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

时间: 2019-09-23 07:21:04

【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

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

【简介】:【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小说完整篇全文免费在线阅读股票倍投盈利--简介: 当他开口跟她求婚时, 她以为老天终于给了痴守恋情多年的她响应了,只是 他对她总是没什么情绪;淡淡地说话、淡淡地笑着、 淡淡地拥抱,连亲吻也淡到感觉不出情意。 结婚五年,她总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 有时甚至一个人睡觉。 曾经,只要看......小编在本文下方整理了一些好看的小说,希望您看完本文之后阅读下。以下小说《欢乐颂之明明很爱你 by 皓月无影》----《(欢乐颂同人)欢乐颂之明明很爱你》作者:皓月无影【完结】 文案: 在我看来,你值得最好的谁得到你是谁的幸运。 十年修得赵启平,百年修得王柏川,千年修得包亦凡,万年修得谭宗明。 那么谁才能得到你呢?! 在黑暗中察觉到他真实心意的人可否伸手握住又冷又暗的指。。。。 《爱你十年如一日沉淀(棋魂) by 无声长夜》----文案 棋魂同人小说 原着向 塔矢亮x进藤光 第一部入坑耽美的动漫,也是第一部让我开始写文字的漫画 从入坑到现在已经有十二年了 为了纪念一下,所以写下了这篇亮光文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看呢? 内容标签:综漫 少年漫 原着向 日韩剧 搜索关键字:主角:塔矢亮,进藤光。。。。 。

  简介:

  当他开口跟她求婚时,

  她以为老天终于给了痴守恋情多年的她响应了,只是……

  他对她总是没什么情绪;淡淡地说话、淡淡地笑着、

  淡淡地拥抱,连亲吻也淡到感觉不出情意。

  结婚五年,她总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

  有时甚至一个人睡觉。

  曾经,只要看着他的背影她就心满意足了;

  而今,那背影却一再提醒她自己有多可悲。

  当她看见他挽着别的女人的手时,她的世界崩塌了,

  她的心也因为过度悲痛暂时停止了跳动。

  当她再醒来时,许多事都不一样了……

  标题:转身说爱你_白乐丝【完结】

  正文

  第一章

  冉知恩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程豫的。

  只是当她发觉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不自觉的养成了凝望程豫背影的习惯。

  朝阳熠熠,鸟儿啾啼,冉知恩从晨光中醒来。

  她抬头看了眼空荡荡的床畔,没有皱折的被单,显示从未有人躺过的迹象。

  程豫又彻夜未归了,知恩心想。

  身为知名建筑室内设计工作室的老板,许多事情程豫总是亲力亲为,面对如山的委托案件,为能准时完工,待在工作室处理公事过夜不回家是家常便饭的事。

  所以一个月里有一半的时间,知恩都是自己一个人入眠。

  手滑过平整的枕头上,微凉的温度冷了知恩的手心。

  她叹气,慢慢的步下床。

  赤着脚踏过卧室的长毛地毯,走出房门,走进开放式的厨房里。

  她打开冰箱,拿出装满牛奶的玻璃瓶,替自己倒了杯牛奶。

  她拿着杯子,坐上厨房与餐厅区隔用的小吧台边的高脚椅,默默的在这间百坪的豪宅里飘移目光。

  这间房子,是程豫首次接到大笔生意的时候买的。

  那时他们刚结婚满两周年。

  豪宅内的空间设计当然是由程豫亲手规画打造,装潢气派、时尚,也十分有品味。

  但是冰冷。

  知恩第一次踏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就这么深深觉得。

  那个当下,她非常怀念她嫁给程豫时,那间小而简单的公寓。

  反正只有他们两人,生活的空间变大,只会更突显她的孤寂。

  孤寂?

  知恩闷哼的笑了。

  是啊,在这场婚姻里,她常是孤单一人。

  程豫一直忙于工作,所以很多事情都是知恩一个人去做。

  她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逛街──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发呆。

  冉知恩常常在想:程豫娶她,究竟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爱她吗?似乎不是。

  因为他从来没说过。无论是求婚时、结婚时,还是这段婚姻相处的期间,知恩从没听过程豫说爱她。

  像她爱他那样爱她。

  是的,她爱程豫。

  从大学时代开始,她爱他好久好久。

  生时期暗恋有女朋友的他,到毕了业两人重逢,后来他开口向她求婚。

  一连多年,她一直深深爱着这个她只能望着他背影表达爱意的男人。

  当初知恩就是凭着这股爱着程豫的傻劲,才会在不是这么了解他为人的情况下,点头答应嫁给他。

  只是,他知道她爱他吗?

  知恩也不知道。

  他对她,很少有什么浓烈的情绪。

  程豫总是淡淡的说话、淡淡的笑着、淡淡的拥抱,甚至连亲吻,也是淡淡的感觉不出情意。

  想着,知恩又笑了。

  原来,从一开始,到现在经过五年的婚姻生活,她还是跟当初一样,依旧不了解程豫的想法。

  一切就像是,她终究能拥有的,只有程豫的背影而已。 [由118帝Www.118di.coM整理]

  “你又一个人在发呆?”一时间,程豫的声音出现在冉知恩的思维里。

  知恩转过头,看见程豫满脸疲惫,却朝着她笑着。

  “回来了。什么时候?”

  “刚回来。叫你都没反应,在想什么事情这么入迷?”

  知恩摇头。“刚起床,大概还没睡醒吧。”她步下高脚椅。“你吃过早餐了吗?我弄点东西给你吃。”

  程豫摆摆手。“不用了。等会儿我就要回去公司,晚点儿要跟客户谈case的事情,我只是回来换个衣服,不用麻烦。”

  “还是要吃一点。不然我弄点简单的三明治让你带在路上吃好不好……”

  程豫没有听见知恩之后的话,因为他松着领带,自顾自的往更衣室走去。

  再一次的,他用高挺的背影面对知恩。

  知恩默默的望着门板被合上,应该已经麻木的心又隐隐刺痛着。

  五年了,她跟程豫结缡这么久,为什么彼此之间还是有距离?

  知恩一直跨越不了程豫隔出的那条鸿沟。

  他对她很客气,就像是他对待他的客户一样。

  她记得,他们是夫妻,不是吗?

  为什么他们会变得比普通朋友还疏离?

  抿着唇,知恩不想再想、也不敢再想,她转过身,从冰箱里拿了食材,还是动手做了三明治要给程豫带去公司。

  当她把保鲜盒打包放进纸袋,程豫也刚好从更衣室走出来。

  他穿着淡蓝色的衬衫、深灰色的西装裤,同款的西装外套则挂在他有力的手臂上,而双手正忙着打领带。

  程豫不能说是一个长得漂亮的男人,但却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他长得高,身材壮硕,直挺有力的走路姿态,搭上他内敛沉稳的气质,几次知恩同他走在路上,都发现旁人停驻在程豫身上的眼光。

  他是个会让人想多看几眼的男人,连知恩自己都这么觉得。

  搁下袋子,知恩走了过去,接替了他双手的工作。

  程豫有个能干贤慧的母亲,虽然生长在富贵人家,但是家里的大小事都亲自来,很少假手他人,程豫就是在这样的照顾下成长。

  后来程母因病住院到过世,在这段期间,不知不觉,照顾程豫的工作就换到了冉知恩手上。

  几个熟练的动作,原本被程豫弄得一团乱的领带,已乖乖的挂在程豫的脖子上。

  程豫看了,笑了。“我总是弄不好,如果没有你,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笑起来很好看,知恩很喜欢看他笑,那样的亲切,是知恩少数觉得跟程豫像是夫妻的时刻。

  她红着脸,微微的勾着嘴角,不好意思的拿起准备好的纸袋。

  “这个带在路上吧!我还准备了一些综合维他命,该吃饭的时候还是要吃,为了工作把身体弄坏了得不偿失。”

  点点头,程豫接过,顺势在知恩透红的颊上亲了一下。

  “我要出发了,你一个人在家小心一点。”

  嘴唇温软的触感让知恩心跳漏了两拍,她抬眼,看见程豫正好转身往大门走去。

  又是背影……

  刚萌出的甜蜜心情顿时消失殆尽,啃食心扉的无措感又再度出现。

  冉知恩忍着胸口的窒闷,她唤住了程豫远离的身影。

  “阿豫。”

  程豫回过头。因为背光的关系,知恩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那个,下个星期五晚上,可不可以把时间空出来?”

  “怎么了?”

  “那天是爸爸的生日,他要我们回去聚餐。”爸爸指的是冉知恩的父亲。

  程豫楞了楞,他颔首,“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去。

  知恩漠然的踱到阳台边,几分钟后,她看见程豫的车子从地下停车场开出。

  黑色的轿车,就像是她凝望多年的黑色背影。

  曾经,她只要看到程豫的背影就能满足;现在,为什么看着他的背影却像是一种凌迟?

  知恩靠在阳台边,眯着眼,望着黑头轿车渐渐远离。

  她的胸口,窒闷得快不能呼吸了。

  夏季的太阳总是大到不可思议。

  冉知恩小跑步跨过斑马线,闷热的气温让她额边渗出一层薄汗。

  白色的低跟鞋在水泥地砖上敲出了声音,知恩踏上了咖啡厅的小台阶。

  推开门,门上的风铃声响起,眼光一扫,她看见了坐在离窗边最远位置的大学时代好友向清风。

  “清风。”知恩笑着唤她。

  清风顺着声音抬头,看见了知恩,美丽的脸庞没有知恩那番兴奋的情绪。

  她酷着脸,朝知恩挥挥手。

  知恩在清风对面入座,同时向送水的服务生点了冰的伯爵奶茶。

  她瞧了眼桌上的蛋糕纸。看来在她迟到的这段期间,清风已经自行品尝了店里的甜点。

  “好吃吗?”知恩问。

  清风拧着眉。“一年没来,味道就变了。”

  她嘴里抱怨,但还是把送来的五块蛋糕吃得干干净净。

  知恩瞧着,笑了。

  这么多年,清风爱吃甜食的嗜好还是没变。

  在知恩的记忆里,这个纤瘦高挑的女子,有着吃不胖的体质,在她的包包里,永远装了各式各样的甜腻零食。

  大学毕业后,清风甚至背起行囊,借着出国深造游走各国品尝各地点心。

  不知道是否因为嗜吃甜食的关系,她这辈子深爱的对象,职业刚好是点心师傅。

  知恩总是戏称她是个“被糖罐子养大的小孩”。

  “听说这间店好像换过老板。”知恩搁下了包包,服务生刚好送饮料过来。

  她亲切的朝服务生笑了笑,用吸管搅着杯里的冰块,浅浅的喝了一小口奶茶。

  “难怪。”清风挑着眉。

  “怎么?几个月没见,找我出来就是特地听你说蛋糕的评价?”

  “不。”清风耸着肩,一手探进自己随身的包包。

  放到知恩面前的,是一只浅粉色的信封,上面印了烫金的“囍”字。

  明显的,那是一张喜帖。

  “我要结婚了。”清风淡淡的解释。

  知恩拿喜帖的手顿了一下。“结婚?”

  “是啊。”点点头,清风翻起菜单,考虑点别的蛋糕试试味道。

  “下个月七号。”她的口气平常,跟她酷酷的脸刚好相衬。

  要是不是明白清风的脾气,知恩会以为她在说的是别人家的事情。

  “是那个蛋糕师傅?”

  “我还会有别人吗?”菜单翻过一页,清风决定再点块提拉米苏试试。

  知恩听着清风的话,弯 弯起唇角,把喜帖收进包包里。

  “恭喜你!”她对清风说。

  清风招来服务生,加点了三块蛋糕和一个布丁。

  她转头看着知恩的脸,眉毛挑了挑。

  “怎么?你的态度看来别有含意?”

  知恩摇摇头。“没有啦,只是忽然觉得这一点我们还满像的。”

  清风十三岁时遇见那位蛋糕师傅,从此开始了她苦恋的日子,虽然她外表看来冷淡理智,但是一谈到自己的感情,知恩总会在清风的眼中发现难得的落寞。

  遇到了,就放不开。

  虽没有刻意,然当蓦然回首,才忽然发现自己是这样的执着这份感情。

  知恩对程豫,亦是如此;默默地恋着他、默默地将感情深埋着。原以为毕业就会结束的单恋心情,却在某天与程豫重逢的时候再度被燃起。

  那时他问她要不要嫁给他的时候,可知她心里有多高兴!

  知恩以为,老天终于给了痴守恋情多年的她回应了。

  但似乎,这个回应不是王子与公主“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清风喝着玫瑰茶。“我们有一样吗?”她不以为然。“我的流水先生虽然冷淡,但那是因为他木讷不敢表达,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他的心里除了我从来没有别人。但是你呢?”

  清风放下杯子,继续说:“你爱着一个曾经属于别人的男人。你傻傻的守了好几年,为了这份感情,人家问你要不要结婚,你什么都没说就把人生给耗下去,结果呢?你对他到底算是什么?知恩,有时候不是结婚就代表你拥有了全部。”

  知恩抿着唇。“你还是介意我当时突然的嫁给程豫?”

  当年,清风曾经为了她闪电结婚的事情,大骂她的痴傻。

  清风说她怎么会有勇气嫁给一个对自己来说根本算是一无所知的人!

  但是因为知恩的固执,清风最后耐着脾气开口:“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知恩,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幸福。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你做的这项决定并不是件好事。告诉我,知恩,你觉得你幸福吗?”

  “我很幸福啊!一个女人嫁给自己所爱的男人,怎会不幸福?”

  那时,她是这么回答清风的吧。

  服务生走过来,送上了清风之前点的蛋糕和布丁。

  清风没有拿起叉子,她认真的瞅着知恩,摆摆手。

  “其实那是你的选择,我无权干涉。当初我跑来质问你的时候,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程豫对你好,但是现在,为什么我看到的不是如此?”

  知恩楞了楞,她看着清风,小手摸上脸。

  “我……哪里有问题吗?”难道她最近对程豫的无力感有这么明显?

  清风静默了几秒,她漂亮的柳眉又拢在一起。

  “程豫只准你吃减肥食品吗?”她拉住知恩的手。“为什么这五年来,每回见到你,就觉得你又瘦了一圈?”

  啊?她指的是这个。

  知恩笑着带过。“瘦一点不是比较好吗?以前的我太胖了。”

  “一点都不会。”清风驳斥。她多爱大学时知恩那肉肉的腰围。怎知一嫁给程豫,知恩就越来越瘦,瘦到快跟她有得拚了。

  “程豫对你这样,都没表示意见?”

  “他……”他会注意到这些事吗?

  知恩甚至怀疑,程豫到底有没有好好看过她。

  “他随我,没有意见。”知恩扯了谎,心虚的拨开额边的头发。

  “他有病。”清风不认同。

  她松开拉住知恩的手。“总之,我还是那句老话,不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特别是程豫对你不好的时候,千万别忘记有我这个朋友在你身边。即使我结婚之后,依旧不变。”

  “嗯!”用力的点点头,知恩明白。

  两个好朋友笑了开来。

  结果聊没多久,清风接了电话,有事得先走,于是两个人就在咖啡厅里分道扬镳。

  知恩看着清风离开的身影,默默的吐了一口难以察觉的叹息。

  她走在路上,任炽热的太阳炙灼她白皙细嫩的皮肤,脑里盘旋着清风刚刚说的话。

  爱着一个曾经属于别人的男人……

  是啊,当初她跟程豫相遇的时候,也没料到自己跟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们两个是同班同学,不过一学期里,知恩遇见程豫的时间大概只有三分之一。

  他行踪飘忽,不好联络。知恩跟班上这号神秘人物第一次说上话,是一直到大学二年级的时候,那还是拜她成为副班代所赐。

  一开始,知恩对程豫的印象并不好;他寡言、思想怪异,老爱叼着烟、不爱跟班上人打交道,知恩每次看见他,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

  不过说过几次话后,知恩才发现程豫并不像想象中那样难相处,反倒觉得他的脾气比班上多数人来得和善。

  他爱笑,笑起来也很好看,有时知恩做出了无厘头的举动,程豫总习惯揉着知恩那柔软的短发来化解尴尬。

  程豫在班上的朋友不多,知恩还是因为几次帮忙班代联络班务的关系,才勉强跟程豫沾上了“朋友”的边。

  不过说是朋友,知恩对于程豫的事情却所知甚少。

  程豫一向低调,他几乎不曾跟知恩谈过关于自己的事情,知恩会知道他有女朋友,还是因为偶然在路上遇到的。

  然而即使对对方一无所知、即使对方身边有人,在不知不觉中,知恩还是莫名的喜欢上了程豫。

  她不明白自己这样的心情是从何开始,只是当她发觉自己喜欢上他的时候,也不自觉开始养成了凝望程豫背影的习惯。

  因为她对他的爱,只能表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迷恋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男人,知恩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本页完)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本站不提供【转身说爱你 by 白乐丝】txt下载,请自行百度云网盘搜索,本站小说涵盖bl文库,52书库,福书网,腐书,甜梦文库,甜梦书库,鲤鱼乡,耽美书网,书包bookbao,书本网。无弹窗,记得收藏!