”窦以极自然拧开瓶盖,先递给她。

  徐途没接,昂头问:“你有多少钱?”

  他没反应过来。

  她加一句:“皮夹里有多少现金?”

  “两千多。还有卡。”

  徐途吮着拇指,想了想:“把现金借给我,等回洪阳加倍还。”

  “见外了啊!”他不问,直接掏出皮夹丢给她,半真半假道:“可别还来还去的,多侮辱咱俩感情。”

  料到得不到回应,徐途根本没听他说话。她把现金全部掏出来,皮夹扔回去,低头数了数,分成两份,一份先揣进兜里……

  窦以看着她动作:“至于吗?”

  她又脱下鞋,弓身道:“以防万一。”

  “徐叔资金上也控制你了?”

  “嗯。”

  父女俩的矛盾根深蒂固,是日积月累的恶性循环,最开始徐越海试图缓和,她抵触情绪明显,见他像见阶级敌人,久而久之,徐越海也放弃,只管她吃喝,其余很少过问。她以往都用徐越海的附属卡,这次闯的祸不小,他勃然大怒,收了卡,替她打包行李,直接扔到这种穷乡僻壤来。

  而这次,徐途意外没有反抗,依情况看,暂时离开洪阳,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窦以看着她忙活,把矿泉水的盖子扭回去:“那你接下来的半年怎么过?”

  徐途伏着身体:“跟我玩儿么,看他命硬我命硬。”

  “徐叔毕竟是你……”

  “快打住!”她冲他扬手。

  窦以张了张嘴,还想劝几句,却见她注意力已经转移。

  远处驶来两辆摩托,紧凑的马达声盖过小镇的喧嚣。徐途手指还绕着鞋带,她身形定住,头侧垂着。

  摩托在她脚边不远处停下,车轮朝着她的方向。她视线里,有一条腿稳健撑住地面,脚掌落实那刻,尘土纷飞。那双登山鞋上沾了些灰尘,穿着泛旧迷彩裤,裤腿掖在鞋口里。

  徐途目光一路追上去,他手臂从车把上拿下来,随意拽了下裤管,磨薄的布料拢起几道自然褶皱。他手掌厚实、粗糙,皮肤是健康的麦色。

  “你是徐途?”那道声音沉而缓。

  徐途没有动,视线从那只手上移开。残余的日光笼罩着他,视线上的落差,令徐途看不清他表情,只在这种明暗交替中,分辨出一副过分硬朗的线条。他身材魁梧,岿然不动,即使坐在摩托上,也如同一座大山压在她头顶。

  徐途直起身,脸颊因为空置微微涨红,视野里不再是倾倒的世界。

  她目光再次寻过去,一顿,这次看清了他的脸。

  秦烈重复:“徐途?”

  她失神片刻,很快便恢复自然:“您哪位呀?”

  “秦烈。”他绝对算不上热情,面目淡然,潦草的扫她一眼。

  她吮着拇指,“秦烈……”在齿间咀嚼他的名字,“你就是徐越海派来那人?”

  “久等了。”他没看她,把摩托熄火,拇指向后一翻:“他是阿夫。”

  这算作简短介绍,并未留给两人打招呼的机会,他问阿夫:“向珊几点能到?”

  阿夫骑的是三个轮的摩托,身后还有个不大的车斗,里面放着两个破竹筐。他块头甚至比秦烈还要大半圈儿,黑黝的肤色下,长相颇佳,憨憨厚厚的样子,给人感觉是近乎执拗的忠诚。

  他搔搔头:“她之前和赵越他们联系的,我不清楚。”

  秦烈才记起这茬儿,大掌在口袋外摸索一阵,手伸进去,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烟纸:“赵越给我个号码,你问问。”。

  阿夫接过,从车上跨下来,往对面的杂货店走。

  徐途看他一眼,“还有人要来?”

  “嗯。”他鼻腔里发出个简单音节。

  “是什么人?”

  等了片刻,没得到答案,以为他没听见,徐途又大声问了遍。

  这回秦烈答了:“老师。”

  他并没看她,把目光投向对面杂货店。太阳已经落山,日光变成暗淡的青灰色。

  没多时,阿夫大步流星走回来。

  秦烈:“她怎么说?”

  阿夫道:“她说,峡岭关口那儿出了车祸,路给堵了,她过不来。”

  秦烈眉头微动:“那地方不好疏通。”

  阿夫耸肩:“有的等喽。”

  徐途听着两人说话,没等开口,旁边人语气不善:“你们是怎么安排的?本来到得就晚,越来越冷,还要等多久?”

  秦烈扫他一眼。

  徐途侧头,看看窦以:“你还没走呐?”

  第3章

  窦以气闷,没好气的斜了徐途一眼,倾身靠近,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表达不满。

  “你说你个小白眼狼儿!把你送到地方了是吧?饭没吃就撵我走。”

  “站直说话。”徐途推他头:“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吃,等回洪阳一块儿聚呗。”

  “要等猴年马月。”

  徐途说:“几个月的事儿,也快,到时候还得叫上小然和王皓他们呢。”

  窦以还是不愿意走,找借口说:“我是怕你个女孩子不安全,那俩都五大三粗的男人,我不太放心。”

  徐途听了这话,忍不住往那两人方向看过去,他们各自坐在摩托上,距离很近,窦以音量不大不小,说的话恰巧被听了去。叫阿夫的男人板着脸,目光死死盯着窦以,相反,另外那人手肘撑在扶手上,半弓着身,侧头望向人群,压根儿没往这方向看。

【烈途 by 蟹总】(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烈途 by 蟹总】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